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们钱宝商行排名第八,我们嗜血宗排名第十,那只是你们钱宝商行运气好而已,并不代表你们钱宝商行就真的比我们嗜血宗强.”嗜血宗负责人道.

    显然,嗜血宗也一直在调查钱宝商行的情况,虽然钱宝商行比较神秘,但是,在嗜血宗的调查中,钱宝商行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厉害.

    而前十的势力排名,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一个势力的实力强弱,但却并不是说,排名靠后的势力,实力就一定弱.

    也许有些势力隐藏了实力,而更有些势力,因运气使然,使得其在排名争夺时,一直处于有利地位,因此,排名就更加靠前一些.

    举个简单的例子,嗜血宗这次排名为第十,但嗜血宗的真实实力,绝对不止第十,就算排名靠前的其他九个势力,也有好些势力的实力不如嗜血宗.

    只不过嗜血宗在排名争夺时,遭遇了钱宝商行的针对,而钱宝商行不论是十万大军,还是合体期巅峰的三大合体期修士,都是其他势力所不能比拟的,因此,嗜血宗只能自认倒霉.

    如果不是嗜血宗实在太厉害,就算丢了十万大军战和合体期修士之战,光靠分神期修士之战,也硬生生挤入前十,换作其他势力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挤入前十.

    因此,嗜血宗的具体实力,保守估计,因该能够进入前五之列,这一点,各个势力,包括嗜血宗都清楚.

    不过,既然定下了规矩,以比赛定排名,那么,就算大家知道嗜血宗本身实力应该在前五之列,嗜血宗的排名,还得按规矩了,也就是说,嗜血宗的排名只能是第十.

    因此,整个半岛城的修士都知道,半岛城原有的十大势力,有的跌出前十,而钱宝商行和嗜血宗以及东临宗强势进入前十.

    钱宝商行更是强势的取得了第八名的好成绩,于原本所有人都不看好钱宝商行相比,钱宝商行实实在在是一匹大黑马.

    而嗜血宗,却有些让人失望,最终只是取得了第十名.

    当然,嗜血宗被钱宝商行针对,又被钱宝商行克制,因此,能够进入前十,都已经很了不起了,否则,换成其他势力,根本就没有能力杀进前十.

    不过,这一切,除了参与的十几个势力外,其他势力是没法知道的,因此,在其他修士眼中,钱宝商行排名第八,嗜血宗排名第十,那么,钱宝商行就比嗜血宗更加强大.

    当然,也有势力调查钱宝商行后,认为钱宝商行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强大,大家之所以认为钱宝商行强大,乃是因为钱宝商行的神秘,和大家对于钱宝商行的不了解.

    嗜血宗也是出于这种心理,以及嗜血宗的调查中,钱宝商行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因此,才倾巢而动,对钱宝商行发动攻击.

    “哼,我钱宝商行是徒有虚名,还是确实强大,相信你很快就会知道,只是希望你到时候别后悔.”刘一道.

    此时的刘一是不能有任何退缩的行为,否则,一定会给钱宝商行带来灭顶之灾,要知道,现在虽然是嗜血宗在攻打钱宝商行,但对钱宝商行虎视眈眈的可不仅仅只有嗜血宗,因此,钱宝商行只要表现出来的实力与大家想象的不符的话,也许在嗜血宗之后,其他势力也会跟着对钱宝商行采取行动.

    现如今,钱宝商行的真实实力连嗜血宗都不如,如果在加上其他势力,哪怕钱宝商行有黄家这个盟友,也难逃被灭的命运.

    因此,如今的钱宝商行,只有用实力镇住大家,以神秘恐吓大家,才能让大家不敢对钱宝商行有所行动,因此,面对嗜血宗,钱宝商行不仅不能有半点妥协的表现,甚至还得十分强硬,强硬到让大家都认为钱宝商行完全不惧怕嗜血宗,甚至不把嗜血宗放在眼里,也只有这样,其他势力才不敢对钱宝商行有别样的心思.

    “后悔?就怕你钱宝商行没那实力.”嗜血宗负责人道.

    其实,嗜血宗负责人对于刘一的话语也是将信将疑,一方面,他又觉得钱宝商行应该有不为人知的底牌,刘一的表现也不像伪装的,另方面,他又不相信钱宝商行有那么强大,毕竟,在他们的调查中,钱宝商行实力并没有多强大.

    因此,嗜血宗负责人虽然口气强硬,却没有下达立刻攻击钱宝商行的命令,而是在和刘一打口战,希望从中探出钱宝商行的虚实.

    “门主,我们怎么办?”赵飞燕问道.

    嗜血宗在试探钱宝商行的虚实,刘一等一众钱宝商行高层,自然也在趁机商量对策,商量一个完全之策来应对嗜血宗,既要把嗜血宗赶跑,又要让大家认为钱宝商行强大无比,嗜血宗根本就不是钱宝商行的对手.

    可这对策,哪有那么好想?

    “让我想想.”刘一道,接着,刘一沉吟了一会又道:“有了,我们可以利用阵法遮掩,再利用符篆轰击,把我们所有的符篆都一次性轰出去.”

    “这样行吗?”

    “是啊,这样一来,我们钱宝商行的损失就大了.”

    “就怕我们所有符篆都轰击出去,也未必能够把嗜血宗的大军怎么样?”

    一个个钱宝商行的高层,听到刘一的话,都发表自己的意见.

    把钱宝商行所有的符篆都轰击出去,钱宝商行的损失那就难以估量,要知道,每一张符篆,都能卖出不菲的价格,而一次性轰出钱宝商行所有符篆,其损失的灵石有多少可想而知.

    符篆,一直以来都是奢侈品,一般都是用来救命之物,平常没谁舍得使用符篆,哪怕钱宝商行拥有如此多的符篆,钱宝商行的人平时也没有使用符篆,而是把符篆当着保命之用,只有在危急关头,才舍得使用符篆.

    而如今,刘一居然说要把所有符篆都轰出去,可想大家有多心痛,当然了,现在也是危急关头,就算心痛,大家也没有太多的舍不得,主要还是,就算轰出所有符篆,也未必能够把嗜血宗的大军怎么样,说不定到头来,还是不顶用.

    “哈哈,大家就放心吧,虽然轰出所有符篆,也未必能够把嗜血宗的大军击溃,但是,只要我们利用阵法掩护,再配合符篆的威力,我想把嗜血宗大军吓跑还是没有问题的.”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只要能够把嗜血宗大军吓跑,让我们钱宝商行度过这次难关,哪怕轰出所有的符篆,也是值得的.”

    财富没了,可以继续赚回来,可是,如果钱宝商行被灭了,下次想要再次在半岛城建立钱宝商行,那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因此,只要能够保住钱宝商行,哪怕损失再多的财富,在刘一看来也是值得的,因此,轰出所有符篆,虽然损失巨大,但在刘一看来,为了度过这次难关,还是值得的.

    “嗯,如果真的能够把嗜血宗大军吓跑,那么,轰出所有符篆,也确实不亏.”赵飞燕赞同道.

    “其实,我们就算不轰出符篆,光是依靠阵法和大家的实力,也应该能够挡住嗜血宗的进攻,不过,这样一来,我们的实力就暴露了,因此,我觉得门主的这个法子更好.”梦小娇道.

    对于钱宝商行的阵法威力究竟有多大,其他人都不太清楚,哪怕是钱宝商行的高层,也不太清楚,唯有刘一和梦小娇才明白,钱宝商行的阵法,可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一点威力,钱宝商行的阵法真要全面开启,肯定会震惊半岛城所有势力和修士.

    不过,钱宝商行整体实力太弱,就算依靠阵法,能够挡住其他势力一时,却也不能时刻都开启阵法,因此,暴露钱宝商行阵法的威力,对于钱宝商行来说,并没有好处,相反,还会带来灾祸,因此,如果不是到了生死关头,钱宝商行阵法的全部威力,能不暴露,刘一就尽量不暴露.

    这次也是如此,在刘一看来,轰出所有符篆能够把敌人吓退,因此,哪怕轰出所有符篆,将会损失巨大,刘一也宁愿损失巨大,而不愿意暴露钱宝商行阵法的具体威力.

    “嗯,这次我们动用阵法,只是掩盖他人的查探即可,不用暴露太多.”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只要我们隔绝了他人的查探,有用符篆把嗜血宗大军吓走,那么,其他势力不仅一如既往的忌惮我们钱宝商行,甚至认为我们钱宝商行太神秘了,再也不敢打我们钱宝商行的主意,如果真的如此,那么,我们轰出所有符篆,不是亏了,而是赚了,赚大了.”

    “嗯,就这样吧,门主你继续激怒对方,让对方冲入我们的大阵中.我让所有人都准备好所有的符篆,只要敌人一进入我们的大阵中,就轰出所有的符篆.”赵飞燕道.

    “嗯,就这样安排,我继续激怒对方,你们也做好随时轰出符篆的准备.”刘一道.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