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有老管家坐镇,就算分神期修士也不敢乱来,嗜血黑赛市场更不敢无故强行搜查,因此,看起来,钱宝商行似乎安全了,却不知道,他们的麻烦才即将开始。

    此时,嗜血黑赛市场在整个半岛城全城搜查战无败,却根本没有任何结果,更是因愤怒而趁机灭了几个小势力,如此不仅没有取得效果,还让嗜血黑赛市场在半岛城修士眼中变得更加不堪,更加让人想要看嗜血黑赛市场的笑话,可惜,嗜血黑赛市场也是无可奈何,就是查不到任何有关战无败的信息。

    此时,曾经被刘一教训的那个曾经欺负过小丫头的恶少,和他的父亲聚集在一起,讨论着有关嗜血黑赛市场之事。

    “父亲,你说嗜血黑赛市场要搜查的人,如果我们发现的话,是否可以让我们和嗜血黑赛市场攀上关系呢?”那恶少是小势力的恶少,因此,就算作恶,也是在附近作恶,而且,欺负的都是那些没有势力的修士,也就是说,柿子挑软的捏,他也知道,不去惹大势力的修士,更是希望自己身后有个大势力,因此,看到嗜血黑赛市场的搜捕令,就动心了,想要找出刘一,告诉嗜血黑赛市场,从而和嗜血黑赛市场攀上关系。

    只要和嗜血黑赛市场攀上关系,那么,他欺负的对象又将更广阔,以前一些不敢欺负的小势力的修士,只要和嗜血黑赛市场攀上关系之后,也可以去欺负了。

    他虽然是恶少,却不是笨蛋,因此,看到嗜血黑赛市场的搜捕令之后,也积极寻找战无败,可惜没有任何效果。

    其实,不仅恶少,很多小势力修士,都在查找战无败,希望能够找到战无败,顺便把战无败的行踪告诉嗜血黑赛市场,从而和嗜血黑赛市场攀上关系,可惜,最终还是一无所有。

    “那是一定的,否则,这段时间,我们又何必那么积极的寻找战无败呢?可是,和我们一样寻找战无败的大小势力数不胜数,就是没有找到任何有关战无败的信息,这个战无败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现在又是凭空消失了。”恶少的父亲道。

    所有势力都知道,如果哪个势力能够找到战无败,并且把战无败的行踪告诉嗜血黑赛市场,肯定可以凭此和嗜血黑赛市场攀上关系,这对于小势力来说,就是一次机遇,一次可以让自己势力飞速发展的机遇,因此,很多小势力都不遗余力的寻找战无败。

    奈何战无败是凭空冒出来的,最终又凭空消失,让所有势力都无功而返,当然了,就算如此,现在还是有很多正在积极寻找战无败。

    也幸亏刘一不仅改了姓名,更是把自己的形象和气势都改变了,否则,那么多修士查找,说不定还真的把刘一给找出来了。

    “父亲,你说,敲诈我们的那个刘一,是不是战无败,或者,我们可不可以把他说成是战无败,最终,就算错了,我想嗜血黑赛市场也应该不会怪我们,最多就是不给我们好处罢了”恶少道,接着,恶少又道:“元婴中期,战力匹敌出窍期修士,刘一就有这样的实力,因此,我们说刘一就是战无败,或者我们也不用说刘一是战无败,只要我们告诉嗜血黑赛市场,刘一也是元婴中期修为,而刘一的战力,也达到了出窍期修士的战力,我想嗜血黑赛市场肯定会去调查刘一,到那时,就算刘一不是战无败,嗜血黑赛市场也肯定不会让刘一好过,虽然看起来钱宝商行有分神期修士坐镇,但是,相比起嗜血黑赛市场来说,还是相差很远,只要有借口,就算嗜血黑赛市场灭了钱宝商行,也没什么,现在嗜血黑赛市场就是没有借口而已。”

    恶少误打误撞,还别说,还真让他猜中了,刘一就是战无败,可惜,大家不知道而已。

    “我去试试看,哼,那个刘一敢敲诈我们,我们也一定要他好看,你在这等我,我去一趟嗜血黑赛市场,不管刘一是不是战无败,我都要说他是战无败,让嗜血黑赛市场毁了钱宝商行。”恶少的父亲道。

    刘一那次敲诈,要恶少父亲赔偿一亿灵石,可是把恶少父子害惨了,他们是小势力的人,想要拿出一亿灵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不是恶少的父亲是小势力之主,而刘一等人实力太过强大,再加上恶少就在刘一手中,他们怎么可能拿出一亿灵石作为赔偿呢?

    他们拿出了一亿灵石作为赔偿,却也把刘一等人记在心里,没有机会的话,他们也就只能在心里记恨刘一等人,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们肯定不介意对刘一等人踩上几脚,报仇雪恨。

    于是,恶少父亲前往嗜血黑赛市场,去诬陷刘一。

    嗜血黑赛市场,这么久没有搜查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也是怒火冲天,一众高层都大骂特骂:“饭桶,都是一群饭桶,那么久了,搜查一个人都搜查不到,简直是饭桶。”

    “是啊,那么久了,别说一个人,就算一只苍蝇,这时候也该找出来了,都是一群饭桶。”有一个高层大骂道。

    “查,给我全力查,一定要查出战无败,否则,我们嗜血黑赛市场还有什么脸面,再说,这次丢失十万亿财富,那是十万亿财富,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搞的,居然能够丢了那么多财富。”有一个高层道。

    说实话,刘一拿走那十万亿财富,就相当于毁掉了嗜血黑赛市场的一个分部,而且是测底毁掉一个分部,在半岛城的分部,嗜血黑赛市场也没有多少,毁了一个都是很大的损失。

    “报,外面有个小势力首领求见,说有战无败的消息,各位长老要不要见一见?”就在高层大怒之时,有人汇报道。

    “见,怎么不见。”

    “就是,你看,一个小势力都比你们这些饭桶强。”

    “去,把他传进来。”

    恶少的父亲被传进来回,看到坐在高座上的一个个嗜血黑赛市场的高层,双脚都在打颤:“小弟马浪见过各位前辈。”

    “好了,别说那么多废话,我不管你说马浪还是马无浪,你说你知道战无败在哪?说,他在哪,只要你的消息准确,我们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其中一个高层不耐烦的道。

    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查到战无败的消息,让一众高层都不耐烦了,尤其是一些脾气火爆的高层,更是如此。

    “回前辈,这个,这个小的也不敢肯定,不过,可能行比较大。”马浪道。

    “说说看。”

    “是,前辈,我知道一个人,他是元婴中期修为,战力也是出窍期战力,但是,他不叫战无败,因此,晚辈也不敢肯定他就是战无败,但是,似乎也只有他一人才符合战无败的形象。”马浪道。

    “元婴中期修为,战力达到出窍期战力?你确定?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那么,他必定是战无败,否则,找不出第二个如此逆天之人,至少到目前为止,除了战无败,我们还没听过谁这么逆天。”一个高层道。

    “对,一定是他,否则,其他人不可能这么逆天。”又一个高层道。

    “别墨迹,快说,此人是谁,我这就去灭了他。”一个高层道。

    “对,你快说他是谁,放心,我们嗜血黑赛市场不会亏待你的”有一个高层道。

    “回前辈,是钱宝商行的刘一,想必前辈们也听过钱宝商行。”马浪道。

    “钱宝商行的刘一,你确定?”一个高层道。

    他们找不到战无败,开始拿一些小势力开刀,其他小势力面对他们,也只有被宰割的份,唯独钱宝商行,让他们无功而返,而让他们无功而返的原因就是钱宝商行有分神期修士坐镇,因此,如果没有足够的理由,想要那钱宝商行开刀也不容易。

    也就是没有足够的理由,因此,在钱宝商行吃瘪,也只能咬牙往肚子里面吞。

    如今,马浪却说钱宝商行的刘一就算马浪,如果刘一真是马浪的话,那么,新仇旧恨,正好一起算。

    以前没有理由,他们自然拿钱宝商行没有办法,如今,钱宝商行的刘一是战无败,那么,就算灭了钱宝商行,也没什么。

    钱宝商行虽然有分神期修士,但是,相对于整个嗜血黑赛市场来说,这么也没什么,要灭了就灭了。

    “是的,钱宝商行的刘一就是元婴中期修士,而且,我都不是刘一的对手,因此,他是战无败的可能性最大。”马浪道。

    “好,好你个钱宝商行,你们真的活腻了,点将,集合,我们去灭了钱宝商行,灭了刘一。”其中一个火爆的高层,大吼起来,开始调兵遣将,准备去灭了钱宝商行。

    而其他高层也没有出言反对,毕竟,按照马浪的描述,刘一的可能性确实最大,而且,他们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哪怕不是刘一也先杀了再说。

    于是,嗜血黑赛市场一队队人马,把钱宝商行包围了起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