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姑娘胸前挂着个飞机模型项饰。2有个军官目不转睛,看得姑娘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姑娘问是不是喜欢这架小飞机?军官说:“不,我只是嫉妒这个小东西,它有什么资格给你站岗!

    两个家伙争论了好几次都没有结果的事情,被尤墨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决出了胜负。

    苗丽心服口服,当即决定返回,汇报情况之后再做决定。

    王*丹赢了也高兴不起来,反倒郁闷的不行。

    没办法,她已经很努力很努力了,始终还是追不上尤墨的步伐。这让心高气傲的她很是挫败,一大早就耷拉着个脑袋,霜打的茄子一样。

    她很想独挡一面,很想在自己风华尤在的时候像个真正的总裁一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可惜现实像一瓢冷水一样,让她清醒过来。

    对于人心的把握,她还差的远!

    确切说,这是她的社会阅历还不够造成的,但她却通过对比之后,直接把原因归咎于自身天赋。这在某种程度上动摇了她的信心,让她原本灵活的头脑停止思考,莫名地伤感起来。

    她大了尤墨整整八岁,又有两个比她小了足有四五岁的家伙做竞争对手。眼下虽然看着风光,可谁又能保证将来不会沦落冷宫,需要抛弃自尊才能换取怜悯呢?

    她骨子里仍然是个传统女性,即使被冷落也很难潇洒转身,挥手离去。何况女儿需要父亲,她的父母也早已习惯国外生活。如果不能在事业上成为他的得力助手,甚至像那次避税问题一样差点闯下大祸,那她还有什么值得倚仗的呢?

    连母凭子贵都指望不上

    “怎么了,姐,身体不舒服吗?”

    人坐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李娟左看看,右看看,眼睛转了又转,总算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出来。

    尤墨其实早已瞧出端倪,不过这货心知肚明症结在哪儿,由他出面并不合适。相反,这倒是个融洽两女关系的好机会,就看另一个家伙能不能把握住了。

    结果等啊等,等啊等,终于不枉他一片苦心,李娟有点开窍了。

    交心莫过落魄时,春风得意的时候容易贵人多忘事。

    “没,好着呢。”

    王*丹头也不抬,手里的小勺子在粥碗里转来转去,都不冒热气了仍然没有停下来喝一口的意思。

    动作看起来挺优雅,不过心不在焉的样儿人尽可见。

    李娟瞧的清楚,于是声音压低了些,还用手挡着,仿佛这样可以不让旁边的家伙听见。

    “我有点担心,孙小轩能完成卧底任务吗?”

    一听这话,王*丹顿时来了精神,眼睛一转,点点头道:“李家兄弟没那么好糊弄,孙小轩如果以为自己聪明过人,怕是只能瞒的住一时。“

    “哦”李娟拉长声音应了一声,又问:“姐你是怕他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作主张?”

    王*丹抬起了下巴,眼神明亮,“聪明人最常犯的错误就是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对手会被自己牵着鼻子走。”

    声音顿了顿,继续绘声绘色地说道:“孙小轩胆子够大,也是个好演员,不过年龄在那摆着,他没办法像个真正的老江湖那样该收的时候收,该放的时候放。这次他回去这么一说,李家兄弟肯定会重视,会问一些细节问题。如果没有心理准备”

    “细节问题?”李娟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睛睁大。

    “肯定啊,你想想,这一晃六年过去,对手怎么可能没有变化?如果还是按照记忆的印象制定策略,会不会牛头不对马嘴?”

    “嗯,而且双方现在实力对比也完全不一样了。”

    确实不一样了。

    那时尤墨刚来队上,毫无根基,现在已经成了传奇,国内足坛闻之色变的人物。李家兄弟虽说也有进步,但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

    如果不充分利用地头蛇的优势埋伏下套,正面硬刚的话,会有胜算?

    即使背后有足协大佬撑腰,能与掌门人阎事铎,总局局长袁伟鸣相提并论?

    不能的话,自然不能像当年那样,以为随便找个家伙下黑脚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李家兄弟不会在队上等他回去吧?”

    李娟歪着脑袋想了想,不无担心。

    卧底工作对于急智要求很高,就像主教练一样,需要很强的临场应变能力,孙小晓的确聪明,但心理素质也能相提并论吗?

    不能的话,会不会一上来就露馅,聪明反被聪明误?

    “不好说,其实墨墨与他们也没怎么打过交道,同样需要探探虚实。”王*丹说罢,伸长胳膊敲了敲正在胡吃海塞的家伙,“对不对?”

    尤墨没说话,用大拇指表达心情。

    王*丹得意地眨了眨眼睛,转头继续教育小菜鸟,“就像你们踢比赛一样,知彼知已才能百战不怠。墨墨也不清楚对方这些年有啥变化,会不会还像以前一样喜欢用下滥手段。”

    “如果是呢?”李娟赶忙问道,唯恐迟了会错过答案。

    “是的话就简单了。”王*丹轻叹口气,很惋惜的样子,顺便伸手指了指放在身边的背包,“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与你们错开时间活动,顺便找机会拿证据。”

    说罢,拿出摄像机,一脸感慨。

    “就像当年那样。”

    听了这话,尤墨总算开腔了。

    “高,实在是高!”

    会不会往事重演?

    尤墨不得不防。

    毕竟人生地不熟,王*丹这种到哪儿都能吸引目光的家伙,若还是像刚开始那样大摇大摆地与他们一起出现,难保不会被人盯上,找机会下黑手。

    李宇天既然有前科在身,说不定会故伎重施,找到当地的混混许以好处,干出些让人后悔莫及的事情来。

    相比之下,李娟的状况大可不必担心。

    一来是国内家喻户晓的名人,混混也要考虑后果,不至于睁眼瞎。二来身体素质在那摆着,即使打不赢也能跑的脱。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不能忽略。

    孙小轩既然说自己是因为女人遭到对方羞辱,那李家兄弟不可能不问对方是谁。如果因此确认尤墨非常重视这个女人,下滥手段就变得非常有必要,且效果显著!

    如此一来,早做打算变得非常有必要,顺便还可以充分利用王大记者的职业技能,说不定就能揪住狐狸尾巴。

    于是早餐一结束,人立即分头行动。王*丹联系了下小李,借了辆公车,堂而皇之地上路了。

    其实她的国内驾照早已过期,交警一查一个准。

    可有谁会斗胆查公车?

    从这一点来说,王*丹的聪明伶俐劲儿并不输给尤墨,欠缺的只是人生阅历。

    当然,还有前思维带来的便利。

    她也没打算一开始就跟踪谁,只是熟悉熟悉路况,省的书到用时方恨少。

    “咱们呢?继续参观浦江基地吗?”

    李娟目不斜视地问副驾上的家伙。

    两人刚坐上车,在此之前还没有商议过去哪儿。

    尤墨想了想,点点头道:“再去一趟也无妨。”

    “不放心孙小轩?”李娟又问。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尤墨摇了摇头,笑道:“去找老刘,继续叙旧。”

    “嗯。”李娟立即反应过来,再不多问。

    刘明亮身为尤墨在蒲江基地的唯一故交,同样也是李家兄弟的报复对象。如果忽略这一点,难免会给对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一小时后,训练场上。

    早上的训练刚开始,内容多半以有球训练为主,强度不大。门将身为球员,同样需要脚下技术练习,因此混编在队伍里很正常,守门员教练在这种情况下比较清闲,眼睛盯着场上就行,不用大喊大叫。

    李娟照例四下游走,边看边记。尤墨直奔二队训练场,很快就找到了刘明亮。

    这一次说是叙旧,其实何止叙旧那么简单。

    尤墨想要了解的是整个全兴队的状况,刘明亮这种十年老臣正是再好不过的对象。孙小轩那种青涩小子接触的层面太窄,信息也以道听途说为主,拿来做为决策依据有些鲁莽。

    当然,此举会给对方带来困扰,也会让对方被人报复的可能性直线上升。

    不过在这货看来,既然对方已经被自己拖下水,上了别人的黑名单,那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的目的告知一二,让对方选择。

    毕竟老刘不是老哥一个,年龄也快5o了,继续之前的生活直到结束教练生涯属于人之常情,反倒是与他一同造反看起来更违和一些。

    于是尤墨得了空就问道:“为他人做嫁衣裳感觉如何?”

    “哦,呵呵”刘明亮用笑声掩饰尴尬,好一会才回道:“还能感觉如何,麻木了呗!”

    两人身处训练场一角,像是被所有人忽略了一般。其实没人忽略他们的存在,包括另一块场地上已经成了少年队助理教练的李宇天在内,所有人都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尤墨上次过来的时候,李宇天没敢轻举妄动,瞧见了也当没看见。这一次显然不一样,时不时响起的呼喝声,很难说没有积攒已久的怨气。

    正在按步就班训练的少年们顿时遭了殃,没一会功夫就有好几个挨了训。

    李娟瞧的皱起了眉头,不过没说话,也没有贸然打断对方。

    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冒冒失失的傻姑娘了,即使没有遭遇大的挫折,这么些年一个人在漫漫长夜的思考,也足以让她变得成熟多了。

    现在缺的是实践,眼下算是绝佳机会,需要好好把握。

    尤墨同样心知肚明这一点,于是没有任何指示,任凭她自由挥。

    相比于谋定而后动的军师,这货更像个战略家,用眼光与思考确立战略目标,再由所有人,包括敌人,对手在内,一步步地实现它。

    刘明亮也在他的棋局之内,不过出于尊重,他把选择权丢给了对方。

    “麻木?那干起活来还有啥意思!”

    尤墨笑着说罢,不无感慨,“我记得您当年不像现在这样,和我们踢比赛都来真的,简直不怕大欺负小挨狗咬。”

    “哈哈”刘明亮笑的有些勉强,边笑边摇头,“老喽,记性也不如年轻时候了。”

    一听这话,尤墨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可没一会,笑声再度传来,刘明亮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般,扬声说道:“记起来了,那场球是选拔赛之前最重要的一场内部比赛。而且有人下黑脚,差点废了你兄弟!”

    尤墨也笑,声音里透着一股轻松,“不过后来因祸得福,既出了奇兵,又抢了别人的内定名额。”

    “那是你有能耐!”刘明亮收了笑容,一脸严肃,“换成是别人,很可能所有的希望在受伤那一刻就已经结束了。”

    “您的意思是”尤墨也收了笑容,一本正经的,“我该找人算算旧帐?”

    “冤有头,债有主!”刘明亮像是下了决心一般,脸色古井不波,声音平静,“恶人不会因为你放他一马感恩戴德,反倒会藏起仇恨,等待时机。”

    “没有,我从来不喜欢放人一马。”尤墨摇了摇头,双手一摊,“别把我当好人,我干的坏事自己都数不清。”

    说完,唯恐对方不信,又补充道:“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假球也踢过,为了报复对手还踢断过别人的腿,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简直小儿科!”

    “哈哈”刘明亮忍不住又笑起来,好一会才摇头叹息道:“和你说话还是那么有意思,可惜咱们之间接触的时间太短,一晃眼的功夫,你就飞到国外,让老外们看稀奇去了。”

    “我这不回来了嘛。”尤墨也笑,声音里不无怀念,“也多亏了国内的历练,不然到了国外还是会掉坑。”

    这话的确不假。

    这货也不是天生的演员,上辈子没少因为热血上头干些鲁莽之举。直到成家立业之后,锋芒才被收起,鸡毛蒜皮的小事才成为生活的主打。可惜过犹不及,他的雄心壮志也被磨的所剩无几,年轻时的梦想更是镜花水月,只能在梦触及一二。

    有了再来一次的机会,他算是把自身优势利用的淋漓尽致,无论球技还是斗争技巧,都获得了长足进步。国内复杂的环境锻炼了他,让他在德乙阶段就能非常自然地融入球队,即使遭遇主教练更迭也没有影响前进的步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