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一彻底激怒了对方,看到对方下死手,刘一面露的不是绝望,而是笑容,刘一知道,这次必死无疑,与其被敌人折磨而死,还不如现在这样,死的干脆,死的痛快。

    虽然就这样死去,有点对不起第一门,对不起第一门的众人,但是,这次真的是没有任何希望,除了能够死的痛快一点外,根本就没有一线生机,如果有一线生机的话,刘一也会努力拼搏一下。

    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也不能痛快的去死,如今的刘一,能够痛快的去死,也算让刘一很满足了,因此,刘一脸上才会露出一丝笑容,当然了,这也仅仅是一丝笑容。

    “敢动我浅海域的人,死!”

    就在刘一做好了死的准备,等待死亡时,死亡并没有向刘一招手,相反,却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刘一耳中,接着,刘一就看到,原本攻向刘一的手掌消失不见了,不仅如此,吴家五大分神期修士身前,却突然出现一个手掌,手掌拍向吴家五大分神期修士,面对拍来的手掌,五大分神期期修士根本没有任何放抗,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巨大手掌拍向自己,最终,被巨大手掌拍死。

    其实,也不是吴家五人不抵抗拍来的手掌,而是在手掌拍来时,五大修士感觉自己像是被束缚住了一般,不能动弹,只能像活靶子一样,看着手掌拍中自己。

    人未到,声先到,身未现,攻击现。

    在听到声音,在看到攻向自己的攻击被人拍碎,在看到敌人被手掌拍死之后,刘一才看到,远处有一道身影,由远及近,迅速的来的刘一身前。

    刘一定眼一看,来人不是别人,而是浅海域域主大人。

    “多谢域主大人的救命之恩。”刘一道。

    “哈哈,我也刚好路过,碰巧而已。”域主大人道。

    接下来,刘一才知道,域主大人刚好路过此地,在老远,就感受到这边的战斗,于是就放出神识,查看了一番,发现战斗的双方,是刘一一行人和一群不认识的人在战斗,更主要的是,刘一一行人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

    眼看敌人要对刘一下死手,而域主大人也来不及阻止,因此,域主大人只得在老远就大吼,同时,在老远就发出攻击,攻散敌人攻向刘一的攻击,接着又对刘一的敌人拍出一掌。

    当然了,域主大人老远攻击,距离有点远,哪怕拍出一掌,威力极大,但是,距离远了,威力也是小了很多。

    好在域主大人修为了得,攻击威力惊人,因此,哪怕攻击的威力小了很多,也不是区区分神期修士能够抵挡的,因此,五人被域主大人一掌给拍死了。

    当然了,距离太远,攻击威力减小了很多,因此,域主大人的一掌,也只是把五人拍死,却并没有拍碎,否则,凭借域主大人的实力,拍出一掌,区区分神期修士,肯定会被直接拍碎。

    “呵呵,你是我浅海域的参赛选手,如果我不救你,谁来替我浅海域获得荣誉,再说了,我身为浅海域域主,自然也有保护浅海域修士的义务。”浅海域域主道,接着,又道:“不过,你也太会惹事了,区区元婴修士,居然引动五大分神期修士对你动手。”

    “这个,这个~~~”

    刘一听了域主大人的话,也不知道怎么接口好,其实,也确实如域主大人说的那样,刘一这次惹事惹得有点大,这可不仅仅是得罪了分神期修士,而是得罪了吴家,吴家可比分神期修士可怕多了。

    当然了,也不是刘一想要惹事,而是刘一也没有办法,如果不是吴家想要黄玲嫁给吴中天,刘一怎么可能得罪吴家呢?

    不过,这些刘一也不知道怎么向域主大人说,而域主大人明显也不知道刘一得罪吴家之事。

    虽然刘一得罪吴家之事,迅速传遍了整个半岛城,让半岛城的修士都知道此事,但是,那只是一般的修士,诸如分神期以下的修士而已。

    域主大人的具体修为,刘一不知道,但是,刘一知道,域主大人的修为,肯定是超越了分神期修士的存在。

    超越了分神期的存在,可没有心情理会这种小事,一个元婴修士得罪吴家,这是小的不可能再小的事情,超越了分神期的存在,怎么可能会理会这种事情呢?

    别说域主大人,就算吴家和黄家的超越了分神期的存在,也未必就一定知道这件事件,毕竟,像吴家和黄家这样的大家族,虽然大家都害怕他们,不敢得罪他们,但是,经常也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修士,不了解这些大势力的恐怖,或多或少会得罪他们这些大势力。

    不过,但凡得罪那些大势力的小修士,都没有好下场,根本就不可能惊动超越了分神期修士的存在,尤其是元婴修士,很多元婴修士得罪了那些大势力,不说不用惊动超越了分神期的存在,甚至连惊动分神期修士的不可能。

    这次刘一要不是在黄家,在那么多分神期修士面前,得罪吴家分神期修士,更是破坏吴家大计,也不可能传遍整个半岛城。

    如果换个地方,换个时间,哪怕刘一得罪了吴家,惊动的也许只是吴家出窍期修士而已,连吴家分神期修士都未必能够惊动,就更不要说超越了分神期的存在。

    可以说,刘一是元婴修士,在大部分修士眼中,刘一还只是个小修士,一个小修士是不值得大家关注的,奈何刘一当面得罪吴家分神期修士,更是破坏吴家大计,这是其他分神期修士都没法做到的事情。

    因此,刘一虽然是小修士,却干了大事件。

    小修士干大事件,这才让大家记住此时,当然了,对于半岛城的各个修士来说,刘一面对吴家,绝对没有幸免,大家之所谓关注此事,无非就是找点乐子而已。

    面对漫长的修炼之路,偶尔找点乐子乐一乐,也是很不错的。

    “他们不会是嗜血黑赛市场的修士吧?”域主大人问道。

    钱宝商行和嗜血黑赛市场之事,其他大势力的超越了分神期存在或许不会关注不会知道,但是,域主大人肯定知道,刘一也相信,老管家肯定第一时间把此事告诉了域主大人,甚至老管家坐镇钱宝商行,都得到了域主大人的默许,否则,老管家也未必会坐镇钱宝商行,和嗜血黑赛市场作对。

    既然知道钱宝商行和嗜血黑赛市场的恩怨,那么,把他们误认为是嗜血黑赛市场的修士,也很正常。

    “他们不是嗜血黑赛市场的修士,而是吴家修士。”刘一道。

    “吴家?”域主大人脸色一变,接着道:“你胆子还真不小,嗜血黑赛市场的事还没完结,这又惹了吴家,吴家可不是嗜血黑赛市场可以比拟的。”

    “我知道,吴家乃是半岛城十大势力之一,本来我也不想惹他们,可是,~~~~”刘一道。

    刘一解释了一遍此事的经过。

    域主大人听了刘一的解释后,才知道,原来刘一是这么惹的吴家。

    “原来如此,呵呵,那倒是不怪你,不过,你的胆子也蛮大的,这种情况,也就只有你才敢这么说吴家,要是换做其他人,换做其他势力,哪怕黄玲是他们势力的修士,也未必会为了一个修士而得罪吴家。”域主大人道,接着,又道:“不过吴家作为十大势力之一,整体实力深不可测,可不是你那个小小的钱宝商行可以抵抗的,好在现在的你们,也不能引起吴家的足够重视,他们最多也就把你们当成三流势力而已,因此,你们还能够勉强抵抗一二。”

    浅海域域主说的不错,吴家没有足够重视钱宝商行,因此,派出修士对付钱宝商行,也不可能派出太强的修士,当然了,吴家如果足够重视钱宝商行,认为钱宝商行有资格和吴家掰手腕的话,吴家也未必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和钱宝商行死磕。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不管怎么说,吴家也不可能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对钱宝商行出动太多的力量,否则,就算丢了这半岛城的钱宝商行,我也要在吴家身上咬下一块肉。”

    听了刘一的话,域主大人也忍不住笑了笑道:“呵呵,你们第一门做事,就是让他看不懂。”

    第一门,钱宝商行,刚刚出现在浅海城时,呈现在大家面前的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可是,那些招惹钱宝商行的势力才知道,每当认为第一门不怎么样时,第一门展现出来的实力,却超出了大家的想象,因此,第一门,在浅海城修士眼里,是十分神秘的。

    别说其他修士,就连浅海域域主,对于第一门的具体实力,也是充满好奇,可惜,第一门似乎没有上限,不论遇到多强悍的敌人,都能展现出震慑敌人的实力。

    “呵呵,域主大人过奖了,对了,域主大人怎么会经过这里呢?”刘一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