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十势力排名已出,大家可以回去了,可是谁也没想到,就在大家要回去时,居然发现这个世界的外面,居然被人布置阵法,把所有人困在里面,出不去。

    “怎么可能?”所有人都大惊道。

    想要在外面布置阵法困住大家,肯定会弄出很大的动静,怎么大家一点反应都没有,更何况,各个势力都密切关注这里的一切,怎么可能被人用阵法困住这里都不知道?

    来参加比赛的那些修士,都是各个势力的精英,如果损失的话,虽然不至于一蹶不振,却也能够让各个势力伤筋动骨。

    出窍大军,都是各个势力的精英大军,是花费大代价培养出来的大军,如果损失这么多,对于每一个势力来说,都是很大的损失。

    而那十个分神期巅峰高手,就更是各个势力的中流砥柱,那些分神期巅峰修士,各个都可能晋级到合体期,可以说是各个势力的候补合体期修士,这样一下子损失十个,哪个势力都会感到肉痛,更何况,其中还有各个势力的这一代年轻天才代表,他们这些人,都是有希望主持整个势力的天才,损失一个,就是巨大损失。

    那三个合体期巅峰修士,就更不用说了,在尊者不出的半岛城,合体期巅峰修士,就是最高战力,是震慑性的标志,损失一个,都是巨大损失,如果全部被困,出不去的话,一下子可就损失三个,这可不是小数目。

    要知道,就算半岛城的那些大势力,合体期巅峰修士也没几个,而能来参加比赛,希望晋级前十的势力,虽然合体期巅峰修士比一般大势力多一点,也不会多太多,因此,损失三个合体期巅峰修士的话,估计战力也要下降一两成,这还是好的,如果像钱宝商行那样,那么,基本上就会一蹶不振。

    “谁,谁敢困住我们?”

    “是啊,哪个势力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我们都围困在里面?”

    “这是要和我们所有势力作对啊。”

    “胆子太大了。”

    “出去后,一定要问个清楚。”

    一个个都愤怒道。

    对于被困住,大家倒是不太担心,毕竟,就算困住大家又如何?

    此时大家聚集在一起,形成的实力,就算是同为十大实力的其他实力倾巢而动,也未必能够把他们怎么样,最多就是依靠阵法困住大家而已。

    可是,用阵法困住大家,又能困多久呢?

    大家前来参加比赛,随时都能够和外界取得联系,如今,外面被阵法困住,让大家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

    这样一来,虽然短时间内,或许各个势力内发现不了这种情况,但,时间一长,肯定能够发现这种情况。

    只要宗内发现自己等人失联,必定会想到此地出问题了。

    想到此地出问题了,那么,一定会派人前来查探,只要有人前来查探,就一定能够发现外面那个阵法,发现外面那个阵法,就知道大家被困,知道大家被困,就会出手救大家。

    因此,各个势力修士并没有多少害怕,却很愤怒,愤怒居然有人想要把他们一网打尽,居然在外面布置阵法,让大家出不去。

    “怎么办?”此时,黄明也带领黄家人,聚集在刘一等人身旁,并且,问刘一道。

    “能怎么办?静观其变吧。”刘一道,

    现在还不知道外面布置阵法的人怎么想?是困住他们,还是有什么后续东作。

    如果外面布置阵法之人只是困住大家,没打算赶紧杀绝的话,大家最多也就是等待一段时间,到时候,离开此地就行了。

    如果外面布置阵法的修士,不仅想要困住大家,更是想要击杀对方的话,那么,仅仅靠一根阵法也困不住刘一等人,而刘一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不让这里的人被杀。

    因此,刘一没有动手,而是在等待,等待困住自己等人的人的出现。

    当然,刘一更想知道是谁,或者哪个势力敢如此大胆,居然敢围困他们,要知道,这涉及到十几个势力,而且都是半岛城最强的势力,能不能灭掉这里的人不说,就算把这里的人全部灭掉,事后也会被十几个势力查出幕后之人,只要被十几个势力查出幕后之人,那么,就将面对十几个势力的围剿。

    面对半岛城十几个势力的围剿,不管是谁或者哪个势力,都没有那个能来抵抗,因此,刘一对于出手之人很好奇。

    当然,刘一不着急出手,也是对于自己和梦小娇的自信。

    外面那个阵法虽然很厉害,但,想要困住刘一和梦小娇,那是不可能的,只要刘一和梦小娇愿意,就算强行抢夺阵法的控制权,让阵法为己用也未必不可能,因此,刘一倒不着急。

    “静观其变?万一我们真的出不去怎么办?”黄明道。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刘一那样镇定,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信心能够出去。

    就算黄明,虽然黄明也觉得这个阵法,就算困住了大家,外面的人也会来救他们,他们不用担心,但,黄明还是忍不住想到,万一大家真的一直被困,出不去,该怎么办?

    这样想的何止黄明,其他人也不再少数。

    “哈哈,放心吧,不会出不去的。”刘一道。

    别人问,刘一或许会不理,但黄明开口,刘一自然要安慰黄明,更何况,刘一说的也是实话,而不仅仅是安慰黄明。

    “那就好。”黄明道。

    黄明知道刘一手段多,因此,刘一说没事,就一定没事,更何况,钱宝商行的阵法通天,梦小娇的阵法更是钱宝商行一绝,这一点,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黄明却知道,因此,有梦小娇在,一般的阵法都不是问题。

    而刘一没有担心,也表明梦小娇不惧怕这个阵法,也就是说,梦小娇有能力破掉这个阵法,因此,黄明也就安心了。

    当然,黄明知道刘一的底气,其他人并不知道刘一的底气,因此,对于刘一的话,其他人未必就赞成。

    “哼,不会出不去?如果再不想办法的话,我们说不定真的出不去了。”吴敌听到刘一的话后,讥讽刘一道。

    在刘一和黄明说话间,很多修士都试探了,发现这个阵法真的出不去,哪怕是合体期巅峰修士,都被这个阵法挡住,没法出去,甚至几个合体期巅峰修士联手,都还是没法闯出去。

    因此,就算大家知道外面的人会来救大家,大家暂时还得被困在阵法里面。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势力肯定会派人来救自己,那么,在这种出不去的情况下,大家也不可能这么平静。

    “哼,我们的事,就不用你吴敌操心了。”刘一没有回答,黄明就率先回答了,也是,黄明知道刘一有办法出去,也安心了,因此,也就不在意和吴敌斗嘴,如果不是知道可以出去,黄明也许就没那个心情和吴敌斗嘴,也就会像刘一一样,不理会吴敌。

    但是,事情真的有黄明想象的那么简单吗?

    肯定不会,至少刘一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敌人在外面布置阵法,动静肯定不小,居然没有被人发觉?

    而敌人又怎么会想不到就算困住了大家,也不能把大家怎么样,最终还不是要被各个势力救回去,更是得罪各个势力,又何必困住大家呢?

    怎么看这都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怎么会有人或者势力这样做呢?

    而又有哪个势力有那样的能来做?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刘一感觉很疑惑,却又想不明白为什么?

    因此,哪怕刘一和梦小娇有能来破掉阵法,刘一和梦小娇也没有动手。

    刘一就是想看看幕后之人是谁,或者说幕后的势力是哪个势力,同时,刘一也想要弄明白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了,刘一可不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如果刘一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万一此事是这里的十几个势力中的某个势力或者一伙势力所为,那么,刘一就别想查出究竟是谁所为。

    至于这里的十几个势力,有没有势力参与此事,刘一也不敢肯定,但各个势力都有嫌疑,这一点是一定的。

    因此,刘一不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在刘一看来,如果这里的十几个势力没有势力参与此事,那就最好,如果有,刘一也不会客气,等出去后,一定会想办法解决此势力,哪怕是十大势力中的某个势力,刘一也不会畏惧。

    刘一和梦小娇没有急着破阵,而是凝神注意周围的一切,等候着幕后之人现身。

    等了一会后,幕后之人果然现身了。

    刘一和梦小娇突然发现,突然有很多修士进入阵法里面,并且隐藏在阵法里面,开始慢慢的朝着各个修士靠近。

    有了阵法的掩护,阵法里面的修士靠近大家,也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们,更没有人知道,就在自己身边,居然被他人潜入而不自知。

    “他们想要偷袭大家?”刘一第一时间就想到,接着,刘一就大喊一声道:“小心,小心被偷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