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喝一碗热呼呼的粥,不仅身体温暖了,连“五脏庙”也舒服了。白水粥固然清淡无味,同时又极容易令餐后血糖上升,如果在其中加一些美肤护肤、抗衰老的食材,不仅口感改变了,还具有养生作用。

    好久不见之后,应该很是想念才对。可让王*丹没想到的是,对方一脸的客气劲儿,处处透着一股陌生,仿佛换了个人一般,让她的热情有些没处放。

    其实也不能怪。

    那段回忆于她而言是刻骨铭心的,以至于回忆里的每个伙伴都变得非常可爱,让她忽略了一些原本可以记住的特征。

    内向,沉默,不擅言辞。

    好在职业技能瞬间觉醒,她很快就把话题转向,聊起了张笑瑞。

    谈起昔日同窗,商一的眼睛亮了起来,耳朵竖的老高,唯恐错过一些能让回忆重现的细节。

    王*丹瞧的清楚,心下颇有些感慨。

    这二人之间的关系,和尤墨与卢伟,李京羽与李贴,李健与隋东谅,这些组合都不一样,严格说来有点像兄妹之间那种亲情。不过无论是哪种亲情,都不希望远隔万里,一年也见不着两回面。

    何况一个在国外事业蒸蒸日上,一个在国内踢不上球,如此鲜明的对比搁谁身上也会觉得压力重重。

    她不清楚尤墨心中的国家队大名单里都有谁,不是不想知道,而是问了之后可能会藏不住。尤其是眼前这种场合,如果让她知道谁在名单里,谁在名单外,脸上肯定有所流露。

    不过以她对国足状况的了解,可以断定眼前这位没戏。

    这让她反而没有心理负担,聊着聊着居然让对方打开了话匣子,回忆起一些让她感慨万千的往事来。

    其中最让她意外的是,那货竟然用激将法把张笑瑞变成了小老虎,并声称“不会打架还踢什么球”!

    真正让对方非常在意的那件事情,在她眼里反而是小事一桩。

    “嫂子太偏心了,一见着故人就把我们扔在一边不理不睬!”

    正聊着,杨辰端了杯酒走了过来,坐下之后搂住商一肩膀,笑着埋怨。

    王*丹作嫌弃状,声音夸张。

    “哪有,瞧着你们一个个艳福不浅,没好意思往跟前凑!”

    这两位的交情匪浅,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倒也没什么,不过商一显然有些误会,忙解释道:“就是喝酒聊天,也没别的想法。”

    相比之下杨辰就淡定多了,笑着反驳,“我知道你没想法,你怎么知道我没想法?”

    “呃.......”商一卡住,目光有些游离。

    王*丹瞧着不忍,转头叱道:“老实交待,人是不是你叫来的!”

    杨辰一脸委屈,酒杯放下,双手一摊,“聚会是我张罗的,没想到这地儿的老板这么热情,一来就向我大力推荐.......”

    王*丹懒的听,打断道:“反正被我瞧见了,光解释没用,拿诚意来说服我!”

    “诚意.......”杨辰挠起了头。

    商一却没有见死不救,一脸诚恳地说道:“这事真不怪辰哥,是这儿的老板会做生意,知道他们不会拒绝,又消费的起。”

    王*丹才没精力管这些芝麻绿豆毛毛雨,何况管的了一时,管不了一世,于是点点头道:“这一晚上要花多少钱?”

    一听这话,杨辰忙摆手,唯恐迟了会被人说成小气一般,“这儿消费不高,跟法兰克福比差远了!”

    王*丹只是随口一问,瞧着对方不愿意配合也就罢了,没打算继续追问。

    杨辰与范智毅都有自己的经纪人,不像其它人一样受她管辖。

    目光转过,瞧了眼不远处正在攀谈的两个家伙。

    尤墨与陶玮不知何时凑到了一起,言谈正欢。

    商一却成了猪队友,很是认真地盘算一番后,回答道:“估计得上万。”

    “上万?”王*丹作惊讶状,心里却在盘算,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

    在国外呆久了,国内物价于她而言有些陌生,一万块钱对于普通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对她来说更陌生。

    好在有猪队友。

    “酒水大概三四千吧,叫来的这些姑娘一个500,再给些小费,一万块钱可能还打不住。”

    商一没有接收到杨辰传来的信号,继续自顾自地说道:“这两年物价涨的快,两三年的功夫能涨了一倍不止。俱乐部也没前几年硬气了,限薪令一出,个个都在叫唤。其实也是之前步子迈的太大惹的祸.......”

    “限薪令?”王*丹来了兴趣,把主人撂在一边,目光灼灼地瞧着对方。

    听到这样的问题,商一稍有迟疑,不过很快就点点头道:“因为外援的缘故,这几年球员薪水涨的很快。”

    “哦......”王*丹拉长声音应了一声,一脸恍然。

    以国内的联赛水准及知名度,世界一二流球员都不会有任何兴趣,三流球员倒是想来淘金,不过国内优秀球员的水平在世界上也能稳居此列。把仅有的三个外援名额消耗在三流球员身上,显然是件得不偿失的事情,于是俱乐部的军备竞赛中,外援身价开始水涨船高。

    随之而来的,必然是高薪,大投入,以及高风险。

    国内球员的职业素质在那摆着,一代不如一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瞧着外援们一个个拿着几倍于自己的高薪,除了眼红心热之外,通过各种方式要求加薪再正常不过。

    从这一点来看,六年内从每年一百万,到一年四千万的跨度也算事出有因,并不是俱乐部经营者头脑发热。

    不过严格说来,这算是新兴联赛高速发展的副作用,国内并不是独一家。

    如果没有足协卡住俱乐部经营发展的道路,过路费高的吓人,这种状况说不定还能咬咬牙挺过去。可惜事与愿违,国内除了人材辈出的京,沪,连之外,其它俱乐部苦不堪言,进退两难。

    现在连号称年年争第一的国安都开始限薪,可以想象其它俱乐部的经营发展处于怎样的困境。

    “大手大脚花惯了,怕是很难收的回来。”

    王*丹随口说罢,终于把桌子上的酒杯端了起来。

    被冷落许久的杨辰如遇大赦,忙端起酒杯。

    “多谢款待!”

    “不客气,不客气,嫂子你们能来是我莫大的荣幸!”

    客套了几句,王*丹起身走人,步履轻盈地摇曳了几步之后,带着一股香风坐在了尤墨身边,陶玮的对面。

    “没记错的话,您应该是在全兴退役的老将?”

    说罢举杯,目光灼灼。

    瞧着她一副巧笑倩兮的模样,大方而不做作的举止,以及让人颇为惊讶的记忆力,陶玮稍稍楞了一下才举起酒杯,笑道:“是啊,算起来咱们是半个老乡,能在这里遇见,缘份不浅。”

    “和这一帮小年轻在一起,感慨很多吧?”王*丹不自觉地进入角色,开启采访模式。

    陶玮身为球员名气不大,职业联赛只踢了两年就退役了,按理说不应该引起这两口子的注意。不过做为采访对象,倒是能深入了解一番职业联赛开始这几年,国内球员所处环境的剧烈变化。

    随之而来的还有思想变化。

    果然。

    “是啊,我们那会以三餐吃上肉为最大目标,现在的球员们以千万富翁为眼前目标。”陶玮笑了笑,脸上没什么遗憾,“生不逢时,有点可惜。”

    “有没有想过退役之后当教练?”王*丹没好意思在伤口上撒盐,于是转移话题。

    “不是那块料!”陶玮摆了摆手,脸上笑容依旧,“耍耍嘴皮子还行,动真格的不够水准。”

    “那就当解说嘛!”王*丹的脑袋瓜子不是盖的,话音一落两位听众齐齐举杯。

    “正聊到这一块,您家这位把我夸的没边没沿!”

    “大记者道行不浅,小生佩服!”

    笑闹了一阵,话题回归眼前。

    王*丹没忘正事,又问道:“听说国安今年闹了一次退赛,什么个情况您了解吗?”

    “是的。”陶玮脸上讶色浮现,声音有些迟疑,“既然您问,那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过.......”

    “不过想知道原因?”尤墨笑着打断,说道:“我这趟回来是找碴来了,自然哪儿有问题出现在哪儿。”

    一听这话,陶玮脸上讶色不减反增,声音却不再迟疑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时间对您而言是最奢侈的东西。为何要浪费在看不到尽头的事情上呢?”

    尤墨顿时笑容满面,竖了个大拇指回敬,“说真话,办实事,都是需要勇气,需要付出代价的。我既然回来,就做好了浪费时间的准备。”

    话音一落,陶玮忙不迭地端起酒杯,“惭愧,惭愧!”

    王*丹却不依不挠,酒杯端起来也不往嘴边送,口中嚷嚷着“三杯”“三杯”。

    尤墨刚要挥手制止,陶玮摇了摇头,兀自满上,又干了两杯下肚。

    三杯轩尼诗XO,足有六两,一晃眼的功夫,悉数不见!

    虽说是干邑白兰地,可度数仍在40度以上,这一句“惭愧”等于半斤白酒!

    王*丹瞧的直了眼,尤墨却面色凝重,杯中酒下肚之后,手中杯子大头朝下往桌子上一扣,结束了它的使命。

    陶玮瞧见了也不勉强,定了定神,开口说道:“表面上看,那件事是因为王涛被罚下引起的,可实际上,那是一场被打了招呼的比赛!”

    .......

    打了招呼的比赛?

    谁打的招呼?

    为何李仕林避口不谈?

    这方面的资料王*丹收集的很详细,远比尤墨的记忆力更可靠。辞别国安诸人回到酒店后,时间已经快三点了,两人虽然没喝多少酒,可这一天东奔西走下来也累的不轻,于是稍作交流之后倒头就睡。

    眼睛睁开已经上午九点过了,洗漱完毕两人没急着去吃早餐,开始汇总各类信息。

    这一仗注定不止一个战场,对手也多到难以想象,除了耐心之外,尤墨没有忽略身边每一处可利用的资源。

    昨晚的三里屯之旅同样收获不小,稍作分析,结论很快浮出水面。

    与地处偏僻的全兴不同,国安是天子脚下的名门,其中不乏有头有脸的人物。发生在今年4月的退赛事件,球队闹的轰轰烈烈,俱乐部高层却一直按兵不动,既没有激烈言辞,也没有主动安抚球队。最终不出半月就已是过眼云烟,成为球迷茶余饭后的谈资。

    最终结果也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

    红牌没有撤斥,球队没有受到额外处罚,1:1的比分也没有因为退赛改写成0:3,唯独当职主裁判自那以后不被重用!

    很明显,球队内部应该在比赛之前就得到消息了,否则因为一次错误判罚就罢赛,未免也太儿戏了些。可俱乐部高层表现的如此淡定,难道就不怕遭受额外处罚?

    不!

    另有原因!

    “这场球,去年年底的这场球!”

    王*丹手指报纸,声音兴奋,“甲A联赛最后一轮,沈阳海狮客战重庆隆鑫。这是一场事关海狮保级的关键比赛,隆鑫在上半时攻入一球,结果两队在中场休息结束后迟迟不肯走出更衣室,拖了足有半个小时,下半场比赛才得以开打!”

    “当其它比赛都结束的时候,这场比赛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最终海狮凭借比赛最后时刻的进球,2:1逆转,保级成功!”

    “瞎子也能看出来,这场球有问题!”

    “足协在去年十二月中旬成立了专案组,开始调查两家俱乐部。”

    “结果到今年三月,调查结果出炉。”

    “居然是‘消极比赛’!”

    “居然是罚款10万,扣3分,没有被迫降级,更没有吊销资格!”

    “如此堂而皇之的假球被当成消极比赛处理,足协内部能没有问题?”

    “国安高层肯定从中得到启发,认定足协做贼心虚,不敢拿他们开刀,所以任凭球队用这种方式挑战权威!”

    “结果证明他们是对的,中国足球毫无公正而言!”

    “上梁不正,下梁能不歪?”

    一口气讲了这么多,王*丹忙端起茶杯猛灌。

    尤墨的反应却很平淡,幽远的目光仿佛穿透了眼前厚重的报纸,看到了一段又一段时光。

    黑色的记忆盘旋其中,让人悲愤莫名,却又无可奈何。

    好一会,才幽然开口。

    “李仕林早就想造反了,先前只是试探。”

    “我来刚好帮他下定决心。”

    “A,B,C,三缺一,D计划看来也能付诸实施了。”

    一听这话,王*丹兴奋的两眼放光。(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