州赛,整个半岛州大型赛事,如期举行。

    虽然,州赛只是半岛州举行的年轻人的大赛,但是,这也是选拔优秀年轻修士的赛事,凡是在州赛上有较好表现的年轻修士,都会得到相应的奖励,同时,州赛也是鼓励半岛州各个势力培养天才的一种形式,凡是在州赛上表现好的修士,其所在的势力和城池,都会得到半岛州州府的大量资源奖励,以提高所在势力和城池的实力。

    当然了,半岛州州府,也就是半岛城的城主府,半岛州的州长也是半岛城的城主,因此,大家还是习惯城半岛州的州长为城主。

    因此,半岛城城主不仅掌控半岛城,还掌控整个半岛州。

    不过,半岛城城主,很少露面,大部分事情,都交给半岛城城主府的成员管理整个半岛州,而城主府的成员,除了亲自管理半岛城外,其他城池,都交给各个域的域主管理,各个域主管理自己域所在的城池。

    如浅海域域主,就管理浅海域的城池,当然了,浅海域的域主,也是浅海城的城主,因此,大家叫浅海域的域主也叫城主。

    州赛,在半岛城举行,州赛的规则是五十岁以下的年轻修士有资格参加,当然了,这是海选,除了海选外,还有一些不用经过海选的名额,那些名额,就是各个域固定的名额以及半岛城各个一流势力固定的名额。

    各个域固定的名额是十人,而半岛城各个一流势力固定名额也是十人,半岛城十大顶级势力的固定名额是二十人。

    除了这些固定名额外,其他想要参加州赛的修士,都有经过海选,通过海选之后,才能参加比赛。

    海选,也就是通过一定的方式,从报名参加比赛的修士中,选出十万名修士,让这十万名修士。

    海选出的这十万名修士,再和固定名额的修士一起,参加比赛,选出一万名修士,在根据这一万名修士的排名,给予这一万名修士想要的奖励。

    这就是整个州赛的大致过程,当然了,具体的比赛方式,每次比赛方式各不相同,因此,这次的比赛方式如何,在比赛开始前,谁也没法知道。

    当然了,在海选之前,州赛开幕,自然也要进行开幕仪式,毕竟,这是一场大型赛事。

    州赛的开幕仪式,说隆重,也很隆重,但是,说简单,却也很简单。

    说隆重,乃是每次州赛的开幕仪式,各个很多重要人物都会到场,比如,各个城池的城主以及各个势力之主都会到场,当然了,半岛城城主例外,半岛城城主很少到场,也很少露面。

    半岛城城主虽然不会到场,但是,每次州赛,都是半岛城城主府的人主持,因此,半岛城的有其他重要人物到场,半岛城的重要人物,地位可比其他城池的城主和半岛城各个势力的势力之主地位还高,平时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

    至于参赛选手就更加不用说了,每个参赛选手,肯定会出现在开幕仪式上,除了各个选手外,还有很多看热闹的修士,也会到场。

    州赛,到场的不仅有选手,还有很多看热闹的修士,这些修士,大部分是半岛城的修士,也有一些是其他城池赶来的修士。

    州赛赛场,乃是半岛城的一个固定赛场,半岛城每次举办州赛,都在固定赛场上举办,赛场的具体地点,在靠近城主府的一个庄园,叫做州赛庄。

    州赛庄平时都是关闭的,只有在州赛开启之后,才会开启州赛庄的大门封印,让所有观赛的修士,进入州赛庄观看比赛。

    州赛庄,外表看起来不大,但是,整个州赛庄内里很大很大,是大能修士开辟的一个空间,里面空间巨大,足以容纳几十亿修士观看比赛。

    普通的修士,站在州赛庄巨大空间里面观看比赛。

    而州赛庄内里空间虽然巨大,但是,除了中央一个大型高台外,再无其他建筑。

    州赛庄内里的高台,其实也是一个巨大空间的小型空间,那是州赛比赛的赛场,而整个赛场,都布满阵法,可以根据比赛规则的需要,把赛场变成各种场地,比如,可以把场地变成山岭,也可以变成沙漠,更可以变成大海,也可以变成擂台等等,根据比赛需求,控制阵法,变成想要的场地。

    高台周围,围着一些座位,这些座位,都是给特殊修士坐的座位,这些座位,一般的修士是没有资格坐上去的,一般修士,只能站着看比赛。

    此时,州赛庄内里,站满了前来观看比赛的修士,这些修士,在州赛庄大门开启之后,他们就进来了,也是,修士不吃不喝也不会饿死,因此,提前进来,坐在这里等候比赛,一直等到比赛结束再厉害,对于大部分修士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当然了,擂台周围的座位,却没有坐满。

    这些座位,都是给特殊的修士坐的座位,例如,浅海城各个势力的重要修士,又比如,各个城池的重要人物,还有就是参赛选手和参赛修士的亲人等。

    当然了,这里指的参赛选手的亲人,是指那些固定名额的修士的亲人,才有资格坐到特殊的座位上,其他参赛选手的亲人,肯定没有资格坐到特殊位置上,除非那个修士通过了海选,并且进入了前一万名,在进入前一万名后,前一万名修士的排位赛,修士可以带着自己的亲人坐在特殊座位上,观看比赛。

    此时,特殊座位虽然没有坐满,但是,也坐了一些修士,有些城池的参加比赛的修士,来的比较早,因此,就先坐在那里等候,而有些城池的比赛修士来的比较晚,他们的座位自然是空缺的了,更何况,这些座位,一般来说,还是有一些是空闲的座位,不可能全部坐满。

    当老管家带领刘一等人到达州赛庄时,这些座位,以及大半都坐着修士,也就是说,刘一他们,不是来的最早的参赛修士,也不是来的最晚的修士。

    在刘一他们入座之后,刘一看到,其他城池的参赛修士,也一个个都陆续进入州赛庄,在特殊的座位坐下,等候大赛的开始。

    其实,按照往年,每次大赛开始前,进来的参赛修士,各个城池之间的参赛修士,都会攀比一番,甚至两个实力相近的城池,还会互相吵闹讥讽,但是,今次,大家却安静的等候大赛开幕,就连经常打击浅海域的几个垫底的地域的参赛修士,今次也没有再讥讽浅海域,这是比较古怪的一点。

    以为,每每开赛之前,浅海域前来比赛的修士,都要遭受他人的侮辱,奈何浅海域真的实力垫底,哪怕被侮辱,也只能默默忍受。

    今次,浅海域参赛选手实力大涨,老管家都做好了打一个翻身仗的准备,奈何没有其他城池的修士前来讥讽,其实,老管家也知道,现在整个半岛州都一片混乱,神秘势力混乱的不仅仅是浅海域,半岛城的其他域,同样神秘人祸乱。

    神秘势力祸乱浅海城,只是神秘势力祸乱半岛州的一个缩影罢了,在这种背景下,其他城池的参赛选手以及带队之人,实在没有心情讥讽其他参赛选手。

    相对来说,浅海域的祸乱,如今已经解决了,而其他域的祸乱,根本就没有解决,甚至有些域的祸乱,比浅海域祸乱严重多了,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在混乱的年代,大家都在努力抵抗神秘敌人,自然没有心情去讥讽参加州赛的其他参赛选手和带队修士。

    时光匆匆,当所有固定参赛选手都到场后,当半岛城城主府的人到来后,半岛州州赛,算是开幕了。

    其中,刘一看到半岛城城主府的群中,走出一个老年修士,站在高台中央,大声道:“各位道友,大家好,时隔五十年,州赛再次在此举行,老夫半岛城城主府老管家,代表城主,欢迎各位道友,也祝各位参赛的小道友能够取得好成绩,并且,宣布:州赛正式开始,下面,有请我们的裁判,为我们宣布比赛的规则及内容。”

    说完,老管家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番话,简洁,简短,又不恭维。不像其他赛事,每次开幕,都要讲一大堆屁话,讲一大堆大话,其实,讲的那些大话屁话,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都是一些形式话,老套话,甚至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也许这就是半岛城城主府的底气,他们根本不需要讲其他客套话,直入主题,简单明了,马上进行比赛,这才是大家需要的,当然了,也就是城主府有这个底气。

    在老管家回到座位上后,有一个老头飞到擂台中央,不用说,刘一也知道,那就是替大家讲比赛内容和规则的裁判。

    比赛内容和规则,每次不同,因此,看到那人出来,大家都认真起来,毕竟,参赛者,必须知道比赛内容和规则,否则,耽搁了自己的比赛,那也只能怪自己。(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