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域主大人怎么会经过这里,并且恰巧救了刘一,刘一十分好奇,因此,才忍不住问域主大人。

    “呵呵,我怎么会经过这里?也是该和你说说,说不定还要你第一门帮忙呢。”域主大人道,接着又道:“浅海域出事了,我准备回去,正好,你跟我一起回去,怎么样?”

    接下来,浅海域域主说了事情的经过。

    本来,这次浅海域域主提前带着大家来到半岛城,就是前来商讨如何应对整个半岛州出现的神秘势力作乱之事。

    一般来说,他们是先商讨对策,然后在州赛结束之后,再展开具体的行动,而这段时间,各个域的域主都会呆在半岛城,等候着州赛的结束。

    等待两年时间,对于他们这些超越了分神期的存在来说,也只是打个盹的时间,因此,在半岛城等待两年,并没有什么,更何况,各个域的域主,平时也很少现身,更少亲自管理本域的事情,因此,就算域主大人几年不出现,也不会出任何问题,大家也不知道他们的域主来到了半岛城。

    很多域的修士,不知道自己域的域主,已经离开了本域,来到了半岛城。

    但是,浅海域的域主是和参赛选手一起前往半岛城,因此,浅海域的普通修士或许不知道域主大人离开了浅海域,但,浅海城的大势力的高层,却知道域主大人离开了浅海域。

    这不,浅海域域主离开浅海域的消息,让神秘势力知道之后,神秘势力就开始在浅海域全面动手,一时间,整个浅海域都动乱了起来。

    不用说,大家也明白,神秘势力知道浅海域域主离开后,准备趁浅海域域主离开之机,迅速拿下整个浅海域,这样的话,浅海域域主以后就算回来,也无济于事了。

    神秘势力实力强悍,以前一直没有全面动手,而是隐藏很多不为人知的的后手,那是因为神秘势力忌惮浅海域域主的实力,因此,才没有全面动手,想要慢慢蚕食浅海域,只要慢慢蚕食浅海域,到时候,吞噬整个浅海域之后,哪怕浅海域域主大人本身实力再逆天,也是无济于事。

    而浅海域域主的离开,却给了神秘势力迅速拿下浅海域的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因此,神秘势力才全面动手。

    当然了,如果仅仅神秘敌人的全面攻击,浅海域域主未必会放在眼里,浅海域域主也未必会这么着急的赶回去。

    真正让浅海域域主着急的是,浅海城十大势力,有的势力投靠了神秘敌人,这才是浅海域域主着急赶回去的原因。

    神秘敌人作乱,只能算是外患,面对外患,浅海域域主没怎么放在心上,也有信心抵抗外患,但是,十大势力中有势力投敌,那就是内乱了。

    再坚固的堡垒,也经不起内部的摧毁,因此,浅海域域主可以不怎么在乎外患,却不能不认真对待内乱。

    现在只是浅海城十大势力的某些势力投靠敌人,情况还在可控之中,如果浅海域域主不及时回去,不再露面的话,谁也不敢保证投靠敌人的势力是否会增多。

    如果域主一直没有出现,如果浅海域的所有势力都投靠了敌人,那么,浅海域域主实力再强,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他总不能杀光整个浅海域的修士吧?

    当然了,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域主回去,是为了了解浅海域的具体情况,掌控浅海域,而在半岛城,浅海域域主就算知道浅海域出事了,也没法了解浅海域的具体情况,没法掌控浅海域,因此,域主才会离开半岛城,赶往浅海城。

    “原来如此,看来我也得和域主回浅海域一趟。”刘一道。

    浅海域出事,是否会波及第一门,这一点,不用说,刘一也知道,肯定会波及第一门,因此,现在第一门怎么样了,刘一心里也没有底。

    好在刘一相信,就算波及第一门,凭借梦小娇布置的阵法,也能够守护第一门,最多就是外面的钱宝商行受到损失而已。

    话虽如此,但是,如果不回去看一看,了解一番具体情况,刘一心里也难以安心,因此,刘一才决定和浅海域域主一同回浅海域。

    有了浅海域域主带走刘一一行人飞行,刘一一行人的速度快多了,因此,很快就到了半岛城的钱宝商行。

    而在路途中,再也没有碰到吴家修士的截拦,也是,吴家五大分神修士出事,其他势力和修士或许不知道,但是,吴家肯定第一时间知道了。

    吴家知道五大分神修士出事后,也就明白钱宝商行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大,而想要击杀刘一,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因此,他们没有再派修士截拦刘一,更何况,有域主大人带走刘一一行人飞行,吴家就算派出分神期修士,也是没法找到刘一一行人的踪迹。

    不过,这一切,刘一都不关心,刘一只是回去钱宝商行,交代一番,让钱宝商行注意吴家,就和域主回浅海城了。

    至于半岛城的钱宝商行,一切运转照旧,暂时有没有刘一都一样,甚至赵飞燕等一众来到半岛城的高层,都在闭关。

    刘一回浅海城去了,而钱宝商行一切运转如故,却让一众等着看好戏的修士和势力彻底傻眼了。

    大家都明白,刘一得罪了吴家,吴家为了挽回脸面,必定在短时间内,对钱宝商行或者刘一有所行动。

    可是,等来等去,大家也没有等到吴家的任何行动,而钱宝商行更是像不知道刘一得罪了吴家一样,一切如故。

    “怎么回事?吴家怎么还没对钱宝商行动手?”

    “是啊,吴家不会是怂了吧?”

    “应该不会,大概是吴家还在准备吧?”

    “吴家可是十大势力,刘一让吴家丢脸,吴家应该立刻找回脸面才对啊?”

    “太诡异了。”

    “是啊,太诡异了。”

    “钱宝商行也诡异,知道得罪了吴家,也没有特别准备。”

    “是啊,难道他们知道吴家短时间内不会找他们麻烦?”

    “怎么可能?吴家短时间内一定会找钱宝商行麻烦,否则,吴家脸面何在?”

    “是啊,拖得越久,对吴家声誉的影响也就愈大。”

    “这么久都没有看到好戏,大概是风暴前的片刻宁静吧?”

    “是啊,吴家拖得越久才动手,那么,动手之后,手段肯定也是更加凌厉。”

    一个个半岛城的修士,没等到吴家行动,却不知道,吴家早已行动了,可惜,行动失败,更是损失了五大分神期修士。

    损失了五大分神期修士后,吴家也明白,想要动刘一,想要动钱宝商行,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难怪嗜血黑赛市场拿钱宝商行没有办法,原来钱宝商行真的比大家看到的强大很多很多。

    不过,在吴家心里,就算钱宝商行实力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大,也没法和他们吴家相比,不过,想要对钱宝商行动手,不仅要考虑到动手后的损失,更要考虑到虎视眈眈的对手是否会趁机对吴家有所行动。

    吴家可不想他那边对钱宝商行动手,而对手却在对他们吴家动手,这样的话,就算灭了钱宝商行,而他们丢了吴家,也是得不偿失。

    更何况,真要给对手有机可乘,那么,吴家也许就将成为历史,为了一个钱宝商行,就把整个吴家丢了,怎么算都不划算,因此,对钱宝商行动手,消灭钱宝商行,在吴家看来,那是必须的,但是,在动手之前,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才会对钱宝商行动手,而且,就算对钱宝商行动手,也要保证不会损失太大。

    如果钱宝商行实力太强,动钱宝商行会损失太大,那么,他们也只有暂时放过钱宝商行,以后有机会再对钱宝商行动手。

    吴家的这一想法,其实很好猜测,大家都明白,不过,钱宝商行暂时表露的实力不怎么样,在很多人看来,只要吴家稍微派出一点修士,就能够灭了钱宝商行,因此,就算灭了钱宝商行,对吴家影响也不大,因此,在大家看来,吴家应该立刻找回面子。

    当然了,吴家也是这么做的,如果不是恰巧遇到浅海域域主经过,救了刘一一行人,并且灭了吴家五大分神期修士,那么,也许刘一已经被灭,而灭了刘一之后,吴家肯定会迅速派人灭了钱宝商行。

    可惜,由于域主的插手,让吴家推迟了消灭钱宝商行的打算,也就是说,吴家现在是打算等计划周密一点,再动手。

    这样一来,等着看好戏的修士,一直没有等到好戏。

    对于这一切,刘一倒是不关心,刘一现在关心的是浅海域怎么样了,第一门怎么样了,毕竟,浅海域出事了,第一门肯定也会受到影响。

    刘一和域主通过传送阵,回到浅海城后,发现浅海城大变样了,而刘一也没有心情关心浅海城的大变样,而是迅速赶回了第一门。

    回到第一门后,刘一发现,第一门的变化,更是出乎刘一的预料,第一门也大变样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