刘一离开钱宝商行后,找了个无人的地方,然后布置阵法,守护自己,之后,就开始伪装自己。

    刘一知道,自己打算隐藏自己的身份,前去嗜血黑赛市场打擂台,就必须伪装自己,否则,被人认出自己是刘一,那么,隐藏自己身份前去打擂台,就失去了意义。

    当然了,刘一这么做的最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不给钱宝商行带来麻烦。

    刘一现在虽然只是元婴中期修为,但,刘一的真实实力,绝对达到了出窍期修士的实力,如此一来,只要刘一一上擂台,暴露自己的真实战力之后,肯定会震惊整个半岛城。

    木秀于林,风必折之,如果刘一,暴露自己真实战力后,半岛城的其他势力,也不能淡定了,他们要么就要求刘一加入他们的势力,要么就是害怕刘一成长起来,对他们势力造成威胁,在刘一成长起来之前,想尽一切办法,除掉刘一。

    如果刘一只是一个人,那没什么,就算不加人其他势力,刘一也可以趁机离开半岛城,只要出了半岛城,那么,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半岛城的大势力也拿刘一没办法。

    但是,刘一和钱宝商行扯上关系,那就不同了,有钱宝商行在,刘一就算逃走,钱宝商行也逃不掉,甚至还要连累第一门,这就是所谓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隐藏自己的身份,以另一身份参加黑赛,这样一来,就不会和钱宝商行扯上关系,如此的话,就算暴露自己的战力,也不会影响钱宝商行。

    更何况,如果真的惹来麻烦,只要刘一除去伪装,还可以以钱宝商行刘一的名义,继续行走在半岛城。

    这样的话,就算有了麻烦,也可以来一招金蝉脱壳,能给刘一带来不少方便,更主要的是,万一惹来麻烦,也更容易逃脱。

    当然了,想要隐藏自己的身份,一般的伪装是行不通的,刘一的伪装,一定要让人看到刘一,不会联想到他是钱宝商行的刘一,也不能露出一丝蛛丝马迹。

    因此,刘一才找到一个无人区域,布置阵法之后,再开始伪装自己。

    首先,姓名不能再用刘一了,因此,刘一给自己取了个化名,叫做战无败。

    其次,刘一要开始伪装自己的外表形象了。

    刘一虽然岁数也不小了,但是,作为修士来说,刘一的岁数还不算大,还算年轻,因此,刘一的外貌一直都比较年轻。

    现在去打擂台,自然不能这样就去黑赛市场打擂台,否则,就算刘一说自己是战无败,大家也知道这根本就是刘一。

    因此,刘一给自己装扮了一番。

    刘一现在是白衣飘飘的年轻人,身体挺拔,刚正有力,这是血气旺盛的年轻人的形象。

    为了改变形象,刘一故意压缩自己的腰杆,让自己看起来有点驼背,同时,也收缩自己的筋骨,让自己的身体小了几号,让自己的身高也低了几号,更重要的是,刘一改变自己的头发,让自己的头发夹杂一些白发,看起来,活脱脱地成了一个半老头中年人。

    在刘一自己装扮自己一番之后,刘一的形象大变,变化之大,让刘一这个当事人都认不出自己是刘一,就更不要说其他人。

    此时,刘一把自己装扮成一半老头形象的中年人,不仅如此,还把自己的头发弄得乱哄哄的,给人一看,这不过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半老头中年修士而已。

    这和一直一袭白衣,风度翩翩的刘一,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因此,只要大家见到那穷困潦倒的半老头形象,根本就不会联想到那是刘一。

    模样是大变样,但是,作为修士来说,改变模样很容易,几乎很多修士都能够让自己的模样大变。

    最关键还是气息,每个修士,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因此,如果不改变气息的话,就算改变模样,遇到自己熟悉的人,也能一眼认出。

    刘一伪装,就是不想让人认出,哪怕自己熟悉的人,也不能轻易认出自己,如果不上擂台,那还好,只要收敛气息,不让人感受到自己的气息,那么,也就没人能够认出自己,但是,刘一准备打擂台,可就不好办。

    上了擂台,一出手,自然而然就会释放自己的气息,这时,修士的气息将没法隐藏,因此,想要在擂台上,也不被人认出,必须改变自己的气息。

    好在,改变气息,对于他人来说,似乎很困难,但是,对于刘一来说,也不是十分困难。

    当然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刘一的阵法水平。

    刘一出人意料的在自己身上的法衣上布置阵法,改变自己的气息,这样一来,哪怕自己上擂台战斗,自己显现的气息,也和平时自己的气息大不相同。

    不过,在法衣上布置阵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在刘一一直在尝试在法衣上布置阵法,用以掩藏自己的气息。

    不过,一直来说,都不尽如人意,一直以来,刘一在法衣上布置掩藏,改变自己气息的阵法,都是以失败告终。

    直到最近,刘一才在一件法衣上,成功的布置出了改变气息的阵法,也正是因为那件法衣的成功,才让刘一决定离开钱宝商行,隐姓埋名前往黑赛市场,准备在嗜血黑赛市场打黑赛。

    那件法衣,是刘一第一件成功的法衣,法衣呈暗灰色模样,是一件略微显老的法衣,不过,刘一把自己装扮城半老头的话,穿上那件法衣,倒也是绝配。

    当刘一把暗灰色法衣穿在身上时,刘一的装扮就结束了,结束装扮之后,刘一放出神识,查看了一遍阵法外面的情况,发现阵法外面也没有任何修士,刘一就撤去阵法。

    当刘一撤去阵法之后,此地显现的就不再是一个朝气勃勃的年轻人,而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半老头中年人。

    辨别了一下方向,刘一就迅速离开此地,前往嗜血黑赛市场。

    说实话,刘一想要的不仅仅是改变自己的形象和气息,甚至刘一还想改变自己的境界,也就是说,现在刘一只是元婴中期修士,但是,刘一却想要伪装成出窍期修士,可惜,一直没有成功。

    刘一现在元婴中期修士,想去嗜血黑赛市场打擂台,开始肯定只能和元婴中期战斗,但是,那样的战斗,刘一根本提不起劲,元婴中期修士,在刘一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只要刘一愿意,甚至一个眼神,就能把元婴中期修士吓退。

    别说元婴中期修士,就是元婴后期修士,在刘一面前都不够看,也只有出窍期修士,才能让刘一有战斗的欲望,而刘一前往黑赛市场打擂台,就是为了和出窍期修士战斗,磨砺自己的战斗力。

    可是,现在才元婴中期修为,去了黑赛市场,也没有挑战出窍期修士的资格,一开始打擂台,只能挑战修为和自己相当的修士,在胜利之后,才能挑战修为更高的修士。

    也就是说,刘一想要挑战出窍期修士,还得先挑战元婴中期修士,再挑战元婴后期修士,最终才能挑战出窍期修士,当然了,具体该怎么做,刘一也不太清楚,只有到了黑赛市场,看了黑赛市场的具体规则,才能知道。

    嗜血黑赛市场,离钱宝商行不是很远,而且,刘一上次已经来过一回,因此,这次前往嗜血黑赛市场,倒也是轻车熟路。

    “这位道友,你也是来观看嗜血黑赛比赛的吗?”就在刘一到达嗜血黑赛门口时,一个修士拦住刘一,并且问道。

    “是,先看看,你呢?”刘一问道。

    “我也是,可惜,我们散修,灵石不多,只能在普通区观看比赛。”那修士道。

    显然,看到刘一的模样,把刘一当成穷困潦倒的散修了。

    “能有比赛观看就很不错了,至于在哪个区域观看,倒是无所谓,对了,今天的比赛,是什么样的比赛,开盘了没有?”刘一问道。

    对于那修士误认为自己是穷困潦倒的修士,刘一并不介意,也没有揭穿,毕竟,刘一此时的形象就是如此,而且,刘一也希望大家认为自己是穷困潦倒的修士。

    如今从那修士看来,刘一知道,自己的伪装还算成功,至少自己的模样,就没被人识破自己是经过伪装的。

    这样一来,刘一也就安心了,毕竟,刚刚伪装,第一次伪装,刘一也害怕被人看穿,如果被人一眼就看出自己是经过伪装的,那么,刘一都要考虑自己是否应该改变策略,再做打算。

    既然那修士没有识破自己的伪装,那么,其他修士也应该一样,因此,刘一还可以按原计划进行。

    “哈哈,今天的比赛,是擂主赛,也就是说,嗜血黑赛市场,提供选手,修士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挑战不同的嗜血黑赛市场的选手。”那修士道,接着,又道:“今天这场比赛,叫做天才挑战赛,也就是说,一个厉害的天才元婴中期天才,挑战嗜血黑赛市场的元婴后期选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