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规则,每届州赛的规则都不相同,同时,每届州赛的规则,都是临时告知参赛选手,在这之前,任何选手,都没法知道比赛规则是什么。

    此时,那老者出来,就是为了宣读比赛规则,这是重中之重,因此,每个参赛选手都认真听着,生怕遗漏。

    “老夫乃此次州赛的总裁判,为保证比赛的公平公正,我在此宣布这届州赛的比赛规则,这届州赛,主要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乃是海选,选出十万人,这和往届一样,第二部分,那是精选,选出一万精英,也和以往一样,最后是第三部分,乃是排名,给十万精英排名,根据排名,给予相应的奖励。”老者道,接着,又道:“虽然,这三部分和往届一样,但是,每届大比的内容都不相同,这届海选,内容也和往届海选有所不同,具体内容就是:我们在擂台上布置了一个阵法,各位参赛选手进入阵法中,在阵法中,各个修士会遇到不同的场景,当坚持不住时,会被阵法送出来,当阵法中只剩十万人时,阵法将停止运转,而剩下的十万人,将会是这次海选的十万人。”

    “好了,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这次海选,就由老夫做裁判,我宣布,比赛现在开始,各位选手立刻进入擂台,等所有选手进入擂台后,我再开启阵法,开始比赛,记住,阵法没有停止时,也就意味着比赛还在进行,如果被阵法送出,那就意味着失败。”老者道。

    其实,老者不说,大家也明白,刚好十万人时,阵法就会停止运转,那么,在阵法停止运转之前,被传送出来的修士,自然也就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自然也就是失败者,毕竟,这只是海选,根本不需要排名,只要选出十万修士就可以。

    于是,各个修士,都迅速进入擂台。

    在阵法开启之前,擂台还是安全的,因此,早进入擂台和晚进入擂台,倒是没什么两样,但是,作为参赛选手来说,还是愿意快点进入擂台。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参加比赛的修士,都进入擂台。

    “好了,大家都进入了擂台,那么,比赛就将开始,我老夫将要开启阵法,各位准备!开启阵法。”老者道。

    随着老者语毕,顿时,参赛的修士突然发现,身边的修士消失了,而自己却孤零零的置身在一个陌生的空间里面。

    不过,每个修士,所面对的空间,都有所不同,有的修士,眼前显现的是一片大海,有的修士,眼前显现的是一片山林,有的修士,眼前显现的是一片沙漠,更有些修士,眼前显现的只是一个孤零零的狭小空间,犹如一个陌生的房间一般。

    当然了,每个修士眼前显现的环境不一样,所要面对的也不一样,甚至有些修士,眼前显现的环境是一样的,但是,所要面对的还是不一样。

    比如,有很多修士,眼前显现的乃是一片大海,但是,有些修士,发现海水十分宁静,风平浪静,而有些修士,眼前显现的同样是一片大海,却发现还是波涛汹涌,稍有不慎,就会被波涛淹没,最终被波涛吞噬,甚至很多修士,除了眼前显现的是一片大海外,还要承受各种海怪的攻击。

    面对这些,修士需要凭借自己的实力和经验,安然坚持,如果坚持不住,这时候,参赛的修士自己也不确定是被阵法送出,失去继续比赛的资格,还是真的会被里面的危险给弄死,因此,一个个修士,都只有认真的坚持。

    当然了,由于人数太多,各个参赛者所面对的各种情况,自然不可能被显现出来,在大家眼里,在阵法启动之后,所有参赛者,都消失在大家眼中,让各个观赛者也不知道各个参赛者所要面对的内容。

    因此,大家只有等待,等待者海选的结果。

    不过,对于海选来说,大家大多数都是凑热闹而已,没有谁会认真观看海选比赛,毕竟,海选选出的修士基数大,十万人,这里面,虽然也有很多高手,但是,大部分修士,实力都不算很高,至少放在半岛城,这些修士的实力不算很高。

    而观看比赛的修士,大部分还是半岛城的修士,因此,对于海选,观看比赛的修士并不很认真的看,大家只不过是凑热闹而已。

    当然了,海选之后的精选,大家还是会看的很认真,毕竟,海选之后的精选,选出的都是天才精英,自然值得大家看,不说比赛精彩与否,至少,有不少势力,想看看能否从其中找出一些不错的苗子。

    五十年一届的大比,虽然限定年纪为五十岁以下,但是,五十岁以下的年纪,修为和天赋却未必成正比。

    比如,有些修士,才十几岁,就来参加大比,哪怕天赋再逆天,最终实力也不会很高,但是,有些修士,都将近五十岁了,比如四十九岁,那么,这样的修士,就算天赋不怎么样,只要修炼资源跟得上的话,修为肯定比十几岁的修士修为高,因此,修为高并不一定就是天赋高,但是,精选那一万人,却是实力最强的一万人,因此,落选的修士,肯定也有些年纪小,天赋好,但是实力低的修士,这些修士,就需要各个势力的修士的慧眼,去发掘他们,再另行招收他们。

    其实,州赛的目的,除了鼓励大家认真修士,鼓励各个势力认真培养修士外,也有从比赛中发现天才,挖掘天才的目的。

    当然了,海选选出十万人,这是十万人,大部分只要是天才的话,基本上都在其中,不会淘汰,毕竟,天才的话,哪怕年纪小,实力也不会太差,如果实力太差,那就只能说不够天才,而且,大家既然前去参赛,年纪也不会太小,太小的话,大家也不会去参赛,最多就是错过大比而已,只要有实力,错过大比也就错过大比。

    因此,哪怕年纪最小的,也有十来岁,十岁以下的修士,还真的没有参加这样的大比,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参加。

    也是,不管天赋好坏,十岁以下,都不会参加,如果天赋好,在大势力,也许十岁以下,实力也不算弱,他们也就没有必要通过比赛来让大家发现他的天赋,如果天赋好,却不在大势力,那么,十岁以下,实力也太弱了,这样弱的实力,连半岛城都到达不了,就更不要说参加比赛,因此,虽然每届比赛,规定年龄是五十岁以下,但是,去的修士,至少都有是多岁,而大家的修为,最少也有元婴期修为,如果修为没有达到元婴期,那么,是没有修士愿意参加比赛的,而大势力修士,那些大势力修士相应参加比赛的话,他们最少都超过了元婴期,达到了出窍期,才会参加比赛。

    碰!

    一道身影倒飞出来,出了阵法,到了擂台下面。

    有了第一个修士坚持不住,倒飞出来好后,接连不断的,不断有修士倒飞出来,当然了,这些倒飞出来的修士,大部分都是以下元婴初期修士或者元婴中期修士,元婴后期修士倒是没有。

    随着时间推移,倒飞出来的人数越来越多,而这些修士倒飞出来的也越来越平凡。

    也是,虽然大家不知道这些参赛修士在阵法里面所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是,大家知道,他们要面对的压力,绝对是随着时间推移,压力越来越大。

    碰!碰!碰!

    进入比赛的修士,有几百上千万,随着倒飞出来的人数越来越多,倒飞出来的人数,也达到几百上千万,最终,在里面只留下十万。

    在只剩十万时,阵法突然停止运行,这时,阵法消失,剩下的十万修士,也显现在擂台上,然而,剩下的十万人,各个表情不一,有的表情惊骇,有的表情惊喜,也有点表情平静。

    那些表情惊骇的,都是一些元婴中期修士,甚至接近元婴后期的修士,而表情惊喜的都是元婴后期修士,那些表情平静的都是一下出窍期以上修为的修士。

    面对阵法里面的威胁,元婴中期修士,大部分应付不了,只有少部分能够侥幸坚持下来,而且,就算坚持下来,也是一脸惊骇,而元婴后期修士,除了少数几个倒霉蛋被淘汰,大部分都留下来了,但是,他们也绝对不轻松,因此,能够坚持下来,他们也很惊喜,倒是那些出窍期以上的修士,这样的海选,这样的威胁,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难度,因此,他们都能够保持平静。

    “很不错,恭喜你们十万人能够留下人继续比赛,而其他人也不要灰心,一时的失利算不得什么,我们修士的路还有好长,只要努力,最后也能干出一番事业。”老者道,接着,老者又道:“海选结束,下面,获得固定名额的修士入场,和他们十万人一起,参加精选。”(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