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我钱宝商行真的完了?”赵飞燕擦干嘴上的鲜血,低语道。

    有这种想法的并不止赵飞燕一人,其他钱宝商行成员也是这种想法,毕竟,刘一不在钱宝商行,他们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这个阵法,没了防御阵法,他们在敌人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虽然,钱宝商行也有分神期修士坐镇,而且还是分神期巅峰修士坐镇,那就是浅海城城主府的老管家,但是,这是钱宝商行有且唯一的分神期修士。

    一个分神期巅峰修士,面对敌人三大分神期巅峰修士和几十个分神期中期以及分神期初期修士,根本没有胜算,别说胜算,如今没了阵法,老管家连逃命的机会都未必有,也许用不了几招,老管家就必定落败,最终死亡。

    至于钱宝商行其他修士就更加不用说了,面对敌人的几百万大军,钱宝商行的护卫只有被屠戮的份,想要形成有效的抵抗都是不可能的。

    说白了,钱宝商行的阵法一破,钱宝商行里面的修士,那就成了敌人砧板上的鱼,随便敌人宰割,根本就没法反抗。

    “哈哈,这就是钱宝商行?”阴不平在大军攻破阵法之后,并没有立刻对钱宝商行的众人动手,而是有些意外的看着钱宝商行的众人。

    如今钱宝商行里面,分神期修士,只有老管家一人,虽然是分神期巅峰修士,但是,一人而已,独木难支。

    其他人,也就赵飞燕等几个高层才有出窍期修为,其他修士,都是元婴期修士,钱宝商行的护卫,就更是元婴期修为,甚至还有些护卫是结丹期修为。

    也是,钱宝商行虽然名响半岛城,但是,钱宝商行毕竟来到半岛城的时间短,招收护卫,也招收不了高修为的护卫,甚至元婴修士,都有很多修士不愿意去钱宝商行,因此,能去钱宝商行的元婴修士,都是没有多大希望,大家都不要的元婴修士,才去做钱宝商行的护卫,倒是结丹期修士,钱宝商行倒是招收了一些天赋还不错的结丹期修士。

    招收的元婴期护卫,钱宝商行有心培养,却也因资质太差,而没有突破到出窍期,而结丹期护卫,虽然资质好一点,但是,时间太短,把他们培养到元婴修为的时间都没有,就更不要说把他们培养到出窍期了,说起来,钱宝商行缺的还是时间,如果有时间把那些天赋不错的结丹期修士培养到出窍期,那么,钱宝商行护卫的战力,也将提高一大截。

    钱宝商行的高层之所以是出窍期修为,那是因这些高层,都是从浅海域,从钱宝商行总部或者从第一门带来的修士,他们只要有资源,很快就能提升到出窍期,就像第一门的那些修士,各个都是出窍期一样。

    当然了,就算那些高层是出窍期,除了赵飞燕外,其他人都是出窍期初期,也只有赵飞燕才达到了出窍期巅峰修为。

    不过,话又说回来,刘一这个门主都才出窍期初期,其他人能够突破到出窍期初期,已经很不错了,赵飞燕能够突破到出窍期巅峰,那是赚大运了。

    看着钱宝商行的真实情况,阴不平怎么能够不意外呢?

    其实,不止阴不平,其他人也大感意外,虽然大家都知道,钱宝商行肯定不是灭钱联盟的对手,但是,在大家的想象中,钱宝商行绝对比眼前看到的强大。

    在大家的想象中,钱宝商行能够让嗜血黑塞市场吃亏,不说分神期巅峰修士有多少,至少他们的分神期中期和分神期初期修士有不少吧?

    可如今发现,钱宝商行除了有一个分神期巅峰修士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分神期修士了,别说分神期修士,就连出窍期修士都没几个。

    说实在的,大家眼前的钱宝商行的出窍期修士,还没有灭钱联盟的分神期修士数量多,你说,眼前敌人的分神期修士的数量都比你出窍期修士的数量多,这样的战斗,怎么打?

    “哈哈,原来这就是钱宝商行,只不过几个烂冬瓜而已,也真佩服你们,这样的实力,居然敢到处惹麻烦!”阴不平经过最初的吃惊后,开口道。

    与阴不平的最初吃惊与大笑不同,嗜血黑塞市场的修士却各个都阴着脸,心里后悔不已。

    如果早知道钱宝商行只有这点实力,嗜血黑塞市场早就灭了钱宝商行,哪怕灭钱宝商行要付出一点代价,却也付出不了多少代价,如果多出动几个分神期巅峰修士,哪怕拿下钱宝商行,也不用付出什么代价,毕竟,钱宝商行就一个分神期巅峰修士有点看头,其他修士,简直就是不足为虑,轻易就能灭之。

    不仅嗜血黑塞市场的修士这样想,就连其他人,在震惊钱宝商行实力如此低弱之余,也忍不住瞟了几眼嗜血黑塞市场的修士,心想:这就是钱宝商行的实力,你们以前怎么不灭了他们,还忌惮他们?

    因此,感受到大家眼光中的别样东西,嗜血黑塞市场心里不仅后悔,更是羞辱与无语:我们怎么知道钱宝商行的实力居然如此差,如果知道的话,早就灭了钱宝商行,何至于等到现在?你们这样看我们,我们是何等的冤枉啊?

    “哼,你也别得意,现在我们钱宝商行落在你手上没什么好说,不过,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们钱宝商行记住了,今天,就算你们灭了我们,也有人会替我们报仇,灭了你们的。”赵飞燕冷哼着看着阴不平道。

    虽然,阵法被破,赵飞燕也知道,钱宝商行再难保全,而自己等人也是在劫难逃,但是,赵飞燕却也不愿意落了自己的气势,不愿意让人看不起钱宝商行。

    要知道,在钱宝商行阵法被破,钱宝商行众人的实力暴露后,大家心里,钱宝商行只是一个骗子而已,装出一副实力很强的样子,吓唬大家而已,这让大家很看不起,尤其是那些原本对钱宝商行有意见,却忌惮钱宝商行的实力,不敢对钱宝商行怎么样的那些势力,就更是如此。

    如果知道钱宝商行实力如此弱,他们又怎么会忌惮钱宝商行呢?说不定,为了钱宝商行的财富,他们早就动手灭了钱宝商行,哪里会让钱宝商行留到现在,便宜嗜血黑塞市场等三大势力呢?

    当然了,赵飞燕虽然嘴上强硬,但是,赵飞燕心里知道,这次钱宝商行恐怕是在劫难逃,这次真的是绝望了,他们等不到刘一的到来,至少现在阵法已经被破,但是,刘一却还不见踪影。

    “哈哈,就你们钱宝商行这点实力,能把我们怎么样?”阴不平道,接着,又道:“我知道,你们的刘一不在,你们盼望刘一替你们报仇是吧,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别说他不在,就算他在,也是难逃一死,而且,就算他今天不在,灭了你们后,我们也会派人通缉他,最终,他还是难逃一死,就别妄想他替你们报仇了。”

    阴不平这次奉命剿灭钱宝商行,目的不仅仅是要剿灭钱宝商行,更是要把刘一给灭了,可惜,现在攻破钱宝商行的阵法,却没有发现刘一,他也知道,刘一不在钱宝商行,这次没法灭了刘一。

    现在的阴不平根本就不在乎刘一前来报仇,他害怕的是刘一看到钱宝商行被灭,就躲起来,如果刘一躲起来,他也未必能够找到刘一,整个半岛城那么大,刘一想要躲起来,太简单了,而且,刘一还未必就在半岛城,如果刘一躲出半岛城,那么,他还真的没法灭杀刘一。

    如果没有消灭刘一,那么,就算灭了钱宝商行,他也不会很高兴,毕竟,吴家要的是灭了刘一和钱宝商行,而不仅仅只灭了钱宝商行那么简单。

    看到钱宝商行这点实力后,阴不平就不再把钱宝商行放在眼里,也不把刘一放在眼里,在阴不平眼里,刘一如果真的聪明的话,看到钱宝商行被灭,就会躲起来,而不是找他们报仇,而阴不平更怕的也就是刘一躲起来。

    这些,不仅阴不平这样想,其他人也是这样想,唯独钱宝商行的修士不这样想,他们明白,也许他们这次在劫难逃了,但是,他们也相信,刘一肯定会替他们报仇,第一门肯定不会让他们白死。

    “哼,放心吧,门主是不会躲起来的,门主肯定会替我们报仇,灭了你们的。”赵飞燕道。

    “是吗,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等我灭了你们之后,刘一是躲起来,还是替你们报仇。”阴不平道,接着,阴不平又道:“动手,灭了他们。”

    接到阴不平的命令,灭钱联盟的大军,各个都开始准备施展法术,准备屠戮钱宝商行的修士,而阴不平等分神期修士,都盯着老管家,准备对老管家动手。

    这要一动手,不管是钱宝商行的修士,还是老管家,铁定被灭钱联盟所灭,而且,敌人还不用付出任何代价。(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