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听着,你们祸乱半岛城,今我灭钱联盟,替半岛城行道,灭你钱宝商行,还半岛城一个安宁,如果你们束手就擒,听候发落,我们将留你们一命,否则,哼!”这道声音,传遍整个钱宝商行。

    听着那道声音,尤其是最后那声冷哼,不少人脸色狂变,对方的语气太强硬了,好像钱宝商行就是砧板上的鱼,任他们宰割。

    其实,以目前钱宝商行展现的实力来说,钱宝商行还真是砧板上的鱼,可以任他们宰割,要知道,他们可是灭钱联盟。

    “灭钱联盟?好大的口气。”赵飞燕飞出钱宝商行,看了眼围住钱宝商行的那些灭钱联盟的修士,并且盯着刚才说话的那人道,接着,赵飞燕又道:“我钱宝商行与世无争,也不希望麻烦,但是,我们也不怕事,你们真的打算灭了我钱宝商行?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从今以后,我钱宝商行和你们,就是不死不休,你们真的做好了准备?”

    灭钱联盟,声势浩大,就算不怎么打听,也知道灭钱联盟是怎么一回事,更何况,钱宝商行怎么可能不关注灭钱联盟的?

    可以说,灭钱联盟里面那些势力和重要修士,钱宝商行都有他们的具体资料,如果这次没有把钱宝商行给灭了,那么,加入灭钱联盟的所有势力和修士,将面对这钱宝商行的疯狂报复。

    而且,灭钱联盟有哪些势力和修士,赵飞燕也清楚。

    阴月门和皇甫家以及嗜血黑塞市场,以这三家为主要势力,其他跟风势力,都是不足为道的势力。

    阴月门和皇甫家以及嗜血黑塞市场,每家出动一个分身期巅峰修士,五个分神期中期修士,外加十个分神期初期修士以及百万大军。

    也就是说,他们三家加起来,一共有三名分神期巅峰修士,十五名分神期中期修士和三十名分神期初期修士,外加三百万大军。

    至于其他势力和修士,也就一些小势力和散修,想要趁机捞一把,才加入的,不过,那部分人虽然人数不少,但是,相对应三大势力的人来说,还是不过看的。

    当然了,三大势力虽然看不上这些小势力和散修,但,有人甘愿做炮灰,他们也不会嫌弃炮灰太多,因此,对于那些小势力和散修的加入,他们也是持欢迎态度,甚至希望这样的修士和势力越多越好。

    刚才喊话之人,就是灭钱联盟的盟主,也就是阴月门大长老,阴不平,分神期巅峰修为,和他同排站着的还有两人,分别皇甫家大长老,皇甫无邪,分神期巅峰修为,和嗜血黑塞市场的长老,季长空,分神期巅峰修为。

    除了嗜血黑塞市场外,阴月门和皇甫家来的都是大长老,这也是为了向吴家表示忠心,表达一种态度,看,为了吴家之事,我们连大长老都出动了。

    阴不平,阴月门大长老,一身修为,早就达到分神期巅峰,困在分神期巅峰很长时间,一直想要突破到合体期,奈何突破到合体期犹如一道天堑一般,可望不可即。

    也是,分神期巅峰的修士,在半岛城可以说大有人在,但是,合体期修士,就算整个半岛城也没有多少。

    也就那些一流势力才会有合体期修士,而其他二流势力,可能除了几个可能隐藏有合体期修士不愿意暴露外,都没有合体期修士。

    要知道,半岛城的三流势力就不说了,二流势力也是很多很多,一流势力却没有多少,可见合体期修士的稀少。

    不过也是,分神期修士,只要突破到了分神期,其实,如果修炼资源跟的上的话,想要达到分神期巅峰,也未必不可能,很多三流势力,没有分神期巅峰修士坐镇,主要是修炼资源跟不上,没有足够的资源,让本势力的分神期修士突破到分神期巅峰,因此,才没法晋升二流势力。

    也是,不管是分神初期还是分神期巅峰,都是同一个境界的不同小境界罢了,哪怕不同小境界之间,实力会相差很大,但是,其实,相同境界之间的小境界提升,相对应大境界的突破来说,容易很多很多。

    很多修士,只要突破到了分神期,那么,只要有足够的修炼资源,就算突破到分神期巅峰,也没什么问题。

    但是,想要从分神期巅峰突破到合体期,那就真正犹如天堑一般,拦住了大部分分神期巅峰修士,因此,半岛城的二流势力大把大把,但是,一流势力却没有多少。

    皇甫家大长老皇甫无邪和嗜血黑塞市场的季长空,都是分神期巅峰修士,但是,他们比起阴月门大长老来说,还是相差很多,因此,灭钱联盟盟主之位才是阴不平的,而其他两人,都是副盟主,协助阴不平,管理灭钱联盟。

    也是,不管是年龄还是势力底蕴亦或者实力,其他两人,都不如阴不平。

    因此,阴不平成为盟主,一点都不意外。

    “哼,小女娃,年纪不大,实力不强,脾气倒是蛮大的,我看你还是让你们钱宝商行能说话的出来吧,是你们主动投降,听候我们的发落,还是让我们先灭了你们再说?”阴不平道。

    看到赵飞燕出来,再听赵飞燕的语气,其实阴不平也很生气,我们都大军围困你们钱宝商行,不管你们是怕死也好,不怕死也罢,总之,你的派个能说话的人来说话,何必派遣一个实力如此低下的修士来捣乱呢?

    甚至阴不平都以为赵飞燕是钱宝商行刻意培养的精英弟子,在听到自己的威胁后,私自跑出来,对自己进行威胁。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很多年轻精英弟子,人情世故不通,一直就以为自己的势力乃是天下第一势力,根本就不把别的势力放在眼中,因此,一有其他人侮辱自己的势力,就忍不住要跳出来。

    也是,想到钱宝商行能够不畏惧嗜血黑塞市场,能够招惹吴家,那么,钱宝商行的实力就算不怎么样,做主之人,至少也得是分神期修士吧,否则,连一个三流势力都算不上的势力,哪里有资格得罪那么多人?更何况,钱宝商行曾经出现过分神期修士,这是大家知道的,因此,在阴不平看来,钱宝商行能够做主的,肯定是分神期修士,却想不到,钱宝商行能够做主的,就是赵飞燕。

    “钱宝商行的事情,我能做主,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回去,我们钱宝商行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否则,就是和我们钱宝商行不死不休。”赵飞燕道。

    灭钱联盟,声势浩大,而他们也有那样的实力,三大分神期巅峰修士,外加一大堆分神期修士和几百万大军,这样的实力,钱宝商行根本挡不住,哪怕钱宝商行借助阵法,想要挡住也不可能,可是,钱宝商行一路走来,面对现在这样的局面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前几次都把敌人吓走了,因此,赵飞燕也想要把敌人吓走。

    也是,这次灭钱联盟之所以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要钱宝商行束手就擒,并不是他们真的好心,想要放钱宝商行一条生路,而是他们有些忌惮钱宝商行,虽然说他们自信能够灭了钱宝商行,但是,钱宝商行也是有分神期修士坐镇的势力,再加上钱宝商行的阵法和钱宝商行坐拥主场优势,真的开战,就算拿下钱宝商行,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因此,如果能够兵不刃血就拿下钱宝商行,那就最好了,当然了,如果钱宝商行不愿意束手就擒,他们也只有强攻钱宝商行,至于说强攻钱宝商行,会让自己的势力损失巨大,那也没有办法,谁叫他们要讨好吴家呢?

    而对于阴不平等人的这些心思,赵飞燕也明白,因此,哪怕现在的钱宝商行抵抗不了灭钱联盟的大军,赵飞燕也只有强硬到底,强硬到底,不论如何,敌人都会忌惮,当然了,如果能够吓退敌人,那就最好了,不过,就算下不退敌人,能够让敌人忌惮,战斗起来,敌人能够畏首畏脚,也是一种收获,因此,不能示弱。

    相反,如果钱宝商行真的答应了或者示弱,那么,赵飞燕相信,敌人肯定会下达立刻攻击的命令,到时候,钱宝商行就更加没有抵抗之力。

    “不死不休?你能做主?看来你们钱宝商行真的无可救药了。”阴不平道。

    “哼,灭钱联盟的人听着,你们如果现在退出灭钱联盟,我钱宝商行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既往不咎,否则,得罪我钱宝商行的后果,那将是不死不休!”赵飞燕道,接着,赵飞燕瞬间躲入钱宝商行,不再露面。

    赵飞燕才出窍期修为,在外面可是很危险,刚才出去,如果阴不平真的马上对赵飞燕动手,那么,谁也救不了赵飞燕,不过,阴不平看到赵飞燕是个出窍期修士,没有动手而已,但是,时间久了,谁知道阴不平或者其他分神期修士,是否会突然出手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