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五人,做好逃跑的准备,听我命令,马上逃走,能逃一个是一个,不要和他们硬碰。”刘一暗中传音道。

    面对五大分神期修士,刘一知道,唯一要做的,就是逃,如果不逃的话,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不管刘一一行人的哪个,只要和五大分神期修士中的任何一个交手,都将没有任何逃走的机会,因此,刘一一行人要做的就是在对方动手前,趁机逃走,不给对方交手的机会,也唯有这样,才有可能逃走。

    当然了,这仅仅是可能,是否真的能够逃走,还是未可知,而且,就算逃走,刘一也知道,自己一行人,最多可能只有一两人能够成功逃走,想要全部成功逃走,那是不可能的。

    “怎么样,你们六人,是自裁,还是我们亲自动手?”五大分神期修士中的一人道。

    “逃!”刘一道。

    接着,刘一抓起一堆符篆,朝着五大分神期修士砸去,而自己却趁机逃走。

    不仅刘一,刘一身边的那五人,也是趁机逃走,而且向着不同的方向逃走。

    轰,轰,轰~~~

    刘一砸出的符篆,威力不一,不过,大部分符篆威力只是出窍期修士一击威力的符篆,但是,也有少量几张符篆,威力达到了分神期修士一击的威力。

    “不好,他们要逃了。”看到刘一扔出符篆,五大分神期修士就感到不妙。

    刘一扔出的符篆,虽然数量不少,但是,真正有威胁的,也只是那少量的几张分神期威力的符篆,但是,威胁也不是很大。

    五大分神期修士,随便发出一击,就算就有分神期修士一击的威力,也就是说,那几张分神期一击威力的符篆,也就相当于五大分神期修士随便发出一两击,因此,这样的攻击,对于一个分神期修士来说,或许有些威胁,但是,对于五个分神期修士来说,就没什么很大的威胁了。

    因此,只见他们随便拍出几掌,就挡住了刘一扔出的一堆符篆的攻击。

    当然了,这些符篆的攻击,威胁不了五人,却也给了刘一一行人趁机逃走的机会。

    在五人抵挡这些攻击时,刘一一行人利用五人无暇顾及他们,趁机逃走。

    这也是五大分神期修士感到不妙的原因,如果真的让刘一一行人从他们五人手中逃走,那么,丢脸的不仅是他们五人,连带吴家也一起丢脸。

    刘一破坏吴家好事,大骂吴中天废材,虽然让吴家丢脸,但是,在大家心中,真正看到的不是吴家多丢脸,大家看到的是刘一有多胆大。

    因此,吴家那次丢脸,只要之后吴家解决了钱宝商行,那么,吴家不仅不会丢脸,相反,还能获得称赞,让大家知道,刘一破坏吴家好事,刘一大骂吴中天,只是刘一愚蠢的做法而已。

    可是,如果刘一一行人从吴家五大分神期修士手中逃走,那么,吴家就是真的丢脸了,哪怕以后灭了钱宝商行,吴家也是丢脸丢大了。

    五大分神期修士,截拦五大出窍期修士和一个元婴修士,居然截拦失败,这得说明吴家分神期修士多废物。

    再联想到废材一般的吴中天,那么,大家也就明白了,吴家分神期修士足够废物了,那么,在废物当中,吴中天也算是废物中的天才,因此,吴家把吴中天当成天才也可以理解,毕竟,吴家本身太废物了,到那时,吴家才真正在半岛城丢脸。

    “想逃,哼,门都没有。”

    五大分神期修士,发现了刘一一行人的意图和行为,自然不会让刘一一行人这样成功逃走。

    只见五人拍出几掌,拍碎了刘一的符篆攻击后,并没有停手,而是朝四周再拍出几掌。

    轰,轰,轰~~~

    几声巨响,一道道波动朝四周扩散,同时,也干扰了正在逃循的刘一一行人。

    面对几人攻击的几掌,虽然没有击中刘一一行人,但是,四面八方扩散的余波,却也让刘一一行人不得不放弃逃循,进而抵抗余波的冲击。

    对于这样的余波,或许伤不了刘一一行人,却足够打断刘一一行人的逃循。

    当然了,刘一一行人也可以不理会余波,继续逃循,但是,由于余波的干扰,逃循速度肯定要慢了起来,更何况,如果不理会余波,继续逃循,那么,刘一他们必将受重伤,一旦受到重伤,那么,想要逃循,也会因伤而没法逃循、停止逃循,那就更加划不来,因此,刘一一行人在余波即将扩散到自己身边时,都放弃了逃循,而是开始防御,进行抵抗余波。

    刘一一行人放弃逃循,抵抗余波的扩散,却是能够轻松挡住余波的威力,但是,却也没法再逃循了。

    这边,刘一一行人刚刚抵抗完余波的威力,几大分神期修士,就分别飞到刘一等人的前方,再拍出几掌,把刘一一行人拍了回来。

    碰,碰,碰~~~

    刘一几人从不同的方向,倒飞回来,砸在地上,最终倒在一起。

    “呵呵,想逃?就凭你们,还不够资格。”

    “是啊,以为扔出几张符篆,就能够从我们手中逃走,你们也太不把我们分神期修士放在眼里了。”

    “分神期修士,可不是你们这些出窍期修士想象的那样弱。”

    五大分神期修士,戏谑的看着倒在一起的五人,双眼蔑视的盯着刘一几人。

    也是,分神期修士就是分神期修士,根本不是出窍期修士可以比拟的,别的不说,就说刘一一行人倒在一起,就是五大分神期修士有意如此的结果,否则,刘一五人就不仅仅是倒在一起那么简单,很可能被五大分神期修士给拍死、拍碎。

    哪怕刘一的肉体很强悍,面对分神期修士拍来的一掌,也未必能够挡得住,当然了,现在刘一一行人只是倒在一起,很明显,就是五大分神期修士留手的缘故,否则,刘一一行人,虽不说全部被拍碎,但是,重伤一两人还是一定的。

    看着围住自己的五大分神期修士,再看看倒在地上的自己一行人,刘一也是脸色阴沉的很,刘一知道,这次可能真的栽了。

    虽然,刘一也知道,自己一行人虽然倒在一起,却并没有受很重的伤,但是,那都是对方有意如此的结果。

    如果不是对方有意如此,自己一行人肯定不可能只是倒在一起,而没有受伤。

    至于对方为什么如此做,而没有一出手就下死手,刘一也想的明白,那是因为对方想要羞辱自己一行人,算是对自己一行人破坏吴家好事的惩罚。

    当然了,也是对方有如此实力,才能如此戏谑自己一行人,才能想要羞辱自己一行人,如果不是双方实力相差太大,对方也不可能戏谑自己一行人,而是直接向死手,灭了自己一行人。

    可是,就算知道如此,刘一一行人也没有办法,毕竟,现在刘一一行人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刘一知道,他们一行人根本就不可能逃走。

    刚才扔出符篆,出其不意都不能逃走,现在想要逃走,就更加不可能了,也就是说,现在的刘一一行人,可谓逃无可逃。

    “五个分神期修士,欺负我们这些元婴修士、出窍期修士,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不过也是,凭你们这样的废物,也只能欺负比自己修为低多了的修士而已。”刘一道。

    输阵不输人,反正也逃不了了,就算求饶,吴家也不可能放过自己这个破坏吴家好事,让吴家丢脸的元婴修士,自己何必低声下气呢?

    因此,就算死,在死前,能够气一气吴家的分神期修士,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你!~~~~”

    五大分神期修士脸色突然阴沉起来,本来,他们把刘一一行人拍了回来,心情就很不错,并且准备好好羞辱刘一一行人一番,因此,才没有立刻下死手。

    在他们看来,羞辱刘一一行人一番之后,再灭了刘一一行人,才是最好的选择,也能够让他们开心一二,哪里想到,刘一虽然被他们拍会来了,但是,刘一的话语却如此难听,依旧没有任何害怕和恐惧,甚至刘一还在借机羞辱他们。

    碰,碰,碰~~~~

    听到刘一的话语,五大分神期修士气的不行了,更有一个分神期修士,愤怒的对着刘一几人就算一掌。

    这一掌,隐含几分功力,虽然也算留手了,但是,拍在刘一一行人身上,却也把刘一一行人拍的重伤吐血。

    “怎么,恼羞成怒了?也是,如果我这么废材,我也会发怒,不,我甚至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刘一一边吐血,一边继续羞辱五大分神期修士道。

    “找死,给我死!”

    五大分神期修士,忍受不了刘一这种话语,直接出手,打算就这样灭了刘一一行人。

    看到五大分神期修士的出手,刘一也露出了笑容,刘一知道,这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走了,那么,这样被灭,也是最好的选择,至少不用被对方羞辱,至少刘一觉得自己这样死,也算死的光彩。(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