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都同意提前决赛,裁判自然没有意见。

    更何况,对于这场决赛,大家都期待已久,这是最高质量的比赛,至少历届州赛,上没有如此高水平的决赛。

    两人都是分神期中期天才,他们的实力真实实力如何,虽然大家没有看到,但,大家也能够猜到,他们的真实实力,肯定不会比刚刚突破到分神期后期的普通修士差,当然了,具体如何,就该眼见为实,因此,大家都很期待这一场决赛。

    “半岛圣宗,刘平!”

    “第一门,黄玲!”

    擂台上,李平和黄玲互相拱拳道。

    不管是刘平还是黄玲,都是很高傲,因此,对于其他选手,他们都是不屑一顾,就算在擂台上,也不可能自报姓名,这次,双方都很钦佩对方,也很尊重对方,因此,才互报姓名。

    刘平除了宗门大力支持外,天赋也是了得,否则,不可能年纪轻轻就达到分神期中期修为,毕竟,要说宗门支持,十大势力的领头人物,哪个不是宗门倾尽全力培养出来的,其他修士,像黄明、吴敌等,受到自家势力的支持,肯定也不比刘平少,奈何其他人都只是分神期初期修为,而唯独刘平乃分神期中期修为,高其他人一档,这也说明,刘平的天赋,确实高其他人一档。

    因此,黄玲很尊重刘平,黄玲知道,自己的天赋肯定不如刘平,自己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将修为提升到分神期中期,乃是第一门和黄家共同培养的结果。

    黄家的家族传承,让黄玲有了不落后与其他人的资本,再加上第一门的培养,第一门的其他物资不说,就说第一门的神秘空间,那里的法则演化,就让黄玲能够轻松提升修为而没有任何瓶颈,这样一来,黄玲的修为确实高于其他人一等,但是,刘平却还能和她持平,可见刘平的天赋有多可怕。

    当然了,刘平不知道这些,刘平还以为黄玲也是和自己一样天赋出众,因此,才能和他一样高于其他人一等,因此,刘平也很尊重黄玲。

    “请赐教!”

    “请赐教!”

    刘平和黄玲同时道,接下来,双方就开始准备。

    “圣宗掌,一掌遮天!”刘平道。

    圣宗掌,虽然不是圣宗最厉害的法术,却是圣宗最代表的掌法,是圣宗的标志之一,几乎每个圣宗弟子都会修炼这一套掌法。

    当然,作为圣宗最代表的掌法,哪怕不是圣宗最厉害的法术,却也是圣宗最厉害的几门法术之一,比圣宗最厉害的法术,裂天拳也仅逊色半分而已,不过,圣宗的裂天拳,没几人能够学会,也就是说,哪怕是圣宗弟子,能学会裂天拳的也没几人,能够有两三个那就很不错了,不像圣宗掌,虽然每个人施展的威力不一样,但是,人人都能学,而且人人都能学会。

    “黄家攻击术,黄龙升天!”黄玲道。

    黄家攻击术,也是黄家的代表法术之一,厉害无比,当然了,这也不是黄家最厉害的法术,不过,黄玲呆在黄家时间不长,再加上黄家最厉害的法术也不是那么容易学习,因此,黄玲没有学习黄家最厉害的法术。

    刘平和黄玲出招后,大家就见到,刘平身前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一只巨大的手掌,手掌迅速朝黄玲那边扩散,接着,把天给遮住,宛如整个乾坤,就剩下那一掌手掌,接下来,那只手掌就这么朝黄玲拍去。

    而黄玲自然也不甘落后,出招后,黄玲身前,迅速形成一条黄龙,而黄玲则迅速钻进黄龙里面,宛如黄玲变成了黄龙一般,接着,黄龙腾空而起,飞升天际,欲与天公试比高,欲破天而去。

    轰!

    黄龙和手掌撞在一起,接着,手掌五指握拢,欲捏碎黄龙,但是,黄龙却撞击手掌,欲破掌而出。

    “好厉害的掌法,遮天之掌,真能遮天!”

    “黄龙,居然真的是龙,太厉害了,还真能升天。”

    “就不知道是掌遮天碎龙,还是龙升天破掌?”

    究竟是黄龙被捏碎,还是黄龙破掌而出,大家都值得期待。

    这一击,不仅是刘平和黄玲的交锋,更是半岛圣宗和黄家的交锋,一个是圣宗代表法术,圣宗最厉害的法术之一,一个是黄家传承法术,黄家最厉害的法术之一。

    如果黄龙被捏碎,那么,就表明黄家不如圣宗,如果黄龙撞破掌而出,那么,就代表黄家比圣宗更厉害,虽然这看似有些荒唐,而且,这也不可能真的代表两家实力,但是,大家心里不免会这么认为。

    其实,更多的修士心里也知道,法术厉不厉害,看施展法术的修士,看施展者对法术的理解等等,而一个势力的厉害不厉害,是看一个势力的整体实力,而不是某个弟子的一时表现。

    因此,就算黄龙被捏碎,并不代表圣宗强于黄家,而黄龙破掌而出,也不代表圣宗不如黄家,但是,如果黄龙被捏碎的话,大家开玩笑肯定会说,圣宗强于黄家,看他们这场比赛就可以看出,而如果黄龙破掌而出,那么大家就会开玩笑说,圣宗不如黄家,看他们这场表现就可以看出,这也许不是事实,但是,这却是关于两家的脸面。

    轰!

    最终,黄龙破掌而出,遮天手掌被黄龙撞碎,被黄龙撞破,让黄龙破掌而出,但是,黄龙也因破掌而消耗巨大,不能维持黄龙形状,而是变成了黄玲,这样一来,这一击算是平分秋色,谁也没有胜谁。

    “黄龙升天果然厉害,居然真的破天而出!”

    “遮天掌也不赖,虽然没能阻止黄玲破掌而出,却也消耗了黄龙,让黄龙变成黄玲,”

    “这一击,他们是平分秋色。”

    “果然,十大势力,就是十大势力,他们的实力都相差不远。”

    一个个修士,看到刘平和黄玲的攻击,都忍不住感叹。

    熟话说,马儿好不好,拉出来跑一跑,就能知道。

    十大势力是否厉害,看刘平和黄玲两人,管中窥豹,也能见全貌,从两人就可以看出,十大势力实力强大。

    虽然,黄玲代表的是第一门,但是,黄玲是黄家千金小姐,是黄家家主之女,施展的更是黄家传承法术,哪怕她代表的是第一门,也没人敢说黄玲不能代表黄家,况且,这一刻,在大家心里,黄玲代表的就是黄家。

    “果然厉害,不愧是黄家千金大小姐,黄家天才少女。”刘平道。

    “圣宗妖孽天才,也是名不虚传。”黄玲道。

    这一击的结果,出乎两人的意料,又在两人的意料之中。

    在刘平看来,这一掌,是不能把黄玲怎么样,但是,黄玲至少不能这样就冲出来了,因此,刘平能预料黄玲能够冲出来,却没有预料黄玲那么容易就冲出来。

    而在黄玲看来同样如此,在黄玲看来,就算遮天掌厉害,她的黄龙升天也不差,因此,遮天掌根本就困不住她,事实也是如此,黄龙升天,冲破了遮天掌,可惜,冲破遮天掌后,黄龙也消散了,这是黄玲没有预料的,本来黄玲还以为冲破遮天掌后,还能维持黄龙模样,对刘平继续发动攻击,事实却不是如此,因此,最终结果,对于黄玲来说,同样是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再来,圣宗掌,一掌遮天!”刘平道。

    “黄家攻击术,黄龙升天!”黄玲道。

    虽然第一次攻击,平分秋色,但,他们不会就此罢手,而是继续攻击对方。

    刘平一掌又一掌拍向黄玲,希望把黄玲击败,而黄玲同样如此。

    黄龙升天,可不仅仅是撞破遮天掌那么简单,如果没有遮天掌的话,黄龙升天,撞破的就是刘平本人,毕竟,黄龙升天,乃是攻击法术,攻击法术,自然是为了攻击对手而存在的法术。

    碰!碰!

    你一掌拍来,我破掌而出,你破掌而出,我又一掌拍来,双方你来我往,有来有往,来来往往,打斗的十分精彩,可谁也没法奈何谁。

    “圣宗就是圣宗,果然厉害,难怪他能够独占鳌头!”

    “黄家千金也不赖,比之圣宗最强弟子刘平,也毫不逊色。”

    “是啊,他们好强,这是分神期中期修士的威力吗?我怎么感觉这种威力,好像分神期后期修士在对决一样?”

    “那威力,肯定是分神期后期威力,天才就是天才。”

    “是啊,前段时间,那些势力乱战,分神期后期修士出手,威力似乎也就这个样子,甚至威力都还不如这个。”

    “是啊是啊,别说分神期后期,就算分神期巅峰修士,前段时间,灭钱联盟准备消灭钱宝商行,我看了灭钱脸面的分神期巅峰修士的出手,他们的威力也就这个样子。”

    “灭钱联盟分神期巅峰修士,居然和第一门的分神期中期弟子实力相当,难怪他们被钱宝商行打的落荒而逃。”

    “也是,听说钱宝商行背后站着第一门,灭钱联盟这么菜,怎么可能是钱宝商行的对手呢?”

    一个个修士赞叹刘平黄玲的实力时,不自觉的联想到其他修士,连灭钱联盟都无辜中枪。(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