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同意!”刘一打断黄家家主的话语道。

    刘一也不敢断定黄家家主接下来的话语,是答应联婚还是拒绝联婚,不过,看起来,黄家家主虽然不愿意联婚,但是,在联盟的前提下,在身旁两位长老的说教下,说不定真的答应了联婚也不一定。

    如果黄家家主答应了联婚,那么,作为黄家家主,金口玉言,到时候,就没有反悔的机会,因此,刘一此时必须打断黄家家主的话语。

    打断了黄家家主的话语,虽然有些不礼貌,但是,刘一明显看出黄家家主也不愿意黄玲嫁给吴家,因此,就算打断黄家家主的话语,黄家家主也未必会介意刘一的打断,不过,如此一来,刘一将要得罪吴家,这是必定的。

    可是,在刘一眼里,吴中天根本就配不上黄玲,而要黄玲嫁给吴中天,黄玲也肯定不愿意,既然黄玲不愿意这门婚事,那么,刘一作为第一门的门主,自然要为第一门的长老出头,否则,刘一就不是刘一,第一门也不是第一门了。

    刘一的插话,打断了黄家家主的话语,让黄家家主没有继续说下去,也让大家不知道,黄家家主究竟是同意联婚还是不同意联婚。

    其实,从黄家家主的表情可以看出,黄家家主内心肯定是不同意联婚,但是,作为家主,家族利益第一,因此,为了家族利益,黄家家主又可能答应联婚。

    因此,黄家家主是答应联婚还是不答应联婚,就看是黄玲在黄家家主心中的地位重要,还是黄家在黄家家主心中的地位重要了。

    本来,答案即将揭晓,却因刘一的打断,没了结果,因此,所有人都循声望去,看向了刘一。

    “你是谁,我黄家之事,岂容你意外人插嘴。”黄家两长老的一人盯着刘一道。

    “小小元婴修士,想要插手我黄家之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说吧,你是哪个势力的修士,看来我得给你的长辈提个醒,黄家,不是任何人可以插手的。”黄家另一长老开口道。

    “两位长老此言差异,在下也并非插手黄家之事。”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本人钱宝商行的刘一,黄玲乃是我钱宝商行的人,因此,她的婚姻大事,我自然有资格过问。”

    “钱宝商行?就是那个让嗜血黑赛市场吃瘪的钱宝商行?”

    “原来是钱宝商行的,难怪如此胆大包天。”

    “呵呵,黄家可不是嗜血黑赛市场可以比拟的,如果把黄家当成嗜血黑赛市场,那就大错特错。”

    “也许人家钱宝商行的实力不低于黄家等十大势力呢?”

    “也是啊,钱宝商行太神秘了,如果不是他们让嗜血黑赛市场吃瘪,我们根本就不会知道半岛城居然多了一个钱宝商行。”

    “原来黄家黄玲离开黄家,在钱宝商行修行,难怪修为一点都没有落下。”

    “也许钱宝商行的实力真的不低于黄家,否则,怎么可能把黄玲培养的不下于黄家亲自培养呢?”

    “这下真的有好戏看了。”

    刘一的自爆身份,震惊了所有人,钱宝商行让嗜血黑赛市场吃瘪,让半岛城所有势力都记住了钱宝商行,虽然钱宝商行在黄家等十大势力眼中,依旧不够看,但是,钱宝商行的神秘,却也让十大势力的人记住了钱宝商行。

    “原来你是钱宝商行的,难道你以为你钱宝商行可以不惧怕嗜血黑赛市场,就可以和我黄家作对么?”黄家长老道。

    “黄长老,你说错了,刘某没有和黄家作对的意思,刘某只是不同意黄玲和吴中天的婚事而已。”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黄玲在你们黄家的地位如何,刘某不知道,但是,刘某知道,黄玲在我钱宝商行的地位很重要,如果你们给黄玲选的夫婿是一位天赋和黄玲相当,或者比黄玲还天才的弟子,刘某自然不会有意见,但是,他吴中天却配不上黄玲,因此,此婚事,我钱宝商行不可能同意,我想黄玲也不会同意。”

    “哼,中天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出窍期巅峰修为,要不了多久,就将是分神期修为,出身更是了得,作为吴家家主的儿子,吴家下任家主的继承人,未来可是掌控整个吴家的存在,怎么会配不上黄玲呢?要我说,黄家嫁给中天,乃是黄玲的福分,要配不上,也只是黄玲配不上中天而已。”黄家长老道。

    听到黄家长老的话,大部分修士看向黄家长老,目光都带着鄙视的目光,作为黄家长老,好歹也是黄家人,怎么能贬低黄家,抬高吴家呢,此行为,知道的知道他是黄家长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吴家长老呢。

    “黄长老,你又说错了,吴中天现在是出窍期巅峰修为不错,但是,他乃是几百岁的人了,几百岁,还是出窍期修为,这算不得天才,更何况,作为吴家家主的儿子,他的修炼条件,比其他人强多了,别说天才,就算一般的修士,换其他人的话,也都已经分神期了,他还只是出窍期修士,因此,他不是天才,而是蠢材,至于说他是吴家下任家主继承人,那只是继承人之一而已,吴家的未来,究竟是否交到他手上,还未可知,更何况,就算吴家下任家主是他,那么,只能说吴家气数将尽,没救了,如此的吴家,把黄玲嫁过去,只会害了黄玲,又怎么可能是黄玲配不上他呢?”刘一道。

    刘一这话一出,把吴中天说的一无是处,可谓侧地得罪了吴家,不过,刘一也不在意,刘一知道,从他插口,阻止黄家家主答应联婚,就已经得罪了吴家。

    从吴家提出联盟到联婚期间,刘一虽然没有插口,但是,刘一也看明白了,吴家想要和黄家联盟是假,吴家想要黄玲才是真。

    也就是说,吴家说的联盟也好,联婚也罢,最终目的,都是为了黄玲而已。

    “你!”黄家长老被刘一说的没辞了。

    其实也是,如果刘一不说,大家还觉得吴中天是天才,可是,被刘一这么一说,吴中天在大家眼中,也确实一无是处,甚至想要反驳,都找不到理由。

    “吴中天咱们不说,就说黄玲,黄玲现在虽然只是出窍期初期修为,但是,我敢保证,要不来几年,黄玲就将到分神期,你让一个几十岁的分神期修士,嫁给一个几百岁的出窍期修士,这不是对黄玲的侮辱吗?”刘一根本就没有理会黄家长老的脸色,而是继续开口道:“黄家分神期修士,下嫁给吴家出窍期修士,还配不上吴家修士,黄家也未免太那个了吧?如果你们黄家其他人,我作为外人可以不管,但是,黄玲是我钱宝商行的人,我钱宝商行的人还没有低贱到分神期修士还配不上吴家出窍期修士的份上。”

    如果说刘一前面的话是贬低吴中天的话,那么,刘一后面说的话,那就是在打黄家长老的脸,并且是狠狠的打。

    不过,刘一也不在乎,刘一插话,吴家人还没开口,他黄家长老就率先针对刘一,刘一不打他们的脸,还打谁的脸?

    “你找死!”黄家长老听到刘一后面的话语,脸色发青,恨不得撕裂刘一,并且,准备对刘一动手。

    “好了,你们两个安静些。”黄家家主打断了准备动手的黄家长老道,并且,又开口道:“第一门刘门主是吧,我听说过你,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黄家家主一语道出刘一来历,刘一就知道,要么是黄玲事先说出了刘一的身份,要么是黄明事先说出了刘一的身份,不过,刘一不在意,刘一相信,如果是黄玲说出了刘一的身份,黄玲也不会泄露第一门的真实实力和第一门的真实情况,而如果是黄明说出了刘一的身份,那么,刘一就更加不在意了,毕竟,黄明也不知道第一门的具体实力和真实情况,只知道刘一是第一门门主,而钱宝商行只不过是第一门的一个分部而已。

    “哈哈,多谢黄家主的夸奖,能得前辈的夸奖,乃是晚辈的荣幸。”刘一道。

    “好了,你也别前辈前辈的叫,既然你说明儿的朋友,又替我照顾了玲儿,说起来,我还得向你说声谢谢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以后就叫我一声叔叔吧。”黄家家主道。

    “恭敬不如从命,那刘某就斗胆叫你一声黄叔叔。”刘一道。

    “这才对嘛。”黄家家主道。

    “家主,不可?”黄家两长老急忙阻止道。

    “哼,我做事,还要看你们的脸色不成?”黄家家主冷哼道,顿时,就让黄家两位长老闭上了嘴巴。

    “黄家主,你教训黄家人,我作为外人,不好说什么,但是,我想问一句,联盟和联婚之事,黄家主是答应了吗?”吴家长老道。

    “联盟可以,但是,联婚免了,至少玲儿是不可能嫁给你们的吴中天。”黄家家主道。

    “可是,不联婚的话,联盟有意义吗?”吴家长老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