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先看看是几号擂台。”刘一道。

    现在只剩十人参加比赛,两两比赛,也只需五个擂台就行,因此,抽签,签上也只有一二三四五五个数字,签上是哪个数字,就代表在哪个擂台比赛。

    因此,抽到哪个数字的签,就上哪个擂台,至于对手是谁,那就看谁和自己同一个签号,也就是同一个擂台战斗。

    “五号签,在五号擂台,不知道谁的签和我的一样,也是五号。”刘一看了一眼自己的签,并且道。

    “啊,门主,你的也是五号签?”黄玲惊讶的道。

    接着,黄玲把自己的签递给刘一,上面赫然写着一个五字,也就是说,黄玲也是五号签,这样一来,这场战斗,刘一的对手就是黄玲。

    “呵呵,真巧,没想到啊,我们两居然成了对手,这样吧,接下来的战斗,就交给你了,我们第一门能走多远,就看你的了。”刘一道。

    其实,对于现在的战绩,刘一已经很满意了,第一门两人,刘一和黄玲都进入了前十,可以说傲视群雄了,除半岛圣宗外,半岛城其他十大势力都没有这样的战绩。

    对于刘一来说,现在进入前十,也很满意了,更何况,如果刘一想要继续隐藏实力,也只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想要获得前三甚至第一,那么,不暴露实力是不可能的,而剩下的比赛交给黄玲的话,凭借黄玲分神期中期的修为,第一不好说,但是,前三没问题,甚至第二都没有问题,也就是说,唯有半岛圣宗的那个和黄玲同修为的那人,才有可能是黄玲的对手,这才是黄玲最大的对手,如果击败了那人的话,第一都不在话下,不过,那人也是天才,更是半岛圣宗培养出来的天才,和黄玲同为分神期中期修为,甚至比黄玲更早进入分神期中期,因此,他的实力或许会比黄玲强那么一点点,也只有他才有可能和黄玲争夺第一名。

    “嘻嘻,放心吧,既然门主不打算暴露实力,那就由我替第一门继续战斗,拿个第一回第一门。”黄玲道。

    “哈哈,第一不第一无所谓,只要认真比赛就行。”刘一道。

    凭黄玲的修为,就算不能获得第一,也能获得第二,就算万一倒霉,至少也能获得第三,因此,刘一倒是不在乎黄玲接下来的战斗。

    现在只要刘一认输,那么,黄玲就进入了前五。

    进入前五以后,只要再胜一场,就能进入前三,因此,刘一不担心黄玲,因此,黄玲获得前三没有问题,至于第一,有可能,但是,对于刘一来说,第一门已经取得了足够好的成绩,因此,就算没有第一也没什么,当然,能够取得第一的话,那就更好。

    接下来,就是大家上擂台,开始战斗。

    黄明的运气比较好,对手相对较弱,刘一看了一眼,就知道,黄明进入前五没有问题,而半岛圣宗那个分神期中期修士,只要不遇到黄玲,其他的对手,对于他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可以轻松取胜,就像黄玲一样,黄玲只要不遇的分神期中期对手,也能轻松取胜。

    “哈哈,我们该上擂台了。”刘一看了一样各个擂台的修士,对黄玲道。

    对于刘一来说,既然决定认输了,那么,上不上擂台都一样,但是,刘一也知道,既然是比赛,那么,就算自己认输,也要站在擂台上认输,而不是不上擂台。

    明知不是对手,不上擂台,那是对比赛的不尊重,毕竟,来了比赛,怎么也要在擂台上站一下。

    而上擂台后,明知不敌,没有战斗,直接认输,这样的修士,就各说纷纭了,差距太大,认输,没人说什么,差距不大,没有战斗就认输,那就丢自己的脸,当然了,战斗之后,被战败认输,这是正常情况,不过,如果差距太大,却要战斗之后才认输,那么,大家只能说勇气可嘉,呵呵的笑两声,算是对弱者的支持。

    不过,刘一不需要这些,因此,刘一会上擂台,但是,刘一并不打算和黄玲打,而是上去之后,就直接认输。

    刘一和黄玲上了擂台之后,裁判道:“比赛,开始。”

    “我认输!”刘一道。

    看到刘一直接认输,裁判也满意的点点头道:“不错,你和她的实力相差太大,这样认输,乃是识时务的做法,做的不错,黄玲胜。”

    出窍期中期对战分神期中期,相差太大,看到刘一和黄玲上擂台,大家就明白,这场肯定是黄玲胜利。

    “哈哈,我就说嘛,这一定是黄玲胜。”

    “那是,那是,不用你是,我们也知道,你也不看看,出窍期中期,对战分神期中期,哪怕他是阵法师,也没有任何胜算。”

    “那当然了,只要黄玲愿意,刘一根本就没有布置阵法的机会。”

    “是啊,就算黄玲坐等刘一布置阵法,刘一也根本没有任何胜算,倒不如直接认输。”

    “哈哈,刘一能够进入前十,那是十分幸运了,上一场,如果不是吴敌大意,刘一就算靠阵法,也胜不了吴敌。”

    “是啊,刘一暴露了阵法师身份,在擂台赛上,只要有了防备,不给刘一布置阵法的机会,也许任何一个分神期修士,都能够战胜刘一。”

    “所以,刘一进入前三也该知足了。”

    “是啊,所以刘一才直接认输。”

    刘一的认输,倒是没有人会说刘一懦弱,毕竟,双方相差太大,认输才显得睿智,相反,相差太大,却不愿意认输,那就不叫有勇气,而是叫做自取其辱。

    就这样,黄玲在大家的意料之中,进入了前五。

    黄玲没有战斗,就进入了前五,但是,其他人,除了半岛圣宗的那个分神期中期修士外,其他人的战斗,都比较激烈,哪怕黄明遇到的对手相对弱一些,黄明有把握战胜对方,却也战斗了好久,才战胜对方,至于其他人,那就根本不用说,由于大家实力相差不大,往往是战斗的两败俱伤,最终才分出胜负,就算胜者,也只是以微弱的优势获胜。

    可以说,前十都是强者,因此,他们的战斗,都是很激烈,只不过,黄玲两分神期中期修士,实力比其他人高太多,导致黄玲两人能够轻松获胜而已。

    前五出来后,就挑选前三。

    前三,那就是五人抽签,总共有三个擂台,一二三号擂台,抽签之后,因五个人两两对战的话,肯定有一人没有对手,因此,哪号擂台的选手没有对手,那就直接进入前三,而另两号擂台,那就通过战斗,获胜者进入前三。

    这一轮,黄玲比较幸运,居然直接没有对手,因此,黄玲根本没有对手,直接进入前三,倒是黄明,他的对手是半岛圣宗的那位,因此,黄明虽然实力比较厉害,但是在一番战斗之后,也不得不认输,没能进入前三。

    虽然没能进入前三,但是,进入了前五,黄明也毕竟开心了。

    前三出来了,继续抽签。

    “我认输,不用抽签了,让他们两人争第一吧。”就在黄玲三人准备抽签时,那获得前三的唯一一个分神期初期修士主动认输,这样一来,他就获得第三,而黄玲和半岛圣宗的那修士争夺第一。

    也是,面对两分神期中期修士,他一个分神期初期修士,无论面对谁,都没有任何胜算,因此,那修士干脆直接认输,反正获得第三,也是很不错。

    其实,在看到黄玲两人都是分神期中期修为后,其他比赛选手都知道,第一第二是没有他们的份了,他们能够争夺的也只有第三,最多能够获得第三,就已经到顶了。

    凭借分神期初期修士,想要战胜分神期中期修士,这样的修士有,但是,那都是分神期初期天才,战胜分神期中期普通修士,如果两人都是天才,那么,分神期初期天才,根本就不可能战胜分神期中期天才。

    这样一来,也不用抽签了,直接让黄玲两人上擂台就行。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不用抽签,你们两人准备一下,明天,进行决赛,选出第一第二。”裁判道。

    “我没什么消耗,也不用准备,现在就开始比赛吧。”半岛圣宗的那分神期中期修士道。

    “我也没问题。”黄玲道。

    黄玲根本就没有战斗,和刘一的比赛,刘一直接认输,因此,黄玲没有战斗,就晋级前五,而下一轮,那就更是如此,由于黄玲没有对手,因此,没有比赛,就进入前三。

    可以说,前面进行了两轮比赛,但是,黄玲一场战斗都没有就晋级了,因此,对于黄玲来说,根本就没有消耗,可以直接战斗。

    倒是半岛圣宗的那个分神期中期修士,虽然实力强悍,轻易击败对手,但,至少来说,他没有休息,而是一轮轮比赛,直接把对手击败。

    因此,如果他都不用准备的话,黄玲肯定也不用准备,可以直接比赛。

    “好,那就进行决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