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黑赛市场的人退了,但是,刘一知道,嗜血黑赛市场肯定不会就这么屈服,这次退了,只是准备不够充分,对钱宝商行不够了解,无奈退了。

    如果嗜血黑赛市场这次不退,如果嗜血黑赛市场这次硬拼,在嗜血黑赛市场的修士看来,他们这些人,也许全部被灭在这里,也不能够把钱宝商行怎么样,只是给钱宝商行送菜。

    既然自己这些人拼尽,都不能够把钱宝商行怎么样,谁又愿意拼尽呢?要知道,围困钱宝商行的出窍期修士先不算,光分神期修士,就有十来人,十来分神期修士,如果都丢在钱宝商行,那么,嗜血黑赛市场的损失,可就比十万亿灵石的损失还大。

    因此,嗜血黑赛市场只有再次退让。

    嗜血黑赛市场,连续两次都退让,自然也让嗜血黑赛市场深深的记住了钱宝商行,因此,哪怕刘一证明了不是战无败,嗜血黑赛市场也不可能轻易放过钱宝商行。

    不过,惧于钱宝商行的实力,不敢轻举妄动,但是,下次对钱宝商行动手的话,他们一定是雷霆手段。

    不过,刘一不在乎这些,在刘一看来,只要这次吓退了嗜血黑赛市场就行,至于以后的报复,在没有查清楚钱宝商行的具体实力之前,嗜血黑赛市场不敢对钱宝商行出手。

    这次刘一控制阵法,不惧分神期修士,但是,十来分神期修士一起动手,阵法肯定挡不住。

    可惜,嗜血黑赛市场的修士不知道,嗜血黑赛市场的修士以为,只要是元婴后期修士,控制阵法都能够不惧分神期修士,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嗜血黑赛市场这十来分神期修士,在阵法面前,肯定不也够看。

    其实,钱宝商行的阵法,也就在刘一手里才能发挥出这么大的威力,其他人控制阵法,威力肯定没有这么大,而且,刘一和其他人不同,刘一是在钱宝商行的任一地方,都能够控制阵法,而其他人想要控制阵法,必须在阵法中枢,控制阵法中枢,才能控制整个阵法。

    况且,整个阵法的威力,也就相当于一两名分神期修士而已,这个阵法是刘一先前布置的阵法,碍于布置阵法的材料不足,加上没有其他修士维持阵法,这个阵法很难发挥出真正威力。

    如果刘一重新布置阵法,威力肯定要提升好几个档次。

    敌人退了,刘一也就把自己从嗜血黑赛市场弄来的十万亿财富分成几份,那些丹药和武器装备,刘一让黄玲送回第一门,这些东西,都是嗜血黑赛市场库存的东西,除了自己人享用之外,刘一可不敢放在钱宝商行出售,而且,现在的第一门,也正需要那些东西,尤其是丹药,那是可以快速提升大家修为的东西,也是浅海城不具备的东西,有了那些丹药,再加上第一门的神秘空间,刘一相信,要不了多久,第一门的高层都能达到出窍期修为,不仅高层,其他修士,也有些能够突破到出窍期,这样一来,第一门的总体实力,又将提升一个档次,至于灵石,刘一打算自己留下来,毕竟,灵石人人都有,而钱宝商行又很赚钱,因此,哪怕刘一大把大把的花费灵石,大家也不会认为刘一的灵石,就是从嗜血黑赛市场淘来的灵石。

    除了让黄玲送那些东西回第一门外,刘一还让黄玲,在送回第一门之后,再带人前来半岛城。

    而刘一自己则利用这段时间,把钱宝商行的阵法重新布置一遍。

    黄玲从第一门回来后,带回了大量的第一门修士,这些修士,有天赋出众的天才修士,想要到半岛城见识一番,有浅海城钱宝商行的成员,也有万事通和林平两人统领的知事阁和平凡楼的成员,甚至万事通和林平赵飞燕等高层也来了,当然了,也少不了元婴护卫,他们的忠诚度,自然比半岛城招收的护卫的忠诚度更高,半岛城,尤其是现在这种状况下,刘一都不敢轻易招收护卫,害怕会有其他势力的修士混进钱宝商行。

    之后,黄玲也闭关了,刘一知道,这次回第一门,黄玲肯定也在神秘空间呆了一段时间,有了感悟,找到了突破锲机,因此,就开始闭关,准备突破。

    而钱宝商行,由黄玲带回来的这些人管理,也不用黄玲和刘一操心,毕竟,这次带来的修士,不仅有钱百万赵飞燕等高层,还带来了其他的人员,更主要的是,人员不足的话,钱宝商行随时可以派人前往第一门接人过来。

    有了刘一那十万亿财富,第一门不缺钱了,因此,去浅海城和来半岛城,都可以通过传送阵法,虽然消耗较大,但是,第一门也承担得起。

    当然了,想要动用传送阵法,进行传送,也只有第一门的高层才有这个权利,其他人,想要动用阵法,除非自己掏灵石,否则,就别想动用传送阵。

    自己掏灵石传送,肯定付不起,而第一门的高层,可以从第一门中索要灵石,进行传送。

    总之,在赵飞燕等人来了之后,钱宝商行有了飞速发展,而对于这一切,刘一却懒得管,刘一和黄玲都在闭关,黄玲闭关,争取突破到出窍期,而刘一闭关,则是为了稳固修为,甚至争取把修为提升到元婴巅峰,只要修为到了元婴巅峰,那么,刘一不仅实力会提升很多,更是如果有机会,有锲机的话,随时都可以突破到出窍期。

    现在第一门的一众高层,不仅刘一,其他人也一样,都在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和实力,也只有修为和实力上去了,才能更好的发展第一门,因为第一门的高层都明白,现在的第一门实力并不是很强,让人忌惮,更多的是吓住了对方,现在的第一门,说白了,还是纸老虎,看起来很吓人,可是,真要有人壮着胆子,轻轻一碰,就会发现,原来第一门只是纸老虎而已。

    当然了,刘一等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把第一门发展成现在这种程度,已经是一种奇迹,更何况,还一路吓唬敌人,把一个个强大无比的敌人给吓住,这可是史无前例的创举,大概也只有刘一等人才能做到,是不可复制的创举。

    也是,没有阵法和符篆,刘一根本就不可能带领大家把第一门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而吓住敌人,主要靠的也是阵法和符篆。

    阵法和符篆,最出色的自然是梦小娇,梦小娇坐镇第一门,而刘一带领大家开疆拓土,发展第一门。

    吓住敌人,刘一并不觉得很骄傲,刘一知道,想要真正安全,还得自身实力够硬,因此,刘一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其他高层也一样。

    岁月如梭,闭关中,时间过得很快,恍然间,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

    可刘一还在闭关,没有出来,黄玲也还没有出关,这时,却有人找来。

    “门主,有人找你,说是你的老朋友。”

    “谁啊。”刘一问道,并且结束了自己的闭关,刘一闭关,不是闭死关,如果有事,可以随时出关。

    “一男一女,男的叫黄明,女的叫钟月。”

    “黄明钟月?”刘一沉吟了以会,道:“原来是他们啊,我这就来。”

    黄明和钟月,很久没有听到这两个名字,但是,刘一略微一沉吟,就记起他们是谁了,他们不就是黄玲的哥哥和黄玲的好朋友。

    以前在青木城遗迹里面,刘一和他们认识的,那时的黄玲,还是个活波可爱的丫头,而黄明,就是黄玲的哥哥,负责保护黄玲,至于钟月,也是黄玲的好朋友,同时,黄明和钟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以后肯定会成为双修道侣,这一点,在青木城,刘一就看出来了,甚至黄玲开玩笑时,都会叫钟月为嫂子。

    那时,大家都还是筑基练气修士,还是刚刚入门的修士,如今,自己已经元婴后期修士,黄明修为肯定比自己高,这一点,刘一是从来都没有怀疑的。

    不说别的,这一点,就从黄玲的修为就可以看出,黄玲在第一门修炼,修炼资源自然不及黄明,但是,黄玲都已经在准备突破到出窍期,而黄明,修炼资源更加充足,现在肯定已经是出窍期修士了,只是不知道是出窍期中的哪个层次,等见了黄明,自然也就知道了。

    如今黄明找来,刘一知道,黄玲和黄明,肯定出身半岛城的大势力,虽然黄玲从来没有说过,但是,黄明这么快就能找来,也只有大势力才有的能力,其他小势力,就算调查钱宝商行,也未必能够发现黄玲的存在,毕竟,黄玲很少现身,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

    “黄道友,钟道友,没想到你们两位在半岛城,见到你们,真是可喜可贺。”刘一出现在会客厅,对黄明和钟月拱拳道。

    “可气了,听说刘道友和家妹在钱宝商行,这不,就和月儿过来看看。”黄明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