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漂亮的女士正在动物园闲逛,最后她停在猴园的前面。.』.

    她很困惑的问管理员:“今天猴子们都跑到哪儿去了?”

    虽然是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尤墨领着两女在街头闲逛时还是被认了出来。

    好在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过,整个蒲江县城没几条热闹街,才没有扩大影响范围,在满足了追星族们的签名要求之后,人驱车返回驻地。

    两女都见识过球迷们的狂热举动,即使这次阵仗不大,也吓出一身冷汗来。尤其是亲眼目睹过尤墨被人围攻的王*丹,情急之下差点打电话报警!

    其实此地民风淳朴,人们只是好奇而已,很多人还没有签名合影的概念,更不会围住了不散。

    被认出来是因为尤墨没有任何伪装,素面朝天出了门,这引起了两女的担心,被认出来之后更是忧虑满脸,觉得安静悠闲的生活会一去不复返。

    结果回来的路上,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话说我当年也得罪过一些全兴队的家伙,既然回来了,总得给人机会吧?”

    给人机会?

    找自己麻烦的机会?

    两女想不通,心的担心更甚。不过她们也很清楚,他不是个有勇无谋的家伙,既然主动给别人机会,肯定早有准备。

    王*丹记性倒是不错,从最初的慌张走出之后,很快就想起一件事来。

    当年她与尤墨的第一次冒险经历!

    为了竞争巴西留学名额,当时的全兴少年队有人收买队友,朝卢伟下黑脚。最终尤墨单枪匹马端了一大四小五个混混,拿到了证据,最终导致幕后黑手竹篮打水一场空!

    现在瞧着巴西留学归来的家伙们一个个走上留洋之路,名利双收,当年只差一步的家伙,心能没有怨气?

    说不定积怨已深,早在暗动作了!

    “是不是叫李宇天?”

    人回到驻地后,王*丹又仔细琢磨了一会,终于叫出了名字。

    尤墨点了点头,表情平淡。

    “冤有头,债有主,我既然来了,不妨了结一段恩怨。”

    “嗯,当年害的卢伟差点断腿,害得你被人暗算,差点扔到府南河里喂鱼!”王*丹那股好胜劲儿涌了上来,拳头握的紧紧的,“当然要把帐算清楚!”

    “呃”尤墨赶紧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心有余悸地瞅了眼正在卫生间里忙碌的李娟,压低声音说道:“要是对方已经翻页,我才懒的翻旧帐,娟姐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别点火。”

    “哦”王*丹拉长声音应了一声,心有不甘地点了点头,“好吧,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该表扬你才对。这样吧,晚上让你搂着睡,如何?”

    对这种瞬间改变画风的能力,尤墨佩服的五体投地。

    只能竖大拇指了,“高,实在是是高!”

    “身高算什么!”王*丹毫不谦虚,下巴轻抬,斜了他一眼,“曲线才是美!“

    说罢,房间里扭起了印度舞,墨直吞口水。

    就连洗完澡出来的李娟都惊讶不已,直呼:“姐姐你这么多才多艺,不当明星太可惜了!”

    一听这话,王*丹累的气喘吁吁仍不罢休,百忙之还要抽空答道:“明星算什么,表面风光,背地里指不定怎样!”

    “是么?”李*娟一双大眼睛瞪圆了,直楞楞地瞧着尤墨。

    这货欣然点头,一本正经的。

    “出风头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是盛名之下,没有相应的实力就悲剧了。”

    连日来奔波不断,两女累的够呛,第二天上午多睡了一会,直到九点过才6续爬起床。

    尤墨其实早就醒了,奈何怀家伙睡的正酣,于是只好作陪。

    这货早已习惯了随时随地与交通工具为伍的日子,本就耐折腾,再加上那种随时都能找地儿锻炼的习惯加成,让他极少因为长途跋涉影响状态。

    在别人长途旅行原本就够累的了,不好好坐着躺着休息,反而不停地换着花样折腾自己,岂不没事找罪受?

    他却不这么认为。

    久坐伤气,久站耗血,想要保持身体状态,两者都不可取,唯有充满趣味与挑战的运动,才是生肌活血的良方。

    这些细节问题往往不太受人关注,老外更是很难接受医理论,于是向别人推销了几次无果之后,他索性自得其乐,一个人也能玩的不矣乐乎。

    或许正是这些良好习惯的存在,才让他长期保持了高水准挥,以至于进步神,捷作连连。

    即使是在假期,他也没有任何懈怠,这趟蒲江之旅对他来说正是摸球的好机会,省的因为杂务缠身导致球感生疏,脚下技术进步陷于停顿。

    下午一点过,蒲江基地。

    颇为简陋的大门与科尔尼基地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处,只是继续驱车往里走,貌之后再比较,档次差距就大了。

    场馆寥寥无几,草皮像块菜地,是几把椅子,标准场地只有两块,其它的只有五人场大小

    要知道,这可是国内排的上名号的足球基地,却比尤墨印象的广岛箭训练基地都差了一大截!

    至于把欧洲豪门俱乐部的基地拿出来比较只能呵呵了。

    “呀,全兴还真是外表风光,里面落魄!瞧这场地,多久没有维护过了?”

    两女在这方面比他还有言权,你一言来我一语,整个参观过程没个消停。

    尤墨也没闲着,他与负责接待,自称“小李”的年轻女性一路攀谈,话题从人地理到基地建设无所不及,频频引起另外两女的白眼伺候。

    好在此女长相一般,甚至还不如年过四十的苗丽来的养眼,才让她们的白眼以恶作剧成分居多,没有造成尴尬。

    “估计没有轮换场地,一块草皮用到底的缘故。”

    尤墨难得回了两女一句,顺手开门下车,伸了个长懒腰。

    女鱼贯而出,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车内一直开着空调,反倒让她们没机会感受脚下这块土地带给她们的礼物。现在总算释放了腿脚,一个个忍不住有些心痒难耐。

    “呀,真想在这跑跑步!”

    王*丹率先出声,颇有些遗憾地瞧了眼手的摄像机。

    她这趟肩负着录像重任,小李算是她的助手兼向导。李娟则早有准备,返身拿来球鞋后,欢呼着往阔别已久的绿茵场奔去,就连尤墨都被扔在一边不管了。

    “娟姐更想一些。”

    尤墨自言自语说罢,大步迈开,踏入这块陌生而又熟悉的土地。

    这会儿还没到训练时间,所有的场地都空着,他们挑了块草皮尚可的五人制场地,打算先感受一下。

    不过由于太久没碰球的缘故,踩场的重要性显然不如黑白相间的家伙更有吸引力。

    李娟果然一上来就忘乎所以,提出要和他比赛。

    比什么?

    只能是颠球了。

    其实女足运动员的脚下技术并不比男足差多少,只是身体条件制约了她们的挥,也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比赛观赏性,才导致彼此之间巨大的差距。

    毕竟快激烈才能让人目不转睛,节奏太慢会让人昏昏欲睡。

    至于颠球这种东东,男女之间实在拉不开差距,甚至那些不会踢球的杂技演员经过练习后,同样可以花样百出,眼花缭乱。

    尤墨心知肚明这一点,点头答应之后却不肯玩花样,皮球只在脚尖飞舞,压根没有什么花哨动作。

    李娟却深知其不易,最初的兴奋劲儿过去之后,颇有些惊讶地说道:“相比于德国时期,你的球感真的进步很大!”

    尤墨还能分心聊天,只是声音并不流利,“耳濡目染的结果吧,温格非常鼓励球员的自由挥,有球训练非常之多,博格坎普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才成为大师级人物的。”

    “是啊,阿森纳的比赛风格的确让人眼前一亮,即使不在英,踢出的比赛也比很多联赛的豪门劲旅好李娟点头说罢,又耐不住寂寞,继续玩她自己的。

    负责摄像的家伙有些不满,恨恨说道:“不是比赛吗?怎么还没分出胜负就各玩各的了?”

    “我输了!”李娟大喊道:“姐姐你知道吗,下肢力量越大,越不好控制触球力度。你瞧他脚尖的皮球高度,是不是一直没过膝盖?”

    王*丹瞪大了眼睛仔细瞧,果然没法挑刺,于是说道:“不过这样没什么意思,他们什么时候开始训练?”

    李娟一听顿时有些失望,刚要开口辩解,尤墨的声音传了过来。

    “观众不给掌声不要紧,足球又不是打分项目。”

    到了嘴边的话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李娟吹起了口哨,继续与心爱的伙伴为伍,玩的不矣乐乎。

    尤墨瞧的仔细,嘿嘿一笑之后,再不言语。

    二十分钟后,热身结束,场边开始6续有人围观过来。

    一男女的奇怪组合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训练基地吸引力够大,那些提前过来打算加练的家伙无一例外,都不肯挪步了。尤其是某个眼尖的家伙率先叫破真身后,围观的少年们都很激动,却不敢上前打个招呼,或者一试身手。

    这个年代通讯工具还没有普及到人手一个的程度,五六个人的寝室能有部坐机就不错了,传呼机都还是奢侈品。这让他们并不清楚对方何时过来,目的为何。

    就像欣赏天外来客一般,这些浑身上下一股泥土气息的少年们,瞪大了眼睛仔细瞧。

    其实只比他们大了四岁而已,却已经站在了欧洲之巅,创造神话无数。

    这让他们心难以避免地产生了各种情绪。

    向往,期待,悲观,沮丧,妒忌,崇拜不一而足,议论声里也充斥着夸张的肢体语言,仿佛这样可以让他们显得更引人注目一些。

    王*丹瞧的仔细,于是笑道:“这个榜样对他们来说好像太夸张了一些,估计很多人晚上睡不好觉了!”

    “是啊,不过睡不好觉也是常有的事情,这里的围墙再高也没用。”小李笑着说罢,手指了指基地的墙。

    确实不高,上面也没有铁丝网,王*丹瞄了一眼就把目光转过,叹了口气,“十五六岁正是贪玩叛逆的阶段,没有合理的引导与榜样,哪能控制住心里的各种欲*望。”

    说罢又补充道:“父母又不在身边,一天除了踢球啥活动也没有。”

    “能有什么活动呢?”小李摇了摇头,“化课既没人教,也没人学,一个个都是半盲,字都认不了多少,别说读书。”

    “是啊,与国外的青训系统相比,国内真是误人子弟。”王*丹摇头说罢,又叹了口气。

    “还,还好吧”小李稍稍迟疑了一下,继续说道:“他们的大多数,都是太贪玩,或者家里比较困难才送来的,能留下来已经不错了,总算有条出路。”

    “出口太远,即使能坚持到走上这条路,也只是有了个开始而已。”王*丹依然摇头,声音偏冷,“没有足够的自我管理能力,没有正常的学习能力,也没有这个年龄本该培养的组织性,纪律性,光靠他们的天赋与悟性,再努力也难以到达目的地!”

    “嗯,是的。”小李的声音立即弱了下去,目光也开始游离,“您说的对,即使进了一线队,也很难说已经踢出名堂了。何况他们现在还差的远,染上恶习之后,心思很难说都在这上面。”

    听了这话,王*丹总算点了点头,“他这一路我是瞧的清清楚楚,真不是光靠天赋与勤奋。”

    顿了顿,在对方好奇的目光扬声说道:“头脑,我觉得这才是最重要的素质!”

    “头脑?”小李喃喃自语般说道:“难怪国内这套办法培养出来的球员素质太低,学化的关键阶段就开始沾染各种恶习,一旦踢出来还能自我约束的了?”

    “氛围,大的氛围比如社会氛围,小的氛围,比如这里的风气,都充斥着一股急功近利的味儿。反正只要能踢出来,要钱有钱,有名有名,要女人有女人!”王*丹轻叹了口气,眼神变得幽远,仿佛年前那一幕幕又活过来一般,在眼前不断出现。

    可惜没来及仔细品味,耳边传来了油腔滑调的声音。

    “哟,盘子这么正?”

    “年龄大了一点,不过我喜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