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在疗伤,并没有管外加的事情,但是,外加却闹疯了。

    嗜血黑赛市场输个精光,没有足够财富发放擂台比赛的奖励,更是想要出手对付获胜的参赛选手,这一事件,也在第一时间被传遍整个半岛城,让嗜血黑赛市场的声誉一降再降。

    当然了,和外界传言相反,嗜血黑赛市场却侮辱刘一,说有名叫战无败的选手,联合他人,洗劫了嗜血黑赛市场的仓库,导致嗜血黑赛市场十万亿财富被洗劫一个空。

    因此,嗜血黑赛市场发出搜捕令,全城搜捕战无败,凡提供战无败消息者,将会获得海量的修炼资源,甚至可以无条件加入嗜血黑赛市场,得到嗜血黑赛市场的倾力培养。

    对于嗜血黑赛市场的那些鬼话,自然没有人相信,但是,嗜血黑赛市场全城搜捕战无败,却是事实。

    “你说,战不败是不是真的洗劫了嗜血黑赛市场十万亿财富?”

    “是否真的洗劫了嗜血黑赛市场十万亿财富,我不知道道,不过,我知道,战无败确实很厉害,在嗜血黑赛市场的擂台战,连战连胜,让嗜血黑赛市场没有财富发放奖励。”

    “真的假的?战无败那么厉害?”

    “当然是真的,我就在观战。”

    “战无败连胜十几场,每多胜一场,就多十倍奖励,嗜血黑赛市场有财富发奖励才怪。”

    “也许战无败真的洗劫了嗜血黑赛市场十万亿财富也不一定。”

    嗜血黑赛市场附近的修士,很多都了解刘一的连战连胜,因此,知道嗜血黑赛市场不讲信誉,但是,很多距离嗜血黑赛市场远一点的修士,就根本不知道嗜血黑赛市场发生的具体事情,更不知道刘一如此厉害,居然连胜十来场。

    “战无败是谁?居然惹得嗜血黑赛市场发布搜捕令,太厉害了。”

    “没听过战无败,不过,能够招惹嗜血黑赛市场,确实很了不起。”

    “是啊,嗜血黑赛市场也是吃干饭的,居然让人从仓库洗劫十万亿。”

    “也难怪嗜血黑赛市场会发飙,会全城搜捕,居然被人洗劫十万亿。”

    “哈哈,战无败居然洗劫嗜血黑赛市场十万亿,如果找到战无败,就发财了。”

    “是啊,十万亿,如此多财富,谁找到战无败,还去告诉嗜血黑赛市场,那不是傻子吗?”

    “我看嗜血黑赛市场是被战无败洗劫给弄急了,才会发出那样的通告,否则,怎么可能直接说出战无败洗劫了他们十万亿。”

    “是啊,如果我发现战无败,我肯定自己想办法弄到这十万亿,而不是告诉嗜血黑赛市场。”

    “不管啦,我们看着吧,嗜血黑赛市场全城搜捕,我们或许可以趁乱摸鱼,趁机捞一把。”

    嗜血黑赛市场的全城搜捕令一出,让整个半岛城都沸腾了起来,而嗜血黑赛市场的修士就更是到此搜查。

    搜查最频繁的就是嗜血黑赛市场的周边,几乎是每天都要查上三四次。

    街道上,更是随处可见响应嗜血黑赛市场的号召,搜查刘一的修士。

    好在刘一不仅没有用真名,更是连模样都改变了,因此,哪怕嗜血黑赛市场拿着刘一打擂台时的画像四处找人,也没人知道刘一去了哪里?

    “请问,你见过这个人吗?”

    “请问,你认识这个人吗?”

    “请问,你知道这个人在哪里吗?”

    “请问,你们附近,有没有这个人?”

    一个个修士,拿着一画像,逮着修士就问,这一幕在半岛城每一个地方,都会发生。

    “不知道。”

    “没见过。”

    “没听过。”

    然而,面对那些拿着画像问话的修士,得到的回答,却是令人失望的回答,谁也不知道战无败是谁,谁也没有见过战无败,好像战无败就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在参加擂台战之前,谁也没有见过战无败,如今,擂台赛结束,战无败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恶,战无败藏哪去了?”嗜血黑赛市场简直就被气疯了,可是又没有办法,根本就查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任何线索。

    也是,刘一用的是假名,而是变换了模样,更主要的是,刘一本身来到半岛城的时间也短,认识刘一的人不多,再加上刘一的变换,谁也不会把战无败联想到刘一身上。

    更何况,刘一这段时间一直在疗伤,也没有管外面的事情,让嗜血黑赛市场无从查起,这也是一直没有查到任何有关战无败线索的原因。

    刘一一直在疗伤,这次被分神期修士拍了一掌,受伤较重,因此,刘一必须先疗伤,否则留下隐患就不好。

    当然了,嗜血黑赛市场查不到刘一,就开始查探那些有嫌疑的势力进行查探,甚至还趁机灭了不少小势力。

    弄得各个小势力惶恐万分,而嗜血黑赛市场也因这样而搞的载声怨道,可惜,碍于嗜血黑赛市场的实力,大家对于此事,也是无可奈何。

    甚至钱包商行,也被要求查探,不过,由于有了老管家坐镇,嗜血黑赛市场也只能无功而返,并没有查探钱包商行。

    嗜血黑赛市场不说,就说刘一。

    刘一疗伤,在疗伤之后,刘一发现,自己这次受伤虽然颇重,但是,却也是因祸得福,迎来了突破的锲机。

    有了突破锲机,刘一也就顺势突破,来个疗伤突破两不误。

    还别说,刘一这次突破极为顺利,突破之后,刘一伤也好了,自此,刘一就成了元婴后期修士,距离出窍期修士,也就只有一步之遥。

    当然了,别小看这一步之遥,就是这一步之遥,就挡住了多少修士,多少元婴巅峰修士,困于元婴巅峰,而没法突破这一步之遥。

    在半岛城,出窍期修士才算有点地位,而元婴修士,只是底层,哪怕是元婴巅峰修士,地位也不会很高,而出窍期修士,就明显高了一个档次,因此,多少元婴巅峰修士,为了突破到出窍期,愿意付出一切,可惜,就算如此,也有很多修士倒在元婴巅峰这个坎,一直没法突破到出窍期。

    当然了,半岛城,修士的水平普遍较高,因此,出窍期修士大把大把的,元婴修士更是数不胜数。

    因此,刘一一行人来到半岛城,也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一行元婴修士,也不值得半岛城修士注意,直到钱包商行的成立,才让大家稍稍注意钱包商行。

    而嗜血黑赛市场的吃瘪,就让大家彻底记住了钱包商行,也让大家开始重视钱包商行。

    刘一突破之后,刘一带回来的五人,也开始醒来。

    “你们醒了?”刘一道。

    “你是谁?这是哪?”五人问道。

    “这是哪,我是谁,你先不用知道,我问你,是现在离开,效忠我?”刘一问道。

    “我们效忠你。”五人道。

    五人以前被嗜血黑赛市场控制,因此,效忠嗜血黑赛市场,但是,这次刘一打伤他们,让他们陷入假死状态,也击碎了嗜血黑赛市场控制五人的印记,让五人脱离了嗜血黑赛市场的控制,虽然摆脱了嗜血黑赛市场的控制,但是,如果五人现在离开,脱离了刘一的庇护,那么,他们说不定哪天又被嗜血黑赛市场控制。

    更主要的是,如果嗜血黑赛市场发现他们没死的话,肯定会认为他们和刘一是一伙的,合伙坑害了嗜血黑赛市场,那样的话,他们就将没有好下场,因此,对于他们来说,效忠刘一才算是最好的选择,他们又不是笨人,自然知道该怎么选择。

    “好,那你们就在此疗伤吧,等伤好了之后,我会安排你们。”刘一道。

    “是主人,不过,这次我们脱离嗜血黑赛市场的控制,心里安心了不少,因此,感受到了突破的锲机,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会突破到出窍期中期,只是我们的灵石不足。”五人道。

    “好了,你们不用叫我主人,既然你们效忠我,就加入我第一门吧,我是第一门的门主,你们叫我门主就行了。对了,你们的修炼资源,就不用担心,以后你们的修炼资源,都由我们第一门提供,一定能够满足你们的要求。”刘一道。

    “是,门主,多谢门主。”五人道。

    接着,五人接过刘一给的灵石,开始闭关修炼。

    看着五人修炼,刘一也高兴了,有了五人的加入,那么,半岛城钱包商行,也有了一定的守护力量。

    五人都是天才,在出窍期初期,利用战阵,就能够发挥出出窍期后期的实力,如果突破到出窍期中期的话,五人联手,就算不如分神期修士,却也相差不远,再加上刘一布置的守护阵法,那么,就算分神期修士,也可以不惧怕,因此,让他们五人守护钱包商行再合适不过了。

    有了五人的守护,半岛城钱包商行,也就相当于有分神期坐镇,只要不泄漏出去,大家只会当作钱包商行是有分神期坐镇的势力,这样一来,在半岛城,钱包商行也勉强可以站稳脚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