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被动防御,让敌人肆无忌惮的攻击,就算暂时能够挡住敌人的攻击,那么,在灵石消耗完之后,大家也就只有任人宰割了,对于这种情况,钱宝商行的众人自然不愿意看到。

    “我看我们还是反击吧。”有人道。

    “反击?”赵飞燕道,接着,赵飞燕又道:“不错,我们该反击,虽然我们反击,没法击退敌人,更没法消灭敌人,但是,只要我们反击,也可以拖延敌人的攻击,这样一来,就算我们最终挡不住敌人的攻击,却也能够坚持更久。”

    反击,说的很轻轻,但是,真正要反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否则,钱宝商行早就做出反击了。

    正是因钱宝商行的反击效果不大,说起来应该是钱宝商行实力太弱,因此,大家才没有一开始就反击,而是躲在阵法里面,任由敌人攻击,依靠阵法来抵抗敌人的攻击。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更是因为灵石的消耗太快了,才让大家意思到,如果一味的让敌人肆无忌惮的攻击,那么,就算阵法能够挡住敌人的攻击,而由于灵石消耗太快,等灵石消耗完时,大家最终也是要落在敌人手上,毕竟,阵法是需要能量支持,才能显现出阵法的威力,没有了能量的支持,阵法也是毫无用处。

    因此,反击是必要的,虽然,大家也知道,反击也没什么效果,但是,大家更知道,哪怕反击没什么效果,只要会影响敌人,让敌人的攻击频率减弱,敌人的攻击频率减弱了,那么,己方的阵法消耗能量也就更少了。

    存储的灵石只有那么多,能量消耗少了,灵石的消耗自然也就慢了下来,这样一来,存储的灵石能够坚持的时间也就更长。

    对于如今钱宝商行来说,想要击败灭钱联盟,那是不可能的,他们唯有坚持,坚持时间越长,对于他们来说,也就越有利。

    坚持时间长了,是否有其他势力或者修士相助,大家不知道,但是,大家知道,只要坚持时间久了,第一门的大军肯定会到来,这次刘一回第一门,除了因浅海域变故,刘一不回去有些不放心外,刘一更是想要回去带一些修士前来历练。

    只要援军到了,那么,不管能否灭杀敌人,至少吓唬敌人,把敌人吓退还是可以的,更何况,赵飞燕知道,刘一这次回去,肯定会带大军前来,大家的实力怎么样,赵飞燕不知道,不过,不管大军的实力怎么样,大军里面的士兵,每个士兵身上都有一定的符篆,这些符篆,可不是一般的符篆,威力肯定也比一般的符篆威力大,不过,这些符篆,对于第一门的士兵来说,是带在身上,但是,却很少用,对于他们来说,如果不是十分危险,一般情况,是不会动用符篆的。

    足够的符篆,灭钱联盟不走的话,就算用符篆,也能把敌人给砸灭。

    当然了,这些都是赵飞燕心里的想法,至于具体如何,还得看情况,更何况,援军何时来,还是个未知数,他们能否等到援军的到来,也还不知道,因此,他们能做的就是坚持,坚持到援军的到来。

    但是,不管如何,都必须进行反击,从而阻止敌人的攻击,起到拖延时间的作用。

    “对,我们就应该反击。”

    “对,对,我们绝对要反击,这样才能坚持到门主回来。”

    “是啊,只要门主回来了,我们就安全了。”

    对于赵飞燕的话,大家自然赞同,毕竟,这些厉害关系,不仅赵飞燕能够想明白,其他人也能够想明白,大家都是钱宝商行的高层,能够进入钱宝商行高层,他们都不是笨人,更不是武痴,因此,很多问题,也许其他武痴想不到,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很多问题,就算一时想不到,只要被人一点拨,他们马上就能明白前因后果。

    “嗯,大家没有意见,那就好。”赵飞燕道,接着,赵飞燕又道:“那我们就开始反击吧,不过,敌人实力太强,如果我们出去迎战,必然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那是我们不能做的事情,因此,我们还是待在阵法里面,然后,大家朝敌人的大军中扔符篆,这些符篆的威力也许不是很大,但是,干扰他们,还是可以的。”

    钱宝商行的护卫,虽然数量不少,但是修为不高,跟三大势力组成的灭钱联盟的大军来说,还是相差很远很远,更何况,灭钱联盟还有那么多分神期高手在一旁虎视眈眈。

    于是,赵飞燕开始组织人手,准备朝敌人大军里面扔符篆。

    组织人手,其实主要还是组织钱宝商行的护卫,至于其他人员,大部分都在为大阵填充灵石,毕竟,敌人的每一波攻击,都需要消耗海量灵石,因此,需要有专门的修士,把消耗的灵石替换回来,重新填充灵石,这样才能保证大阵的正常运行,而不会出现断续的情况。

    敌人就在外面一波一波的攻击,如果大阵的运行真的出现一丝间断的话,敌人肯定能够抓住这一丝机会,攻进钱宝商行,如果敌人攻进了钱宝商行,那么,钱宝商行也就完了。

    “准备!攻击!”在组织好队伍后,赵飞燕开始发令。

    此时,敌人攻击进行一波攻击,刚刚结束一波攻击,正准备下一波攻击,钱宝商行的反击就来了。

    嗖嗖嗖嗖!

    一道道符篆法术攻击,飞向灭钱联盟的大军。

    “小心,小心!”

    “快闪,快闪!”

    “啊,啊!”

    看到一道道攻击飞来,灭钱联盟大军也是一阵大惊,一阵大乱。

    要知道,他们攻击了那么久,钱宝商行都只是任由他们攻击,却没有进行任何反击,让大家以为,钱宝商行的修士会一直躲在钱宝商行,直到阵法被破为止,哪里想到,这次钱宝商行居然破天荒的开始反击。

    虽然,对于钱宝商行的那些反击,对于飞来的那些符篆的攻击,威力不是很大,不过,如果不放弃攻击,不进行抵抗的话,也能够让他们受伤,更何况,一道符篆攻击的威力或许不怎么样,但是,一道道符篆的攻击,叠加在一起,形成的威力也不小,一不小心,也会死人的,因此,面对这铺天盖地的符篆法术的攻击,灭钱联盟的大军还是一阵手忙脚乱,鸡飞狗跳。

    轰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落在灭钱联盟大军中,灭钱联盟大军发现后,躲闪的躲闪,抵抗的抵抗,但大军那么密集,而攻击又那么密集,他们闪无可闪,同样的,避不可避,最终,只有硬抗这些攻击。

    好在这些攻击的威力不是很大,而他们的实力都非同小可,因此,就算硬抗这些攻击,也没有出什么很大的问题,只是比较狼狈而已。

    “混蛋!”阴不平看到这种情况,大怒道。

    虽然,大军没什么很大的伤亡,让他松了一口气,但是,看着大军狼狈不堪的样子,也让阴不平心里不高兴,更何况,这样一来,他们的攻击就被中断了,中断了攻击想要重新组织起来,再攻击,这样一来,又要消耗一些时间,更何况,有了钱宝商行的这次反击,他们就算攻击,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进行肆无忌惮的攻击,他们要留一手,以防钱宝商行的反击,这样一来,攻击的力度也就小了很多。

    如此一来,对于钱宝商行的威胁,就小了很多,而钱宝商行虽然没法灭杀敌人,却也能够坚持更久。

    灭钱联盟一波波攻击,而钱宝商行却也进行一波波反击,双方如此反复的进行来往攻击,对于灭钱联盟来说,只要坚持下去了,总有攻破钱宝商行的时候,到时候,钱宝商行就将被他们所灭,而对于钱宝商行来说,能够多坚持一天,就是一天,多坚持一天,那就多一天的希望,大家相信,只要等到刘一归来,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如此往复,钱宝商行一直坚持了五天,五天之后,钱宝商行的灵石终于消耗一空。

    “怎么办?灵石消耗完了。”

    “还能怎么办,快,大家把自己身上的灵力注入阵法中。”赵飞燕道。

    于是,大家往阵法中注入灵力,虽然,大家也知道,凭借大家身上的灵力,根本就支持不了多久,但是,能坚持一刻,是一刻,总之,没有阵法守护,他们将必死无疑。

    说实话,依靠灵石,钱宝商行能够坚持那么多天,已经很了不起了,这还是钱宝商行存储了海量的灵石的缘故,否则,钱宝商行早就被敌人攻破了。

    碰!

    一声巨响,灭钱联盟的攻击,轰击在钱宝商行的阵法之上。

    咔咔,咔咔,咔咔

    钱宝商行的阵法应声而破,同时,钱宝商行的修士,也遭到反噬,一个个口吐鲜血,甚至一些修为低下的修士,都昏迷倒地不起。

    “难道我钱宝商行真的完了?”赵飞燕擦干嘴上的鲜血,低语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