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分钟的休息,转瞬即逝,比赛也正式开启。

    闭目休息的刘一,睁开了眼睛,看见五个出窍期初期的修士走入擂台,那五人,虽然修为只是出窍期初期修为,但是,刘一从他们的气势上感受到:他们五人,每一个人的实力,都不下于一般的出窍期中期修士的实力。

    “果然,嗜血黑赛市场,根本就没打算让自己走出擂台。”刘一心里暗想到。

    五个出窍期初期修士,实力却比五个普通的出窍期中期修士实力还强,再说,他们出自同一势力,谁知道他们是否有联手合击的手段,如果有的话,五人一起出战,可不是壹加壹等于五那么简单。

    他们合力,也许比普通的五大出窍期中期修士联手的威力大多了。

    而刘一自己的实力,刘一不太清楚,但是,刘一估计,自己应该和出窍期中期修士的实力差不多,面对五个出窍期中期实力的修士联手攻击,刘一如果不动用一些特殊手段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赢,甚至,走出擂台都困难,好在刘一手段多多,面对五大出窍期修士,也未必没有赢的可能。

    只是,刘一要考虑,这里是嗜血黑赛市场,他们不让自己走出去的决心是十分坚定的,也是,刘一掏空了嗜血黑赛市场,如果嗜血黑赛市场还让刘一走出去,那么,嗜血黑赛市场也可以直接关门了。

    当然了,考虑到脸面和信誉问题,嗜血黑赛市场开始没有采取强硬的手段,而是希望通过擂台战,让刘一留在擂台上,因此,才提出五人战刘一一人的提议。

    当然了,五人战刘一一人,嗜血黑赛市场也付出巨大,那就是提前给刘一十万亿财富,把嗜血黑赛市场掏空了。

    如果此时让刘一逃走的话,嗜血黑赛市场也可以直接关门了,至于刘一胜利了,他们会支付其余的奖励,那只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别说他们拿不出那么多财富,就算拿得出,他们也不可能拿出。

    而这次他们之所以愿意先支付十万亿财富给刘一,也是为了稳住刘一,让刘一打完最后一场比赛。

    如果他们不先支付十万亿财富给刘一,刘一肯定不可能打完最后一场,如果刘一不打完最后一场,就要求嗜血黑赛市场给奖励的话,嗜血黑赛市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嗜血黑赛市场支付刘一一万元财富,那么,嗜血黑赛市场损失将惨重,可是,如果不支付的话,为了一万元财富,就翻脸不认人,那么,对嗜血黑赛市场的影响可就很大,要知道,这里只不过是嗜血黑赛市场的分部而已,在半岛城,还有其他的嗜血黑赛市场,如果因这里的嗜血黑赛市场,影响了整个嗜血黑赛市场的声誉,那么,嗜血黑赛市场就得不偿失了。

    因此,他们最好的做法,就是把刘一留在擂台上,这样的话,他们不用付出任何财富,又不会让声誉受损。

    而在他们看来,刘一一人战他们五人,绝对可以把刘一留在擂台上,更何况,就算不能把刘一留在擂台上,也能击败刘一,只要击败了刘一,那么,他们就有理由要求刘一退回那十万亿的财富,这样他们的声誉也不会受损,财富也不会受损,一箭双雕。

    当然了,他们是从来没有想过,刘一能够从嗜血黑赛市场逃走,毕竟,嗜血黑赛市场可不只有那些比赛的选手,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专门的坐镇高手,在坐镇高手面前,刘一区区元婴修士,根本就没法逃走。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在不影响声誉的情况下,留下刘一。

    当然了,如果刘一胜利了,他们也只有不要声誉,也得留下刘一,毕竟,十万亿财富可不能让刘一带走,否则,不仅丢了声誉,还得丢财富。

    要知道,如果刘一胜利了,那么,刘一获得的奖励,可不是十万亿财富就能够解决的,应该是要付出十万亿财富的万倍,那样的财富,所有嗜血黑赛市场加起来的财富,是否有那么多,也不一定,说不定还真的没有那么多财富。

    当然了,刘一想要成功走出嗜血黑赛市场,也只有获胜,获胜的话,就算嗜血黑赛市场翻脸,刘一也有可能成功走出,如果战败的话,想要成功走出,真的机会不大。

    因此,现在首要任务,就是击败眼前的五人。

    “你们还真看得起我战无败,居然派出了如此强悍的阵容。”刘一道。

    “哼,战无败,你的实力很强,为了保证最终果实,我们不得不如此,更何况,我们也想见一见,元婴修士的你,究竟逆天到什么程度。”五人中其中一人道。

    “好了,你们也不要多言,准备比赛,现在我宣布,比赛开始!”裁判道。

    裁判说完,就迅速离开了擂台。

    这次战斗,肯定极为激烈,裁判可不想留在场上,遭受池鱼之殃。

    “五行战阵!出!”在裁判刚刚宣布比赛开始,并且离开擂台,那五出窍期修士就开始施展功法,并且,一开始就寄出战阵,五行战阵。

    五行战阵,刘一也知道,那就是修士施展金木水火土五行功法,形成相生循环的一种战阵,这种战阵,不仅让他们的战力,大于他们五人叠加的总和,更是能够循环,减少各自的消耗,是一种能够持久的战阵。

    可惜,五行战阵,施展的修士不仅需要五行齐聚,更需要他们心意相通,才能把五行战阵发挥到极致。

    从这,也可以看出,那五人肯定是从小一起修炼,一起协作,更主要的是,他们修为一样,心意相同,绝对能够发挥五行战阵的极致威力。

    这还只是五人,如果是五十人,五百人的话,战阵就更加可怕,可惜,想要五十人五百人甚至更多人修炼五行功法,并且心意相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别说其他,就是他们五人,都耗费了极大的代价,才能共同修炼到出窍期,更主要的是他们个个都是天才修士,他们组成的五行战阵,肯定无比厉害,能否抵抗出窍期巅峰修士的攻击,刘一不知道,但是,那个战阵,抵抗刚刚突破到出窍期后期的修士,还是没有问题的。

    “太恐怖了,阵法,起,符篆,出!”刘一道。

    看到对方摆出五行战阵,刘一知道,凭借自己的实力,想要抵抗他们的五行战阵,肯定不可能,因此,刘一直接摆出阵法,利用阵法困住五人,把五人困在阵法里面,同时,也是为了隔绝其他人查看阵法里面的情况。

    当然了,凭借刘一这样急忙丢出的阵法,是没法困住摆出五行战阵的五人,不过,刘一也不在意,在摆出阵法之后,刘一还丢出了不少符篆。

    “糟糕,防御!”五大修士道。

    在刘一摆出阵法,把五人困住之后,五人就发现,他们眼前的环境变了,他们眼前不再是擂台,而是处于一个陌生的独立的狭小空间。

    好在他们施展五行战阵,因此,他们没有被阵法分隔开来,而是共同出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这个狭小的空间里面,只有他们五人。

    如果不是他们施展五行战阵,那么,在刘一布置阵法之后,他们五人就好分别出现在五个不同的狭小空间,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五人也就无法联手了。

    也就是说,他们眼前,只能是独自一人,不见其他人。

    如今,他们五人形成战阵,因此,哪怕刘一布置阵法,也没有把他们单独分隔开,而是五人在一起,因此,虽然五人也出现在一个独立的狭小空间,但是,至少身旁的同伴还在身边。

    这种情况,不用说,他们也知道,他们被刘一困于阵法当中。

    被困于阵法当中,第一时间自然不是攻击,而是防御,毕竟,他们眼前是独立的狭小空间,他们想要攻击,也没有了目标和方向。

    防御,主要是防御刘一趁机下黑手,攻击他们。

    在刘一的阵法中,一切都是刘一做主,因此,刘一想要攻击他们五人,就能攻击他们五人,想要怎么攻击就怎么攻击,而他们五人却没法发现刘一的身影。

    因此,防御,是最好的选择。

    在五人防御后,五人周身,有一个透明罩子,罩住五人。

    无论刘一从那个方向攻击他们,他们都能够防住刘一的攻击,并且,发现刘一的身影,趁机攻击刘一。

    可惜,五人刚刚防御,就发现,各个方向,都有攻击奔袭而来,虽然不是铺天盖地,却也数量不少,更是无奈的是,他们找不到任何攻击者的踪迹。

    也是,刘一自己没有攻击,而是扔出一些符篆,这些符篆,从各个方向攻击五人,让五人没法找到刘一的身影。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轰击在五人施展的防御罩上,却只是击起阵阵微波,阵阵漪涟,根本就没法破处五人的防御罩,也没法给防御罩带来多大的破坏。(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