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抓住假死的五人,启动了逃循符篆,朝外逃循。

    此时,刘一扔出的攻击符篆,也被激活,发出攻击,和拍来的手掌碰撞在一起,一个碰撞,双方就消散与无形。

    拍来的手掌,乃是分神期修士拍出的一掌,威力达到分神期修士一击的威力,威力自然惊人,如果被拍中,刘一也是非死即伤,好在刘一扔出符篆,刘一扔出的几张符篆,虽然每一张符篆的威力,都没有达到分神期修士一击的威力,但是,也接近分神期修士一击威力,外加几张符篆的攻击相互相成,总威力也不低于分神期修士一击的威力,因此,互相碰撞时候,拍来的手掌和刘一的符篆攻击消失于无形,打了个平手。

    而刘一自己则趁此机会,逃离了擂台,虽然还没逃出嗜血黑赛市场,但是,也逃离了一段距离,距离逃离嗜血黑赛市场更近了,更主要的是,刘一还是从地底逃走的,嗜血黑赛市场的一般修士根本就没法阻拦刘一。

    当然了,嗜血黑赛市场自然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刘一逃走,在刘一的符篆刚刚抵消拍来的手掌时,嗜血黑赛市场也有了新的应对。

    “嗯?好厉害的符篆,难怪敢乱我嗜血黑赛市场。”嗜血黑赛市场深处,刚刚拍出那掌的修士低语道,接着,又道:“不过,想要这样逃离我嗜血黑赛市场,也太不把我嗜血黑赛市场放在眼里了,不把你拿下,我嗜血黑赛市场脸面何在?不过,那土遁之术,倒是有些奇特。”

    “既然一掌不够,那就再来一掌!”接着,那修士又拍出一掌,这次,那修士不再拍向擂台,而是拍向嗜血黑赛市场出口不远处的空地上。

    轰!

    一声巨响,那手掌狠狠的拍在空地上,空地被拍出一个巨大的手印,同时,阵阵气浪四处飞扬,尘土肆虐,沙石横飞。

    接着,就看到一道身影,也在沙石横飞中倒飞了起来,而更让人奇怪的是,那倒飞的身影,身上顶着一个透明光罩,手里抓着不知死活的五人。

    不错,那倒飞的身影,就是刘一。

    那分神期修士拍向空地的一掌,直接把在地底逃遁的刘一给震出来了,其实,要不是刘一先前就激活了防御符篆,这一掌,可不仅仅是把刘一震出来,更会让刘一受重伤。

    “分神期果然厉害,区区一掌,就把我震出来了。”刘一心里想到。

    “哼,前两次没死,算你运气好,看你这次往哪逃?”分神期修士看到刘一没事,又对刘一一掌。

    看到刘一被震出来,看到刘一身上的透明光罩,分神期修士不在意,对于他来说,最多是多拍出一掌而已。

    “糟糕,这次的攻击,肯定防御不了,算了,硬抗一次,看看能否趁机逃走。”刘一低语道。

    这次分神期修士有了准备,不仅拍来的速度更快,而且威力也更大,刘一想要激发攻击符篆来抵挡手掌,也来不及了,而刘一想要再激发一张防御符篆,也没时间了,逃循又被打断,逃循也没法逃循,说白了,这次,刘一必须挨那一掌,挡住了,刘一或许有机会,挡不住,那么,刘一就只有死在那一掌之下。

    不过,能否成功挡住,刘一心里也没底,毕竟,身上的防御罩,在刘一被震出来之后,威能就消耗了很多,导致防御力大大下降,因此,光靠一个防御光罩,根本就挡不住那一掌的攻击。

    不过,刘一相信,就算挡不住那一掌的能量攻击,却也能削弱那一掌的攻击威能。

    “哼,无敌肉体修炼了这么久,我就看看如今的无敌肉体究竟有多厉害。无敌肉体!”刘一道。

    没时间激活符篆,那么,刘一就只有硬抗那一掌,同时也可以看看无敌肉体是否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轰!

    那一掌,拍在刘一的防御光罩上。

    咔咔,咔咔,咔咔~~~

    防御光罩,被那一掌一拍而碎,最终消失。

    那一掌也应防御光罩的阻挡,消耗了一些威能,可惜,就算消耗了一些威能,那一掌剩余的威能,也是让人胆战心惊,势不可挡,继续前行,朝刘一拍去。

    碰!

    一声巨响,这一掌,最终还是拍在刘一身上。

    刘一被这一掌拍中,倒飞了起来,最终,砸入光看比赛的修士人群中。

    碰!

    刘一砸入人群中,不仅砸死了一些修士,更是把地面都砸出一个巨坑,而刘一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软绵绵的,散架一般,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

    “好在那分神期修士没有动用全力,只是在远处拍掌,否则,自己必死无疑。”刘一一边呻吟,一边低语道。

    被拍一掌,刘一自然不好受,不仅浑身软绵绵的,更是浑身痛疼难忍,不过,这时刘一要做的是快速逃离,因此,再难忍,刘一也得忍着。

    “去,派几人去把他给我抓回来。”分神期修士道。

    由于刘一倒飞在人群中,分神期修士也不好再拍出手掌,而那分神期修士也自信,刘一受了他的那一掌,就算不死,离死也不远,想要逃走,万万不可能了,因此,才吩咐手下去把刘一抓回来,更主要的是,分神期修士的神识一直盯着刘一,自然知道刘一躺在人群中的巨坑里面呻吟。

    “天助我也,逃!”刘一低语道。

    看到分神期修士没有在出手,刘一心里一喜,如果分神期修士出手,那么,刘一可能也会像上一掌那样,连激发符篆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拍中,如果再次被拍中,那么,本就受重伤的刘一,必死无疑。

    好在分神期修士没有再出手,这就给了刘一机会,刘一也知道,分神期修士没有再出手,那是因为刘一倒在人群中,分神期修士自然不好在拍向人群,更何况,刘一受伤颇重,分神期修士也不认为刘一可以再次逃走。

    “阵旗出,逃遁符篆,给我激活。”刘一道。

    虽然刘一身受重伤,自身难受,连运转功法,都不是很顺畅,但是,刘一还是勉强丢出刘一一直没有动用过的阵旗,同时,也激活逃遁符篆。

    激活阵旗,布置阵法,是为了干扰视线,尤其是干扰分神期修士的神识,否则,一直被分神期修士盯着,那么,刘一无论往哪逃,分神期修士都能知道,并且,拍中刘一。

    可是,有了符篆干扰,分神期修士就不知道刘一往哪逃,也只有这样,刘一激活逃遁符篆,才有成功逃走的可能。

    “嗯?不好,他要逃了!”分神期修士,在刘一布阵阵法之后,发现刘一从自己的神识中消失,就知道不妙了。

    这时,分神期修士想要再攻击刘一,也不知道往哪攻击,更何况,刘一所在位置是人群中,他也不能直接攻向人群,否则,引发的后果,就不是他能够承担的了的。

    于是,那分神期修士,一个闪身,就来到人群中,来到刘一消失的地方。

    可惜,这时有些晚了,等他到了刘一消失的地方,哪里还有刘一的身影,除了刘一留下的几面阵旗外,刘一早就不知踪影。

    那阵法,主要是为了阻隔分神期修士的神识查探,因此,威力不是很强,分神期修士到了后,轻易就破除了阵法,看着空中飘荡的几杆阵旗,分神期修士脸色阴沉,这次居然让刘一给跑了。

    “搜,给我全城搜捕,我就不信他能逃走。”分神期修士大怒道。

    分神期修士如果不要自持身份,而是亲自动身捉拿刘一,那么,刘一根本就不可能逃走,可惜,他自持身份,以为只要随便拍出几掌,就能拍死刘一,因此,分神期修士才一直在嗜血黑赛市场深处拍出手掌,根本就没有亲自动身捉拿刘一,这才给了刘一机会,否则,刘一怎么可能在分神期修士手中逃走呢?

    “搜,给我搜!”嗜血黑赛市场,一道道命令下达,也一道道人影急忙走出嗜血黑赛市场,开始搜捕刘一。

    此时的刘一,在逃出嗜血黑赛市场后,也没有露面,而是一直在地底逃遁,一直逃到小丫头的那个院子里面,才破土而出,现身在院子里面。

    到了院子里面,刘一知道,自己逃离成功了,也终于安全了。

    不过,为了更保险,刘一还是刚刚一现身,就开启阵法,阻隔一切查探,接着,刘一就忍不住狂吐鲜血。

    扑哧,扑哧,扑哧~~

    刘一一边吐鲜血,一边往嘴里塞丹药。

    服下丹药,让伤势稳固下来,没有继续加重之后,刘一又看了一眼被自己提回来的五个假死之人。

    接下来,刘一就给五人服用丹药,五人服用了刘一的丹药,情况有些好转,但是,想要清醒,也不是那么容易,至少要一段时间才能清醒,更何况,清醒之后,想要恢复实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他们没有死亡,而是陷入假死,已经很幸运了。

    保证他们不会死亡后,刘一也就没管他们,而是开始运功疗伤。

    这次,刘一算是捅破天了,不过,对于刘一来说,这时,最重要的还是疗伤。(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