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被刘一击倒在擂台上,生死不知,不过,看他们躺在擂台上,毫无动静,甚至连气息都在逐渐减弱,最终,气息若游丝,如果不是刘一距离他们很近,也在擂台上,还真感受不到。

    五人气若游丝,离死也不远了,和死没什么分别,至少在所有人眼中,五人已死,刘一相信,嗜血黑赛市场根本发现不了他们没死,等自己走后,黑赛市场肯定把他们扔了,到那时,五人必死无疑。

    其实,他们这种状态,也算是假死状态,如果他们幸运,有人把他们救活,他们自然能够活下去,否则,他们就死。

    这一切,刘一虽然感受到了,但是,刘一不会关心这些,五人的死活,刘一不在意,刘一现在赢了比赛,接下来,该怎么闯出去,才是刘一该考虑的,同时,也没心情与时间关心五人的死活。

    现在,刘一身上就有嗜血黑赛市场的价值十万亿的财富,再加上按照嗜血黑赛市场的规矩,刘一赢了这次比赛,嗜血黑赛市场将再补偿刘一万倍财富,别说再补偿万倍财富,就是现在刘一身上的十万亿财富,嗜血黑赛市场也不可能让刘一带走。

    他们之所以敢掏空嗜血黑赛市场的财富,全部都给了刘一,无非是认定刘一没法逃走,他们有能力从刘一身上再要回这些财富,否则,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给刘一那么多财富。

    “我赢了!”刘一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五人,对着裁判说道。

    看到刘一的眼神,听着刘一的话语,裁判脸色发青,浑身颤抖,满脸不甘与意外,不仅,裁判如此,嗜血黑赛市场的其他高层也是如此。

    “唉!最终还是要走到这一步,我们嗜血黑赛市场,这次可丢脸了。”其中一个高层道,接着,又道:“不过,我们嗜血黑赛市场的财富,可不是随便的人都可以拿走的,诸位,动手吧。”

    显然,他们不动手的话,损失太大,而动手的话,脸面和声誉都没了,可是,他们也明白,事到如今,他们唯有动手一途,毕竟,刘一赢了比赛,如果他们不动手的话,就算他们放走刘一,他们还是丢脸,丢声誉,毕竟,他们不可能再给刘一万倍的财富。

    十万亿财富,就掏空了嗜血黑赛市场的这个分部,如果十万亿的万倍,哪怕所有黑赛市场加起来,也没有那么多财富。

    因此,他们拿不出那么多财富作为奖励,自然失信于人,都已经失信于人了,他们也就不在乎做绝一点,把刘一留下,把他们给刘一的财富抢回来。

    “怎么?不说话了,你们不打算兑现诺言,不打算给我剩下的奖励?”刘一道。

    其实,刘一现在最想要的是立刻离开,但是,刘一感受到,有几股气息已经锁定自己,只要自己敢逃,他们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动手,灭杀自己。

    显然,他们知道刘一也明白他们根本给不了刘一这么多奖励,刘一愿意答应再比一场,无非是乘机索要好处,如今,好处到手,自然想要离开嗜血黑赛市场。

    就那十万亿财富,只要泄露出去,就算出了嗜血黑赛市场,会对刘一出手的修士和势力也是比比皆是。

    因此,他们早就锁定刘一,只要刘一有逃走的倾向,他们就毫不犹豫的拿下刘一,之前给刘一财富时,他们就有所准备,他们也害怕刘一拿到财富,不愿意比赛,就立刻逃走。

    刘一也明白这些,因此,拿到财富后,刘一没有逃走,而是继续比赛,如今,刘一也没有立刻逃走,而是站在擂台上,这是在等待时机,等待逃离的时机。

    而刘一的话语,一来是把自己放在有利的位置上,毕竟,刘一这样一说,肯定有很多观看比赛的修士向着刘一,虽然他们不可能都向着刘一,但是,他们至少会因此而对嗜血黑赛市场产生不满,甚至会同情刘一,有人暗中帮刘一一点小忙,或者制造一些混乱,让刘一更有利的逃走,也未可知。

    果然,在刘一话语刚落,就有不甘寂寞的修士跟着大喊起来。

    “给奖励,快点给战无败奖励!”

    “给奖励,给奖励!”

    “给奖励,给奖励!”

    “给奖励,给奖励!”

    刚看比赛的修士,虽然知道,嗜血黑赛市场不可能给刘一那么多奖励,但是,也改变不了他们凑热闹的热情,因此,一个个大喊起来,整个嗜血黑赛市场,在大家的大喊声中,显得热闹异常。

    对于这些修士的大喊,黑赛市场的所有人都脸色狂变,恨不得把那些大喊的修士灭了,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不能这么做。

    他们灭了刘一,最多只是声誉受损,但是,如果他们灭了其他观看的修士,他们就犯了众怒,到时候,嗜血黑赛市场就没法收场。

    而那些修士的大喊,也是刘一想要看到的,也只有这样,才能分走嗜血黑赛市场的一部分注意力,当然了,刘一更希望整个黑赛市场都混乱起来,这样的话,他就更有机会逃走,不过,刘一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其他观看比赛的修士,可以凑热闹大喊,但是,他们不会动手,如果他们动手的话,也许嗜血黑赛市场真的会狠下心来把他们都灭了,就算不把他们都灭了,杀几人震慑他人,也是必要的,然而,他们是要凑热闹,而不是送死,因此,想要他们动手,不太可能,但是,他们能够吸引嗜血黑赛市场的一部分注意力,对刘一来说,也是极其有利的。

    “混账,都是一群混账,真恨不得把他们都拍死!”听到观看修士的大喊,嗜血黑赛市场的高层大怒。

    可惜,观看修士人多势众,更有不少出窍期修士,嗜血黑赛市场真要拍死他们,自己也得付出代价,毕竟,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

    “别管他们,赶紧动手,否则,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有高层道。

    在观看比赛的修士大喊时,他们就分出了一大部分修士看管这些观看比赛的修士,以防这些观看比赛的修士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而让嗜血黑赛市场受损。

    他们也知道,现在观看比赛的修士只是大喊,没做出什么过激的行动,也就是说暂时观看比赛的修士还是比较理智,只是在凑热闹而已,如果再拖下去,谁也不知道那些观看比赛是修士是否会变得不理智,如果他们变得不理智,那么,就算能够灭了他们,嗜血黑赛市场也得损失惨重,而引发的后续影响,更是无法估计,因此,趁早动手,灭了刘一,才是最好的做法。

    “准备动手了吗?”刘一低语道。

    刘一也一直在留意嗜血黑赛市场,发现嗜血黑赛市场的气势变化,就知道他们准备动手了。

    果然,就在刘一低语间,刘一发现,一个巨大的手掌,朝自己拍来,更主要的是,自己似乎被那巨大手掌的吸引住,根本没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巨大手掌朝自己拍来。

    “这一掌一定超越了出窍期修士的威力,大概是分神期修士出手了。”刘一心里想道。

    出窍期巅峰修士的出手,刘一见过,但是,威力根本没有那么大,因此,刘一断定,那一定是分神期修士出手了,不过,嗜血黑赛市场,有分神期修士坐镇,刘一也不觉得奇怪,而是早就猜到了。

    虽然那是嗜血黑赛市场的分部,但是,想要镇住场面,也只有分神期坐镇,毕竟,这里是半岛城,哪怕是边缘地带,那也是半岛城,不是浅海城可以比拟的。

    “怎么办?”刘一心里想到,接着,又想到:“暴露吧,必须暴露了。”

    于是,刘一毫不犹豫的拿出几张符篆,往自己身上贴两张符篆之后,有往空中扔出几张符篆,那几张符篆,直奔那手掌而去。

    不用说,刘一往自己身上贴的两张符篆,就是刘一底牌之一的防御符篆和逃遁符篆,而扔向那手掌的符篆,就是攻击符篆。

    虽然这次刘一拿出的符篆数量不多,总共才几张符篆而已,但是,那几张符篆的档次,可不低,都是刘一平时不舍得用的符篆。

    攻击符篆,虽然还没有达到分神期威力,但是,也接近分神期威力,更主要的是,那几张符篆组合起来,联合攻击,已经不低于分神期修士一击的威力了。

    而防御符篆的效果,挡住分神期一击,还是没有问题,而出窍期修士攻击的话,哪怕是出窍期巅峰修士的攻击,挡住一刻钟也没什么问题。

    而逃遁符篆,速度不是很快,也就出窍期巅峰的速度,但是,他胜在是土遁。

    当然了,这也不意味着,刘一就安全了,毕竟分神期修士出手,也不可能只出一次手,后面肯定还会出手,因此,刘一能否成功逃离,还是很难说。

    扔出符篆后,刘一看着躺在地上的五人,忍不住叹了口气,顺手把他们抓在手上,毕竟,刘一也知道,如果不管他们,他们必死无疑。(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