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癌是指肾脏细胞发生癌变,异常地生长、增殖并向其他全身器官侵袭、转移的一种恶性疾病。它是原发于肾细胞的一种癌症,有多种细胞类型,60~85%为透明细胞癌,主要源于肾小管上皮细胞。肾癌的瘤体多为实性,表现为类圆形肿块。

    实力明显占优的情况下,尤墨一向喜欢给自己找麻烦,这次也不例外。

    明明可以两边人数对等,全主力迎战对手,他偏偏不走寻常路,既不召回卢伟这种核心人物,又把本方人数固定在11人,连个替补都没有!

    而他们的对手足足可以换五人上来!

    体力,战术,临场指挥,这些影响比赛胜负的关键因素都被人为提高难度,简直是作死的典型案例!

    这种作法毫无疑问会带来负面评价,尤其是那些甲a明星的死忠粉们,哪能受的了被人如此看扁!

    狂,傲,拽,球霸诸如此类的字眼在比赛前一天,除了川媒体之外的评论随处可见。虽有刻意制造矛盾的嫌疑,但实实在在的分析对比也能引来一片附和。

    甚至包括刘楠在内,都觉得尤墨此举欠妥,会召来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国人一向以谦为美,以和为贵,如此狂傲之举肯定会引来一片侧目,也会给对手带来强烈的打脸欲*望。

    而且万一出现受伤或者体力不支等意外情况,被人血洗了岂不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有必要这么做吗?

    他的那些队友,能接受如此苛刻的条件吗?

    “思前想后,觉得咱们既然能拼出一支球队,再要一堆外援的话比赛味道就变了。”

    训练结束后已经快六点了,由于环境太过吵闹,他们这些久未谋面的家伙们没有太多交流。现在不用分心在训练上了,自然要好好叙旧。

    当然,喝水不忘挖井人,尤墨在他们心的分量比主教练还要主教练!

    说实话,他们这些人由于没有落选压力,更多的是把这场比赛看成了汇报表演,虽然也会卖力投入,可完全没有生死决战那股杀气在心。随之而来的,是怀旧般的老友重逢,没把对面憋着股劲的对手放在眼里。

    从这一点来说,他们的狂傲不逊于尤墨,只是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于是听了这话,所有人齐齐点头,笑容满面。

    是啊,既然是汇报演出,何必找些革命队伍之外的家伙们滥竽充数?

    11人又如何?

    缺了个前场核心又怎样?

    出去闯荡了足足一年,面对国内同行们居然还要谈各种条件?

    丢不起那人!

    “不过呢,对手不会这么认为,被人看扁了自然会想方设法鼓起来。”

    尤墨站在队伍前慢悠悠地说罢,引来一片笑声,不远处的媒体也不会放过好机会,一个个都在跃跃欲试。

    虽然从个人成就上来说,这货完全足以碾压全场,但年龄在那摆着,队伍也不乏范智毅卫群这种地方队大哥级人物。这种以主教练自居的作风很容易引发矛盾,即使球员嘴上不说,媒体也会煸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毕竟球队还没有成形,也没有任何可以拿出手的成绩,他这个领头羊只是凭借头顶的光环号召了一批人。如果球队因为他的存在摩擦不断,双方矛盾愈演愈烈,往事说不定会重演,十拿九稳的亚洲杯也难保不出意外。

    这也正是刘楠周葱这种老江湖最担心的地方。

    对手强大并不可怕,内斗不断才可怕!

    “媒体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话题,即使笔下留情,心难免腹诽,‘这帮家伙如此托大,看他们输了怎么收场!’”

    这话一出口,听众齐齐色变。

    留洋军团的大多数人都没把比赛看的有多重,因此输赢看的很淡,有点把这当成一场内部比赛的味道。再加上之前足坛反黑风暴愈演愈烈,他们的心思难免会受影响,注意力也不在这上面。

    若不是听了这话,他们这些忙于叙旧的家伙们还意识不到,他们已经成了骄傲自大的典型。而做出这种决定的家伙,已经成了众矢之的,都在等着看他栽跟头!

    对于竞技体育来说,狂傲并不可怕,没有足够的实力,甚至刚说完大话就被打脸,才是最致命的形象伤害!

    尤其是尤墨这种黑历史一抓一大把,始终有人明里暗地带节奏的家伙,若是因为一场连正规比赛都算不上的汇报演出而栽了大跟头,他们这些人的脸往哪搁?

    以后还怎么面对他?

    “刚才朱导跑来劝说,觉得我这样做没必要,风险与收益不成比例。”

    “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他,既然已经说了大话,硬着头皮也要往上冲。不然临时收回成命,接受好意,那赢了也不光彩,也会被人说道四。”

    语气平静的两句话一说完,所有人都淡定不能了。

    这他娘的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

    既然左右不是人,华山一条路,往前冲!

    “当然,坚持原则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场比赛结束之后,出征亚洲杯的大名单就要出炉了。如果夸下海口又没能兑现实力,咱们丢的不止是人,还有位置。”

    语气依然平淡,声音也不大,可听在所有人耳朵里却嗡嗡作响。

    谁也没有想到,赌注居然这么大!

    “明天见。”

    说罢走人,任凭一堆记者在身后穷追不舍,始终不发一言,一直没有回头。

    为何要赌这么大?

    当真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足足一个月都没碰几次球,还能在场上呼风唤雨?

    王*丹从未如此闹心过。

    自家人知自家事,她很清楚,自己风光无限的背后,是眼前这货的骄人成绩,她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不过有人红就会有人眼红,选择高调出击就会放大风险,缩小斡旋余地。何况是这种自己给自己找麻烦,甚至把比赛结果与国家队的位置直接挂钩,并公布于众的做法!

    难以避免的,她有些患得患失了。仿佛正处于人生得意阶段的时候,突然被告知银行帐户可能会被冻结一般。她凭生第一次怀疑起尤墨的动机,认为这货下了一步臭棋。

    虽然她也知道,没有足够动力的比赛是踢不出高水平的,但这种不动则已,一动就置自身于悬崖边的做法,实在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以至于争辩的念头都没有了,只想摇头叹息。

    可叹息有什么用?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队伍磨合是个大问题,相比对手来说。”

    与王*丹不同,李娟的心情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觉得这是一次非常好的学习机会。

    身为内行,看到的问题也比很多人高明。

    李京羽,隋东谅,张笑瑞,李贴,李建,姚厦,这六个家伙与尤墨不存在配合问题。孙寄海,范智毅,杨辰,卫群,这四位都没有和他做过队友,彼此之间的了解太少太浅,哪能奢望默契配合?

    尤其是后防线这种不允许犯错的位置,他的存在会让其它人无所适从!

    “意思是说,四后卫不如后卫?”

    尤墨点了点头,没去管一边长吁短叹的家伙。

    “是的,可能临时变阵会带来位置上的混乱,但52阵形有很强的场控制力,只要两名翼卫能上能下,攻防两端都会有保障。”

    李娟赛前功课做的很足,此时说起头头是道,“恰好左边前卫隋东谅速度快,单兵作战能力强,右边前卫姚厦速度更快,爆发力一流。有这两人在,边路防守压力不大,不如改打后卫,释放你的攻击力。”

    听完这段洋洋洒洒的战术,尤墨还没表态,王*丹像是找到开门钥匙一般,眼睛亮了起来。

    她其实也不是小瞧自家人,只是打下江山之后还没来及享受,就把自己变成众矢之的做法,实在有些超出承受范围。

    从这一点来说,她的冒险精神还远远及不上身边这家伙。

    当然,身为秘书最重要的是执行能力,太过冒险的家伙也不适合当秘书。

    “嗯,不错。卫大侠以前踢过卫,现在年纪大了,边后卫这种体力活要求有点高,还不如踢卫。孙寄海的助攻能力有些浪费,不过姚厦的体力可能坚持不了90分钟高强度比赛,两人可以在最后0分钟互换位置。”

    尤墨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他瞧见王*丹的神情变化了,难得没有出言嘲讽她,

    能力与责任永远都不会分家,而他又过于随性了些,很多时候会有意无意地忽略一些人和事。这种状况下,秘书的存在变得很重要,能独当一面,成为形象代言人的秘书更是难得,他实在不忍心过高要求她。

    像昨天那种,一天下来跑四个重要场合的任务,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拿下来的。即使有他做后盾,也需要很高的理解与应变能力,否则就会落人口实。

    也正是有这样的秘书存在,他才能随心所欲地按自己的想法行事。

    “是啊,既然只有11个人,就得充分考虑一切不利因素,否则一旦出现问题,几乎没有调整余地。”李娟笑着说罢,转身搂住了一言未发的家伙,问道:“姐姐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靶子吗?”

    王*丹原先不想问的,现在却忍不住好奇心起,笑道:“我这个姐姐不够大气,早些时候没少被他笑话。没想到妹妹你在这方面跟他这么合拍,简直有点出乎意料!”

    听了这话,李娟乐的合不拢嘴,嘿嘿嘿了好一会,才一脸神往地说道:“患难见真情,在一起欺负人可建立不了深厚感情。如果比赛没啥难度,人心就容易散,队伍也会乱。”

    王*丹一脸不信,摇头道:“那些家伙敢不听他的?哪个不是他劳心费神提点上来的?”

    李娟也摇头,声音平静。

    “听归听,每个人都有自己判断,不是嘴上强调就能真正重视的。而且越是熟悉,越难拉下脸说重话,墨墨也是为了公平起见,省的对手忙碌到最后,依然只能窝里斗。”

    为什么要说重话?

    亚洲杯真有那么大难度?

    把这场比赛变成老友叙旧岂不美哉?

    尤墨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他的真实想法。

    尊重对手。

    不起眼的四个字,包含了他这一路走来的心得体会。

    他比小伙伴们更了解那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而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又曾经寄托过他的梦想。

    虽然最终没有一个能让他梦想成真,但当年那份感情犹在,他想用更能表达敬意的方式,来为当年那份寄托画上圆满句号。

    为此他不惜加大筹码,激怒对手,并尽可能地抹平双方实力差距,为的就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

    2000年月日,晚点过,省体育心。

    气温还是有些偏高,不过比下午场要好的多,空气湿度也没有白天那么高了,级东南风吹在身上颇有些凉爽。

    现场气氛更不用说,离开场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候就已经坐满了,场外据说一张原价50元的二层看台票已经炒到了500元!

    央视直播是肯定的,观看人数据赛前统计可达5千万人次以上,还是保守估计!

    能把一场内部比赛炒到如此高度,尤墨也算功德圆满,唯一的遗憾是卢伟不在,看台上的父老乡亲没办法目睹年前的神迹了。

    这在赛前引起了一片议论,不过随着郑睫在美网公开赛上首次杀入半决赛的消息传来,所有人又释然了。

    保驾护航有功!

    尤墨的所作所为在川人看来自然是英雄之举,所有人的观点出奇地一致。

    “咱不占内定名额,谁表现好谁进!”

    当然,这种想法有些理想化,个人表现与团队精神之间也存在取舍问题,身为主教练,不可能通过一场比赛圈定22人大名单。

    尤墨的本意也并非如此,他只是不想让身边这些已经在海外扎根,不再把国内同行放在眼里的家伙们,放弃向对手致敬的机会,把比赛流于表演。

    为此他不惜说些重话,加大筹码来刺激他们。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