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释放自己的气息,一股元婴后期的气息,冲天而起,让大家都知道,刘一乃是元婴后期修士,更主要的是,刘一的气息并不是很稳定,也就是说,刘一刚刚突破到元婴后期没有多久。

    刘一刚刚突破到元婴后期没多久,那也就间接证明,刘一一直在闭关,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嗜血黑赛市场,因此,刘一根本就不是战无败。

    也是,按照一般情况,一个修士想要从元婴中期,突破到元婴后期,突破的过程,需要闭关的时间不短。

    而刘一刚刚突破,直接证明刘一这段时间,一直在闭关。

    而战无败是元婴中期修士,在嗜血黑赛市场被嗜血黑赛市场的分神期高手打伤,这么短时间内,想要把伤养好,也许有可能,想要突破到元婴后期,那是不可能。

    因此,大家都能够断定,战无败一定没法突破到元婴后期,而刘一刚刚突破到元婴后期修士,因此,刘一就根本不可能是战无败。

    其实,刘一也是幸运的,按照正常情况,刘一就算闭关修炼,哪怕一直闭关修炼,现在也只能是元婴中期,想要突破到元婴后期,还需要一段时间。

    由于被打伤,让刘一因祸得福,趁机突破到了元婴后期,这样一来,刘一不仅伤好了,更是突破到了元婴后期修为,给刘一不少节省了修炼时间。

    当然了,这一切,只有刘一一人明白。

    其他人不知道刘一的情况,还真以为刘一这段时间一直在闭关,这样才能突破到元婴后期。

    “果然,嗜血黑赛市场在污蔑刘一。”

    “是啊,要不是刘一突破到了元婴后期,面对这样的污蔑,真的百口莫辩。”

    “就是,嗜血黑赛市场真阴险,好在他们没有算到刘一刚好突破到了元婴后期,还以为刘一是元婴中期,因此,使劲污蔑刘一。”

    “是啊,如果刘一是元婴中期,这次算是,黄泥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你说,嗜血黑赛市场不会是打着库存被盗的借口,来大肆洗劫我们这些小势力吧?”

    “不好说,现在嗜血黑赛市场已经洗劫了不少势力,如果他们继续洗劫下去,我们也没有办法,谁叫他们实力强大呢?”

    “太可恶,嗜血黑赛市场真阴险。”

    一道道辱骂嗜血黑赛市场的声音,传进嗜血黑赛市场修士的耳朵里面,尤其是那些分神期老头,更是面如猪肝,憋屈的很。

    此时的嗜血黑赛市场,坐实了污蔑钱宝商行的罪行,因此,攻击钱宝商行也不是,不攻击钱宝商行也不是。

    攻击钱宝商行的话,那行为太恶劣了,毕竟,现在他们还可以说是被马浪欺骗,才围攻钱宝商行,因此,此时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离开,把一切都推到马浪身上,那么,嗜血黑赛市场也可以借此脱身。

    不过,真要就此离去,嗜血黑赛市场的脸面也是丢了,连续两次在钱宝商行失手,两次面对钱宝商行都是无功而返,在钱宝商行身上失败,对嗜血黑赛市场的影响也不小。

    因此,对于嗜血黑赛市场的那些人来说,这次可谓进退两难,里外不是人。

    “哼!”听着大家的议论,嗜血黑赛市场那些高层,忍不住冷哼一声,同时,对着马浪就是一掌。

    碰!

    一掌把马浪拍成碎片,死的不能再死。

    也是,如果不是马浪的挑拨,嗜血黑赛市场的高层,就算想要对钱宝商行动手,也不会那么急,现在只是心里记恨钱宝商行,以后再找机会对付钱宝商行。

    如今,听到马浪说刘一就是战无败,他们一激动,就全部来了,哪知道是闹乌龙了。

    其实,也不怪马浪,换其他人,知道刘一的战力,也会怀疑刘一,更何况,刘一就是战无败,这次马浪也没有猜错,可惜,就是刘一趁机突破了修为,导致大家都不相信刘一就是战无败。

    “好了,我们是受骗了,但是,你们钱宝商行三番两次不把我们嗜血黑赛市场放在眼里,我们也需要一个答复。”嗜血黑赛市场中的一老头道。

    “呵呵,要答复,要答复的不是我给你们,而是需要你们给我一个答复。”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我们钱宝商行和你们嗜血黑赛市场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你们却三方两次的欺我钱宝商行,难道真当我们钱宝商行是软柿子不成?”

    刘一强硬的语气,让人吃惊,要知道,刘一乃是元婴修为,刚刚突破到元婴后期,也是元婴修为而已,可是,就这么一个元婴修士,居然对着一堆分神期修士说出如此话语。

    要知道,老管家说话都没有刘一强硬,而老管家是分神期修士,刘一只不过是元婴修士,修为相差太大,语气却是刘一的语气强硬。

    “你,找死!”其中一老者大怒道,并且,对着刘一就是一拳。

    分神期修士一拳,哪怕是普通的一拳,元婴期修士也是挡不住,别说元婴期修士,就是一般的出窍期修士都挡不住。

    显然,那老者想要一招灭了刘一,这时候,老管家也来不及救援刘一,谁也没有想到那分神期修士,会突然对刘一这个元婴期修士动手。

    “哼,在我钱宝商行,还想对我出手,找死!”刘一低语道。

    面对攻击而来的拳头,刘一没有躲避,而是挥一挥手,整个钱宝商行的阵法,就被刘一控制起来,刘一控制阵法之后,利用阵法防御,在自己身前,形成一个防御盾牌。

    轰!

    一拳轰到刘一身前,却被钱宝商行的防御阵法挡住。

    这一幕看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本来大家都以为那一拳,刘一必定陨落,却没想到,这一拳,居然没能把刘一怎么样。

    “这,这不可能!”那轰出一拳的老者大惊道。

    他那一拳,虽然是随手一拳,但是,威力如何,他自己十分清楚,就是一般的分神期修士,仓促间接下这一拳,也不好受。

    可是,就这样一拳,却被阵法挡住,在刘一身前,离刘一只有那么半米左右,就那么半米左右,却犹如天谴一般,根本没法伤到刘一分毫。

    “呵呵,你们嗜血黑赛市场,除了诬陷他人,就是偷袭小辈,真的长见识了。”刘一笑呵呵的道,接着,刘一又道:“这次我就大人人有大量,不和你们计较了,赶紧为我滚,否则,我不介意留下你们。”

    “这,怎么可能?”

    “就是啊,钱宝商行怎么那么厉害?”

    “看来我们都小看了钱宝商行。”

    “也许这才是真实的钱宝商行。”

    “这阵法太厉害了。”

    “就凭这阵法,嗜血黑赛市场这些人全部进去,也许全部都得搭进去。”

    “难怪钱宝商行不惧怕嗜血黑赛市场,有如此厉害的阵法,我也不怕嗜血黑赛市场。”

    此时,看到刘一催动阵法的效果,所有人都明白,钱宝商行的阵法太厉害了,不说别的,就是刚才刘一那一手,就让大家明白,如果嗜血黑赛想要想要灭掉钱宝商行,也许可以做到,但是,绝对不是损失两三个分神期修士那么简单,也许十来个分神期修士搭进去,都未必能够消灭钱宝商行。

    真要消灭钱宝商行,嗜血黑赛市场绝对是伤筋动骨,甚至是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局面。

    如果有证据证明刘一是战无败,也许嗜血黑赛市场为了心中这口气,可以拼一把,不计较后果和钱宝商行干一场。

    但是,在事实证明刘一不是战无败的情况下,嗜血黑赛市场找不到理由和钱宝商行拼一把。

    无缘无故的和钱宝商行死磕,会引起公愤的。

    先前,还可以说是因财富被劫,怒火冲突,失去了理智,才大肆全城搜查,趁机灭了不少小势力,他们还站在道义的一方。

    可如今要对钱宝商行动手,也找不到理由,更主要的是钱宝商行还那么强悍,如果钱宝商行太弱,随便一挥手,就灭了,那么,灭了也就灭了。

    问题是钱宝商行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拿捏的,他们如果和钱宝商行死磕,导致两败俱伤的话,大家只会说一句活该,然后,趁机灭了嗜血黑赛市场,抢占嗜血黑赛市场的财富。

    此时,钱宝商行在大家眼中,越发神秘起来,也让嗜血黑赛市场的那些人都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听着刘一的话语,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刘一让他们滚,不滚,就要留下他们,态度强硬,而他们又被钱宝商行的阵法吓住了:元婴后期修士控制防御阵法,居然能够挡住分神期修士的攻击,如果是控制攻击阵法呢?是否能够击杀分神期修士,如果是的话,那么,有多少分神期修士进入钱宝商行,就有多少分神期修士被钱宝商行所灭,他们这一行人,根本奈何不了钱宝商行。

    “走!”嗜血黑赛市场一老者道。

    奈何不了钱宝商行,留在这里,也只是让人看笑话,更何况,不走,刘一就将攻击他们,他们也没有信心挡住钱宝商行的攻击,因此,只能迅速离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