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之神巴德尔的孪生兄弟,也是北欧神话中的主神奥丁与神后弗丽嘉之子,掌管黑暗。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是尤墨一贯信奉的斗争哲学。

    在他眼里,双方交战中总是个别人出风头是件很危险的事情。既然是团队,就要有多点开花的能力,否则一旦大腿哑火,局面被逆转纯属咎由自取。

    这次与足协的正面对抗中,他的存在无疑是最亮眼的,以至于他和足协那点陈年破事都被无限放大,成为俱乐部大佬们的救命稻草。

    其实呢?

    他才没有算旧帐的习惯,何况当年薛明也没给他带来多大麻烦,反倒是政工干部苏瑞敏上蹿下跳,干了不少龌龊事。

    这种情况下他若存了出风头的想法,通过拍胸口保证的方式大包大揽,带领一帮俱乐部大佬造反,或许能在短期内收到不错的效果,可一旦把时间线拉长,问题顿时显露无遗!

    打江山不易,守江山更难。如果在打江山的过程中不能锻炼队伍,甚至让其中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即使打下江山也守不住。

    只有桥归桥,路归路,肩上的担子自己挑起来,才能把胜利的果实好好保持下去。

    上午十点,尤墨出现在位于东方经贸城的耐克总部,准备出席一场新闻发布会。

    这对他来说本是件轻车熟路的事情,不过在国内还是头一遭,免不了一番较量。

    结果没什么悬念,记者要问的问题都在他预料之中。

    亚洲杯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情,其次是留洋军团的未来发展,最后才是他这些年的经历感悟。

    至于他跟足协之间的较量,以及之前那件轰动全国的绑架案,都被轻轻带过,仿佛不值一提。

    这种状况看似诡异,其实原因很简单。

    上面打了招呼!

    对于他的到来,足协原本是非常欢迎的,尤其是差点闹出人命之后,各大媒体都不约而同地接到上面指示,让他们大事化小,尽可能地营造出一片和谐的画面。

    李家兄弟的背景在那摆着,外行可能只是看热闹,圈内都很清楚这起绑架案背后的文章,也都在密切关注事情的后续发展。如果媒体在一旁瞎掺和,甚至顺藤摸瓜,矛头直指足协内部,国内足坛的黑幕岂能掩盖的住?

    这对于努力营造和谐氛围的足协来说,是件影响深远的大事,马虎不得。

    只可惜记者好收买,当事人却不在控制范围内,像他昨天那种一上来就表明立场的举动,当时可能引起一片不满,下来之后也会有人提及此事,得出类似结论。

    毕竟还得指望他在球场上卖命,如果因为口舌之争闹的不可开交,甚至愤而退出国家队,他们即使能达到目的,也会损失很大。

    这对于老江湖来说是无法接受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激化双方的矛盾,最多只是通过特殊渠道敲打一番,缓和足协内部对他的不满。

    当然,个别对他怨念极深的家伙不在此列。

    “喜欢你的球迷当中,有很多怀着足球梦的少年,有什么建议给他们吗?”

    新闻发布会进行到尾声的时候,一个看似寻常的提问勾起了他的兴趣。

    “踢球如做人,同样,学踢球的时候,不要忘记学做人。”

    话音一落,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掌声。提问题的记者不忘趁热打铁,又问道:“大家都很清楚,国内留洋军团能够取得如此耀眼的成绩,您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那么在给他们提供建议的时候,您也是这么说的吗?”

    尤墨在一片期盼的目光中摇了摇头,丝毫不怕煞风景的那种。

    “不,七年前我就告诉他们了。”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楞了一下,紧接着,潮水般的掌声淹没了偌大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瞧着气氛如此热烈,耐克新闻官有些举棋不定,不知道该不该就此结束新闻发布会。

    双方毕竟是初次合作,超时加班不在计划中。

    记者们不会有这种顾虑,等到掌声回落,很快有人站起来问道:“看来他们能如此迅速地融入球队,取得优异的成绩,您的这番话起了很大作用。那现在呢,还有什么建议要给他们吗?”

    尤墨笑了笑,手举起,半空中握了下拳头。

    “加油!”

    ......

    一场原本并没有卖力造势的新闻发布会,让所有的参与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记者们的目的原本各不相同,结束之后却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他于他的那些兄弟而言,不仅仅是领头羊,更像个人生导师!

    这让记者们准备好的腹稿平添了许多内容,也多了不少可以深挖的东西。只可惜亚洲杯还有两个多月才举行,眼下还看不到他穿上国家队队服在场上驰骋。

    由于他和足协的矛盾不让写,如此话题人物没有对手实在可惜,于是有人脑筋一转,计上心来。

    不如采访一下国内球员们,看看他们有什么想法!

    刚好这一轮有场强强对话在工人体育场进行,国安VS申花!

    这对冤家之间的恩怨如同两座城市之间的关系一般,数不清,理还乱,其中的国脚数量也不在少数,拿来问问有何感受说不定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答案!

    怀揣这种念头,一场原本就吸引了很多关注的较量,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被人喧宾夺主了。

    国安还好,李仕林在探得口风之后打了招呼,从球员到教练都对尤墨赞不绝口。申花虽然是朱广护的家乡队,但双方的关系并不紧密,靠留洋军团发家的老朱一直在国家队层面效力,对家乡队没什么贡献。

    瞧着留洋军团个个风光无限,申花内部早有微词,眼下有人拿这个来问他们的看法,自然不会有好话。

    尤其是自觉国家队位置无忧的申缌,一脸不耐烦地客套了几句之后,在记者穷追不舍的问候下,终于爆发了!

    这位爷在国内球员中脚下技术出类拔萃,一脚任意球堪成一绝,由于年龄已经27岁了,出国踢球前景很不乐观,于是心中憋了一团火,很想在国人面前证明点什么。

    当然,要是知道自己的名字已经被尤墨的三言两语给抹去之后,可能连前面的客套都不用了。

    “他现在正当红,说什么都是香的,你拿来问我有什么看法是何居心?”

    “想问我是不是羡慕的眼睛发红?”

    “我可没想抱别人的大腿,大家靠实力吃饭!”

    这番话也不算人身攻击,听起来更像是在怼记者。只是看热闹的群众并不这么认为,记者们也不会放过可以小题大作的机会。

    于是比赛还在进行中的时候,一篇篇可以引发口水仗的文章已经在腹中成形,只等放出后看热闹了。

    与此同时,尤墨却没有去现场看比赛,错过了记者们给他挖的坑。

    这货不顾天气炎热,在阎事铎的陪同下来到了京城足球氛围最好的学校。

    北理工!

    大学对他来说充满了各种回忆,于是除了亲自上阵踢上几脚之外,少不了发表一番演讲。

    其实他的年龄与听众们恰好相仿,严格说来并不足以用胸中墨水来指点这些天之骄子。结果谁也没想到,这货又不走寻常路,简简单单的几个故事就牢牢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最先提到的是他在德乙时期,主教练更迭所带来的一系列动荡。在说到莱因克罚中点球后冲到场边拥抱即将离去的弗里德尔时,居然有女生抹起了眼泪!

    后来说到温格主动要求签卖身契,把自己与俱乐部的命运紧紧拴在一起的时候,那些智商过人的听众们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于是当自由提问环节到来的时候,最先站起来的女生迫不及待地问道:“都说竞技体育是非常残酷的,优胜劣汰每天都在上演,难道人文关怀也能存在于其中吗?”

    尤墨扶了扶面前的话筒,声音低沉,“胜利者自然有鲜花等着他们,过程也会被人为美化。失败者除了遭到唾骂,还有误解在等着他们。”

    “在我看来,竞技体育的人文关怀可以用四个字概括。”

    稍做停顿,在一片期待的目光中说道:“尊重对手!”

    话音一落,一片恍然大悟,紧接着掌声响起,经久不衰。

    他没有多作解释,因为没必要。

    眼前这些天之骄子已经没有成为职业球员的可能,这愈发让他想起自己当年的遗憾,于是想带给他们除了遗憾之外的东西。

    接下来的提问算是验证了他的想法。

    一位戴眼镜的男生站了起来,声音有些不太流利,表情也不太自然。

    “您那么年轻就取得了如此多的成就,到底是怎样保持一颗不断超越自我的心呢?”

    他笑了,微一点头道:“和你们一样,不以考上大学为终点。”

    如此精简的答案即使获得一片掌声,依然让人有些不满足,于是又有人问道:“可您的荣誉本已经快写满了,而您才20岁!”

    尤墨的回答张口就来。

    “那就做一个独一无二的家伙,完成一些别人看起来无法超越的成就。”

    这次除了掌声,还有笑声响起,现场气氛愈发热烈。

    又一名女生站了起来,目光灼灼。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年您曾经因为情感问题被国家队拒绝征召,并因此受到很多批评。那么我想问一下,您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的呢?”

    这样的问题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引发的关注显然超越了竞技层面,以至于在场的老师们同样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

    尤墨脸上的笑容依旧,目光环视了一圈,缓缓开口。

    “情感问题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宝贵的人生经历,需要用心面对,好好珍惜。”

    “可能相比于为国争光,它在很多人看来没有那么重要,但在我个人看来,那是为了一句承诺所付出的代价,没什么好遗憾的。”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依然会尊重自己的承诺,而不是屈服于别人的看法。”

    话音一落,除了拼命拍响的巴掌,口哨与欢呼声把偌大的礼堂变成了一场晚会。

    王*丹坐在阎事铎旁边,原本一直在笑,听完这段之后却抹起了眼泪。

    尤墨没注意到她,眼神仍然停留在一双双渴望的脸上。

    只可惜接下来的问题让他有些挠头。

    “那么,您现在依然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女朋友吗?”

    挠头归挠头,缩头乌龟不是他的作风。

    “是的,虽然这样说可能会引起你们中间很多人的反感,但我依然诚实地告诉你们,是的。”

    .......

    当众承认这样的事情显然会带来麻烦,王*丹在回去的路上没少埋怨。

    尤墨却一脸的无所谓,听着听着想起一事来,于是吩咐她打个电话给耐克总部。

    王*丹只能暂停,拨号的同时,一脸怀疑地瞧着他。

    电话接通后,这货施施然接过,几句话说完,顿时让她瞪大了眼睛。

    前排坐着的阎事铎听不懂英文,原本不该多此一问的,可瞧见王*丹一脸惊讶的样儿之后,又有些忍不住好奇。

    尤墨懒的吊人胃口,三言两语说完了自己的想法。

    果然不出所料,阎事铎也瞪大了眼睛,眉头紧紧皱起。

    正准备深入探讨一番,江晓兰的日常问候打了进来,于是只好作罢。

    尤墨最近没少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尤其是听筒里的这位,每天不陪着聊上十多分钟不算交作业。

    原本车内其它两个家伙可以交流一番的,但其中涉及到数目不小的一笔钱,无论是谁都不好发表意见,于是只能作罢,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结果尤墨的电话打完,酒店也近在眼前了。

    下了车,阎事铎挥手作别的同时不忘叮嘱,“以后可别这么实称了,尽量把话题绕开。”

    尤墨笑着点了点头,没说话。

    这货自家人知自家事,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可以通过言传身教改变别人的看法。

    他这一路走来都是这样,只渡有缘人,从不勉强。

    “哟,真是难得!”

    王*丹瞧见他居然点头答应,顿时喜上心头,旧事也不再重提,商量起眼前来。

    “时间没几天了,要不就提前公开国家队名单,顺便给汇报演出增加点火药味?”

    这种馊主意只有记者出身的家伙能想的出来,尤墨听的咳嗽不止,好一会才仰天长叹,“果然看热闹不嫌事大!”

    王*丹顿时得意洋洋。

    “老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太没劲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