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宝商行的众人做好了准备,而刘一自然也就继续激怒对方。

    “哈哈,嗜血宗,你们不会是一群泼妇,只会嘴上功夫吧?”刘一大笑道。

    看着己方已经做好了准备,而敌人却还没有动静,只知道说一些废话,让刘一觉得,自己该加点料,否则,想要等敌人主动攻击,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刘一也知道,钱宝商行的神秘,吓住了很多势力和修士,嗜血宗纵然认为钱宝商行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厉害,这次更是倾巢而动,想要拿下钱宝商行,可是,真的到了钱宝商行,把钱宝商行围住之后,却不敢轻易下达攻击的命令。

    攻击钱宝商行,顺利的话,一切好说,如果不顺利,被钱宝商行坑了的话,嗜血宗在半岛城将会寸步难行。

    尤其是嗜血宗好不容易才在半岛城刚刚站稳脚,获得前十的排名,如果因一个不慎,因此而退出半岛城,那就之前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当然了,这次只是所以攻打钱宝商行,也是有着特殊的目的,而并非只因调查中钱宝商行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厉害,毕竟,半岛城比钱宝商行弱的势力大把大把,如非有因,干嘛非得攻打钱宝商行呢?

    “你!很好,看来你钱宝商行真的以为获得了第八,就天下无敌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嗜血宗负责人道,接着又道:“那就让我看看,你钱宝商行是否真有想象的那么厉害?”

    钱宝商行是否厉害,肯定厉害,这一点,没有人怀疑,但是,很多势力认为钱宝商行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厉害,只不过钱宝商行的神秘,让大家高估了钱宝商行,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认为钱宝商行真的很厉害很神秘。

    这次嗜血宗的行动,就可以揭开钱宝商行的神秘面纱,让大家看一看,钱宝商行是真的很厉害,还是徒有其表,利用神秘把大家给欺骗了。

    “好啊,我等着,有本事,你们就进来吧,别再婆婆妈妈的了,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你们太叽喳了。”刘一笑道,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嗜血宗的大军。

    “上,杀进去!”嗜血宗负责人下达命令道。

    此时,嗜血宗大军攻打钱宝商行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怕心里还有些忌惮钱宝商行,也必须攻打钱宝商行,更何况,刘一讲话越来越难听,真要拖延下去,别说嗜血宗因此而丢脸,就是嗜血宗大军的气势,都将荡然无存,如果大军没有了气势,那么,这战争也不用打了。

    战场上,气势是很重要的,如果气势如虹,那么,一支大军也许能够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实力,但是,如果气势低弱,那么,一支大军也许只能发挥出百分之五六十的实力,这中间的差距,可以说是无法估量的。

    因此,嗜血宗负责人到了此时,也只有下达攻击的命令,否则,他就得带领大军回去,如果不打就回去,他们也丢不起这个脸。

    钱宝商行是否厉害,这是另一回事,哪怕钱宝商行再厉害,嗜血宗大军也没有不打而退的道理,因此,攻打钱宝商行已成定局。

    有了命令,嗜血宗大军,自然一窝蜂的冲进了钱宝商行。

    “阵起,符篆攻击!”刘一道。

    顿时,钱宝商行的阵法突然开启,钱宝商行里面一片灰蒙蒙,让进入里面的修士,根本看不到身边的同伴。

    接着,进入钱宝商行的嗜血宗大军,就感受到铺天盖地的攻击朝自己攻击而来,密密麻麻的攻击声,哪怕攻击还没到达,光听到这个声音,嗜血宗大军就知道不妙,敌人的攻击太密集了。

    如此密集的攻击,每一道攻击的威力不说,就算每一道攻击的威力不是很强,汇集如此多的攻击,也能发挥出人意料的作用,积少成多,哪怕弱小的攻击,汇聚多了,也许产生很大的威力。

    轰轰轰轰!

    一道道攻击,果断的落入嗜血宗大军中。

    “撤,快撤,我们上当了!”嗜血宗负责人大吼道。

    嗜血宗负责人实在想不通,钱宝商行哪来那么多修士,居然能够释放出如此多的攻击,要知道,虽然这些攻击,很多威力不是很大,但是数量太多了,如果按照没道攻击对应一个修士的话,钱宝商行内隐藏有多少修士呢?

    想到这些攻击的数量,嗜血宗负责人心底颤抖。

    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

    钱宝商行如果真的隐藏如此多的修士,那么,想要攻破钱宝商行,恐怕不太可能了。

    当然了,他们显然没有料到钱宝商行第一波攻击,便砸出了所有的符篆。

    钱宝商行的符篆很多,但是,很多都是威力不是很大的符篆,威力惊人的符篆,整个钱宝商行也不是很多。

    钱宝商行靠符篆赚钱,就是靠卖这些威力不是很大的符篆,这些符篆,对于高级修士来说,并不是很在意,但是,对于一些实力不强的低级修士来说,却是保命的东西,因此,很受低级修士欢迎。

    如今一次性砸出所有符篆,也就是说,每一个钱宝商行修士,都砸出数十张上百张符篆,如此一来,几百万钱宝商行修士砸出的攻击数量,多的惊人。

    如果认为每一道攻击,都是一个修士发出的攻击,那么,钱宝商行隐藏有多少修士,这简直不敢想象,哪怕这些修士的等级不太高,凭借人数,再加上阵法,也足以把嗜血宗大军全部消耗在这里。

    因此,嗜血宗负责人才会在第一时间惊恐的下达撤退的命令。

    轰!

    嗜血宗大军如潮水一般的退出钱宝商行。

    钱宝商行的阵法,主要是混淆大家的感觉,却并没有多少的阻拦之力,因此,敌人想要退出钱宝商行,并没有太大的困难。

    不过,就算嗜血宗大军退出钱宝商行阵法没有太大的困难,但是,面对钱宝商行的所有符篆的一波猛砸,也损失不小。

    当然了,这样的损失,相比起想象中的损失,还是小了很多,并没有让嗜血宗大军伤动筋骨。

    “怎么回事?嗜血宗大军怎么如此快就退出来了,而且退出的如此惊恐?”

    “是啊,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嗜血宗大军退出的如此惊恐。”

    “就这么一会,嗜血宗就损失这么多,果然不愧是钱宝商行。”

    “还好啦,没有想象中的损失那么大。”

    “也不知道接下来嗜血宗该怎么办?”

    一个个关注此地的修士,都忍不住吃惊的道。

    嗜血宗大军这才刚刚冲进钱宝商行,就匆忙退出,让大家都好奇,钱宝商行里面到底有什么,才能让嗜血宗大军如此匆忙退出。

    要知道,就是钱宝商行实力强大,嗜血宗大军也不是软柿子,因此,就算嗜血宗大军不敌钱宝商行,却也没有如此快,就匆忙退出的道理。

    更何况,嗜血宗虽然匆忙退出,但损失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按照大家的想象中,如果嗜血宗真的不敌钱宝商行,那么,在退出时,嗜血宗的损失根本不可能这么小。

    如此一点损失,就让嗜血宗退出,似乎与嗜血宗的性格不相符?

    然而,这一切,他们是注定得不到答案。

    钱宝商行不会告诉他们为何,嗜血宗更不会告诉他人为何?

    “难道钱宝商行真有那么强大?”

    “一定是,一定是钱宝商行太强大了,因此,嗜血宗才匆忙退出。”

    “是啊,嗜血宗惧怕钱宝商行的实力,匆忙退出,而钱宝商行又不想暴露具体实力,因此,才让嗜血宗损失这么小。”

    “就是,就是,这就是我要说的,钱宝商行果然既强大又神秘,不可招惹。”

    钱宝商行可谓展出了自己的威风。

    当然了,大家可不知道,钱宝商行可是砸出了自己的所有符篆,换取的也只是嗜血宗大军的少数修士的死亡。

    如果嗜血宗大军不要如此匆忙退出,而是继续攻打钱宝商行的话,钱宝商行未必能够挡住嗜血宗大军,更何况,就算挡住了嗜血宗大军,钱宝商行也将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撤,该死的钱宝商行。”嗜血宗负责人知道攻打钱宝商行是没戏了,因此,也撤回了大军,带领大军回到了嗜血宗。

    此次,嗜血宗大军来势汹汹的前来攻打钱宝商行,不仅没有试探出钱宝商行的实力,还让他们的大军狼狈而归,更是成就了钱宝商行的赫赫威名。

    当然,嗜血宗自然不知道钱宝上靠符篆把他们吓住了,如果知道的话,他们肯定会后悔没有继续攻打钱宝商行。

    “呼,敌人终于走了!”

    钱宝商行的一众高层都松了一口气,如此不损耗一个修士,就把嗜血宗倾巢而动的大军吓跑,更镇住了其他势力,这实在是钱宝商行以前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哈哈,好了,敌人走了,我们又赢得了一段时间。”刘一道,接着刘一又道:“大家还是认真修炼吧,如果大家实力提高了,那么,就算面对嗜血宗的大军,我们也不用担惊受怕,而是直接灭了他们。”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