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

    一声巨响,阵法中枢被毁,天海城的防御阵法也不攻自破。

    “走!”刘一道。

    阵法中枢被毁,天海城的阵法失去了效用,刘一几人也将暴露在神秘敌人的眼前,此时不逃,等神秘敌人发现他们,再逃的话,可就在劫难逃了。

    因此,在阵法失去效用的瞬间,刘一三人就迅速飞出了天海城。

    天海城虽然巨大,阵法中枢更是在天海城中央,但是,如果没有了任何阻拦,凭刘一三人的实力,瞬间飞出天海城,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刘一三人暂且不说,那一声巨响,天海城防御阵法突然奔溃,更是震惊了神秘一人一方,尤其是神秘敌人高层。

    神秘敌人高层,原本一个个高高在上,开开心心的看着浅海城城主府一方的大军攻击天海城防御阵法,却根本没法破开防御阵法,反而让自己消耗巨大,照此下去,也许要不了多久,浅海城城主府一方的大军就会因消耗过大而没法继续攻击天海城,到那时,就是他们出手的时候了,甚至很多人都做好了准备,只要浅海城一方的大军一旦攻击乏力,他们就会主动出城,消灭浅海城一方的大军。

    然而,就在他们梦想着如何才能迅速消灭浅海城一方的大军时,突然传来碰的一声,那声巨响,让他们从美梦中惊醒,听到那声巨响,他们不仅从美梦中惊醒,更知道,情况不妙了,果然如此,跟在巨响之后,就是他们的防御阵法,迅速奔溃,失去效应。

    接着,他们就看到了朝城外急速飞行的刘一三人。

    “混账!”

    “找死!”

    “敢坏我们好事,把命留下!”

    一个个神秘敌人高层,对于防御阵法奔溃,都是十分愤怒,尤其是看到始作俑者的刘一三人,更是怒不可言,自然不可能这样看着刘一三人离去而无动于衷,因此,都纷纷朝刘一三人出手。

    当然了,也有一个人例外,就是神秘敌人首领,神秘敌人首领听到响声,看到阵法失效,也看到了往外逃命的刘一三人,但是,他并没有对刘一三人出手,而是迅速飞向阵法中枢那。

    阵法中枢那,不仅仅有阵法中枢,还有比阵法中枢更重要的东西,当然了,这些,只有神秘敌人首领知道,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毕竟,那里是禁地,除了神秘敌人首领外,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入那里。

    嗖!

    神秘敌人首领,此时并没有关心其它,而是迅速朝着阵法中枢处飞去,虽然,此时的神秘敌人首领也明白,既然敌人能够把阵法中枢毁掉,自然也会毁掉神秘雕像,甚至说,如果不毁掉神秘雕像,就不可能毁掉阵法中枢,毕竟,神秘雕像看到有人毁掉阵法,肯定不会无动于衷,而是会出手阻止,因此,想要毁掉阵法中枢,肯定要先毁掉神秘雕像,甚至瞬间毁掉神秘雕像,否则,神秘雕像还可以通过其它方式,把这里的情况告诉神秘敌人首领,让神秘敌人首领能够前来支援,可惜,这一切,都没有。

    然而,尽管如此,神秘敌人首领还是第一时间前往那里,想看一看神秘雕像是否真的被毁,他的心里还存在这侥幸心里,希望神秘雕像没有被毁。

    神秘雕像被毁的话,神秘敌人在浅海域所做的一切,都将是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不是为了神秘雕像,神秘敌人首领也许在浅海城失利之后,就会撤出浅海域,而不是在坚守天海城。

    诚然,坚守浅海城,一方面是因为神秘敌人首领自信能够挡住城主府的反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神秘雕像,想要撤出浅海域,必须把神秘雕像带走,可是,想要不惊动任何人就带走神秘雕像,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如果神秘雕像一旦暴露,被人在半路劫杀,那么,后果就更加不肯设想,如此一来,还不如守在天海城,守在天海城,有阵法相依托,想要毁掉神秘雕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毕竟,神秘雕像矗立在血池上空,能够发挥出莫大威能,再配合阵法,一般人根本就没法毁掉雕像,而如果带走的话,在半路上,神秘雕像却没了这般威能,想要毁掉,也就简单多了,因此,神秘敌人首领才没有第一时间带走雕像,当然了,神秘雕像悬空在血池上方,想要把它拿下来带走,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也需要时间,而且很费事,否则,可以轻易带走的话,神秘敌人首领哪怕冒险,也许选择偷偷带走神秘雕像。

    其实,这次也就碰到刘一,碰到刘一有神秘蒲团,否则的话,除非城主亲自出手,否则,浅海城还真的没人能够毁掉雕像,但是,城主不会轻易动手,而等城主想动手时,也许他们的援军已经到了,到那时,保住神秘雕像也不是什么问题,甚至还能继续在浅海城无法无天,掀起祸端。

    当神秘敌人首领看到雕像的碎片,更看到血池消失的无影无踪时,心中悲愤与愤怒就更是无以言表。

    “吼!”

    一声长啸,充满愤怒与悲愤之情,从长啸之中宣泄而出。

    没了,没了雕像,没了血池,如果没了血池,神秘敌人不会在意,想要血池,换一个地方,再掀起战争,血池就不用担心,但是,没了雕像,也就意味着这些浅海域之行,彻底报废,没有获得任何好处,更主要的是,雕像丢了,哪怕回去,也一定要受到严重的处罚,毕竟,这样的雕像,可不是随便就能够制作的,因此,每一尊雕像,都是弥足珍贵的。

    如今没了雕像,神秘敌人首领心里如何不愤怒,如何不悲愤?

    要知道,以神秘敌人首领的实力,哪怕战争失败,他都有把握逃命,想要留下神秘敌人首领的性命,哪怕浅海城城主出手,都未必能成功,当然了,除非浅海城城主的实力太超乎想象,可是,在神秘敌人首领看来,如果浅海城城主的实力真的太超乎想象,那么,他怎么可能会蜗居在浅海域这个贫瘠的地域呢?

    可是,如今浅海城城主还没出手,天海城防御阵法被破了,血池没了,雕像也被毁了,这真的太超乎神秘敌人首领的想象了。

    “哼,不杀你们,我誓不为人!”神秘敌人首领大吼道,并且,也开始锁定刘一三人,要对刘一三人动手,想要消灭刘一三人。

    其实,此时的刘一,已经回到了浅海城城主身边,因此,神秘敌人首领想要对刘一三人动手,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过也是,浅海城一方的高手,早就做好了应接刘一三人的准备,在刘一三人潜入阵法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因此,他们虽然一边攻击敌人的防御阵法,更是一边做好准备,只要刘一三人破除阵法,刘一三人必定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底下,那时候,敌人肯定会对刘一三人动手,因此,他们就要应接敌人,让刘一三人安全回来。

    事实也是如此,在刘一破除防御阵法后,刘一三人朝外飞行,虽然很快就飞出了天海城,但是,那仅仅是飞出天海城,神秘敌人想要攻击刘一三人,还是能够攻击刘一三人的。

    面对众多分神期的攻击,别说刘一,就算双莲两人,哪怕两人都是分神修士,也没法挡住的。

    嗖嗖嗖!

    一道道分神期修士的攻击,朝着刘一三人飞去,这要是被攻击在身上,哪怕刘一三人再厉害,也得死于非命,不过,面对这样的攻击,刘一三人根本就没有理会,而是继续朝外飞,朝浅海城城主身边飞去。

    “放肆!”

    “尔敢!”

    “快救刘门主!”

    “刘门主,别担心,我们来了!”

    看到敌人攻击刘一三人,浅海城城主府一方的高手,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他们都纷纷出手,截拦敌人的攻击,让敌人的攻击,不至于攻击到刘一三人身上。

    要知道,现在敌人防御阵法已经被破除,而破除之人,就是刘一三人,可以说,刘一三人功劳显赫,并且,刘一三人此去破阵,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去破阵的,说据实话,换个人的话,也许阵法没有破除,就已经被敌人给发现,并且给灭了,如今刘一三人成功破阵,大家自然不能让刘一再被敌人灭杀。

    轰轰轰

    双方高手的攻击,碰撞在一切,互相碰撞,互相吞噬,互相抵消,最终,消散于无形之中,而刘一三人,也趁此机会,成功的回到了城身边。

    “哈哈,做的不错。”城主道。

    看到刘一三人破除了敌人的防御阵法,并且成功回来,浅海城城主也高兴的赞刘一三人。

    “谢谢城主的夸奖,幸不辱命。”刘一道。

    也就在这时,刘一听到天海城传来一声“吼”声,接着,就听到神秘敌人的大吼,并且,刘一三人感受到,一道特殊的目光盯着自己三人,让刘一心里发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