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结盟,尤其是和吴家结盟,黄家家主还是十分愿意,不过,一般来说,如非必要,就算结盟,也是暗中结盟,不会向现在这样公开结盟。

    现在公开结盟的话,对于黄家来说,虽然可以获得一个强大的盟友,但是,却也很容易让人惦记,树大招风,这道理黄家家主也明白。

    如果是黄家在危机时刻,需要结盟来缓解危机,那么,公开结盟,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现在的黄家,蒸蒸日上,不仅实力强大,更是有一股空前的发展潜力,就算不结盟,黄家也只会日益壮大,因此,结盟,对于黄家来说,是好事,却也并非一定要结盟。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吴家和黄家暗中结盟,黄家家主很乐意,但是,这样公开结盟,虽然对黄家来说,也是多了一个强大的盟友,黄家家主心里更多的却是疑惑。

    吴家和黄家平时没什么来往,突然间的结盟,本身就是很突兀,让人想不到,更何况,如果吴家想要结盟,完全可以暗中结盟,而不是这样公开结盟。

    毕竟,黄家强大,吴家也不比黄家差,因此,就算不结盟,其他势力也不敢小看他们,结盟的话,更是可以让两家稳若泰山,这种情况下,可以暗中结盟,却没有必要公开结盟。

    这一公开结盟,很容易引起其他势力的恐慌,尤其是黄家和吴家的敌对势力,就更加容易恐慌,因此,黄家家主也看不透吴家的意图,如果吴家是真心想要结盟,那么,吴家应该和黄家暗中结盟,而不是公开结盟,如果吴家不是真心想要和黄家结盟,那么,吴家又何必提出结盟呢?因此,黄家家主才会疑惑的问道。

    “没错,就是我们家主,有意和你们黄家结盟,不知黄家主是否愿意我们两家结盟?”吴家那分神期修士道。

    “哈哈,如果你们真心想要结盟,我黄家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黄家家主道。

    黄家和吴家结盟,这样公开结盟,会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但是,真要和吴家结盟,却也是利大于弊,因此,黄家家主是不会拒绝的。

    黄家和吴家结盟,其他顶尖势力怎么看不好说,至少黄家的敌对势力,今后可就得小心翼翼,否则,说不定哪天就被黄家灭了,以后,也许黄家的敌对势力都不想要安生了,除非他们也能找到其他势力,进行结盟。

    但是,很多时候,很多势力,不是想要结盟,就能够结盟的,尤其是十大势力,他们之间,根本上是不会结盟的。

    大家都在半岛城,都是顶级势力,更主要的是,十大势力之间的实力,其实相差无几,并没有哪个势力的实力比其他实力强太多或者哪个势力的实力,比其他实力的实力弱太多,而大家又生存在半岛城这个狭小的空间,因此,整个是十大势力之间都是竞争关系,因此,他们之间,想要结盟,十分困难,相反,有些势力之间,相互仇视,却比较常见。

    因此,一直以来,十大势力之间,都没有什么公开的结盟势力,大家都是各行其是,就算有的势力间走的比较近,却也不会轻易结盟。

    这次吴家提出结盟,可真是震惊了在座的各个势力修士。

    当然了,黄家家主的答应结盟,却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毕竟,十大势力间没有结盟,是大家都相信自己势力的实力,不会轻易结盟,但是,有势力上门请求结盟的话,也没有哪个势力会拒绝结盟。

    因此,黄家家主才会答应结盟,而黄家家主答应结盟后,各个势力的修士却不能淡定了。

    “黄家和吴家结盟,也不知道吴家怎么想的。”

    “是啊,平静的半岛城,这次恐怕要大乱了。”

    “真不知道吴家怎么想的,居然想要和黄家结盟。”

    “以前也没听说吴家和黄家有什么联系,怎么突然就结盟了呢?”

    “吴家在搞什么鬼东西?”

    别说其他势力不能淡定,就连刘一也看不懂这是演的哪一出。

    十大势力之间,是不会互相结盟的,这一点,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却也如潜规则一般,大家都会认真遵守,更何况是吴家和黄家这样平时不相干的两家结盟。

    不过,吴家提出结盟,黄家家主答应结盟,那么,两家也算结盟了,其他势力想要阻止他们结盟,也找不到理由和借口,更何况,想要阻止他们结盟,也不可能阻止。

    十大势力,没有哪个势力愿意看到黄家和吴家结盟,尤其是他们的敌对势力,就更不愿意看到吴家和黄家结盟,甚至恨不得立刻阻止他们的结盟,不过,此刻,也没有出来阻止,毕竟,他们也知道,现在阻止不了两家结盟,更何况,这是在黄家,如果他们乱来的话,不仅阻止不了黄家和吴家结盟,说不定黄家一怒之下,把他们宰了,那就划不来,毕竟,他们不管怎么说,也是分神期修士,不是普通的修士,被宰了的话,也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当然了,既然阻止不了,大家也就没有出声阻止,而是想要听听他们结盟是什么程度的结盟,然后才好把消息传递回去,让本势力做好相应的准备。

    “好,黄家主答应结盟,太好了。”吴家分神期修士听到黄家家主答应后,大笑道。

    “嗯,我是答应了,不过,我想知道,我们两家的结盟,是什么程度的结盟?”黄家家主道。

    结盟,有些是简单的结盟,也有些是深度的结盟,因此,结盟程度不同,双方之间的利用和责任也不同,既然结盟,这些都是必须事先说明。

    “呵呵,黄家家主,这是我们吴家家主的儿子,叫吴中天,不知黄家主认为中天怎么样?”吴家分神期修士道。

    对于吴家分神期修士的问题,黄家家主就更加疑惑,两家结盟,跟一个小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虽然疑惑,黄家家主还是回答了吴家分神期的话。

    “很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出窍期巅峰修为了,要不了多久,大概就是分神期修为了吧,是个天才。”黄家家主道。

    其实,吴中天出窍期巅峰修为,年轻却是两百多岁,虽然也年轻,但是,真要说天才,却也算不算很天才。

    要知道,黄明才几十岁,就已经出窍期中期了,如果黄明到了两百多岁,那一定是分神期修士了,因此,和黄明一比,吴中天算不得什么。

    但是,和其他修士相比,两百多岁的出窍期巅峰修士,却是一个天才,更何况,那是吴家家主的儿子,为了结盟,黄家家主恭维两句,也是没什么的。

    “哈哈,多谢黄家家主夸奖,其实中天也确实是天才,虽然平时不怎么努力,但是,年纪轻轻,就已经出窍期巅峰修为了,要不了两年,就能到达分神期,我们家主也很欣慰中天的表现。”吴家分神期修士得意的道。

    修士修炼到出窍期巅峰容易,但是,想要从出窍期巅峰,突破到分神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个势力,都有大把的出窍期巅峰修士,卡在瓶颈一辈子,就是突破不到分神期,要不然,分神期修士,在半岛城,也就不会是高层了。

    而吴家分神期修士却说吴中天两年内突破到分神期,那么,哪怕吴中天以前修炼速度不怎么样,只要突破到分神期,都是了不得的天才。

    “那就恭喜吴道友了,恭喜你们吴家,将要多出一个分神期高手。”吴家家主道。

    分神期修士,在半岛城,才算高层,才算高手,因此,每一个分神期高手,每个势力都很珍惜。

    虽然大势力中,分神期高手有不少,但是,他们也知道,真要培养一个修士成为分神期高手,付出的代价可不小,资质,资源,机遇,缺一不可。

    “哈哈,黄家主过奖了,能得到黄家主的赞赏,那是中天的福分。”吴家分神期修士道。

    “哈哈,谈不上福分,是个不错的小子,就该赞赏。”黄家家主道。

    “哈哈,既然黄家主这么看好中天,不如我们两家亲上加亲,如何?”吴家分神期修士道,接着,又道:“我看你们家黄玲那丫头,就和中天很般配。”

    吴家分神期修士这话一出,其他人怎么样,刘一不知道,但是,刘一却是脸色一变,黄玲可是不仅仅黄家人,同时也是第一门的长老,而刘一是打心底看不上吴中天,因此,刘一是不希望黄玲和吴中天联婚,当然了,刘一虽然脸色一变,却没有开口多言,而是等待黄家家主的答复,如果黄家家主拒绝,那就最好,如果黄家家主答应,刘一也只有另想办法。

    “家主,我觉得不错,小玲那丫头和中天在一起,也不会吃亏。”黄家家主还没有开口,身旁的一个老者就开口了。

    “是啊,中天也是吴家家主最看重的儿子,如果小玲嫁过去,也没有辱没小玲。”另一老者也开口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