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家脸面大失,自然要有所行动、找回脸面,这一点,所有修士都明白,而刘一自己也很清楚。

    因此,刘一在离开黄家之后,就带领五人,迅速朝钱宝商行方向赶去,只要回到钱宝商行,就安全了。

    钱宝商行,有刘一布置的阵法,更有老管家坐镇,刘一有自信,只要分神期修士的敌人,来上个十个几十个人,刘一都有信心凭借阵法和老管家的辅助,把来人留下,当然了,更多的分神期修士,刘一也就没有多大信心了,但是,就算吴家想要找回脸面,也不可能派出数百上千分神期修士来攻击钱宝商行,因此,刘一相信,只要回到钱宝商行,危险暂时解除,当然了,也只是暂时解除危险,时间久了,吴家失去耐心了,是否会派出更多的分神期修士攻打钱宝商行,企图灭了钱宝商行,那就不是刘一可以预料的。

    当然了,只要回到钱宝商行后,刘一也不会毫无准备,刘一肯定会不断的布置后手,应付敌人的到来,因此,回到钱宝商行后,刘一倒是不是很惧怕吴家。

    刘一唯一担心的是,吴家会派出修士,半路截杀自己一行人。

    刘一一行人,那五人也只是出窍期中期修士,就算是逆天天才,实力也就相当于出窍期后期实力,再配合战阵,面对分神期修士,也许能够抗衡一二,但是,却绝对不是说,他们五人,就能够战胜分神期修士。

    而刘一自己,刘一估计,出窍期巅峰修士,自己可以不惧怕,但是,面对分神期修士的话,也许够呛,就算刘一动用所有底牌,也许只能和分神期修士周旋一二,最多就是能够在分神期修士面前逃命而已,想要战胜或者击杀分神期修士,刘一也办不到。

    因此,如果吴家想要半路截杀刘一一行人,只需派出两分神初期修士,也许就能够成功截杀刘一一行人,当然了,如果派出三四人,那么,就可以保证万无一失,刘一想要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四五分神期修士,对于三流势力来说,也许有些困难,但是,对于吴家这样的家族来说,三四名分神期修士,根本不算什么。

    因此,如果被吴家半路截杀的话,刘一一行人就是在劫难逃,而刘一要做的是,在吴家截杀自己之前,回到钱宝商行。

    嗖,嗖,嗖~~~~

    刘一一行人急速朝钱宝商行飞去,速度极快,都是全力飞行,不敢有半点耽搁。

    “谁!”刘一大吼道。

    在经过一处无人的山谷时,刘一突然发现山谷里面有些异样,似乎有几股神秘能量隐藏在山谷里面,虽然隐藏的很神秘,没有泄露任何气息,但是,刘一确实感受到山谷里面有几股神秘的能量。

    以前经过山谷时,都没有发现这几股神秘能量,而这次,却出现了几股神秘能量,如果在平时,刘一或许会认为山谷里面,或许有什么异宝。

    但是,在这个时间点,刘一更相信是有修士隐藏在山谷里面,虽然刘一不知道他们怎么隐藏了自己的气息,让刘一感受不到他们的气息,但是,这几股能量,肯定是有修士隐藏在那里,才有的神秘能量。

    “好厉害,这样都被你发现了。”

    刘一的大吼,代表刘一发现了隐藏在山谷的修士,而隐藏在山谷的修士,发现刘一发现了他们,也就不再隐藏,而是直接撤去隐藏,飞出山谷,把刘一一行人包围起来。

    刘一定眼一看,山谷一共飞出五人,五人都是分神期修士,好在都是分神期初期修士,但是,就算这样,也不是刘一一行人可以抵挡的。

    “你们是谁,这是何意?”刘一问道。

    看到五人飞出山谷,把自己一行人包围起来,刘一就猜到,他们就算不是吴家的人,也是和吴家有关联的人,否则,是不会这么积极的在半路截拦自己一行人。

    虽然猜到他们的身份,但是,刘一还是忍不住问起了他们的身份。

    现在刘一距离钱宝商行,还是十分遥远,整个路程,也仅仅只是走到一半而已。

    在刘一看来,吴家就算想要派人截拦自己,也是在自己快要到达钱宝商行时,才能截拦成功,哪里想到,这才走到一半的路程,吴家的截拦人员,就已经到位,成功的截拦了自己一行人。

    而且,前来截拦自己一行人的修士,居然是五个分神期修士,如此阵容,当真不给刘一一行人一丝逃走的机会。

    “哈哈,我们是谁?你会猜不到?”五人中一人道,接着又道:“都敢坏我吴家好事,敢打我吴家脸面,居然会不知道我们是谁,也真够奇葩的。”

    “吴家,呵呵,你们吴家还真看得起我们,居然派出五个分神期修士。”刘一道。

    吴家报复来的太快,而且,如此迅速就派出五个分神期修士进行截拦,还是出乎刘一的意料。

    其实,一般情况,吴家就算想要截拦刘一,也没有如此迅速,而且,也不可能一次性就派出五个分神期修士一起截拦刘一。

    那五个分神期修士,乃是刚好在附近办事,接到家族传讯,就立刻丢下手中要办的事情,前来截拦刘一,否则,从吴家到这里,哪怕吴家反应再迅速,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这里。

    别说只是分神初期修士,就算超越了分神期的修士,想要从吴家赶到这里,也没有这么快,因此,在刘一看来,就算吴家能够截拦自己一行人,也是在靠近钱宝商行的地界,才会被吴家截拦。

    如果在靠近钱宝商行的地界被吴家截拦,那么,刘一一行人倒是有一线生机。

    到那时,别说五个分神初期修士的截拦,就算五个分神中期,乃至分神后期修士的截拦,刘一也相信,自己有那么一线生机逃进钱宝商行,况且,在钱宝商行地界附近动手,镇守钱宝商行的老管家肯定也会及时前来支援,有了老管家的支援,也许还是不敌吴家的截拦人员,但是,大家付出一些代价,一起逃进钱宝商行,还是没有问题。

    这也是刘一的打算,可惜,天不遂人愿,吴家这么快就有修士前来截拦,而且是五大分神期修士,面对这样的阵容,刘一一行人根本就没有一丝逃走的机会,想要等援军也不可能。

    别说钱宝商行坐镇的老管家不知道刘一一行人遇袭,就算知道,也来不及救援刘一,不仅钱宝商行坐镇的老管家,就算刘一向黄家家主求救,黄家家主也来不及救援刘一了。

    不过,就算这样,刘一也没有惊慌,而是一边和敌人对话,一边思索如何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死到临头了,居然还在笑,不知道你是自大,还是太傻。”吴家五大分神期修士中的一人道。

    在他们看来,他们五大分神期修士,截拦五大出窍期修士外加一个元婴修士,刘一一行人根本就没有任何侥幸的可能,因此,面对如此困境,刘一一行人应该是惊慌失措才对,可刘一一行人的反应,却和他们想象的相差太大,可以说和他们想象的正好相反,因此,在他们看来,刘一一行人是太自大了,也是太傻了。

    其实,不管是刘一,还是刘一带领的五人,都不是普通的修士,都是经历过血雨腥风的修士。

    刘一一路走来,面对多少次困境,甚至绝境,都是靠这种平静的态度撑过去,或者靠这种平静的态度,吓跑敌人。

    因此,面对这种绝境,刘一并不陌生,也没什么好惊慌的,并且,刘一知道,只有平静,才有可能创造一线生机。

    至于那五人,是嗜血黑赛市场培养的打擂台的高手,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修士,经历过一场场生死擂台,成功活下来,并且成就了如今的修为,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因此,面对今天的局面,也就大不了,一死而已,他们又不怕死,何必惊慌呢?

    因此,刘一一行人,并不傻,也不自大,只是知道惊慌也没什么用处,相反,还会害了自己,才没有惊慌而已。

    “是傻还是自大,这是我们的事情,不过,就凭你们五人,想要留下我们,或许能够成功,却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刘一道。

    “代价?区区五个出窍期修士,外加一个元婴修士,别说我们五大分神期修士,就算我一人也足以留下你们六人。”吴家五大分神期修士中的一人道。

    吴家五大分神期修士,确实不怎么把刘一一行人放在眼里,如果不是家族传讯,让他们五人一起来,他们五人都不可能一起来,最多就派一两人前来而已。

    就像那人说的,解决五个出窍期修士也一个元婴修士,派出一个分神期修士足矣,何必派出五大分神期修士呢?

    当然了,他们是不知道刘一一行人的厉害,刘一一行人,如果只是面对一个分神期修士的话,或许没法战胜分神期修士,但是,动用手段逃走的话,还是可以办到的。

    可惜,这次截拦刘一一行人的不是一个分神期修士,而是五个。(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