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出手,是能攻破这个防御罩,但是,如非必要,城主也不会出手,这一点,就算城主不说,刘一也知道,否则就不用派遣大军攻打天海城,就凭借城主一人,就能够摧毁天海城。

    刘一虽然不知道城主的具体实力,但是,刘一知道,城主的实力一定非常强大,至少超越了分神期,甚至超越了分神期很多很多。

    对于超越了分神期很多很多的城主来说,想要攻破只有分神期巅峰的敌人坐镇的天海城,哪怕天海城防御阵法厉害,也挡不住城主的,因此,对于城主来说,只要他一人出手,就能够灭了天海城的所有敌人,但是,城主却没有出手,而是派遣大军,指挥大军攻打天海城,这也让刘一明白,一般情况,城主是不会出手的。

    “这个阵法,破解倒不是很难,不过,想要破解阵法,必须进入阵法当中,这就有点困难。”刘一道。

    凭借刘一的阵法造诣,天海城的防御阵法,虽然很厉害,但是,刘一还是一眼就看出了此阵法的来历,也知道该怎么破除此阵法,但是,哪怕知道该怎么破除阵法,想要破除阵法,也只有进入阵法当中,才能破除阵法。

    如今大军在攻打天海城,攻击天海城的防御阵法,那都是站在老远,在远程攻击天海城的防御阵法,而根本不敢靠近天海城的防御阵法,进行攻击,因此,刘一等人离天海城还是有很远的距离,这样根本就不可能破除阵法。

    “进入?”城主也是一愣。

    刘一想要进入敌人的阵法当中再破除阵法,这必须秘密潜入,否则,被敌人发现的话,别说破除阵法,不被敌人灭杀就很不错了。

    可是,距离阵法还有很远,想要不引起敌人的注意,悄悄进入阵法当中,这几乎不可能,要知道,敌人高层都在关注着这一切,别说进入,只要刘一靠近阵法,敌人也立马就能够发现,只要被敌人发现,别说破阵,就是能够活命就已经很不错了。

    “是的,必须进入阵法当中,而且还不能被敌人发现。”刘一道。

    “这就有点困难,毕竟,这是一场战争,别说进入,哪怕刚刚靠近,就好被发现。”城主道。

    “这样吧,城主,你们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我试试。”刘一道。

    “怎么试?”城主问道。

    “我先布置阵法掩盖自己身上的气息,再趁敌人没有注意,就溜进去。”刘一道。

    刘一是阵法师,在自己身上布置一个隐匿阵法,隐匿自己的气息,还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这样临时布置的隐匿阵法,效果不是很好,很容易被敌人高层发现,因此,只有吸引了敌人高层的注意力,趁敌人高层注意力分散时,才有机会溜进去。

    只要进入了敌人的阵法中,凭借刘一的阵法造诣,倒是有把握利用敌人的阵法,掩盖自己的行迹,让敌人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敌人的阵法中,因此,刘一最怕的就是在进入敌人阵法之前这段距离被敌人发现,如果那段距离被敌人发现,那么,对于刘一来说,那就是凶多吉少了。

    刘一完全可以相信,只要敌人发现了他,那么,不仅敌人高层的分神期修士会出手,更是会启动攻击阵法,攻击他,而不是任由他靠近。

    “好,就这样,我们吸引敌人的注意,你趁机进入里面。”城主道。

    接着,城主命令大军猛烈攻击,同时,也让其他分神期修士动手,吸引神秘敌人的高层的注意力。

    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猛烈的攻击在敌人的防御罩上,同时,城主府的高层,也就是城主府的一众分神期修士,也出手攻击的敌人的防御阵法。

    此时,除了城主没有出手外,也就刘一和双莲三人没有出手了。

    城主没出手,那是因为城主没有出手的打算,如果城主愿意出手,那就不用大军了,城主一人就能够毁了天海城,灭尽所以敌人。

    而双莲没有出手,那是因为刘一想要破除敌人的阵法,需要帮手,否则,光凭刘一一人,哪怕他是阵法师,想要把天海城如此庞大的阵法给破除,也很难办到。

    “不好,他们加大攻击力度了。”天海城内,神秘敌人高层中,有分神期修士看到城主一方的大军加大攻击力度,吃惊的道。

    “是啊,他们的高层也加入攻击了,首领,我们怎么办,要去阻击他们吗?”又一分神期修士道。

    看到城主一方加大攻击力度,不仅那两个分神期高层吃惊,就连其他分神期高层也一样担心,都满脸担心的看着神秘敌人首领。

    “哈哈,别急,那是好事。”神秘敌人道,接着又道:“你们别看他们攻击的更加凶猛了,但是,那恰恰表明他们着急了,你看着吧,他们这样的攻击持续不了多久,而我们的防御,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攻破的。”

    果然如神秘敌人首领说的那样,城主一方虽然加大了攻击力度,但是,对于天海城的防御来说,也没什么问题,根本就不能撼动天海城的防御罩,因此,凭借这样的攻击,想要攻破天海城的防御,唯有把天海城的能量消耗完,否则,是不可能破开的,但是,想要消耗完能量,那不是短时间能够办到的,否则,城主也不会叫刘一想办法破阵了。

    “哈哈,果然,他们根本就攻不破我们的防御。”

    “是啊,哪怕他们加大了攻击力度,那又如何,还不是拿我们没办法。”

    “是啊,是啊,刚刚吓了我一跳,原来他们也只是纸老虎而已。”

    神秘敌人的那些分神期高层,对于天海城的防御阵法,居然效果如何,也不是很了解,因此,看到城主一方加大攻击力度,都有些担心,听了神秘敌人首领的话后,再看到浅海城一方的攻击,根本没法攻破他们的防御,也就彻底放心了。

    “放心吧,这个阵法,不是一般的阵法,他们是没法攻破的,如果不是错估了浅海城城主的实力,我们根本就不用龟缩在这里。”神秘敌人首领道,接着,又道:“他们已经着急了,让他们攻吧,等他们攻累了,就是我们杀出去的时候了。”

    如果浅海城一方真的没法攻破敌人的防御罩,又攻累了,没法再攻击的话,神秘敌人在杀出来,浅海城一方还真的疲于应付,说不定真的会打败而归。

    “哈哈,哈哈···”

    听了首领的话,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

    然而,神秘敌人在大笑之时,刘一和双莲三人,却在自己身上布置简单的隐匿阵法之后,悄然的朝着天海城靠近。

    在一道道攻击的掩护下,神秘敌人并没有发现,其实有三道身影正在不断的靠近天海城。

    其实,对于刘一的隐匿阵法,效果一点都不好,对于分神期来说,只要稍加刘一,就能发现刘一三人,可惜,神秘敌人首领以及高层,都没有留意,也就没有发现刘一三人。

    当刘一三人靠近天海城,靠近防御罩后,只见刘一双手在防御罩上轻轻一划,防御罩就出现一个裂缝,当然了,这个裂缝,其他人是看不见,能看见的只有近前的刘一三人。

    看到这个细小的裂缝,刘一二话不说,钻了进去,而双莲自然也跟着刘一钻了进去,在刘一三人钻了进去之后,那道细小的裂缝,也开始慢慢愈合,最终,防御罩又完美无缺。

    当然了,这一切,除了关注刘一的浅海城城主外,其他人都不知道。而浅海城城主看到刘一进入里面后,也悄然送了一口气。

    刘一进入里面后,以自己的阵法水平,利用敌人的阵法,掩饰自己的行迹,这一点,十分简单,因此,只要进入里面后,相对来说,刘一就是安全的了。

    “走吧,我们直接去那里,那里才是阵法中枢,只要破坏了那里,这个防御阵法就不攻自破。”刘一指着城中央的那座建筑道。

    城中央的那座建筑,一直是神秘敌人心中的禁地,里面有什么,除了神秘敌人首领外,其他人都不知道,也没有进去过。

    于是,刘一带着双莲朝着那里而去,但是,有了天海城阵法的掩护,神秘敌人并不知道,有三人正在朝他们的禁地而去。

    禁地,有阵法守护,对于一般人来说,想要进入也很难,但是,对于刘一来说,这是小事一桩,相反,有了阵法,刘一还可以利用这些阵法掩饰自己的行迹,让刘一三人更加轻松的进入了神秘敌人在天海城的禁地。

    可以说,如果没有阵法,刘一三人想要这样悄然潜入他们的禁地,根本就不可能的,当然了,禁地有什么,其他人不知道,刘一也不知道,不过,刘一知道,天海城的阵法中枢,就在那里,只要进入那里,毁了那里的阵法中枢,那么,天海城的防御阵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啊,这不可能!!!”刚刚进入那里,就传来了双莲的惊呼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