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那套近乎的修士后,刘一找到嗜血黑赛市场的负责人,言明自己要参加擂主赛,挑战擂主。

    “什么?你现在要参加擂主赛,挑战擂主?”嗜血黑赛市场负责人道。

    “是的,我现在就要参加擂主赛,挑战擂主,怎么,不行吗?”刘一道。

    刘一如今也知道规则了,他是元婴中期修士,可以选择擂主赛,也可以选择天才挑战赛,天才赛,对于刘一来说也没什么难度,想要赢元婴后期修士,轻而易举,可惜,天才赛,挑战完之后,就不能继续挑战了,因此,哪怕天才挑战赛胜利后,有一百倍的奖励,刘一也不满足,因此,刘一选择参加擂主赛。

    擂主赛,虽然第一场胜利不如天才挑战赛,但是,第一场胜利之后,可以进行第二场比赛,第二场胜利之后,就有一百倍了。

    不过,很多天才挑战赛能够胜利的天才,他们能够在天才挑战赛中胜利,但是,让他们参加擂主赛的话,他们第一场能够轻松获胜,第二场比赛,却未必能够获胜,毕竟,第二场比赛,黑赛市场派出的虽然是元婴中期修士,却是黑赛市场内部的天才修士,他们这样的天才修士,以元婴中期修为,战胜元婴后期修士,也没什么很大的问题。

    而刘一不同,哪怕面对黑赛市场的天才们,元婴中期修士的天才,刘一也不放在眼里,因此,刘一选择擂主赛,参加擂主赛,第二场就有一百倍,第三场,那就是一千倍,第四场,就是一万倍,而刘一既然参加比赛,自然不满足仅仅胜利一两场,在刘一的目标里,胜利场次绝对不能少于五场,这样的奖励才能吸引刘一。

    当然了,这是刘一的想法,黑赛市场是不知道的,不过,就算知道,也无可奈何。

    “可以,不过,现在立即开赛的话,报名费更高。”负责人道。

    报名费更高,刘一也能够理解,毕竟,现在马上开赛,那就没来得及宣传,这样的话,观看比赛的修士肯定少了很多,门票收入也将少很多,还有赌注也一样,就是开盘,购买赌注的修士也少了很多,总之,就是现在开赛,没有足够的宣传,来的人不多,那么,黑赛市场赚的也就更少,因此,报名费要更多。

    “没问题,我现在就交报名费。”刘一道。

    报名费更多,刘一也不在乎,反正,就算多一点报名费,对于刘一来说,那点报名费还是毛毛雨,不值得重视。

    听到刘一的话,嗜血黑赛市场负责人就说出了报名需要的灵石后,刘一就上缴了足够的灵石,接下来,嗜血黑赛市场就开赛负责安排刘一的比赛。

    在安排擂主赛时,嗜血黑赛市场也不忘进行宣传,哪怕没有多少时间来宣传,嗜血黑赛市场还是迅速宣传下去。

    因此,很多修士还没离开嗜血黑赛市场,就得到消息,嗜血黑赛市场有一场擂主赛,即将进行,想要观看比赛的修士,可以继续买票观看。

    这消息一出,很多修士又继续买票观看比赛,也有很多修士没有买票观看,而是回去了,而赌注的开盘,也吸引了不少修士。

    这一场没有宣传的赌注,虽然都是一赔一,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比赛双方的具体情报,因此,对于大家来说,不管买谁胜,都是赌博性质的赌注,完全靠运气。

    也是,没有参赛选手双方的资料,谁也不知道参赛双方谁强谁弱,因此,买哪一方获胜,完全靠运气。

    然而,就这样靠运气的赌注,购买的修士也不少,当然了,对于这些,是黑赛市场该考虑的,对于刘一来说,他交了灵石之后,只需等待比赛就行。

    很快,就安排比赛就开赛了。

    看到开赛时间到了,刘一也就走入了擂台。

    和刘一一起走入擂台的,还有嗜血黑赛市场的元婴中期修士,那是一个中年修士,虽然也是元婴中期,但是,刘一看出,那修士比一般的元婴中期修士,多了一份血腥的气息。

    看到那份血腥的气息,刘一知道,那修士肯定参加不少擂台赛,死在那修士手上的元婴中期挑战者,也不少,由此可知,那修士的战斗经验也很丰富。

    不过,不管那修士怎么厉害,都只是元婴中期修士,战力也只是元婴中期修士的战力,没有达到元婴后期修士的战力,只是比一般的元婴中期修士更加厉害一点点而已。

    对于这样战力的元婴中期修士,在刘一面前还是不够看,因此,哪怕那修士战斗经验再丰富,实力和刘一相比,还是相差太远,在刘一面前,还是不够看。

    因此,刘一扫了一眼那修士,就没有够多关注了。

    在刘一和那修士进入擂台时,擂台外面也响起了震天的大吼声。

    “加油,加油,加油!”

    “加油,加油,加油!”

    “加油,加油,加油!”

    一声声加油之声,响彻整个现场,让整个现场的气氛火爆至极。

    这些加油之声,有的是给刘一加油,有的是给刘一的对手加油,有的是给刘一和刘一的对手两人都加油。

    “准备,开始!”裁判大吼道。

    比赛也就正式开始了。

    “惊涛骇浪,万里波涛!”比赛开始后,刘一的对手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施展厉害的水系法术。

    顿时,刘一发现,整个擂台,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大海中,波涛汹涌,狂暴无比。

    一片大海,对于一般修士来说,根本可以不在意,更何况,那不是真正的大海,在修士眼中,海水根本就没有很大的威胁。

    但是,刘一对手施展的法术,形成的那片汪洋大海,里面的水可不是普通的海水,而是灵力法术形成的汪洋大海,里面的海水是灵力形成的海水。

    那种海水,比一般的海水厉害多了,如果被那种海水击打在身上的话,元婴后期以上的修士,或许不会畏惧这种海水的击打,可是,元婴中期以及元婴中期以下的修士,被这种海水击打,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好厉害的法术,这是水系法术,惊涛骇浪吧?”有观看修士道。

    “是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战无败,可能要被这海水淹没了。”有修士道。

    “是啊,如果被这海水淹没,那么,就算那战无败有天大的本事,这次也要沉沙折戟。”有修士道。

    “是啊,别说被海水淹没,就是被那巨浪冲击,也是不好受,也得受重伤。”有修士道。

    “就看战无败怎么应付了,战无败肯定也有些手段。”有修士道。

    “那是,战无败肯定也有些手段,我们看着就是,只是,没想到他的对手居然第一次出手,就施展这么厉害的法术。”有修士道。

    “大概是想要一招定胜负吧,如果这招战无败躲过去了,战无败大概就能胜,如果没法躲过去,那么,战无败这次就要亡败了。”有修士道。

    面对奔袭而来的汪洋大海,面对阵阵波涛,其他修士都感受到了其中的威胁,但是,在刘一眼里,这样的攻击,还是不够的,不过,这些,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看着急速而来的攻击,刘一也没有多余的动作,而是等待着攻击的到来。

    看着刘一不动,等候着攻击的到来,没有其他表情,观看的修士,却是脸色狂变。

    “怎么不躲避,也不防御,难度找死?”

    “这个战无败怎么回事,吓傻了吗?”

    “亏我还买战无败胜,没想到战无败是个傻子,看来这次赌错了,早知道,就不买战无败胜。”

    支持刘一的修士,看到刘一面对对手的攻击,毫无反应,都急了。

    可惜,擂台上的刘一不急,依旧站在擂台上,等候着攻击的到来。

    就在汪洋大海即将临近,汹涌的波涛即将冲击刘一时,刘一抬起右手,轻轻一压,低声道:“停!”

    对面汹涌而来的波涛,居然在刘一身前,不超过一米远的地方,就停止了下来,不再前进,而汪洋大海,也以此为边界,不再向刘一靠近。

    “好,干的好!”

    看到刘一出手了,尤其是刘一轻轻一压,对手的波涛碧浪就停止不前,支持刘一的修士都兴奋的大吼起来,这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比赛。

    当然了,在大吼的同时,也很震惊,毕竟,谁也没想到刘一居然如此轻易,就挡下了对手的攻击。

    然而,更让大家吃惊的还在后面。

    大家见到,刘一不仅挡下了对手的攻击,紧接着,又看见刘一把右手轻轻往前一推,对手施展法术,形成的波涛碧浪,倒卷而回,朝着对手奔袭而去,最终把对手淹没。

    “啊~”

    一声惨叫,刘一的对手,来不及防御,就被刘一推回的波涛碧浪给淹没,紧接着,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没了气息。

    一招,刘一一招就灭了对手,而且还是利用对手的攻击,灭了对手,太吓人了。

    “战无败胜!请问战无败,你是继续比赛,还是结束比赛,领取奖励?”裁判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