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敌实力通天,而刘一阵法无双,这一碰撞,究竟谁能获得胜利,成功踏入前十,就有的期待了。

    “好,很好,原来这就是你的底气。”吴敌咬牙怒道。

    原本在大家眼里,刘一在吴敌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甚至大家认为,刘一敢于挑战吴敌,更多的是哗众取宠,只要一动手,那么,刘一必然原形毕现。

    出窍期对战分神期,在都是天才的情况下,谁胜谁负,一目了然,这是亘古不变的。

    如今,吴敌一出手,刘一就利用阵法,挡住了刘一,这人让大家眼前一亮,也让大家明白,阵法就是刘一对抗吴敌的底气。

    阵法,一般修士只能学会一些简单的阵法,这样的简单阵法,在战斗中,很难起到辅助作用,就更不要说杀敌,但是,对于精通阵法的高深阵法师来说,他们的阵法,就不仅仅是辅助作用,对于那些厉害的阵法师,他们不仅可以布置阵法,利用阵法防御敌人的攻击,更可以布置阵法,利用阵法生成强大的攻击,从而灭杀敌人。

    因此,一些厉害的阵法师,他们厉不厉害,不是看他们修为高不高,而是看他们的阵法水平高不高。

    阵法水平高的修士,哪怕修为不高,但是,他的真实实力,也许会十分强大,这种人,根本就不能小视。

    毕竟,对于这样的修士来说,依靠阵法,越级杀敌,并不是一件难事。

    那么,如果刘一的阵法水平够高的话,还真的不用惧怕吴敌,哪怕刘一只是出窍期中期,也可以不惧吴敌这个分神期初期修士。

    因此,看到刘一利用阵法抵挡吴敌的攻击,各个观看修士心里都有了不同的感受,对于观看修士来说,他们只是在看一场戏而已,并不会很在意谁输谁赢,但是,看到刘一如此利用阵法,还是会让他们眼前一亮,尤其是对于很多阵法师来说,刘一对于阵法运用于战斗,简直就是给了他们一片开阔的空间。

    以前的阵法师,真正利用阵法战斗的很少很少,甚至都是老一辈人,尤其是在现在阵法师稀少的情况下,阵法师布置阵法,更多的是固定阵法等等,阵法师很少亲自参加战斗。

    而刘一动用阵法战斗,也让大家明白,原来阵法师可以这么战斗,原来阵法师也可以有这么强的战斗力,也很多修士对于阵法兴趣大增。

    吴敌怒火冲天,攻击自然不会留手,因此,一波波强悍的攻击,朝着刘一攻击而去,可惜,从刘一拿出阵旗,布置阵法之后,面对吴敌的一波波攻击,都被刘一轻易挡住了,同时,刘一还利用阵法的攻击,时不时的反击。

    “哈哈,怎么样,牛吹的那么大,丢人了吧?”刘一大笑道。

    面对吴敌的攻击,刘一从容不迫的布置一个个阵法,挡住了吴敌的一次次攻击,顺便也一次次攻击吴敌,让吴敌狼狈不堪。

    “哼,靠阵法,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不用阵法,我们战斗一场。”吴敌道。

    久攻不下,吴敌又怒又憋屈。

    刘一明明只是出窍期修为,是个出窍期修士,而自己却是分神期修士,因此,在吴敌看来,自己这个分神期修士,灭掉刘一这个出窍期修士,轻而易举,可是,事实却相反,吴敌凭借分神期修为,不仅不能轻易灭掉刘一,更是因刘一是个厉害的阵法师,导致吴敌奈何不了刘一。

    自己明明修为更高,实力更强,却因对手阵法厉害,而让自己在擂台上拿对手没有办法,这是吴敌最憋屈的地方,更何况,吴敌早就夸下海口,要刘一怎么样,怎么样,而在擂台上真刀实枪的一动手,却不能把刘一怎么样。

    毫无疑问,这次如果拿不下刘一,那么,吴敌不仅掉出前十,更会让吴家声望大跌,让大家觉得,平常大家心目中的修行圣地,十大势力之吴家,居然如此不堪。

    虽然,这次州赛,十大势力注定有的势力的弟子没法进入前十,但是,对于吴家来说,自然不希望自己没人进入前十。

    一贯来说,前十,都是十大实力每个势力一人,刚好包揽前十,但是,这次黄家出了黄明和黄玲两人,这两人都注定是前十的,因此,肯定有势力掉出前十。

    更何况,一号所在的宗门,半岛圣宗,还有一人也是有可能进入前十,这样一来,这次州赛,最少都有两家掉出前十,如果吴敌输了,那么,就等于三家掉出前十,这是历史第一次。

    不过,就算有其他势力掉出前十,吴家也不希望他吴家弟子掉出前十。

    “哈哈,我是阵法师,阵法就是我的战斗方式,而阵法也是我的实力,因此,用阵法攻击你,没什么丢人,倒是不用阵法,和你硬拼,才是傻瓜,你认为我是傻瓜吗?”刘一道。

    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才是最聪明的做法,刘一怎么能够放弃这种优势呢?

    于是,刘一才不管对方怎么叫嚣,刘一都是利用阵法,轻易挡住吴敌的攻击,同时,又利用阵法,攻击吴敌。

    当然了,吴敌毕竟天才人物,面对刘一的阵法攻击,他虽然有些狼狈,却没有很大的伤害,也就是说,就算刘一利用阵法,想要击败吴敌,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当然了,这是刘一不想暴露实力,否则,刘一利用阵法和本身实力相结合,再打吴敌一个措手不及的话,也是能够很快击败吴敌的。

    因此,刘一和吴敌两人,一个利用阵法,一边防御对手的攻击,一边趁机攻击对手,而吴敌就更是一边凶悍的攻击刘一,一边有防备刘一的攻击。

    两人你来我往,战斗了半天时间,最终,因吴敌消耗太大,最终不得不认输。

    也是,两人的攻击和防御,一时看起来不分上下,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吴敌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都有消耗无敌大量法力,因此,时间一长,吴敌自然也就消耗一空,只能认输,而刘一虽然也和吴敌一样,在战斗中,都有消耗,不过,布置阵法,利用阵法攻击,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消耗起来,都比吴敌消耗起来慢。

    因此,哪怕刘一只是出窍期修为,而吴敌却是分神期修为,但是,这场战争,要说坚持,肯定是刘一能够坚持到最后。

    对于吴敌,只要他认输了,刘一自然不会再继续攻击吴敌,毕竟,在擂台上,怎么攻击吴敌,都不可能杀掉吴敌,毕竟裁判在看着呢。

    既然杀不掉吴敌,那么,在吴敌认输之后,再杀吴敌,就没有意思了。

    “怎么可能?吴敌输了?”

    “吴敌怎么会输呢?”

    “是啊,吴敌怎么会输呢?刚刚他们明明旗鼓相当,怎么这就认输了呢?”

    “就是,就算刘一比较厉害,但是,刘一凭借区区阵法,怎么可能战胜吴敌呢?”

    吴敌的认输,确实超出了很多人的意料。

    虽然,在刘一和吴敌战斗之前,很多修士都同情刘一,希望刘一在后续比赛中,不要遇到厉害对手,希望刘一能够进入前任前十。

    而抽签,抽到和吴敌对战,大家心中是期望刘一能够战胜吴敌,进入前十,但是,这也只是大家的期望,不过,大家都明白,这不太可能,可是,往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发生了,让人无法想象。

    更何况,期望是期望,当期望变成现实时,却又很难让人相信。

    刘一胜了吴敌后,刘一成功闯入了前十,而吴敌,就注定了无缘前十,哪怕他之前叫嚣的再厉害,他吴敌无法进入前十,却是事实。

    在刘一和无敌吴敌战斗结束后,其他排名也出来了。

    半岛圣宗两人,黄家两人,刘一,外加五个顶级势力的弟子进入了前十。

    半岛城十大势力,最终只有七家进入前十,这可是让人大跌眼镜,

    当然了,这十人,除了刘一外,其他既然,都是十大势力的修士,哪怕黄玲也是出身黄家,倒是刘一,是唯一一个不是半岛城十大势力的修士。

    而黄家两人进入前十,也让人津津乐道,让黄家修士满脸得意。

    十强已出,擂台上也就只剩十人,下一场比赛,应该就是前五的争夺。

    “哈哈,不错,能够闯进前十,你们都很不错。”裁判道,接着,又道:“休息一天,明天继续进行比赛。”

    接下来,可是十进五的比赛,十人争夺前五的排名,到时候,战斗肯定会十分激烈,也让大家充满期待。

    “前五名,明天哪些人能够获得前五呢?”

    “不知道,剩下的修士,各个都很强悍,因此,想要出现一面倒的形式,却是不太可能。”

    “这些有看头了。”

    夜静悄悄的,时光也在溜走,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

    “好了,比赛规则,还是和上一轮一样,抽签定对手。”老裁判道。

    于是,剩下的十人,都去抽签。

    “嘿,门主,这次你的对手是谁?”抽完签,黄玲走过来问道。(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