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小的元婴后期修士太厉害了。”

    “是啊,怎么有这么小的元婴修士?”

    “太天才了吧?”

    随着第一个人的惊呼,大家也就发现了,那惊呼之人指着的那个小修士,真的太小了,小不点一个,看年龄,绝对没有超过十岁。

    没超过十岁,就有元婴后期修为,这还让其他修士怎么活啊,看看其他修士,哪个不是到了二三十岁了,才修炼到元婴期,哪怕在赛场上的几个分神期修士,他们也是十多岁,二十多岁才到元婴期,不满十岁时,别说到元婴期,就算结丹期修为也没几个。

    小孩子一出生,哪怕天赋很好,刚出生,也和其他小孩一样,牙牙学语,七个月学会坐,八个月学会爬,大概一年内能够学会走路和说话,那就很不错了,甚至有些笨一点的小孩,几岁后才会讲话。

    因此,想要让小孩子学习修炼,最早也得两三岁以后,才能开始学习修炼,就算两三岁开始修炼,可是,小孩子的理解能力毕竟不如大人,因此,很多功法理解,小孩子理解起来,也比大人更差,因此,在这段时间,小孩子的修炼速度都不会很快,一般来说,修炼最快的那段时间,都是在十多岁以后,到一百岁之内,这段时间,对于修士来说,是实力提升最快的时间,当然了,这都是对于大部分修士来说,对于一些极品天才,或者对于一些以修炼资源堆积的修士来说,就不在此列。

    “就不知道他是哪个势力培养出来的小孩。”

    “是啊,应该是某个势力培养出来的小孩。”

    “如果不是某个势力培养出来的小孩,那这个小孩也太逆天了,我想那些大势力都会抢着招收这个小孩。”

    修士修炼,资质很重要,所谓的天才,一般都是资质惊人的人,但是,真正想要修为快速提升,除了资质外,还要有相应的资源,没有相应的修炼资源,那么,哪怕资质再好,修为的提升速度也不会太快,当然了,比资质差的修士也快多了。

    想那小孩,没到十岁,就已经元婴期了,资质肯定十分逆天,但是,除了资质外,资源也肯定能不少,如果没有相应的修炼资源,哪怕小孩资质逆天,也没法在十岁前进入元婴修为,尤其是元婴后期修为。

    “不管小孩是不是大势力培养的,等比赛结束之后,自然知晓。”

    “是啊,比赛结束后,自然知晓。”

    这样的天才,注意他的人肯定很多,以前没有注意到也就罢了,如今大家都留意那小孩了,大家都相信,要不了多久,小孩的身份就好被发掘出来,到时候,大家也就知道小孩是不是大势力培养的。

    “看,那边那个修士也很厉害,虽然没有那小孩厉害,也很不错了,元婴后期修为,可是,年纪也才十来岁,我看最多也就十二三岁吧。”

    “那边,还有那边,你看到没有,那个出窍期初期修士,也很年轻,大概也就十来岁,十来岁就出窍期了,要我看,他的资质也不低于那小孩。”

    “何止他,你看那边那个,那边那个元婴后期修士,虽然只有元婴后期修为,但是,他的战斗力,达到了出窍期实力,你看那些出窍期初期实力的妖兽,也只是和他斗个旗鼓相当,更主要的是他的年龄也很小,也就十来岁吧。”

    “是啊,说起来,第三档次的那些修士,大部分都是天才,他们之所以沦为第三档次,也只是他们年龄小,导致实力不足,否则,他们肯定不会在第三档次,很多人,都应该能够挤进第二档次靠前或者挤入第一档次。”

    十万选手,只有前一万才能留下来继续参加比赛,因此,第三档次的那些比赛者,那是注定要被淘汰的,别说第三档次,就连第二档次的参赛者,都要淘汰大部分,因此,像那些落后的参赛者,他们奋力宰杀妖兽,并不是说要进入下一轮的比赛,而是在展现自己的天赋,否则,像那些元婴修士,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入前一万名,这一点,那些元婴修士也有自知之明,可是,他们还是努力击杀妖兽,尽量让自己多获得一点积分,这也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天赋。

    那些实力靠后的修士,他们虽然不行,但是,很多人的天赋都是很好很好,只是年纪太小,导致实力不足,因此,他们希望通过这次精选的比赛,展现自己的天赋,让其他势力能够看到自己的天赋,从而招收自己。

    其实,很多势力,都会在州赛结束之后,招收一些在精选的比赛中,表现出色,却没有进入前一万名的修士,当然了,进入前一万名的修士,如果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的话,一般都会有其他势力前去招收。

    不管怎么说,在五十岁以内,能够进入州赛前一万名的修士,都是资质不错的修士,因此,前一万名修士,哪个势力都愿意要,不过,话又说回来,前一万名的修士,很多都是一些势力培养出来的修士,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加入其他的势力了,也只有少部分没有加入其他势力的修士,被一些势力捡漏招收。

    “看那第二档次靠前的那些,应该是十大势力的修士吧。”

    “那当然了,十大势力虽然固定名额不多,但是,除了固定名额弟子外,还有不少没有进入固定名额的弟子,也参加了比赛,因此,靠前的那些,大部分都是十大势力的弟子。”

    “不止第二档次靠前的那些,就连第一档次,大部分都是十大势力的弟子。”

    “那当然了,第一档次,都是分神期修士,自然也就只有十大势力才能培养出如此年轻的分神期修士。”

    “是啊,其他势力,可能能力培养出如此年轻的分神期修士。”

    “嗯?不对,那小子是谁?出窍期修为,怎么能够混在第一档次?”

    “对啊,那小子是谁?怎么能够混在第一档次呢?”

    终于,有人发现了刘一。

    刘一这个出窍期修士,居然混在第一档次,虽然刘一在第一档次的靠后,但是,那也是第一档次。

    看看第一档次,除了刘一外,清一色的分神期修士,就刘一一个出窍期修士,就好像万花丛中一点绿,显得特别刺眼,因此,大家想要不注意刘一,都不可能。

    当然了,这还是大家不知道刘一没有尽全力的缘故,如果知道刘一没有尽全力的话,大家还会更加吃惊。

    “是啊,那个是谁啊?太厉害了,面对出窍期势力的妖兽,一拳一个或者两三拳一个,太厉害。”

    “是啊,虽然只是出窍期修为,但是,我看他的实力,绝对不必分神期修士弱。”

    “出窍期修为,就有分神期势力,而且还不到五十岁,太厉害了。”

    “这真是天才,天赋太好了,就不知道是哪个势力培养出来的天才,难道他也是十大势力暗中隐藏起来的秘密弟子?”

    “谁知道呢?不过,比赛结束后,我们自然会知道那是谁。”

    刘一在比赛中的表现,让所有观看比赛的修士都大为吃惊,不认识刘一的修士,正在好奇刘一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是否是大势力培养的。

    就连认识刘一的修士,也为刘一的实力感动吃惊。

    “第一门门主就是第一门门主,果然厉害。”

    “钱宝商行的刘一,果然了不起,难怪他们会不怕那三个顶级二流势力。”

    “钱宝商行,果然有自己的底蕴。”

    “还是少惹钱宝商行为妙。”

    当然了,对于这一切,比赛中的刘一是不知道,不过,就算刘一知道了,刘一也不会在意,刘一此时正在一心一意的宰杀妖兽。

    刘一此时一心一意的宰杀妖兽,不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积分,而是为了练手,准备做到每一只妖兽,都用最少的力量,去解决。

    虽然都是一拳宰杀一只妖兽,开始时,也许刘一需要用力量十,才能解决妖兽,但是,现在,同样的妖兽,刘一只需用力量五,就能解决同样的妖兽,这对于刘一来说,就是一大进步。

    也就是说,宰杀同样一只妖兽,现在的刘一只需消耗原来的一半力量。

    当然了,随着刘一的不断练习,也许慢慢的,消耗的力量还会更少,因此,刘一认真击杀妖兽,不是为了积分。

    积分的话,刘一早就够了,毕竟,精选过程,只要刘一能够进入前一万名就行,进入了前一万名就可以进入下一轮的比赛,至于是排名第一,还是排名第一万,其实差别不大,最终排名,还得靠后面的比赛,和精选的比赛无关。

    时间悄然溜走,不知不觉,比赛结束了,在比赛结束前,涌现出了大量天才,让很多势力都磨刀霍霍,想要准备招收那些涌现出来的天才。

    而在比赛结束后,阵法自然停止运作,所有修士也再次显现在擂台上,此时,前一万名修士也出来了,他们前一万名修士的令牌,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