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场让人肾上腺素飚升的比赛结束,铺天盖地的报道立即席卷了各种信息平台。几乎所有知名媒体都不甘寂寞,纷纷跳将出来,试图用所见所闻证明自己的观点。甚至连《人民日报》这种国家媒体都在第一时间发表社论,高度赞扬了留洋军团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的精神。

    听起来有些蛋疼,可说的也是实情,立意也足够高大上。

    竞技体育嘛,当然要追求更高难度更强挑战,虐菜有啥意思?

    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文章指出,以尤墨为首的留洋球员们敢打敢拼,不以表演为目的,不放过任何提升实力的机会,以超越极限为目标,即使遭遇对手的粗野犯规仍然毫不退缩,最终取得完胜!

    文章认为,在改革开放进入新世纪的关键阶段,这种不为眼前利益所动,处处走在竞争对手之前,为了长远目标广挖墙,深积粮的行为,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与社会主义新文化建设的完美结合,是值得大力推广的精神财富!

    文章还指出,由于职业足球的仓促上马,导致了一系列问题滋生。在进入甲A联赛第六个年头的时候,各种问题开始集中爆发,个别人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置法纪法规于不顾,为谋私利铤而走险,搅浑了整个职业足球环境。

    随着以尤墨为首的国内球员在国外获得世人瞩目的成果,中国足球引起了世界范围的关注。他们不但大大增强了国家足球队的竞争力,带回的先进经验成了职业足球改革的助推器。假以时日,国家足球将以全新的面貌呈现在世界舞台上!

    文章最后为留洋球员们献上祝福,也希望留守在国内联赛的球员们以他们为目标,不断超越自我,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添光增彩,为国家足球与世界接轨做出贡献。

    这些内容原本只在小范围内传播,《人民日报》这种高大上的媒体也没有亲民的传统,至少平头百姓很少有人会留意购买。可当晚上的央视一套新闻联播在最后时段引用上述内容,并播放了长达两分多钟的相关报道后,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强烈气息。

    能与国家领导人出现在同一档节目,并占据如此大的篇幅,意味着什么?

    官方态度已然明朗,所有关于尤墨的争议都歇歇吧,省的乌纱不保!

    一直以来,这货的影响力虽大,代表主流观点的各大媒体却一直比较谨慎,无论措辞还是立场,都很少掺杂个人情感,内容与篇幅也比较寒碜,与他所取得的成就形成了鲜明对比。

    没办法,谁也不知道这货迟迟不归究竟是因为什么,即使口头答应要为国效力,也很难保证他与足协之间的矛盾不会突然爆发,让所有人空欢喜一场。

    在没有确定双方立场以及实力对比的时候,大肆报道他的丰功伟绩是件颇有风险的事情。至少等这货带领国足取得骄人的成绩之后,正面报道才能成为常态,而不是现在这种观望氛围浓厚的状况。

    结果没想到,他一回来就把足协搅了个天翻地覆,仅仅一场表演赛就得到了官方认可,成了先进人物,要大力推广他的精神财富!

    那还迟疑个锤子,操家伙上吧!

    于是各种报道再次铺天盖地而来,彻底洗涮了所有污点,把他当成了国足救世主,从头到脚都包装一番,处处以完美形象示人。

    甚至就连这货在新闻发布会上爆出的猛料都成了正面典型,包括那句“成绩什么的别放在心上”也被描绘成理想远大,不以成败论英雄。更有甚者,进一步解读为宽容大度,是在为国内同行开脱!

    在很多人看来,虽然未来的国家队肯定会以留洋军团为主打,但一支球队若是两极分化严重,主力与替补之间矛盾重重,难保不会出状况,在一片大好的形势下演砸好戏。

    如此一来,这货不把成绩挂在嘴边的行为显然会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否则胸脯一拍声称亚洲杯已是囊中之物,难免会引来同行侧目,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事实呢?

    还真如郝海栋所言,这货压根没把亚洲杯当成战略目标,世界杯才是他心中的舞台!

    其实想想也正常,他们这些留洋军团的成员们已经在五大联赛站稳了脚跟,个别人已经有了世界顶尖的实力,若还把亚洲杯看的很重,难免有些鼠目寸光。

    因为看的重,才会非常在意结果,如果最终顺利拿下,心中的满足感会非常强烈,导致的副作用也很明显。

    就像冠军综合征一样,拿了亚洲杯就觉得人生无憾,肯定会有意无意地放缓脚步。

    只有不当回事,从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亚洲杯这道门槛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否则夺冠后国内铺天盖地的吹捧,各路商家争先恐后地奉上奖励,以及昔日伙伴那羡慕之极的眼神,都会在年轻的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

    尤墨与卢伟这两个妖孽冠军拿到手软,自然没啥感觉,其它小伙伴连国内甲A联赛的冠军都没染指过,到时候受到的冲击可想而知。

    从这一点来说,这货算是在给小伙伴们打预防针,压根没去管媒体会怎么解析,外行会怎么看。

    ......

    “欢迎,欢迎!”

    赛后第三天,尤墨回英国前一天晚上,锦江宾馆三楼宴会厅里,王*丹身着晚装,笑容满面。

    虽然时间仓促,好在有官方支持,办个酒会什么的压根不需要亲力亲为,和汪市长打个招呼就行。

    得到来自中央的肯定之后,不但尤墨受到各路媒体以及达官贵人的争相追捧,川中足球也成了重点扶持对象,大笔专项资金将在年内落实,用以完善基础设施。

    这些属于内部消息,不过也不难猜,于是受邀参加酒会的名流们除了感谢男女主人之外,汪市长也成了众星捧月的对象。

    刚好尤墨不喜欢客套起来没完,此时能落个忙里偷闲也算幸事一桩。

    身为女主人,王*丹就没那么轻松了,不过她的交际能力在那摆着,背后又有过硬的靠山,压根不用担心客人不好伺候。

    这次酒会原本只打算召集甲A俱乐部的头头脑脑过来,再把阎事铎请来,算是一次三方会谈。由于汇报演出效果惊人,对于官场老江湖而言是难得的好机会,于是酒会的规模扩大不少,七点半还没到,已经有百十来人聚集于此了。

    留洋军团的其它成员们都不在,这种场合对他们来说除了拘束没别的感受,尤墨索性没邀请他们。

    这货正处于人生巅峰,众星捧月是必然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想让那些还没有习惯这种处境的家伙们受到影响。

    他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保持平稳的心态才能走的踏实。

    “人生得意须尽欢哪,怎么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儿?”

    由于路途遥远且公务缠身,阎事铎来的稍晚一些,酒会还有几分钟就要正式开始的时候,人才出现在会场入口处。

    熟人见面自然亲热,不过对于为何要让自己大老远地跑这么一趟,阎事铎并不十分清楚,只当对方是为了庆祝。

    “还有件事没有了结,所以请您过来一趟,当面说说。”

    尤墨一向不喜欢按顺序出牌,因此甲A俱乐部的头头脑脑也不清楚他要干嘛,现在终于快到揭晓答案的时候了,一个个自然有些激动。

    结果眼巴巴地盼了很久,没盼来红粉佳人也就罢了,这么个黑大个.......

    老实说,他们对阎事铎既无恶感,也谈不上好感。在他们眼里,这位黑脸包公同样不好伺候,能把足协扔在一边自己玩自己的最好不过。

    可惜只能想想而已,国情在那摆着,能最大限度地争取利益就不错了。

    瞧着两人谈笑风生的样子,他们这些精明商人很快反应过来,稍稍对下眼神,心下已经了然。

    这是为了牵线搭桥,给将来铺路!

    果然。

    酒会开始之后,简短的致辞说完,尤墨就已经闪人,与阎事铎肩并肩地走了过来。

    杨肇基也是牵线搭桥的负责人之一,此时忙不迭地介绍起来。

    十四家甲A俱乐部悉数到齐,而且都是些颇有话语权的家伙,虽然名字可能并不为人熟知,但在圈内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听着一个又一个的介绍,尤墨还好,阎事铎脸上的惊讶藏不住,眼睛瞪的像铜铃一样。

    谁能想的到,这场派对居然是为他而办?

    “好了,既然大家都已经认识,时间又那么仓促,简单说下我的个人想法,不足之处大家及时指出。”

    客套完毕,尤墨适时出声,直入主题。

    平均年龄在45岁往上的老家伙们齐齐竖起耳朵,扶正眼镜,唯恐错过任何细节。唯独阎事铎一脸怅然,眼神看起来不太对劲。

    不过他现在可不是目光焦点,眼前这位红到发紫的家伙才是追逐的对象。

    “众所周知,英超这几年虽然发展很快,但国家队层面却没有多大起色,本土人才培养也不如意,西,德,法这些竞争对手,因此完全照搬英超的模式并不合适。我的想法是按德甲联赛的模式来进行下一阶段的联赛建设,不烧钱,不求面子好看,要以俱乐部自主经营为核心,放开管理层面的诸多限制。”

    听了这话,所有人脸色微变的同时,忍不住瞧了一眼阎事铎。

    结果还没确定他那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到底是喜是忧,耳边又有声音传来。

    “当然,在放开限制的同时,也要有规矩来防止钻空子。尤其是青训与硬件设施这一块,限期内达不到要求的需要从严处理,省的后来者有样学样,通过疏通关系来解决问题。”

    话音一落,原本喜上心头的家伙们顿时凉了半截,脸上喜忧参半。

    尤墨笑了笑,声音继续。

    “裁判问题存在于每个职业联赛,其中涉及到业务水平问题,因此大家不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由于牵涉到各支球队的直接竞争,裁判的管理与培训仍然交由足协负责。媒体是监督的重要力量,裁判委员会下设的调查机构也会及时跟进,一旦发现有人为操纵的痕迹,绝不姑息,必要时需要公布并追究法律责任!”

    “联赛扩军并不意味着降低要求,成绩压力或许一两年内不大,不过我相信在座诸位都有长远眼光,不会满足于当前成绩。”

    “我这人不喜欢承诺,也不喜欢担保,今天也不例外。专门把诸位请来听我这番话,并不指望它能马上兑现,只是希望诸位在大好形势下把握好方向,机会一旦错失就得付出成倍的代价!”

    声音终了,余音袅袅,所有人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信息量太他么的大了!

    不承诺,不担保,不例外吗?

    那又为何大老远地叫过来?

    能得到他的力挺,新官上任的足协掌门人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好了,就这些,祝大家派对愉快。“

    尤墨笑着说罢,转头,走到阎事铎身边说道:“也没和您商量一下就自作主张了,要是不合胃口的话.......”

    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声音颇有些急切,“不,我想知道,这些内容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这方面尤墨一贯低调,于是笑道:“我这脑袋里装不了那么多东西,我家那位是足球记者出身,这些年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国内一家三代都是球迷的那一天。所以她下的功夫比我深,平时没少在我面前显摆。”

    阎事铎原本听的连连点头,到了最后一句却忍不住笑,摇头道:“你呀,不把人逗笑不算完事!”

    说完又叹了口气,声音闷闷的,“也不知道我这些年都在干嘛,忙来忙去也没忙出个头绪来,反倒不如你这快刀斩乱麻,三两下理清了关系。”

    正说着,杨肇基走了过来,没说话先举杯,一脸严肃。

    阎事铎手中并无酒杯,还是尤墨叫来服务生才斟了一杯拿在手上,没说话,静静等待对方开口。

    “以前没怎么和您打过交道,正犯愁要怎么开头才合适。”

    杨肇基缓缓说罢,像是在压抑激动的情绪一般,呼吸稍稍有些急促。

    阎事铎笑了起来,黑黑的脸上皱纹舒展,微一点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机会和你们深入接触。”

    杨肇基也点头,不过没有笑。“喝水不忘掘井人,有您才有我们!”

    听了这话,阎事铎摇了摇头,把一旁看戏的家伙一把楼过,“这才是掘井人,谢我不如谢他!”

    “是是是,该敬您一杯!”杨肇基身边不知何时已经聚拢了一堆人,在那争赞恐后地举着酒杯。

    尤墨才不会轻易就范。

    “想灌醉我有的是机会,谁先捧回亚冠联赛冠军谁先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