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

    两惨叫传了出来,显然,刘一的提醒慢了半步,有人没来得及做好防御,就被偷袭.

    好在大家深处阵法当中,就算不用刘一提醒,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有少数几人有些松懈,被敌人所趁,更何况有了刘一的提醒,让大家及时防备,因此,敌人这次偷袭,虽然也成功偷袭了几人,却不算完美的偷袭.

    “你们找死!”

    听到同伴的惨叫声,刘一等人都大怒道.

    尤其是其他大势力的修士,更是怒火冲天,要知道,他们都是大势力的修士,在半岛城,哪个不给他们的势力几分薄面,平时,他们无论去哪,都高高在上,高人一等,其他人还得好好伺候他们,如今倒好,居然有人敢围困他们,更是让人愤怒的是,不仅围困他们,还偷袭他们,显然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各大势力修士心中怎么不怒呢?

    这里聚集着半岛城各个顶尖势力,得罪他们,就相当于得罪整个半岛城,在如此情况下,还有人有势力敢围困他们,打算灭了他们,这让人难以自信.

    可是,面对这样的事实,虽然难以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

    尤其是听到同伴的惨叫,更让大家明白,这就是事实,不容怀疑.

    因此,大家都很愤怒,可是,也只能愤怒,除了愤怒之外,没有别的办法,毕竟,个个都被困阵法中,在阵法中,发现不了敌人,自己也迷失了方向,想要解决敌人,找不到敌人,想要逃走,也找不到放向,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防御,以防敌人的偷袭,心中的憋气和怒火自然是免不了的.

    “啊!”

    又一声惨叫响起.

    显然,在大家大怒间,又有人被敌人所趁,被偷袭.

    阵法就是如此神奇,敌人可以来无踪,去无影,就算站在你面前,你也发现不了敌人,因此,敌人想要偷袭,太简单了,而想要不被敌人偷袭,就必须时刻做好防御,不能有一丝松懈,如果有一丝松懈,也许敌人就在你松懈时,偷袭你.

    面对阵法,除了刘一和梦小娇外,其他人都是门外汉,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因此,面对阵法,面对敌人的偷袭,也只有刘一和梦小娇最为镇定.

    其实,这个阵法,对于其他人来说,那是非常厉害的阵法,但是,在刘一和梦小娇眼里,这个阵法,却不算什么.

    他们之所以没有立即着手破除这个阵法,是想看看是什么人或者什么势力搞的鬼.

    敢对半岛城那么多势力的修士同时下手,就算城主府也未必有这个胆量,因此,刘一才好奇对方究竟是谁,又是哪个势力?

    如果刘一过快破除这个阵法,那么,敌人未必会现身,如果敌人不现身,那么,就算刘一和梦小娇破除了阵法,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如果不把对方揪出来,刘一心理也不安.

    半岛城什么时候有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势力,居然敢同时向各个势力动手,如果不揪出对方,那么,哪一天,对方要对钱宝商行动手,钱宝商行可能就要遭殃.

    至于说对方会不会对钱宝商行动手,这一点,不用问,也有答案,如果刘一和梦小娇破除了对方布置的阵法,破坏了对方的大计,那么,对方一定视钱宝商行为眼中钉,把钱宝商行看作首要拔除的对象.

    相反,如果刘一等对方现身后,再动手破除阵法,那么,对方的身份也暴露了,到了这时,他们将面对半岛城各大势力的围剿,那么,到了那时,就算他们痛恨钱宝商行,想要把钱宝商行拔除,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此,刘一和梦小娇没有立马破阵.

    当然,刘一和梦小娇这么做,也不仅仅是为了钱宝商行,同时也是为了半岛城.

    如果不把那股势力给暴露出来,那么,那股势力就会像悬在大家头顶的一把看不见的铡刀,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什么时候,砍在谁的头上.

    因此,这对半岛城所有势力,都是极为严重的隐患.

    只有把那股势力暴露出来,让大家有了明确的目标,那么,大家就可以围剿那股势力,就算不围剿,那股势力暴露了,各个势力也能够采取针对性的防御,这也可以免除一场灾祸,因此,暴露那股势力,不仅有利于钱宝商行,对半岛城其他势力也非常有利.

    “啊!”

    又一声惨叫,又有一人因松懈被敌人偷袭.

    对于这种情况,其他人只能听见惨叫声,却安全看不到身边不远处同伴被偷袭的情景,只能从同伴的惨声猜测,同伴可能被偷袭了,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这让人更加害怕和惊慌.

    倒是刘一和梦小娇,他们利用阵法,看得清楚,敌人是如何偷袭的,可惜,敌人身着黑衣,头戴黑帽,同时,也蒙着面,让人没法发现敌人的身份.

    没法发现敌人的身份,刘一也不敢贸然行动,否则,就算破除了大阵,也没法知道敌人是谁,那就得不偿失了.

    “门主,我们怎么办?现在破除阵法吗?”梦小娇问道.

    看着一个个修士被敌人偷袭,梦小娇于心不忍,想要破除阵法,救助大家,只要破除阵法,那么,敌人就没法偷袭大家,那么,大家也就相对安全了,可是,如果现在就破除阵法,那么,就没法知道那股势力,这样的话,就算救出了大家,却让半岛城各个势力,乃至半岛都陷入危险当中,因此,于情来说,是该立即破阵,而于理来说,就不应该立即破阵,梦小娇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因此,才问刘一该怎么办?

    “再等等,如果还不能发现敌人的身份,就立即破阵.”刘一道.

    万一不能发现敌人的身份,刘一也不能让敌人这样无止境的偷袭下去,毕竟,这一个个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如果要让刘一无视这么多活生生的生命就此消失,刘一也做不到.

    为了搞清对方身份,刘一可以无视一两人的死亡,但,刘一却不能无视如此多人的死亡,要知道,此地,可是有百多万的修士,真要眼睁睁的无视对方偷袭下去,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当然了,为了揪出对方身份,刘一也不能立即破阵.

    现在大家被阵法围困时间不长,还能坚持一会,因此,就算不立即破阵,就算被敌人偷袭,短时间内,损失也不会很大.

    至于被偷袭成功的少数几人,那也只能怪他们自己不小心或者命不好,相比起揪出对方身份,死几个人,刘一还是能够忍受的.

    “好,那就再等等,如果再等等还是发现不了对方身份,我就立刻破阵.”梦小娇道.

    短时间内,大家能够防御敌人的偷袭,因此,就算等等再破阵,损失也不会很大,但是,如果长时间不破阵,那么,等大家心力憔悴时,还不破阵的话,那时,根本就没法再防御敌人的偷袭,到那时,敌人要偷袭,准是偷袭一个,一个准,甚至到时候会有大片的人被偷袭,因此,再等等之后,不管是否发现对方的身份,都必须破除阵法.

    “啊,啊!”

    又有修士被偷袭.

    而各个修士心中万分焦急,生怕下一个被偷袭的是自己,同时,在担心中,防御也不免出现一丝漏洞,就连黄明都心慌,开始问刘一道:“刘一,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站着防御吧?如果是这样,我可坚持不住了.”

    “放心,没事的,再坚持一会,我们马上破阵.”刘一道.

    随着蒙面人的偷袭,刘一也渐渐的从他们的偷袭手法中,慢慢的对他们的身份有了一定的猜测,虽然刘一不敢完全肯定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但有关猜测,总比毫无头绪的好,更何况,刘一更宁愿相信自己的猜测时正确的.

    “什么,你们要破阵了?太好了,否则,我真的坚持不住了.”黄明道.

    刘一和梦小娇是阵法师的事情,其他人或许不清楚,但黄明却知道,而且,黄明还知道,钱宝商行的阵法之所以如此厉害,就是刘一和梦小娇的功劳,而非大家猜测的那样:钱宝商行隐藏有厉害的阵法宗师前辈高人.

    不过,这些是钱宝商行的秘密,黄明就算知道,也没有乱说,甚至没有告诉黄家其他人.

    “嗯,我们准备破阵了,对了,你让你们黄家人做好准备,等我们破阵之后,你们立即攻击敌人.”刘一道.

    刘一知道,如果阵法突然被破除,敌人肯定会吃惊,也有那么一丝愣神,而那霎那间,就是攻击敌人的最好时刻,因此,刘一才让黄明通知黄家人,做好准备,别和敌人一样愣神.

    “放心,我会的.”黄明道.

    “门主,你真的发现了对方的身份?”梦小娇问道.

    刘一让梦小娇破阵,梦小娇就知道,刘一可能发现了对方的身份,可是,梦小娇却没有发现对方身份,因此,梦小娇才问了一句.

    “嗯.”刘一恩了一声,并且传音给梦小娇.

    梦小娇听闻,眼神一亮道:”原来是他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