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永贝里?

    这两个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去的家伙,怎么会在这么个节骨眼上过来添乱?

    温格现在没什么耐心,于是没有任何安慰鼓励,一上来就直入主题,询问两人所为何事。

    结果听到了这样的答案。

    “球队正处于内外交困的状态下,所有球员应该召集起来开会表决,而不是一味等待!”

    这话提醒了主教练,让他从焦虑中把目光转向抬头挺胸一脸严肃的两个家伙,上下打量了一番。

    其实这种事情并不需要汇报,球员自发采取行动应对危机是团队精神的体现,任何一名主教练都会持赞许态度。不过人既然已经来了,场面话自然要说一说,顺便也能拢络人心。

    这种话张口就来,不需要什么准备,于是说话的同时,温格继续打量,想从以往印象中找出更深层次的变化。

    一不小心,还真有发现!

    莱曼刚来队上的时候,言行举止与年龄并不相符,时常会给人以不够稳重的感觉。两年时光一晃而过,不知不觉中,德国人已经从狂放青年变成了熟男一枚,笔挺的站姿颇有些军人气概。

    永贝里已经淡出视线很长一段时间了,原本留在所有人印象中的那个外向开朗的瑞典男孩,现在神情依然故我,话却比以往少的多。仿佛从一个滔滔不绝的讲述者,变成了耐心的倾听者。

    这些变化让温格感慨不已,心情忽然变的好了许多,于是说着说着,嘴角有了笑容。

    “好了,不用担心我,这种事情在我来到阿森纳的第一个赛季就有足够丰富的经历了。”

    说罢,脸上笑意更甚,仿佛看穿了两人的小把戏。

    “回去转告他,我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脆弱,至少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球队会走上正轨的。”

    听到这话,原本一直端着的两个家伙忍不住抱怨起来。

    “看吧,我早说过,BOSS不需要安慰!”莱曼低声嚷嚷完毕,继续抬头挺胸,“明天上午没有训练,那我们今晚发出通知,召集所有一线队成员,明天上午九点在俱乐部会议厅里开会!”

    “我和你观点一致好不好!”永贝里也不甘示弱,说完又补充道:“BOSS肯定知道这是他的主意,应该秘密行动才对!”

    温格听的一清二楚,脸上得意之色更甚,仿佛赢了一局游戏。

    “好了好了,不管是不是自己的主意,既然表示认可,那就努力地实现它,并且在过程中提升自己。”

    “我还有些工作要做,你们去忙吧。”

    听见主教练下逐客令,两个家伙一个比一个溜的快,唯恐迟了会被留下来打扫卫生一般。

    直到出了俱乐部大楼,两人才放慢了你追我赶的步伐,不住感慨。

    “看起来没必要,实际上呢......我敢打赌,BOSS的心情比之前好了很多,冷静下来的头脑也足以做出准确判断!”

    “是啊,真让人想不到,BOSS的心态也会出问题。Mo真是个魔术师,所有人的心情都在他的掌控当中!”

    “不甘心呐,只能干这种跑腿的活!”

    “你还很年轻,莱曼先生!”

    ......

    当晚七点过,温格家中,维埃拉与尤墨前后脚到达。

    两人从赛季至今没什么面对面的交流,仿佛在刻意保持距离,又像是早已预料到会有今天这副局面。

    其实自从法国人成为球队队长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感就变的非常明显了,原因不用多说,彼此的身份使然。

    尤墨的助理教练身份有名有实,后来又成了俱乐部大股东,俨然是球队管理层中的一员,而且是手握实权的那种。维埃拉即便当了队长身份依然是打工仔,属于被高层管理的中低层干部,需要努力表现才能获得认可。

    两人若是年龄差距较大,彼此之间的距离倒可以更近一些,类似于忘年交。可惜身居高位的太年轻,下位者也大不了几岁,关系太近容易惹人注目,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抱大腿?

    这种抱大腿是对权力的极度渴望,牵涉到性格与为人处事,与场上表现无关。维埃拉有心气有能力,不想通过这种途径巩固自己的地位。尤墨则一贯如此,从不会刻意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一切顺其自然。

    眼下到了面对面交流的时候,陌生感让维埃拉的神情不太自然,招呼打的有些拘谨。

    尤墨最近走搞笑路线,这种场合也不例外,一上来就拿自己开玩笑。

    “原本打算来吃法国大餐,结果被告知只有餐后甜点了。我猜是因为BOSS长期不在家中吃晚餐的缘故,害的我肚子饿的咕咕叫!”

    维埃拉开始还听的面带笑容,后来转冷,变得严肃起来,“没关系,回头我请你,正宗的法国大餐!”

    说话间,男女主人已经现身,在门口迎接两人了。

    瞧着自己的两位得意弟子,温格的眼神有些复杂。没有主动迎上,像个守护家园的老兵一般,用花白的头发等候着接班人到来。

    尤墨看起来腿脚更麻利一些,神态也像到了自己家一样,熟练地与男女主人打着招呼。维埃拉依然有些拘谨,脚步迟缓不说,声音也非常干涩,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不过好在没有外人,两人连女伴都没带,算是最大程度上为他保留了些面子。

    “把你们叫来这里,是想说一些藏在心里很久的话。”

    一番客套之后,温格没有任何犹豫之色,单刀直入。

    “首先是你,MO。”

    “我不知道你在成年之前有过什么样的经历,虽然好奇,但我很清楚,那肯定不会是童话故事。”

    这番话表面上看是说给尤墨听,其实真正的听众另有其人。

    维埃拉果然被勾起了强烈的兴趣,初使的紧张不适被丢在了一边,眼睛睁的很大。

    温格目不斜视,继续说道:“很明显,没有足够的人生阅历,不会对别人的心理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们的犹豫不决,他们的愤怒与冲动,他们的真实想法.......或许自己还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已经在你的意料之中了。”

    “拥有这种能力,却从来不拿来彰显自己。这让任何与你相处的人,只要怀着正常的愿望,都能从你身上感受到那股积极向上的能量。”

    “因为你把他们最需要的东西摆在面前不远处,只要他们有心,就能克服困难,拿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话音已落,维埃拉的目光却仍然不肯收回,就那么直楞楞地瞧着主教练,仿佛老头儿的脸上有什么让人着迷的东西,怎么也舍不得移开。

    尤墨反倒一脸坦然,没事人一样随口说道:“您夸的太狠了点,很容易被我的实际行动改变看法。”

    “不,你瞒不了我!”温格情绪稍稍有些激动,眼睛同样瞪大了,声音提高了八度,“你比任何人都更早察觉事实真相,如果你愿意,可能事情还没有发展到让人察觉的时候,已经被你采取行动了!”

    “可你却从不这么做!”

    “因为你很清楚,任何人想要持续前进,都需要在不断的错误中获得成长以及动力。如果你把所有的事情都代劳了,他们会看不清楚自己,觉得一切都理所应当!”

    “到了那种时候,想要改变几乎不可能了。就像错失的机会一样,需要付出成倍的代价才能挽回损失!”

    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让尤墨不得不坐的端正了一些,身边的维埃拉早已激动的难以自持,炽热的眼神里写满期盼。

    温格的目光适时转过,里面的神彩犹在,只是声音变得的平淡了些,仿佛即将讲述的是个陈旧到一眼可以看到结局的故事。

    “而你呢,帕特里克,在所有人看来,你所经历的挫折与获得的成就都完全不成比例。即使你自己不这么认为,其它人依然会有意无意地忽略你所克服的困难,觉得那不算什么。”

    “这在某种程度上激发了你的逆反心理,让你获得动力的同时,也渐渐远离了正确方向!”

    “因此在你成功之后,你非常迫切地想要看到别人改变看法,认可你的价值。为此你不惜拉远与队友的距离,通过高高在上的姿态把自己包裹起来,留给所有人孤高冷傲的印象。”

    “结果事情的走向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无论新赛季我们所遇到的困难,还是队友的强烈反应,都不在你的控制范围内,严格来说超出了你的能力范围。”

    “这让你感到灰心,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没有得到认可,于是产生了动摇。”

    话音已落,客厅里一片安静。

    好一会,才有声音响起,打破了异样的沉默。

    “对不起,我可能......太自以为是了。”

    ......

    球员内部会议这种东东对所有人来说都有些新鲜,以至于一个个正襟危坐在会议室里的时候,气氛与更衣室截然不同,仿佛自己的角色已经切换,成了公司的股东。

    其实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在俱乐部上市之后都将成为股东大会上举足轻重的角色,现在算是实习。

    这或许正是尤墨发起这次行动的最主要原因。

    责任感,以及高度参与所带来的乐趣,会给这些除了踢球之外只会享乐的家伙推开一扇大门,体验不一样的人生。

    上午九点,一线队24人悉数到齐,会议在稍显异样的目光中,由莱曼宣布开始。

    为了提高所有人的发言积极性,会议采用圆桌模式,每个人的面前都有话筒。不过自家人知自家事,没有足够的胆量与见识,这种场合贸然出声只会带来负面影响。

    出人意料,所有在球队里担任领导角色的家伙都没有被特殊照顾,与那些至今为止还没有代表一线队出过场的家伙一样,面前连杯茶都没有,一瓶矿泉水就交代了。

    尤墨,维埃拉,副队长温特伯恩,三个家伙也没有端架子,脸色并不严肃。

    不过笑容就免了,省的破坏气氛。

    维埃拉依然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一举一动都会被有心人解读一番。可惜从他出现到会议开始,没有任何明显的信号可以拿来判断当事人的真实心情。

    “……表面上看,我们受到了不公正对待,有些甚至是带有敌意的诋毁与造谣中伤!”

    莱曼的发言稿准备的不错,既有深度又有广度,听的所有人心潮澎湃,

    “这种对待以前也有,不过很明显,在我们拿下欧洲冠军杯之后,强烈的妒忌让我们的竞争对手以及他们的支持者纷纷采取行动,放大了所有负面影响,让我们看起来充满问题,似乎已经是一盘散沙了!”

    “其实呢?”

    “只是上个赛季的经历太过刺激,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消化而已!”

    “当然,如果意识我们不到这一点,情绪被外界评论左右,状况的确可能如同他们说的那样。”

    “可那是我们希望看到的吗?”

    一番慷慨激昂的开场白给整个会议奠定了基调,所有人都能从中找到力量,原本的焦点人物反而不再那么引人注意了。

    永贝里适时出声,往油锅里又添了把柴火。

    “是的,上个赛季是我们主动出击挑起战争,最终在一片质疑声中笑到了最后!”

    “虽然很可惜,我在赛季过半的时候受伤,没能和你们一起战斗。”

    “现在回头看看,或许正是那种不给自己留后路,以征服者为目标的做法,才有了后来的结果!”

    “现在呢?”

    “我们已经在阿森纳这三个字前面加上了’豪门‘二字,如果在我们还没有进入职业生涯后期的时候它就已经褪色,那将会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情?”

    “而我们的竞争对手,又将会有怎样的嘲笑在等着我们!”

    “瞧,那些家伙,一点点的挫折都承受不了,还没有经历真正的考验,就已经人心涣散,溃不成军了!”

    “王朝的建立最少需要三年,而我们只走了一半还不到。如果就此停下脚步,沉迷享乐,错过的机会不会回来!”

    “所以,征服之路还没有达到终点,我们创造的奇迹还不够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