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道友客气了,应该是刘某和小玲一起看望黄道友才对,可惜,刘某一直不知道黄道友就在半岛城。”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小玲在闭关,什么时候出关,我们也不清楚,因此,黄道友恐怕要在这等候一段时间。”

    刘一知道,黄明说来看看自己和黄玲的真正目的是看望黄玲,而看自己,只是一句客套话而已。

    刘一和黄明之间,虽然以前相识,而且有些交情,那不过是以前还刚刚步入修仙之时,在探索秘境过程中,有过一些接触罢了,这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交情,更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交情,还不至于让黄明知道自己在半岛城,就特地过来看望。

    像在秘境中有过一点接触的修士,黄明探索过无数秘境,遇到的修士也是千万万万,因此,每一个修士都有看望的话,黄明干脆一直看望这些修士,其他的啥也不用做,这一生估计也就这么充实的过去了。

    当然了,作为修士,那是不可能的,就像刘一说的,如果知道黄明在半岛城,就会去看望黄明一样,这也是一句客套话,当然了,对于初到半岛城,人生地不熟,也许刘一为了行事方便,也会去看望黄明,但是,那不是他们交情到了那种地步,而是有需要才去做。

    刘一和黄明,一个浅海城修士,一个半岛城修士,一个元婴修士,一个出窍期修士,如果不是黄玲,哪怕双方知道对方,大概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这一点,刘一看的十分明白。

    毕竟,修士之间,除了关系特别好的修士外,其他修士更多的是以修为相交,修为相差不大的修士,才会聚集在一起,修为相差太大,哪怕以前相识,现在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而黄明的修为,刘一一眼就能够看出,黄明的修为,其实已经是出窍期中期巅峰修为,随时都可能踏入出窍期后期,而刘一,只不过是刚刚踏入元婴期后期而已,双方几乎相差一个大境界,如果不是黄玲在第一门,哪怕刘一和黄明再次相遇,刘一也得叫黄明前辈,而不是称呼黄明道友,以修士的辈分尊卑来看,双方都在半岛城,不可能晚辈不去看望前辈,而让前辈专程来看望晚辈的道理。

    因此,刘一才会说了句客套话之后,就直接点明黄玲在闭关,当然了,真要以实力论的话,刘一的实力,也可以和黄明平辈相交,但是,这种实力,在没有表现出来之前,谁也发现不了,更何况,一般情况下,修为越高,实力越强,只有少数天才,才能例外。

    “在闭关,以前听说小玲是元婴巅峰修士,难道现在她准备突破到出窍期?”黄明道。

    “恩,小玲有了新的感悟,找到了突破锲机,因此,才闭关,这次,大概是不突破,就不出关了,不过,我看,小玲就算要突破,也要不了多久,只是不知道她是否会在突破之后,继续巩固修为。”刘一道。

    闭关,尤其是这种突破时的闭关,最忌讳别人打扰,因此,刘一也不敢通知黄玲,告诉黄玲她哥哥来了,否则,因此而影响了黄玲的突破,导致无法想象的后果,那就不好了。

    “好吧,那我就等等,这么多年没见到小妹了,还要多谢刘道友照顾小妹。”黄明道。

    “黄道友客气了,小玲现在是我第一门的长老,也算是我第一门的高层了,照顾她,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作为第一门的长老,黄玲出力,远远大于我们对她的照顾。”刘一道。

    “哈哈,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刘道友,否则,小妹在外面,可要吃够苦头的。”黄明道。

    一个女孩子修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如果身后有大势力支持,还好一点,如果没有,只是个散修,那么,女修士比男修士要艰辛百倍,尤其是漂亮女修士就更是如此。

    黄玲长得如花似玉,没有第一门,那么,黄玲绝对不会过的这么舒适,当然了,从黄明就可以看出,黄玲背后势力肯定不小,因此,如果黄玲不是在第一门的话,也许黄明或者黄玲身后的人,就会派人带黄玲回去,自然不可能让黄玲独自一人流浪在外头。

    正是有了第一门的照顾,黄明以及黄玲身后的人,才放心让黄玲在外闯荡。

    当然了,第一门在黄明眼里,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势力,只能说在浅海城,是有点小势力,能够保护黄玲在浅海城的安全,这就足够了。

    而如今,黄玲的修为提升的如此快,倒是出乎黄明的预料之外,毕竟,黄明能够突破的如此迅速,那是有整个黄家全力支持,有整个黄家的资源倾向,否则,黄明也不可能如此年轻,修为就到了出窍期中期巅峰,随时都可能突破到出窍期后期。

    而第一门,别说不可能全力只培养黄玲一个,就算第一门全力培养黄玲一人,想要如此快,就突破到出窍期,在黄明看来,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第一门的资源跟不上。

    哪里想到,黄玲这次闭关,就是为了突破到出窍期。

    当然了,由于嗜血黑赛市场两次在钱宝商行吃瘪,让黄明也明白,他以前有些小看第一门了,管中窥豹,就算不了解第一门,从钱宝商行的厉害程度,也能了解,第一门绝对没有他以前想象的那么简单。

    “黄道友太客气了,刘某虽然不知道黄道友身后的势力,小玲也从来没有讲过你们背后的势力,但是,从黄道友如此年轻,就已经是出窍期中期巅峰修为,随时可以突破到出窍期后期,就可以看出,黄道友身后的势力,在半岛城,肯定也是非同小可,因此,黄玲就算没有我第一门的庇护,也没人敢把她怎么样,说起来,我第一门还是占她的光,让她替我第一门做了不少事。”刘一道。

    黄玲在第一门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但是,黄玲作为长老,也做了不少事情,而第一门,黄玲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说不上谁照顾谁,应该说双方是一体的,当然了,黄明是黄玲的哥哥,黄玲和黄明是一家人,刘一自然不可能当做黄明的面,说这些。

    “我说,你们就不要如此好不好,在这么讲下去,我都听不下去了,大家都是朋友,何必那么客气呢?”钟月道。

    自从刘一来到客厅之后,就一直和黄明在互相客气,互相吹嘘,而没有理会一旁的钟月,钟月看来那么久,听了那么久,终于听不下去了,才打断两人。

    “哈哈,倒是刘某失礼了。唐突了佳人,还望钟月道友别见怪。”刘一道。

    “哼,还是如此客气,一点都不如以前豪爽。”钟月道。

    “呵呵,以前刚刚踏入修仙,年少不更事,现在,遇事多了,习惯了。”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两位,请用茶,对了,我们钱宝商行刚刚抵达半岛城,还希望两位以后能够多多照顾。”

    “一定,一定,不过,你们钱宝商行如此厉害,我们就算想要照顾,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黄明道。

    接下来,黄明钟月和刘一又一遍叙旧,一遍等候黄玲出关。

    通过和黄明的聊天,刘一知道,半岛城,没有刘一想象的那么简单,而第一门要走的路还很长。

    别的不说,就拿嗜血黑赛市场来说吧,嗜血黑赛市场,看似强大无比,但是,在半岛城,还排不进前十,甚至,嗜血黑赛市场,只是某个大势力的下属势力,替某个大势力敛财而已,当然了,具体哪个大势力,黄明没有说,只是告诉刘一,嗜血黑赛市场不简单而已。

    嗜血黑赛市场,只是某个大势力的敛财工具,就已经如此厉害了,更不要说半岛城的大势力,因此,刘一知道,第一门要走的路还很长。

    当然了,对于那些大势力,在黄明看来虽然第一门已经很厉害了,但是,还是没有接触这些大势力的资格,因此,黄明没有告诉刘一,那些大势力具体是哪些大势力。

    也是,如今的第一门,要应付一个嗜血黑赛市场,都应付不了,更别提大势力。

    别说整个嗜血黑赛市场,就是钱宝商行附近那个嗜血黑赛市场分部,就不是钱宝商行能够应付的。

    上次能够吓退嗜血黑赛市场这个分部的人,也只是吓退而已,并不是钱宝商行有抗衡嗜血黑赛市场这个分部的实力,钱宝商行只是利用纸老虎,吓退了群狼而已。

    如果群狼真的发狠的话,纸老虎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

    可惜,狼性多疑胆小,还是被纸老虎给吓唬了,但是,那并不代表纸老虎就真的有了群狼的实力。

    当然了,在大势力面前,是虎得趴着,是龙的盘着,因此,不管钱宝商行是纸老虎也好,是真老虎也罢,在大势力面前都不算什么。

    刘一和黄明钟月,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哥,月月嫂子,你们怎么来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