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的比分是双方正常发挥的结果,运气没有出来捣乱。

    其实比赛若是就此结束,除了个别人之外,所有人的发挥都可圈可点,即使没能最终进入22人大名单,也算在大场面下证明了自己,顺便也能抬高不少身价。其中还有不少年轻人可以借此机会拉近与留洋军团之间的距离,万一入了尤墨法眼,说不定下一个出征五大联赛的家伙在新赛季开始前就能成行了。

    可惜世事总难两全,就如同2:2的比分一样,华丽背后难免会有落寞的身影。

    卫群首当其冲,成了年轻人踩在脚下的垫脚石。在这样一场风驰电掣般的比赛中他显得老态龙钟,除了“拖后腿”之外,没有更适合的形容词了。

    何况是在家乡父老面前!

    虽然无比残酷,但这正是竞技体育的魅力所在,任何一名职业生涯开始走下坡路的老将,都会有这么一天。

    惋惜也罢,嘲讽也罢,鼓励也罢,都会随着时间流逝渐渐远离所有人的视线,只有极个别的家伙可以长久活在人们心中。

    卫群算是其中之一。

    因此现场观众没有过多地把注意放在他身上,也没有大张旗鼓地为他加油助威。

    他们很清楚,为了跟上节奏,他把多半的体力都消耗在上半场了,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强撑着站在场上而已。这种状况下还指望他能超越极限,创造奇迹,难免会让彼此都很尴尬。

    他是卫群,肯为朋友两胁插刀的卫大侠,球场上再不堪,也不会折损他的江湖地位!

    观众是这么想的,他自己呢?

    会不会后悔?

    当初该拒绝尤墨的盛情邀请?

    认老服输吗?

    比赛重新开始之前,所有人都忍不住打量了他一眼。

    包括尤墨在内。

    这货率性而为的风格在那摆着,有时难免会有考虑不周的时候,之前与温格缺乏沟通闯了次祸,这次同样有些赶鸭子上架。

    位置陌生,打法陌生,队友陌生,节奏太快.......这些因素综合作用起来,妥妥的挖坑埋人。

    好在球队实力占优,至少六成时间在进攻,才没有让他被爆的体无完肤。

    可尽管如此,因为这货的奇葩想法,卫群依然成了累赘,不但场上发挥不了作用,对手也像是找到突破口一般,把比赛的胜负押在了他身上!

    这对于一名老将而言实在有些残忍,以至于心大过天的家伙都有些开不了口。

    换人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奈何无人可换,即使抽筋了也没办法下场,还得拖着两腿跑。

    如此一来,尤墨的好心显然办了坏事,连带着带支球队陷入被动。

    比赛第75分钟,找到突破口的甲A明星队在右路展开攻势,邵加一与商一这对组合把卫群当成了垫脚石,即使张笑瑞过来补防也无济于事,边路被彻底打爆!

    最终前者传出了一记美妙的弧线,谢辉前顶一蹭,皮球擦着立柱飞出门外!

    惊呼声迅速响遍整座球场,所有人手里都捏了把汗。

    “哎呀,这样踢下去留洋军团有些不妙!”

    现场解说席上,两位老同志同时皱起了眉头。

    很明显,该背锅的不是卫群,而是尤墨。可若实话实说,他们又有些不忍,觉得那货是出于好心才办了坏事。但若不说,瞎子也能看出来问题在哪儿,他们身为专业人士却视而不见,未免有些眼瘸。

    这该如何是好?

    没关系,关键时刻有韩老师!

    “甲A明星队利用换人带来的体能优势,找准了对手的弱点,给予了无情的打击!”

    “不过我相信,局面不利只是暂时的,留洋军团肯定会找到破解之道,还以颜色!”

    “比赛还有十分钟多一点点的时间就将结束,已经梅开二度的尤墨会不会再次带来惊喜,为他的回归之战戴上帽子戏法?”

    “让我们拭目以待!”

    解说可以转移视线,场上球员却不能无视问题,一味地寄希望于队友超常发挥,女神青眼有佳,对手不慎滑倒。

    在这次险险造成失球的防守失位后,不等卫群出声,隋东谅第一时间挥手表示歉意,紧接着张笑瑞开始大包大揽,接下来李贴也不甘居人后,声称由于自己盯人不紧,才导致对手轻松获得争顶机会。

    面对这些主动出声揽责的家伙,尤墨只是笑了笑,没有其它表示。他的目光也仅仅停留在卫群身上一小会,就转了过去,直直地瞧着对方球门。

    夜深,风起,夜空看起来有些遥远,拿来当做背景的话,球门也变得有些虚无飘缈。

    好在球门后面的看台上还有赤膊上阵的大汉,在那不遗余力地挥舞着一面旗帜,仿佛这样可以把过于安静的球场变得热闹起来。

    又到了离别的时候。

    是该卖力演出。

    嗯......

    “别担心,中场控制力再加强一些,防守落位再快一点就行。”

    中圈开球的时候,杨辰一脸担心地说罢,目光里的探询意味浓厚。

    很明显,尤墨若是因此背上心理负担,比赛将没有任何悬念,而他们的努力最终只能换来一场烂尾电影。

    比太监还可恶的烂尾,会毁掉所有美好的回忆,成为旧疮疤一般的存在。

    他们头顶光环而来,最终若是灰溜溜的退场而走,心里难免蒙上阴影。阴影面积有多大,有多深,需要时间去衡量,目前来看并不乐观。

    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最难接受别人的指指点点,品头论足。尤其是戴着有色眼镜的家伙,若是抓住如此好用的把柄,还不知道会黑出什么花样来!

    谁让你们托大不要替补?

    谁让你们随便拉个人来顶替卢伟?

    可怜的卫大侠.......遇人不淑啊!

    “工人体育馆的个人演唱会差个主角,三年时间够不够?”

    尤墨一本正经地说罢,杨辰楞了足足三秒才回过神来。

    遇人不淑啊!

    “咳,我这嗓子,上不了台面!”

    “三年嘛,够了!”

    开球都因此耽误了一会。

    .......

    重新开始的比赛双方依然没有降低节奏的意思,仿佛一场拔河一样,松劲就意味着比赛结束。

    瞧着拿球后丝毫没有停顿,无论传带都在快速向前的留洋军团成员们,看台上的观众手心捏了把汗。

    比赛已经踢了接近80分钟,铁人都要累趴下的时候,居然还在不停地猛攻对手,就不怕犯错导致后防空当大露?

    原本可以平局收场的比赛,非要冒着极大风险分出胜负吗?

    身体极度疲劳状态下,受伤的可能性会直线上升,他们就不担心步李京羽的后尘?

    到底图什么?

    “呃,老实说,有点看不懂了。”

    VIP包厢里,杨肇基有些摇头。

    在他看来,比赛的目的已经达到,犯不着为了证明点什么而搏命。

    虽然他也认可职业球员对于胜负的执着,但如此不明智的举动让他心里的担忧上了一个层级。

    这毕竟是尤墨为了这座城市,为了全兴而举办的盛会,留洋军团又不是非要证明点什么,已经个个发挥出色了,见好就收才皆大欢喜。如果再出现李京羽那种意外,这个人情欠的未免太大了些。

    “看不懂没关系,接着往下看。”

    王*丹还在沉思的时候,李娟开口了。

    一贯的口直心快,与尤墨有几分相似,有种凭直觉奠定基调,通过思考回溯答案的味道。

    “厉害,专业就是专业,说出的话虽然简单,但其中透露出的哲学味道让人印象深刻!”杨肇国迅速跟上,唯恐迟了会赶不上滚烫的屁股。

    “是啊,杨董你就别劳心费神了!”女秘书也适时出声,试图拉回有些沉闷的气氛。

    杨肇基却挥了挥手,沉声道:“不是我爱较真,是他们也太执着了,赢了又不能戴上王冠,哪儿来那么大的动力呢?”

    李娟听的撇了撇嘴,脑袋转过,丢了一句“不爱较真达不到他们的高度”之后,目光紧盯场上,不再出声。

    王*丹像是经历了一番长考才到达终点一般,长呼了口气,坐正了一些。

    在座诸人察言观色的水平都不低,见状忙问了过去。

    王大记者自然不会像新认的妹妹那样喜怒都写在脸上,瞧着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里饱含疑问,轻轻点了点头,开始说道。

    “这原本只是一场汇报演出,即使加大筹码,本质上仍然是留洋军团第一次在国人面前以队伍的形式集体亮相。”

    “与初恋不同,重逢的时候最容易百感交集,有一堆的话,数不清的心事,各种各样的情绪想要表达出来。”

    “可怎么表达呢?”

    “也让他们高歌一曲?”

    “不可能,他们表达心情的最好方式,就是比赛!”

    “比赛嘛,当然要分出个胜负才过瘾!”

    “要是担心会输,会受伤,会跑不动,就放慢脚步紧盯眼前的果实,他们的成就也只能达到眼前这份光景了!”

    .......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王*丹所料不差,留洋军团虽然个个都很卖力,发挥也堪称出色,但在尤墨心中还差的远。

    毕竟所处的世界差别太大,拿世界一流球员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水平,得出的结论肯定会比较悲观。

    何况顶尖球员!

    于是这样一场充满怀旧意味的比赛,成了尤墨心中拿来挑战极限的舞台。

    自己,他人,对手,只有超越极限,才配的上胸前的国徽!

    卫群的问题的确因他而起,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等于给他们制造了突破极限的机会,否则平平常常就能赢下比赛,哪里会有突破极限的可能?

    意识到这一点还不够,做到自己口中的承诺,才能与他并肩,一起挑战更高的难度!

    所以在瞧见那些主动承担责任的举动之后,他没有任何表示,更没有用一副欣慰或者感激的面孔示人。

    这才哪儿跟哪儿,后面的山头还多着呢!

    比赛第83分钟,留洋军团进攻未果,皮球被欧楚良双拳击出,落在了中圈弧附近。

    早有准备的甲A明星们迅速压上,邵佳一接应控住皮球,商一谢辉左右拉开,俨然又是一次反击良机!

    仿佛为了隐藏真实目的一般,这次进攻没有抱住右路不放,商一接下皮球,佯攻了一段距离之后,又回给了中路。

    比赛即是如此,双方斗智斗勇无处不在,任何小细节都有可能被放大,引起连锁反应,导致比分改写。

    商一本身没有多么出色的盘带能力,即使对手不堪,也不是通过脚下技术能轻易越过的。如果单凭身上那股冲劲拼速度,早有准备的范智毅会候个正着!

    或许是有心学过,或许是勤能补拙,或许是不佳的处境没有磨去心志,在眼前这种大场面的关键时刻,这个不被人看好的家伙丝毫没有急于表现的意思。

    如同七年前一样,甘当绿叶。

    让人意外的传球打乱了留洋军团的防守布置,邵加一接球加速一气呵成,范智毅反而因为判断失误导致位置不佳,即使大步赶来也很难形成正面拦截!

    左路孙寄海原本牢牢盯住了谢辉,此时也面临两难选择。

    邵加一甫一接球就走了斜线,在范智毅赶来之前已经到达左侧肋部大禁区前五米处,短时间内形成了二打一!

    情况不妙!

    孙寄海且战且退,既没有上抢,也没有死盯着谢辉不放,只是守住肋部要道,等待支援。

    支援从何而来?

    满场观众的期待目光中,李贴终于拍马赶到!

    没有任何迟疑不决,人还没有完全靠近目标,就势一个侧后方滑铲,又狠又快!

    结果不料,邵加一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左脚一扣,右脚一蹬,变向!

    满场观众的期待落了空,所有人心凉了半截,失望的叹息声很快响起。

    这些叹息声听在邵加一的耳朵里却像呐喊助威声一样,很快就把速度加到极致,来到了大禁区中路,可以起脚远射的危险地带!

    范智毅不敢托大,亦步亦趋地拦在身前。

    其实心凉了半截的何止观众,曾经的范大将军也是其中一位。

    想想自己的左手边,已经拖着在跑的卫群与生龙活虎的商一,哪儿能乐观的起来?

    果然!

    邵加一面对如此良机仍然没有贸然起脚,假动作没能摆脱对手的纠缠后立即横向移动,拉开了传球角度!

    直塞,送肋部!

    卫群像一台货真价实的老爷车,转身的时候差点摔倒!

    商一丝毫没有尊老爱幼的意思,连续几个跨步之后,人与皮球已经在禁区里汇合,可以直接威胁球门了!

    可就在很多人闭上了眼睛,或者寄希望于门将的时候,风声呼啸而过,一道身影斜刺里杀出!

    隋东谅!

    没人知道他是何时启动,又经过了多么漫长的距离,才出现在镜头中的。不过那些并不是重点,眼前这次险情能不能化解,才是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

    如同比赛结果一样,过程再重要,到不了终点只等于走了一半。.

    ......

    一场汇报表演写了快一星期,想想就佩服我自己。

    还好,明天就要开始新的征程了!

    感谢书友们的一路陪伴,愿大家新的一年好运连连,数钱数到自然醒,睡觉睡到手抽筋!

    视力下降的厉害,谁来救救我.......男的不要!

    以上,加油!(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