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啪,啪啪~~~~

    一队队嗜血黑赛市场的战士,把钱宝商行包围起来。

    “怎么回事?嗜血黑赛市场怎么包围钱宝商行?”

    “不知道,估计有好戏看了。”

    “走,走开,这神仙打架,我们可别遭殃,还是走远一点再看。”

    看到嗜血黑赛市场把钱宝商行包围起来,附近的修士虽然都来看热闹,但是,却不敢靠太近,害怕殃及自己。

    此时,包围钱宝商行的嗜血黑赛市场的战士,自动让开一条路,接着,就看到几个老者从远处飞来,飞到钱宝商行门口,就停止前进,站在门口,看着钱宝商行,其中一个老者开口道:“钱宝商行的修士听着,你们的刘一化名战无败,从我嗜血黑赛市场仓库里面盗走了大量财富,今天,我等前来捉拿刘一归案,如果你们主动交出刘一和盗走的财富,在赔偿我们嗜血黑赛市场十万亿的财富,我们就既往不咎,否则,我们嗜血黑赛市场,今天就灭了你们钱宝商行。”

    “什么,战无败就是刘一?”

    “什么,居然是钱宝商行干的?”

    “这是真的么?不会是嗜血黑赛市场为了找回上次在钱宝商行丢失的面子,故意污蔑钱宝商行吧?”

    “我看嗜血黑赛市场应该是为了消灭钱宝商行而找的借口。”

    “看看就知道,看看钱宝商行怎么应付吧。”

    显然,嗜血黑赛市场那老者的话语,无异于在平静的湖面上,扔下了一块巨石,砸起阵阵波浪。

    “诸位嗜血黑赛市场的道友,我想你们搞错了,我们钱宝商行的刘一肯定不是战无败,而且,刘一也一直在闭关修炼,根本就不可能盗窃你们的财富。”老管家道。

    嗜血黑赛市场包围钱宝商行,老管家就知道,但是,他先前也没有出去,而是想看看嗜血黑赛市场想干什么,更何况,在钱宝商行的阵法里面,才是最安全的,因此,他一直没有理会嗜血黑赛市场的战士。

    如今,听到嗜血黑赛市场的老者污蔑钱宝商行,老管家自然要站出来说句话,因此,老管家也走到钱宝商行的大门口,对外界解释道。

    站在钱宝商行大门口,进,可以让人觉得钱宝商行不怕事,退,也可以及时退回阵法中,从而保证自身的安全。

    “哼,你们钱宝商行的刘一,元婴中期修为,战力匹敌出窍期修士,我说的没错吧,你说的刘一在闭关修炼,我看刘一在疗伤吧。”嗜血黑赛市场中的一老者道。

    “误会,诸位真的误会了,我们钱宝商行的刘一,真的是在闭关,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个战无败,这一点,我可以肯定,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刘一就是战无败,但是,我相信,你们一定被骗了。”老管家道。

    刘一先前外出干什么,老管家不知道,但是,刘一回来后,通知了老管家,自己要闭关,因此,老管家知道刘一现在就在闭关修炼。

    至于说刘一就是战无败,老管家不相信,刘一的战力匹敌出窍期修士,老管家知道,但是,老管家不相信,刘一能够从嗜血黑赛市场盗走十万亿财富,在老管家心里,刘一没那本事。

    别说刘一,在老管家看来,就算分神期修士,也未必能够从嗜血黑赛市场仓库里面盗走十万亿财富。

    因此,老管家压根就没想到,刘一外出的短时间内,确实化名为战无败。

    “我们是否被骗,你把刘一交出来,让我们审问,等我们审问之后,不就知道了,怎么,你不打算交出刘一,你打算和我们作对?”嗜血黑赛市场一老者道。

    “和你们作对,我们不敢,但是,是我们钱宝商行做的,我们钱宝商行敢于承认,不是我们钱宝商行做的,别人也别想硬按在我们头上。因此,要我们交出刘一,要我们承认没有做过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们真打算消灭我们钱宝商行,直说就是,何必找这么不着调的理由呢!”老管家道,接着,又道:“我们钱宝商行虽然不如你们嗜血黑赛市场,你们想要消灭我们钱宝商行轻而易举,但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因此,你们真的要灭我钱宝商行的话,我们或许被你们消灭,但是,你们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也一定有不少修士陪葬我们,出窍期修士不好说,分神期修士,至少也得留下两三个作为陪葬。”

    老管家好强硬,不过,这时也只有强硬,否则,对钱宝商行更加不利,更何况,老管家说的也是实情,有阵法辅助,拉两三人陪葬也没什么问题。

    然而,老管家语气强硬,嗜血黑赛市场那群老头,脸色就不好看了,他们以为吓唬钱宝商行一番,钱宝商行就会交出刘一,并且赔偿,哪里知道钱宝商行那么强硬。

    如果真的攻打钱宝商行的话,出窍期修士死亡多少,他们可以不在乎,但是,分神期修士的死亡,他们就不能不在乎,更何况,他们出手的话,老管家能够拉两三人陪葬,可是,谁也不想成为陪葬的两三人不是么。

    不过,究竟拉谁陪葬,在开战之前,谁也没法确定,总之,谁都有可能,也就是说,他们一群老头,谁都有可能被钱宝商行拉来陪葬。

    谁不惜命?都惜命,那么,都不愿意出手攻击钱宝商行,可是,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们不攻击钱宝商行,会让人认为嗜血黑赛市场害怕钱宝商行,那可就丢脸丢大了,可是,如果攻击钱宝商行的话,也许自己就要被钱宝商行拉来垫背。

    可以说,面对钱宝商行的强硬,他们已经是虎骑难下了,不过,为了嗜血黑赛市场的声誉,他们也不能低头,唯有出手灭了钱宝商行,至于被拉来垫背的,那只能是自认倒霉。

    “你们真的打算负隅顽抗,抵抗到底?我劝你们还是交出刘一,交出那些财富,我们可以给你个机会,既往不咎。”其中一个老头道。

    显然,如果可以的话,他们这些老头,都不愿意出手,毕竟,谁也不想被拉来垫背,可惜,很多时候,往往是未能如愿以偿。

    “哼,你们想要灭了我们钱宝商行,就放马过来吧,何必假惺惺的,弄出那些莫须有的借口呢?”老管家道。

    “看来是真的没得商量了,诸位,也许我们中有人被他们拉来垫背,但是,为了我们嗜血黑赛市场的荣耀,也只有灭了钱宝商行,我们出手吧。”其中一个老头道。

    “好,那就动手吧,为了我们嗜血黑赛市场的荣耀,哪怕死了,也是光荣的。”又一个老头道。

    他们这些嗜血黑赛市场的老头,已经被逼上绝路了,如果早知道钱宝商行那么强硬,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前来,就算前来,也会做足准备。

    可惜,他们以为凭借现在的人手,只要吓唬钱宝商行一番,钱宝商行就会就范,交出刘一,并且赔偿他们,哪怕刘一不是战无败,为了保存钱宝商行,钱宝商行也只有交出刘一,并且赔偿,哪里想到会事与愿违呢?

    在双方都不能退的情况下,大战一触即发。

    “诸位,准备,一~~二~~三~~~”其中一个老者发号施令道,可惜,还没来得及说出攻击两字,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慢!”就在老者准备喊攻击时,一个慢字从钱宝商行传了出来,接着,大家就看到钱宝商行的大门口,站着一个青年人,青年人一袭白衣,风度翩翩。

    刘一虽然长得不是十分十分帅气,但是,一袭白衣,配合他那气质,也算是风度翩翩。

    “你是谁,为什么要阻止我们攻击钱宝商行。”发号施令的老者,也停止了发号施令,开口问刘一道。

    “我?我就是你们要找的刘一。”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我为什么要阻止你们?为了我们钱宝商行,同时,也为了你们不被别人当猴耍。”

    “你们之所以认为我是战无败,乃是他说的吧。”刘一看了一眼马浪道,接着,又道:“虽然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但是,你们确实被他骗了。”

    “我和他之间有过节,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你们只要去查一查就知道,前段时间,他儿子在这附近为祸一方,欺负一小女孩,被我和我的同伴遇见,教训了他儿子一顿,也让他赔偿小女孩损失,让他记恨在心,可惜,惧于我们钱宝商行的实力,他们也只能怀恨在心,不敢把我怎么样,恰巧在这时,他听说了战无败之事,所以,就想要让你们替他报仇,当然了,直接叫你们替他报仇,你们肯定不肯,因此,才想出这么一出,这样一来,你们不仅替他报仇,还的感谢他,你说,你们不是被他当猴耍了,是什么?”刘一道。

    “至于说你们凭什么相信我,很简单,这段时间,我一直在闭关修炼,这不,才刚刚突破到元婴后期。”刘一道,并且释放自己的气势,刚刚突破到元婴后期,而且,气息还不是很稳定,他们这些修士一眼就能看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