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轮轮比赛下来,能够留在场上的参赛选手越来越少,而能够留下来的,无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

    最终还剩几十人时,比赛算是开始进入高潮。

    前面的比赛,虽然也有不少相对精彩的比赛,不过,总体来说,比赛的双方,实力相差比较大,除了个别几场外,没什么太大的看头,但是,从现在开始,却不是如此。

    剩下几十人,除了十八个分神期修士和刘一这个出窍期中期修士外,其他修士无一例外,都是出窍期巅峰修士,更主要的是,他们这些出窍期巅峰修士,个个战力惊天,比一般的出窍期巅峰修士,强大一大截,甚至,一般的刚刚突破到分神期的普通修士,都未必能够奈何他们,他们都是出窍期中的最精英高手。

    这些剩下的修士,分神期修士不说,就算出窍期巅峰修士,也是个个不凡,手段惊天,哪怕分神期修士,想要战胜他们,也得费一番手段。

    因此,接下来的比赛,两两之间的对决,就不再是以前那般,一触即溃,而是有些看头,毕竟,就算那十八个分神期修士,除了黄玲和第一名的那个外,其他人都只是分神期初期而已,也只比那些出窍期巅峰修士高一点点,还做不到一招击败他们。

    “呵呵,很不错,这届大赛,你们的水平比往届高了一筹。”老者总裁判看着剩下的那些参赛选手道。

    如今剩下的几十人,如果放在往届的话,就算不能夺冠,最少也能位列前五,如今,却剩下几十人。

    不过也是,往届的话,一般参加比赛的修士,有一两个分神期就很不错了,甚至有几届州赛,参赛的修士最高修为,也就是出窍期巅峰修为,而没有到达分神期。

    这也是浅海域以前派遣如此修为低下的修士前来参赛,也有一两个进入前一万名的原因,而这一届,参赛修士的整体水平高了几节,因此,如果还是浅海域派出的参赛选手,还是以前的水平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进入前一万名,好在此次,他们提前来到半岛城,在钱宝商行的帮助下,他们虽然没有钱宝商行的修士提升的那么快,却也有了很大的提升,个个都有了出窍期修为,而且在出窍期中,还算不弱,至少,前来参赛的十名修士,个个都进入了前一万名,可惜,他们都在第一轮被淘汰,除了刘一和黄玲外,他们都没有人能够撑过第二轮。

    当然了,就算如此,这一届,对于浅海域来说,也是十分满意的成绩,毕竟,全都进入了前一万名,尤其是刘一和黄玲,还有取得前十的希望。

    如果刘一和黄玲都取得前十,那么,浅海域这次就真的要大大出名,让其他地域羡慕他们。

    当然了,老者是总裁判,是半岛城城主府派出的,他不在乎谁是前十或者谁是第一,也不在乎哪个区域的参赛选手强弱,他在乎的是整个参赛修士的整体水平,整体水平越高,他就越高兴。

    这一届,如此多分神期修士参赛,就算不是分神期修士,其他的出窍期修士也个个不凡,这也代表整个半岛州的修士水平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老者自然高兴。

    其实也是,乱世出英雄,整个半岛州,因神秘敌人祸乱,导致整个半岛州,都是战火连天,战争遍地。

    到处战乱,虽然让很多很多修士喋血,让很多势力灭门,却也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的英雄人物。

    尤其是很多天才人物,在混乱年代,也不得不提早加入战争中,在战争中磨砺己身,让自己的实力极速提升,因此,这一届大比,才会天才涌现,这一届大比,才会比往届高了几个档次。

    “你们很不错,个个都是经过了战争的洗礼,都是经历血与泪的考验,个个战斗经验都丰富至极,这一点,值得表扬,当然,老夫也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再创辉煌,毕竟,修炼之路,你们还算年轻,可以说,精彩之路,你们才刚刚开始。”老者道,接着,又道:“废话就不多说了,继续比赛吧。”

    比赛开始,也确实如老者所说,下面的一场场比赛,都是精彩至极,个个选手,个个都经验老道,经验丰富,各种手段,也运用的妙笔生花,如梦如幻。

    “看,那边两人,不是十大势力的两个天才弟子吗?”

    “是啊,他们是十大势力的两个弟子,好厉害,虽然他们不是分神期修士,但是,那样的攻击,勉强达到了分神期修士攻击的威力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他们是谁,他们是十大势力的弟子,他们有特殊手段提升自己的实力,虽然这种提升是短暂的,无法持久,但是,用在擂台上,却最合适了。”

    “也是,十大势力,果然底蕴深厚。”

    比赛进行到这里,除了刘一外,其他哪个不是十大势力的弟子,其他人都是十大势力的弟子,就算黄玲,虽然挂名在浅海域,挂名在第一门,但是,大家都知道,黄玲就是黄家家主之女,黄家的千金小姐,也是黄家的天才美少女,只不过大家不明白黄玲为什么挂名在浅海域,为什么挂名在第一门,但是,黄玲是黄家之人,却是事实。

    因此,除了刘一外,剩下的修士的战斗,其实也是十大势力的争锋。

    前十八的分神期修士,都来自十大势力,这一点毋庸置疑,就连那些出窍期巅峰高手,现在留在场上的,都是十大势力的弟子,其他势力,哪怕同为半岛城的其他一流势力的弟子,都已经一个个淘汰了。

    半岛城十大势力,四大家族,分别每个家族一个分神期修士,外加九个出窍期巅峰修士参赛,而剩下的六大势力,都是以门派方式形成的势力,他们的天才就更多,因此,第一宗门派出了三个分神期修士外加七个出窍期巅峰修士参赛,其他五个势力,他们每个势力都有两个分神期修士外加八个出窍期巅峰修士。

    再加上黄玲,刚好十八个分神期修士,再加上几十个出窍期巅峰修士。

    这些出窍期巅峰修士,都是十大势力出来的分神期修士,个个战力通天,不是一般势力的出窍期修士可以比拟的。

    因此,当最后只剩下几十人时,这些剩下的修士,都是十大势力的修士,尤其是到了现在,赛场上只剩四五十人时,更是如此。

    十个势力,每个势力大约也就只剩下三四人在场上,其他人都淘汰了,这时的比赛,才是最激励的比赛。

    十大势力,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优势,然而,十大势力,在半岛城中,总体实力相差不大,因此,各自小辈之间的战斗,没有很明显的差距,因此,战斗起来,都十分激励,想要赢得比赛,都各施手段,拼尽全力,才能赢得战斗。

    当然了,在这种整个半岛州都关注的比赛里面,个大顶级势力派出来的修士,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而在赛场上,都是竭尽所能,尽情拼搏。

    “大势力,就是大势力,个个都不凡。”

    “那当然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看他们,哪个没有看家本领?”

    “也是,没有看家本领,也没法走到现在。”

    “这还只是出窍期修士的争锋,等待前二十名出来后,那就是分神期修士的争锋,那才有看头。”

    “那当然,你看,现在这些分神期修士,都没有尽全力,虽然很多那些出窍期的对手,和他们战斗,战斗了很久,但是,是个人都可以看出,出窍期修士,拼尽全力,也仅仅是拖延了一点战斗时间而已,最终还是战败。”

    “没办法,大家都是大势力出身,底蕴都差不多,这时候,谁的修为更高,谁就能赢,想要出窍期赢分神期,除非有逆天奇遇。”

    各个比赛修士的各显神通,也让观看比赛的修士大饱眼福,要知道,这样的比赛,可不是一般情况下能够见到的。

    平时,各大势力之间,就算有后辈天才修士之间的战斗,却也没几个能够看到,大部分都是秘密进行,大概也只有在比赛结束之后,大家才能知道,某某势力的天才修士和某某势力的天才修士进行了一场比斗,又是某某势力的修士某某某赢得了比赛。

    然而,这一切,大家只知道结果,却没法观看整个比赛过程,因此,根本没法跟现在亲眼所见能够相比。

    又经过一轮比赛,最终,只剩下二十人留在比赛场上,也就是说,前二十出来了,毫无疑问,十八个分神期修士,外加刘一和一个出窍期巅峰修士,总共二十人。

    “哈哈,很好,这届州赛,你们二十人,就是这届州赛的前二十名,都准备准备,明天,你们二十人将争夺前十。”老者道,接着,又道:“明天的比赛,你们将不再是按照原先的顺序进行比赛,而是明天由你们二十人进行抽签,抽到对手是谁,对手就将是谁。”(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