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城,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边缘小城池了,如今的天海城,被神秘敌人入主后,建设的十分宏伟,虽然还比不上浅海城,但是,如今的天海城,就规模而言,比起浅海域其他城池来说,只大不小。

    当然,当刘一等人到达天海城边缘时,看到的不只是宏伟的天海城,还能看到天海城内密密麻麻的的修士,这些修士,都是神秘敌人以及被投靠神秘敌人的修士,这些修士,全都被神秘敌人着急回来了,以应对浅海城城主府的反击。

    当然,除了这些密密麻麻的修士外,整个天海城,还被一层透明光罩笼罩,不用说,这就是天海城的防御阵法形成的光罩了。

    当然了,除了这些防御阵法外,肯定还隐藏着一些没有开启的攻击阵法,这是每个势力每个城池的必然手段。

    “呵呵,没想到他们在我浅海域还真的形成了气候。”浅海城城主看着天海城道。

    其实,刘一到现在都不知道神秘敌人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势力,但是,刘一知道,神秘敌人敢为祸浅海域,甚至在整个半岛州挑起混乱,这样的势力一定不是小势力,甚至,这股势力,根本就不是半岛州本地的势力,而应该是外来的势力。

    从浅海城城主的表情看来,刘一知道,也许浅海城城主知道神秘敌人是谁,知道神秘敌人是哪方势力,知道神秘敌人来自何方,不过,浅海城城主没有解释神秘敌人的来历,刘一也不好问神秘敌人的来历,更何况,神秘敌人来自哪里,这不是刘一该操心的,现在不了解神秘敌人的来历,只能说明第一门的实力还不够强,还没有资格知道神秘敌人来自哪里,不过也是,以神秘敌人的实力,如果只是单单针对第一门,第一门根本就挡不住神秘敌人,好在第一门地处浅海域,如果神秘敌人想要全力对付第一门,浅海城城主府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其实,神秘敌人的顶级高手,都在城主府的监视之中,否则,神秘敌人想要灭哪个势力,也就不用挑起叛乱,直接派遣强制剿灭就行了。

    “哈哈,他们虽然厉害,但是,在城主面前,还是不够看的。”刘一笑道。

    对于城主的实力,刘一现在都不知道,但是,刘一知道,城主的实力肯定是深不可测,绝对超乎了大家的想象,而神秘敌人也一定错估了城主的实力,否则,也不至于城主一回来,他们就龟缩在天海城。

    以前神秘敌人在浅海域大肆为祸各处,虽然那些为祸的修士修为都不是很高,他们的高手没有真正的出手,但是,他们的高手也肯定以为自己一方的高手,能够抗衡城主府一方的高手,尤其是有能够抗衡城主的高手,只是双方都还没有做好决战的准备,才监视各方的高手,以防各方高手插手,甚至形成默契,出窍期高手不参战。在城主离开浅海城后,他们以为自己有实力掌控浅海城,因此,才准备全面动手,掌控浅海城,哪里想到城主府的实力超出想象,不管是城主府大军的实力,还是城主府高手的实力,都超出了神秘敌人的想象,尤其是城主的实力,因此,城主回到浅海城后,不仅灭了浅海城作乱的神秘敌人,更是吓得神秘敌人召回了浅海域的所有力量,聚集在天海城,以抗衡浅海城城主府的反击。

    “我?没到必要的时候,我是不会出手的,因此,想要拿下天海城,还得靠你们。”浅海城城主道。

    其实,对于浅海城城主的意思,刘一也明白,肯定有什么顾忌让浅海城城主不方便亲自动手,最多就是召集手下,分布战局而已,如果浅海城城主真的亲自动手的话,也许不用其他人,光浅海城城主一人就能够拿下整个天海城,至少目前浅海城城主给刘一的感觉是这样的。

    神秘敌人也是错估了浅海城城主的实力,否则,他们要么就是夹着尾巴做人,要么就派遣更强的强者镇守天海城,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被城主府压迫的只能龟缩在天海城。

    “城主过奖了,有了城主的坐镇,就凭我们,拿下一个浅海城,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刘一道。

    刘一知道,城主有顾忌,不轻易出手,但是,真的到了必要的时候,城主还是会出手的。只是在目前情况看来,就算城主不出手,也能够拿下天海城,再加上城主心中的顾忌,因此,能够不出手,城主是不会出手的。

    “呵呵,那就开始攻城吧。”城主道。

    接着,城主就下达了攻城的命令。

    轰轰,轰轰,轰轰····

    随着城主下达攻城命令,不管是城主府的大军,还是其他宗门的大军,亦或者是第一门的大军,都开始施展法术,进行攻城,刘一以及双莲和城主府的几个分神期修士没有加入攻城当中,而是看着大军攻城。

    密密麻麻的大军,一个个修士一起施展攻击法术,一起攻击敌人的城池,那种规模,可谓恢弘,那种场面可谓震惊,可惜,不管是正在施展法术攻城的士兵,还是刘一等没有出手的人,都没有心情欣赏。

    对于士兵来说,他们只要施展自己的法术,配合大家一起攻城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他们只要听令行使就行,而对于刘一等人来说,他们最主要的是在观察敌人的应对方式和敌人的高手情况,尤其是敌人的高手,他们更要盯着敌人的高手,以防敌人的高手冲击攻击攻城的士兵。

    分神期高手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己方没有高手盯着,万一哪个分神期高手对攻城的士兵动手,那么,也许分神期高手只是随便动手,就能够一大片一大片的剿灭,这样一来,就是那些了天海城也是得不偿失,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毕竟,神秘敌人的阵法,只是抵挡外敌,可不会阻止他们己方的修士出城。

    轰轰,轰轰,轰轰····

    一声声轰响声,一道道攻击朝着天海城呼啸而去,但是,一道道惊人的攻击,都被天海城的防御阵法给挡住了。

    一道道攻击,砸在天海城的防御罩上,砸出阵阵涟漪,互相碰撞形成的气浪更是向外疯狂扩散,可惜,唯有防御罩如龟壳一般,如磐石一般,安稳的罩着整个天海城。

    当然了,攻陷这样一座城池,可不是一两波攻击,就能攻陷的,想要攻陷天海城的防御罩,至少在短时间的是没法做到的,毕竟,像这样的防御罩,想要攻击,要么是攻击威力足够大,一击超出了防御罩的承受能力,一击就破,否则,想要攻陷防御罩,只有在敌人阵法能量消耗完时,才能攻破,当然了,敌人阵法能量供给不足时,也能攻破,但是,这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不是一两波攻击就能够见效。

    因此,在城主下达攻击命令之后,大军的攻击就一直在进行,一直没有停止过,而刘一等人,也一直看着大军的攻击,其实不止刘一等人看着,敌人一方,敌人的高层同样一边看着大军攻击他们,一边下达命令,填充防御阵法的能量。

    双方都明白,在防御罩没有攻破之前,大家都只能这样僵持着,也只有防御罩被攻破,或者城主府一方的大军没能量再攻击防御罩时,双方才会短兵相接,到时候,那才是战争的残酷,那时候,死伤的修士必将不计其数。

    轰轰轰轰····

    攻击还在继续,可惜,敌人城池的防御罩依旧安然无恙,别看防御罩的透明光罩似乎很薄,但是,任由大军攻击,却只能在上面砸出阵阵涟漪,却不能攻破或者撕裂这个防御罩。

    天海城内,几个分神期神秘敌人聚在一起,看着浅海城一方的大军攻击落在他们的防御罩上,一个个都露出了一丝微笑。

    “首领,就凭他们的攻击,任由他们攻击,他们也休想攻破我们的防御。”

    “是啊,首领,这个防御阵法太厉害了。”

    “首领,我看我们不如趁机杀出去,杀一杀他们的气焰,如果可以的话,能够趁机灭了他们,那就最好了。”

    “好了,你们也别大意,防御阵法虽然厉害,但是,消耗也很大,再说了,浅海城城主还没有出手呢,这个老家伙,实力深不可测,我们还是小心为妙,希望支援能够快的到达。”神秘敌人首领道。

    虽然,看起来城主府大军想要攻破天海城防御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神秘敌人首领可不敢大意,毕竟,他就是因为没摸清楚城主府的实力,才导致如今的被动局面。

    对于神秘敌人一方面对微笑,城主府一方的脸色却不是很好看。

    “难怪敢等候我们大军的到来,原来靠这个阵法。”城主看到攻击了这么久,还是没法攻破敌人的防御罩,就开口道。

    “恩,他们的这个阵法的确不凡,有此阵法,也难怪他们由此底气。”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这个阵法虽然厉害,但是,仅仅依靠这个阵法,我想他们还是没法挡住城主的。”

    “呵呵,我出手,那就不太好了。”城主道,接着,城主看向刘一道:“如果我不出手的话,想要拿下天海城,看来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听说你们第一门阵法无双,不知你们能不能破除这个阵法?”(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