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平和黄玲可不知道观众在讲什么,他们只是发现这样战斗,没法击败对方,于是,停止了战斗。

    “我看我们这样战斗下去,根本没法分胜负。”刘平道。

    “不错,如果只是这样战斗,我们只能战个平手。”黄玲道。

    “可这是比赛,我还想分胜负。”刘平道。

    “我也一样。”黄玲道。

    “那就动用最后手段吧,看到我们谁胜谁负。”刘平道。

    “嗯,就动用最后手段,最后一击,谁胜,谁就第一。”黄玲道。

    “裂天拳,我圣宗最强法术,小心了。”刘平道。

    比赛,只为分胜负,而非生死擂台,更何况,刘平和黄玲互相尊重,因此,出手时,刘平提醒黄玲,而非掩饰自己的攻击威力。

    “无敌舞步,无敌神拳!我第一门的最强身法和最强拳法,小心了,我可不会和你硬碰硬。”黄玲道。

    无敌舞步和无敌神拳,不管是那一个,冠以无敌,自然不会差,论品级来说,半岛圣宗的裂天拳是比不上无敌舞步,也比不上无敌神拳。

    本来,黄玲只需要施展无敌神拳,威力就比刘平的裂天拳威力更大,但是,黄玲也不知道自己的无敌神拳的真正威力,比刘平的裂天拳的真正威力大多少,因此,为了保险起见,黄玲同时施展无敌舞步配合无敌神拳。

    碰!

    一声巨响,黄玲一拳砸在刘平身上,而黄玲自己,却靠着无敌舞步,避开了刘平志在必得的一拳。

    碰!

    刘平被黄玲一拳,击倒在地上。

    “我输了!”李平爬起来,开口道。

    这时,刘平知道,黄玲有无敌舞步和无敌神拳,那么,自己根本就不是黄玲的对手,毕竟,黄玲的无敌舞步,可以躲避刘平的攻击,而黄玲的无敌神拳,却能够击溃刘平的防御。

    裂天拳,想要拳裂天,不仅需要这一拳的威力巨大,还需要有足够强悍的肉体来施展这一拳,否则,肉体太弱,强行施展裂天拳的话,也许还没攻击敌人,自己的肉体就承受不了,而先奔溃。

    因此,裂天拳难以修成,真正难的是肉体,肉体不够强悍,导致裂天拳没法修成,如果肉体足够强悍的话,基本上都能修成裂天拳。

    可惜,裂天拳对于肉体强悍的要求太高,哪怕专门练体,也难有修士的肉体能够达到要求,因此,才导致圣宗裂天拳难以修炼,整个圣宗,能有两三人修成裂天拳,那就很不错了。

    肉体强悍,防御自然也就强悍,因此,对于能够修炼成裂天拳的修士来说,他们的防御极其变态,一般的攻击,就算攻击在他们身上,也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

    就像刘平一样,一般的攻击,就算攻击在刘平身上,刘平也不会受伤,因此,就这一条,就让刘平立于不败之地,然而,黄玲施展的无敌神拳,却能够击破刘平的防御,能够击伤刘平,这才是刘平认输的原因。

    刘平自己攻击不了黄玲,而黄玲却能够击伤刘平,这一战,不用说,刘平也知道,自己输了。

    当然了,刘平的裂天拳的威力也是很惊人,如果黄玲没有施展无敌舞步,避开刘平的攻击,而是和刘平对攻的话,黄玲就算靠无敌神拳能够击败刘平,却也不容易,不可能这么一击,就让刘平自愿认输。

    “你的裂天拳也很厉害。”黄玲认真道,接着又道:“承让了!”

    黄玲胜刘平,第一名归宿黄玲。

    而随着黄玲获胜,黄家名气大涨,他们有一个如此厉害的千金大小姐,第一门更是因黄玲而名声大涨。

    第一门弟子获得此次州赛的第一名。

    第一门此次州赛有两名弟子获得前十,更是获得了第一名。

    第一门力压半岛城十大势力,独占鳌头。

    这些消息,迅速传遍整个半岛城,接着,迅速往外扩散,传遍整个半岛州。

    而钱宝商行,自然也就水涨船高,名声响遍半岛城,响遍半岛州。

    黄玲和刘一获得如此好的名次,浅海城也跟着出名,同时获得不少好处,每届州赛,在比赛中获得较好成绩的城池,都会获得极大的奖励,当然了,这些具体好处,刘一就不清楚了。

    但,刘一知道,浅海城获得的好处,绝对比刘一获得的好处多,刘一和黄玲获得的奖励,在刚刚报名参加州赛时,刘一觉得不论是前十的奖励还是第一的奖励都很多很多,但是,在钱宝商行入驻半岛城后,刘一就知道,州赛第一名的奖励也不算什么,就更不要说前十的奖励了。

    也是,钱宝商行日进斗金,比赛的奖励,对于其他的散修来说,那是很多很多,甚至对于很多势力的修士来说,这样的奖励也很丰富了,但是,对于整个钱宝商行,对于整个第一门来说,如今这点奖励,真的不算什么。

    如今的钱宝商行,随着黄玲和刘一取得的名次,让钱宝商行在半岛城名声大涨,让钱宝商行的收益日日高涨。

    在加上半岛城好不容易的平静,在州赛结束之后,又变得热闹起来,各个势力,又战斗不已。

    群魔乱舞,战争不断,也导致这种修炼资源的消耗加剧,导致各种商行的每天收入大涨,尤其是各种丹药、符篆、武器装备等,更是供不应求。

    难怪商人都喜欢战争。

    一旦站起,商人就能够从中获利,发战争财。

    当然了,刘一不喜欢战争,却也不畏惧战争,而钱宝商行收益日益剧增,刘一也是很高兴,不过,钱宝商行却没有参与战争。

    在比赛结束后,钱宝商行各个修士都在认真修炼,争取尽快提升修为,同时,也在招收护卫。

    上次灭钱联盟之事,让刘一意识到钱宝商行的护卫严重不足,钱宝商行护卫的实力也严重不足,因此,钱宝商行正好趁此机会,大量招收护卫。

    那么多修士参加州赛,虽然那些修士,很多都是半岛城的势力修士,但是,却也有不少不是半岛城的势力修士,因此,这些修士,就是钱宝商行招收的对象。

    当然了,招收护卫的事情,就不用刘一亲力亲为,刘一在比赛回来后,就开始闭关修炼,这次州赛,虽然刘一实力强悍,甚至没有施展全力,就取得前十这样的战果,应该说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刘一却知道,自己的修为还是太低了。

    因此,回来后,刘一就开始闭关修炼。

    出窍期中期修为,在刘一的修炼中,不知不觉,就把修为提升到了出窍期后期,接着,刘一还是没有出关,而是继续提升,把修为提升到了出窍期巅峰,修为到了出窍期巅峰之后,刘一还是没有出关,而是在继续闭关修炼。

    刘一这是打算一口气把修为提升到分神期,如果刘一的修为提升到分神期,那么,刘一的实力将要暴涨,到时候,能否对付合体期修士,刘一不知道,但是,刘一知道,只要提升到分神期,那么,分神期修士中,哪怕是分神期巅峰修士,也未必是刘一一合之敌。

    这样一闭关,就是三年,三年一晃而过,钱宝商行在平静中壮大,但是,半岛城,这三年却刮起了滔天巨浪。

    这三年,半岛城大量势力被灭,也有不少势力趁机崛起。

    半岛城的战争也是一样,每天都有战争,甚至有时同一天,就有几十个势力在战争,有几十处战场在进行大规模的战争。

    三年中,大量修士因战争而亡,也有大量修士,在战争中崛起,成为一个个响彻半岛城的修士。

    好在钱宝商行,这三年中,都比较平静,没有战争,钱宝商行自己不想战争,不去招惹其他势力,而其他势力,也不敢招惹钱宝商行,因此,钱宝商行一直相安无事。

    其实,钱宝商行也一直担心吴家或者灭钱联盟的这几个势力,会卷土重来,对钱宝商行发起战争,但是,没想到这三年来,钱宝商行一直防备那些势力,那些势力却没有对钱宝商行发起战争。

    三年的平静,让钱宝商行迅速发展,对于缺少时间的钱宝商行来说,这三年是弥足珍贵的。

    有了三年的平静发展,让钱宝商行松了一口气,不过,钱宝商行众人都知道,吴家等势力没有对钱宝商行发动战争,不是他们不想对钱宝商行发动战争,而是由于某些原因,没有对钱宝商行发动战争,但是,他们迟早都会对钱宝商行发起战争。

    三年平静之后,钱宝商行相信,要不了多久,钱宝商行也将不再平静,对于钱宝商行的敌对势力,他们能够忍受三年,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因此,战争也快要开启了。

    好在钱宝商行一直都在备战,哪怕是平静的三年,钱宝商行也从来没有松懈过,从州赛结束后,甚至州赛还没有结束,钱宝商行就一直在备战,一直处于待战状态,如果有战争的话,钱宝商行随时可以进行战争。

    “钱宝商行的修士听着,你们的末日到了!”

    果然,钱宝商行三年的平静最终被打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