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玲和黄明的对手实力低下,对于他们来说,前十唾手可得,已是囊中之物,可是,刘一自己的形势却不太乐观。

    刘一要面对的对手,不仅是一位分神期初期巅峰、不比黄明弱的修士,更是和刘一有着无尽恩怨的吴家代表人物----吴敌,他是吴家年轻一代领军人物,和黄明在黄家的地位一样,他是吴家看重的人物,吴家就希望他能够带领吴家,走向巅峰,超越半岛城其他势力,同时,吴敌也是半岛城年轻一代的十大高手之一。

    如果不是一号那分神期中期修士独占鳌头以及黄玲异军突起,在大家眼里,也许吴敌真的如他名字那般,无敌于半岛城年轻一代,是这届州赛冠军的不二人选。

    而现在,有了一号和黄玲两人,才让人觉得无敌想要夺冠希望渺茫,不过,前三还是一定的,更主要的是,吴敌的号码是二号,也就是说,在精选时,吴敌的排名,超过了分神期中期修为的黄玲。

    虽然精选时大家没有尽全力,但是,不管如何,从精选的排名,也能够看出大概实力,因此,就算吴敌没有分神期中期修为,大家还是认为吴敌有那么一丝夺冠的可能,当然了,想要赢得冠军,机会毕竟渺茫,毕竟,他的前面还有两座大山,那都是分神期中期修士,吴敌想要以分神期初期修为,赢分神期中期修为的黄玲和一号,困难重重,如果不是他是二号,在精选时排名超过分神期中期的黄玲,让人认为他有一丝可能的话,大家都不认为他有夺冠的可能。

    不管怎么说,吴敌是二号,在精选时排名超过了黄玲,也就意味着他有一丝机会战胜黄玲,也就是说他有一丝机会战胜分神期中期修士,因此,大家才认为吴敌有一丝机会夺冠。

    吴敌有一丝战胜分神期中期修士的可能,也就是有着夺冠的可能,因此,在大家心里,除了黄玲和一号外,大概就是吴敌最强。

    吴敌如此厉害,是二号,而抽签的对手,却是刘一,在场二十人中修为最低,也只有出窍期中期修为。

    可以说,刘一算是太不幸运了,二十人中,三个实力最强人之一,就被刘一抽中了,不过,在大家看来,这也没什么,毕竟,在大家看来,刘一是最弱的修士,不管刘一抽到谁,都只有被淘汰的份,因此,刘一抽到谁差别都不大,倒是那些实力靠后的修士,都希望抽到刘一,却没有抽到刘一,心中忍不住大叫可惜,否则,抽到刘一的话,就算自己实力低下,也能闯进前十,不过,这只是其他人心中的想法,毕竟,其他人不知道刘一的真实实力,如果知道刘一的真实实力,就不会这样想了。

    “小子,你就是刘一,那个坏我们吴家好事的刘一?”吴敌看到刘一上场后,开口道。

    刘一和吴家的恩怨,经过灭钱联盟这么一闹,大家都清楚了,毕竟,原本来说,吴家和刘一之间的恩怨,虽然在半岛城传的比较广,但是,还有一部分人不知道,不过,经过灭钱联盟攻打钱宝商行不成,反而被钱宝商行打的落花流水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了刘一和吴家的恩怨。

    毕竟,灭钱联盟,为什么要攻打钱宝商行,还有钱宝商行有什么背景等等,随着钱宝商行的获胜,所有势力都不得不认真考虑这两件事情。

    随着各大势力的调查,灭钱联盟为什么攻打钱宝商行,因为嗜血黑塞市场原本就和钱宝商行有恩怨,因此,攻打钱宝商行,而阴月门和皇甫家因吴家的命令,才攻打钱宝商行,而吴家为什么要下令攻打钱宝商行,毫无疑问,因刘一破坏了吴家的好事,让吴家脸面大失,吴家自己有顾虑,没有亲自动手,却派遣两附属势力出手,想要灭掉钱宝商行,可惜,最终无功而返,却让半岛城自此陷入混乱。

    由此,吴家和刘一之间的恩怨,也再度被人提起,甚至在某些人的有意引导下,让整个半岛城的修士都知道了刘一和吴家的恩怨,也让吴家再次脸面大失。

    如今,在擂台上对战刘一,吴敌自然不会给刘一好脸色,别说不给刘一好脸色,要不是这是在擂台上,有裁判,没法杀了刘一,也许吴敌在擂台上就杀了刘一。

    擂台上的裁判,都是分神期巅峰修为的修士做裁判,有他们做裁判,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现死亡事件,在参赛双方一方有生命危险时,他们会出手相救,当然了,裁判出手了,也就代表胜负已分。

    因此,每个参赛选手,在比赛时,都可以尽情出手,不用留手,也不用担心自己失手打死对手。

    “呵呵,我就是刘一,不过,说到我坏你们吴家好事,还不如说你吴家死不要脸。”刘一道,接着,又道:“你们吴家的卑鄙手段用在别人身上,我刘一或许不会管,但是,你们把你们的卑鄙手段用在我第一门的修士身上,我刘一自然不能不管。”

    “哼,祸事皆因强出头,你会后悔的。”吴敌道,接着,吴敌又道:“虽然不能在擂台上杀了你,但是,给你松一松筋骨还是可以的。”

    刘一坏吴家好事,让半岛城所有修士笑话吴家,而灭钱联盟的失败,又让大家笑话吴家,因此,吴家都恨不得亲自杀上钱宝商行,灭了钱宝商行,奈何钱宝商行实力不弱,在没有准备充足的情况下,吴家也不敢贸然杀向钱宝商行,毕竟,钱宝商行实力不弱,更何况,吴家在半岛城还有对手在虎视眈眈,再加上这段时间,半岛城混乱,让所有势力都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因此,吴家一时也没有对钱宝商行动手。

    然而,就算吴家没有对钱宝商行动手,但是,只要在吴家有能力给钱宝商行制造麻烦的地方,吴家是不遗余力的给钱宝商行制造麻烦。

    像如今的州赛,其实吴家的修士都想给刘一制造麻烦,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给刘一制造麻烦,毕竟,大家没有在擂台上碰到。

    本来,如果不是抽签定对手的话,也许刘一也根本不可能和吴敌碰上,可是,抽签定对手,却让吴敌和刘一碰上了。

    这算是冤家路窄,这样都能碰上。

    这次抽到的对手是刘一,吴敌心中大叫爽快。

    虽然,吴敌也知道,有裁判在,他吴敌没法宰了刘一,但是,下重手还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万一裁判救援不及,宰了刘一,也就宰了刘一。

    像这样的比赛,大家为了博个好名次,都全力出手,没有谁愿意留手,因此,如果有选手杀死对手,也没有任何责任,当然了,有裁判在,裁判能够及时救援,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选手死亡。

    不过,就算有裁判救援,不会有死亡出现,但,有些救援不及,出现重伤,也很正常,因此,一般来说,选手都会根据具体情况,明知不敌的情况下认输,而并非一定要等到裁判救援自己。

    吴敌就是这样想的,吴敌就想要不给刘一认输的机会,当然了,吴敌也知道,刘一既然上来了,那么,就不可能还没动手就认输,否则,吴敌也就不会和刘一说那么多,而是直接出手。

    既然知道刘一不可能不动手就认输,那么,吴敌也就不介意发泄发泄自己心中的怒气,毕竟,抛开刘一和吴家的恩怨不谈,吴敌本来认为自己无敌,能够轻易夺冠,却没想到突然冒出两个分神期中期修为的对手,这样一来,夺冠就变得遥遥无期了。

    虽然,吴敌在精选时,排在第二,是二号,但是,真要吴敌面对分神期中期的黄玲和一号,吴敌心里也没底。

    吴敌知道,他想要战胜黄玲和一号,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毕竟,黄玲和一号不仅修为比他高,更是天才。

    吴敌能够战胜一般的分神期中期修士,却未必能够战胜分神期中期天才,应该说是没法战胜分神期中期的天才才对。

    因此,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吴敌这次最多只能取得第三名,这还是不出意外,如果万一出意外的话,他的第三都不保,他心里怎么好受呢?

    至于说是否出意外,这就很难说了,毕竟,虽然他很强,也有几个分神期初期巅峰修士实力很强,比如黄明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大家认为他比黄明强,但是,真实情况是否如此,谁知道呢?

    越这样想,吴敌心中就越气愤,因此,怒火中的吴敌,自然要在刘一身上发泄出来。

    “呵呵,给我松一松筋骨?就怕你吴敌还没有这个资格。”刘一笑道。

    刘一从开赛走到现在,靠的不是运气,而是实力,虽然,期间没有遇到任何分神期修士,但是,出窍期巅峰修士,刘一遇到不少,都被刘一一一打败,也是如此,刘一才闯进前二十,可不是大家眼中的弱者,不过,由于刘一修为太低,被刘一修为迷惑,大家一时间没有注意这些罢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