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观的改变,对于上了年纪的人来说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接受所谓的先进理念。

    眼下的阿森纳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吗?

    没有,至少在外人看来没有。

    哪有刚刚登上欧洲之巅就四分五裂的?

    内行也普遍认为这支球队不可能开仓甩卖,只要俱乐部表现出诚意,有个差不多的价码就足以完成续约问题。至于转会市场能不能有所斩获不是目前最值得关注的事情,能把原班人马留下就算大获成功。

    事实情况果真如此吗?

    已经被蛇咬过一次的阿尔赛纳*温格一点也不乐观。

    两年前的那支双冠王夺冠之后遭遇了什么,法国人依然历历在目。阿内尔卡的教训如此深刻,怎能不防患于未然?

    球队的后防线一直不够稳定,尤墨也不可能一直在中卫位置上救急。已经追逐索尔*坎贝尔很长一段时间了,临到最后却只能放弃?

    如果连队长都留不住,拿什么来说服其它人留下?

    表面上看,球队的不稳定因素是合同快要到期的球员们,实际上呢?

    亨利,阿什利科尔,罗西基,当然也包括尤墨在内,哪个没有收到报价?

    谁敢保证,对方俱乐部私下没有对他们展开各种攻势?

    如此严峻的现实摆在面前,哪能高枕无忧!

    解决问题的核心,其实就是个“钱”字,不过这也正是阿森纳俱乐部最头疼的问题。

    新球场就像个无底洞一样,不从球队抽血已经是极限了,哪有钱大幅提高球员薪水?

    身为掌握转会大权的英式传统主教练,温格面临着无米下锅的窘境,夺冠后的喜悦早就被冲的一干二净。

    球场还得两年才能建好,因为盖球场所欠的债务至少得五年才能还清,这五年时间俱乐部的财政状况都不会乐观,对成绩的要求也非常苛刻。一旦出现冠军综合征,球队表现大幅下挫,那些心生介怀的家伙会趁机与下家眉来眼去,甚至反过来要胁俱乐部!

    一没钱,二没成绩,留着干嘛?

    反正欧冠已经到手,多数人也拿过联赛冠军,换个新环境有何不可?

    忠诚?值几个钱!

    他们这些人原本就是国际纵队,阿森纳于他们而言或许有知遇之恩,但因此拒绝巨大的诱*惑显然不是人人能够做到的。

    队长维埃拉都在观望,其它人可想而知!

    对于球员来说,夺冠后就闹着要走人同样有过河拆桥的嫌疑。当球队表现持续低迷,批评声不断,俱乐部又无法满足薪资要求的时候,部分舆论会站在他们这边,可以很大程度上洗涮污名,省的给人留下“见钱眼开”的印象。

    从这一点来说,眼前这个赛季的难度比上赛季有过之而无不及,风险也同样如此!

    所以温格才会非常介意尤墨在国内所花的心思,并为这货的亚洲杯之旅给球队带来的影响担忧不已。

    现在听到“俱乐部也要改变价值观”这样的观点,实在难以苟同。

    “改变价值观不是嘴里说说就能办到的,我们眼下面临的困难来自很多方面,比想象中要大的多!”

    温格不忍打击对方,说完又解释道:“我没有贬低他们的意思,任何人处于他们的状态下都会发生改变。”

    “是的,错不在他们,时代变化太快惹的祸。”

    尤墨懒的绕弯子,也没心情和两位老头子一起烦恼,之前陪着意思意思就差不多了,没完没了可不是他的作风。

    “一起为上市做准备吧,俱乐部高层交给我,您继续索尔*坎贝尔的转会。”

    ......

    这样一个假期结束后,与队友重逢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尤其是看到永贝里在那练的满头大汗的样子,尤墨笑的合不拢嘴。

    眼下球队主力只有半数归队,明晚的欧洲杯决赛结束之后,法国帮还有半个月的假期,到七月下旬才能恢复训练。

    联赛的前几轮也赶不上了,初步估计得八月底才能正式亮相。

    温格口中的“困难来自很多方面”,其实也包括了这一点。

    亨利,维埃拉,皮雷,维尔托德,四人缺席的情况下,球队的战斗力直接下降了一档。夏窗转会又没钱买人,只能从梯队找人或者买小妖顶上,如果再出现伤病或者意外,很可能一上来就被竞争对手拉开差距了。

    何况他们是新科欧洲冠军,所有球队羡慕以及痛恨的对象,爆冷欲*望会空前强烈!

    也正样因为如此,坎贝尔的转会才不能一拖再拖,否则会引起连锁反应,刚起跑就摔个大跟头!

    相比之下欧冠受影响程度不大,正常发挥的情况下,即使尤墨因为亚洲杯缺席一个月之久,卫冕冠军也不至于小组都出不了线。

    当然,如果签运不好再赶上伤兵满营,小组赛就打道回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听说你要当爸爸了?”

    科尔尼基地的健身房里,尤墨笑着与队友打完招呼,开始盘问永贝里。

    瑞典人颇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道:“是啊,一开始还不知道,都两个月了才反应过来.......”

    “那你得加油喽,奶粉可是很贵的!”尤墨一本正经地说罢,开始诉苦,“以前我还不知道养娃的费用有多高,现在才算见识了,哪儿是养娃嘛,简直就是个贮钱罐,扔多少进去都填不满,最后还要拱手送人的那种!”

    这话听的永贝里一头雾水,很是怀疑地瞧了他一眼之后,点点头道:“对于普通人家来说的确如此,不过我好像听说有个人想拥有一支足球队!”

    尤墨笑的合不拢嘴,满脸自豪,“快了,就快了!”

    永贝里很不给面子,摇了摇头道:“你的效率也不高吧?”

    “好吧.......”尤墨摊了摊手,对这种喜欢实话实说的家伙表示无奈,“你说的对,我得努力了。”

    如此没营养的答案显然不能让永贝里满意,于是一脸好奇地问道:“看来你这趟国内之行收获了和从前不一样的感受?”

    尤墨脸上无奈之色加重,很是叹了口气,“忙了一个月,倒贴进去五百万。”

    “啊?”永贝里张大了嘴,声音惊起了几道目光。

    虽然尤墨对于球队而言非常特殊,但瑞典人与他之间依然保留了比较单纯的队友关系。两人之间的交流不会刻意保密,有时说笑比较大声的话,被人竖着耳朵打探内容很正常。

    眼下球队主力少了一半,莱曼这个大嘴巴同样因为欧洲杯延期归队,阿什利科尔有伤在身正在康复中。于是永贝里成了唯一可以交流的对象,其它人无论资历还是关系都差了不小一截。

    这种情况下所有人都很好奇两人会说什么,只是不好凑近了听。

    永贝里没去管那些异样的目光,思索了好一会才问道:“那你在国内有没有代言产品呢?”

    说完又摇头,不等对方开口就说道:“以你的身份地位,不太合适。”

    一听这话,尤墨停下正在进行中的热身动作,声音很是随意,“是啊,相比于广告代言,公益广告更适合我,之前没时间,以后大概会有机会。”

    “嗯,是的。”永贝里皱了皱眉,语气里透着一股无奈,“议论你的人太多了,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被有心人利用,当成攻击你的武器。这种情况下原本正常的商业活动都会被人议论,觉得你是为钱而来,缺乏责任感。”

    “对我来说是必然的结果吧,没什么好抱怨的。相反,如果得到与付出太不成比例,烦恼就来了。”尤墨的语气依然很随意,仿佛早有习惯对方口中所说的一切。

    永贝里听出来了,于是笑道:“是啊,付出很少却得到很多,人会变懒或者自负,别人会妒忌。付出很多却得到很少,心里会不甘,会有怨言。时间周期比较短的话,或许很快就会过去,太长就会出问题。”

    “没错。”尤墨点了点头,继续训练之前,丢了句话。

    “尤其是有鲜明对比,或者很高曝光度的情况下。”

    ......

    尤墨的态度虽然合情合理,但在流言满天飞的情况下流露出来,让永贝里担忧不已。

    更让他担忧的是队友的眼神与议论。

    瑞典人因伤休息了半年多,完全没有夺取欧冠,站在人生巅峰的那种志得意满。因此考虑更多的是眼前问题,担心最多的正是夺冠之后,收入与身价完全不成比例所带来的一系列影响。

    尤墨是他心中的榜样,原本不在此列,交流之后才明白,他还是太天真了。

    他不会因此怀疑对方,反而明白了更深层次的问题出在哪儿。

    是的,即使是榜样,也会被孤立,会被人当成另类,留下清高做作的印象。放在夺冠之前,拿着与身价不成比例的薪水会让人心生敬意,夺冠之后如果依然故我,只能与其它人渐行渐远,走到了对立面。

    这种情况下,要么站在俱乐部这边,把自己当成管理者,拉远彼此之间的距离。要么站在球员这边,向俱乐部施压,通过提高薪资水平来保持球队的稳定性。

    通过与他的一番对话,尤墨的态度已然表露无遗。

    站在球员这边!

    这让他心里踏实了不少,可疑问又接踵而来。

    身为俱乐部大股东,难道不清楚俱乐部的状况吗?

    这个问题非同小可,他决定当面问一问。

    “我们又来打扰了!”

    下午五点过,家中客厅里,永贝里与薇拉瑞安手牵手秀恩爱中。

    两人曾在这儿小住过一段时间,彼此都不陌生,也不用太过客套。只是瞧见这货的第三位夫人之后,心中难免感慨一番。

    居然个个都那么优秀,不被人妒忌才怪!

    “哇,好棒的身材!”薇拉瑞安也是人精一个,刚瞧见李娟就惊呼出声,星星眼直冒。

    身材也确实值得一夸。

    172的个头,要凸有凸,要凹有凹,两条大长腿搁那一站,妥妥的平面模特。夏天穿的又少,全身上下找不到赘肉的身材怎能不让人羡慕?

    “你也好漂亮,和他怎么认识的,球场上吗?”李娟的八卦能力不是盖的,一上来就扯远了。

    薇拉瑞安顿时成了客厅里的老老少少们目光关注的焦点,不过瑞典姑娘家教很好,撑的住台面,见状不慌不忙,娓娓道来,听的他们时而瞪大眼睛,时而开怀大笑。

    一家人提心吊胆了大半个月,此时开怀大笑一番显然有助身心健康。从这一点来说,李娟这种开心果只要心态平和,在这个大家庭里还是比较招人喜欢的。

    永贝里没有忘记自己此行目的,瞧着女友一上来就HOLD住了场面,就抓紧时间找到正主儿,说出了心中疑问。

    尤墨当然不是随口说说而已,瑞典人的到访完全在意料之中,于是不再留白,给出了答案。

    永贝里的反应和温格一样。

    先是惊讶到说不出话来,然后面露沉思,考虑良久。

    两人给出的建议也大差不离。

    温格表示自己不是董事会成员,上市这种重大决策应该交由俱乐部高层决定。不过身为主教练,谁也不想看到得意弟子因为薪水问题与自己渐行渐远,因此上市带来的成绩压力值得背负。

    永贝里表示自己虽然人微言轻,但上市这种关乎俱乐部命运的事情人人都有责任参与其中,贡献自己的力量。因此带来的好处大家共享,产生的风险也应该由大家承担。

    两人的言下之意很简单。

    温格代表教练组成员,永贝里代表球员工会,在上市问题上持肯定态度。

    干!!!

    不过表明态度归表明态度,说服俱乐部高层的难度可能是无法想象的,两人没少为此表示担忧。

    尤墨给出的答案一模一样。

    “这是一场战争,现在是热身阶段,只有准备充分了,打起仗来才没有后顾之忧!”

    听到这样的答案,两人反应也出奇的一致。

    “你果然不能回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