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敌的强悍,是众所周知的,而刘一虽然是大家眼中的弱者,但是,从刘一的话语中,大家却听出了刘一的强悍。

    “不错,有勇气,吴敌又如何,又不是真正的无敌!我支持你!”

    “对,对,把吴敌给狠狠的揍一顿,我支持你。”

    “虽然我不看好你,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揍吴敌一顿。”

    “是啊,希望你能够好好教训吴敌。”

    “哈哈,出窍期战分神期,如果你能够揍吴敌一顿,那太让人爽快了,值得期待!”

    “哈哈,真要揍吴敌一顿,估计吴敌也就没脸见人了,希望你真的能够揍吴敌一顿,而非口舌之便。”

    古来众生怜弱者!

    这句话,到哪里都适应,不管是真心希望刘一赢的修士,还是看热闹的修士,都希望刘一能够以弱胜强,赢吴敌。

    这是看热闹者的一贯做派,也正常,否则,热闹就变成无趣了,结果早早固定,就没有看头。

    “哼,就凭出窍期修为,也敢如此嚣张,等下看你怎么死!”

    “口舌之便,也只有弱者才会如此。”

    “该死,真该死,怎么敢这么嚣张!”

    “到了现在,还如此嚣张,这次你死定了,就算这次裁判救你性命,你最终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吴家不可辱,吴敌不可辱!”

    当然了,亲近吴敌的一方,却不这样想,他们是恨不得吴敌在擂台上宰了刘一,就算不能宰了刘一,至少也要狠狠的教训刘一,让刘一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可以得罪。

    “好,很好,我有没有资格,很快你就会知道,希望你不会后悔!”吴敌怒道。

    他吴敌,在半岛城也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别说刘一这个出窍期修士,就算在场的分神期修士,除了一号和黄玲外,也没谁敢说这话。

    面对吴敌,就算十大势力的分神期弟子,都得小心对待,否则,一不小心,被吴敌所伤,被吴敌松一松骨头,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刘一却说吴敌不够资格,这样藐视吴敌,也就意味者刘一不把吴敌放在心上,也就意味着刘一有抗衡吴敌的实力。

    作为天才,大家都是天才,谁的修为高,谁实力就更强,想要相抗衡,也要修为相当,这样的话,大家纵然有些差距,也不会相差太大,也只有这样,才能相抗衡。

    如今刘一,修为比吴敌低多了,哪怕刘一是了不得的天才,在吴敌眼里,刘一也不可能和他吴敌抗衡,别说抗衡,能够挡下他吴敌一鳞半爪,都可以值得刘一骄傲了。

    “哈哈,要动手就赶紧动手,那么多废话来彰显自己,不就是你害怕了,知道自己不够资格么!”刘一笑道。

    其实,对于吴敌,刘一虽然不惧,但是,刘一也知道,吴敌和一般的分神期修士不同,一般的分神期修士,别说分神期初期修士,就算分神期中期修士,刘一都能够轻松解决,但是,吴敌不同,吴敌乃是天才修士,天才修士,不可以轻易衡量,至少刘一知道,一般的分神期中期修士,肯定不如吴敌。

    再说了,吴敌既然代表吴家参赛,吴家自然也会给予吴敌帮助,别说其他的,一身装备和武器,肯定不凡。

    修士的实力,可不仅仅体现在修为上,除了修为外,修士的法术,修士的武器和装备,都是一种实力的体现。

    一把好的武器,能够让修士发挥出超乎想象的实力,一身好的装备,更是如此,因此,看修士实力如何,可不能仅仅看修士的修为,还要看他是否天才,是否习有厉害法术,是否有超强的武器,是否有极品的装备。

    因此,刘一虽然话语上有些藐视吴敌,但是,刘一心里却不敢轻视吴敌。

    “哼,想要早点死,我成全你!”吴敌道,接着,吴敌又道:“看招!”

    说出手,就出手,吴敌可不会怜悯刘一,更何况,现在怒火冲天的吴敌,都恨不得把刘一大卸八块。

    吴家功法,果然不凡,吴家法术,令人胆寒!

    虽然,吴敌第一次出手的不是吴敌的看家本领,也不是吴家最厉害的法术,但是,吴敌出手的法术,却也是吴家代表法术之一,只有吴家弟子才会的法术。

    看到吴敌出手,刘一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吴敌也是出自吴家,更是吴家的天才,这一出手,虽然只是一次平常的出手,并没有施展绝招,但是,威力却比一般的分神期修士施展绝招的威力大多了。

    “哼,雕虫小技!”刘一冷哼道,接着,刘一拿出几杆旗帜,丢在身前,并且喃喃自语道:“阵起!”

    顿时,刘一身前,几杆旗帜消失不见,同时,刘一身前出现一个无形的透明光罩,把刘一罩在里面。

    钱宝商行除了符篆外,阵法也是一绝,这在半岛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而刘一虽然有分神期的实力,但是,刘一自己的修为却只有出窍期修为,刘一不想过早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因此,刘一只有动用阵法。

    可惜,这是擂台比赛,可以动用阵法,却不能动用符篆,否则,刘一直接砸出大把符篆,直接用符篆,就可以把对手砸灭。

    也是,符篆的使用很简单,只要符篆制作好了,那么,是个修士都能激活符篆,使用符篆,因此,仅仅比赛,自然不能使用符篆,否则,大家谁花钱买的符篆厉害,谁就能赢,比赛也就失去了意义,毕竟,只要有厉害的符篆,哪怕一个筑基期修士,激活符篆,也能砸死一个分神期修士。

    而阵法却不同,在擂台上,想要使用阵法,必须临时布置,临时布置,那就只有阵法师才能布置,而且,实力强的阵法师,布置的阵法也厉害,实力弱的阵法师,布置的阵法也不怎么样,因此,在擂台上比赛,却不限制阵法师,毕竟,阵法,也是修士实力的一种体现。

    轰!

    吴敌的攻击,攻击在刘一的防御罩上,却被刘一的防御罩给挡下了,根本没法奈何刘一。

    “哈哈,我就说,他一个出窍期修士,怎么敢叫板分神期修士,原来是个阵法师!”

    “是啊,刘一是阵法师,那就难怪,谁不知道,阵法师往往是最不能惹的,个个都能越级战斗。”

    “哈哈,估计吴敌要倒霉了,遇到了阵法师,前十都可能不保了。”

    “就不知道刘一的阵法水平如何?”

    “哈哈,钱宝商行的阵法乃是一绝,刘一的阵法料想也不会太菜。”

    “那就有看头了,毕竟,吴敌也不是弱者。”

    “是啊,看来是要一番龙争虎斗了。”

    “龙争虎斗,才有看头,否则,一面倒的话,有什么意思。”

    刘一这一手阵法,确实超出了大家的意料,毕竟,大家看到刘一面对吴敌毫无惧怕,都在猜测刘一有什么手段,才能让他这个出窍期修士,有不惧怕分神期修士的底气,如今,看到这阵法,大家知道,刘一的确有不惧怕吴敌的底气。

    凭借这一手阵法,说不定还真的能够战胜吴敌,把吴敌挤出前十。

    “好,很好,原来这就是你的底气,不过,区区阵法,就想要挡住我的攻击,你也未免他小看我吴敌了。”吴敌道。

    其实,刘一动用阵法,不仅出乎其他人的意料,就连吴敌也没有想到,毕竟,阵法师,半岛城也有,但是,厉害的阵法师,像刘一这样在比赛中轻易使用阵法的阵法师,还真的没有多少。

    在元婴期或者多一些,而到了出窍期分神期,根本就很少很少,毕竟,阵法知识包罗万象,学习阵法知识,很费时间和精力,会耽搁修炼,因此,阵法师虽然厉害,但是,大部分阵法师的修为水平都不是很高。

    又是阵法师,修为又很高的修士,根本就没几个,因此,这样的阵法师,都是高高在上的老一辈修士,哪里会来参加州赛,也没有资格参加州赛,毕竟,他们的岁数都太大了。

    而刘一年纪轻轻,就有一手厉害的阵法水平,这怎么都让人没法想到。

    如果阵法真的有那么好学的话,大部分天才都愿意学习阵法,但是,阵法不好学,一边学习阵法,一边修炼的话,就算天才,最终也可能一事无成,白白浪费了自己的天赋。

    因此,只要是那些天才修士,要么就是有阵法天赋的修士,一心学习阵法,要么就是一心修炼,没有哪个天才敢一边修炼一边学习阵法。

    从刘一的修为和年纪就可以看出,刘一是以修炼为主,既然以修炼为主,谁又能想到刘一的阵法水平居然这么高呢?

    如果只是布置一些简单的阵法,那么,在场的很多天才都会一点点,但是,简单的阵法,根本就没法在擂台上帮助自己。

    而刘一的阵法,一看就知道不是简单的阵法。

    因此,刘一和吴敌这场战斗,算是龙争虎斗,最终花落谁家,还没有定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