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尤墨的古文诗词造诣很一般,但这货擅长分析对手心理,此时脑筋稍动,顿时计上心头。

    由于王*丹早有准备,这会要是不给江晓兰思考时间有些说不过去,再加上信心十足,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于是两个家伙凑到一起,抓紧时间商量。

    三分钟后。

    江晓兰欣然开口,声音婉转。

    “明月清风拂人眼,赏心乐事谁家院,今宵一刻值千金,明日愁来明日念!”

    话音一落,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包括尤墨在内,都一脸惊讶。

    这货给出的建议是从对方的角度思考,你套用上句,我套用下句,这样一来既不用费脑筋,又能对的工整。

    结果没想到,江晓兰不但记忆力上佳,悟性也相当不错,随口咏出的对仗俨然有了毛版对陆版《卜算子*咏梅》的味道!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虽然比不了这两位的惊才绝艳,但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对出相似的意境,她对古诗词的理解能力显然胜出一筹!

    同样,在尤墨即将远行之即,她的心态显然比其它两女要坦然的多。

    其实真正计较起来,王*丹这个后来者算是得天独厚,无论岛国巴西,德国英伦,都曾相伴左右,并肩战斗。甚至就连刚刚结束不久的假期中,也曾一起经历高*潮低谷,享受他的宠幸疼爱。

    结果现在一听说要走,顿时原形毕露,俨然一副相思断肠的样儿。这种表现自然会加重离愁别绪,对尤墨这种喜聚不喜散的家伙而言会加重心理负担。

    江晓兰的大度忍让不只体现在她与其它两女的相处过程中,在尤墨天南海北的职业生涯中她从未因为两人相距万里而心生怨怼,反而会用“墨墨挣钱不容易”这句朴实到让人潸然泪下的话,来打消他心中的担忧与顾虑。

    身为管家,家中孩子老人的照顾者,她用几乎完美的答案回报了他的选择。相比之下,王*丹则有些贪心不足,俨然一副争宠的样儿。

    由于王大记者一贯的心高气傲,此时被人压倒一头自然不爽。

    “哟,难不倒你们!”

    王*丹伸手拍了拍巴掌,脸色稍稍有些不自然。瞧着旁边一脸若有所思的李娟,顿时又有鬼主意上头,于是清清嗓子说道:“今晚难得人齐,又都有雅兴,那咱们继续好了。”

    说罢又朝李娟点了点头,笑道:“妹妹虽然来的晚,但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妹妹的方方面面都很贴和咱们家的氛围。”

    夸完之后必有下文,这种戏码所有人都清楚。

    “因为你和墨墨一样,都是顶尖的职业运动员,现在有个问题要考考你。”

    停顿了一下,确认对方没有抗拒耍赖之后,笑道:“这个问题是有关于英国足球的,或许在你看来与咱们关系不大,可实际上英格兰国家队给人的感觉和咱们的男足很像,很有借鉴价值。”

    “是的,成绩或许不能比,大赛上的表现确实很像!”李娟点了点头,脸上毫无怯意。

    经过一个多月的磨合后,顶尖运动员的适应能力没话说,那些让人担心的种种不适很快被一一克服。就连因为深宅大院带来的心理影响也被强大的心理素质掩盖,始终以笑脸示人,很快就得到了一家老小的真心对待。

    这份答卷让父母放心不少,尤墨也不无感叹。

    这些年他心中最大的心结就在李娟身上,现在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也算人生幸事。其实在亚洲杯的行程定下来之后,他曾有意让李娟也去办个黎巴嫩护照,陪他走一遭,结果居然被拒绝了!

    理由很简单。

    正在努力学习英文呢,怕耽误了!

    这份心境让所有人心里踏实不少,尤墨这种爱操心的主儿算是又少了一层顾虑。

    以姐姐自称的家伙就没这份坦荡大度了,年龄带来的危机感刚刚的,脚步快的来不及欣赏沿途风景。

    当然,这可能正是王大记者最喜欢的生活方式,慢悠悠的节奏反而会觉得心急火燎,仿佛落下了什么重要东西。

    “那好,我想问的问题是:既然英超联盟发展的如火如荼,势头已经压倒了德甲西甲,就快超过世界第一联赛的意甲了,那为何大赛成绩始终难以让人满意呢?”

    王*丹欣然说罢,转头白了一眼尤墨。

    很明显,这种问题考考李娟还差不多,难不倒那货。要是还像刚才那样出手相助的话,主考官算是有名无实了。

    尤墨对自家人一向颇有信心,帮江晓兰出主意纯属考题坑爹,瞧不下去的缘故。现在听着问题还不错,既对口又对心,自然一副事不关已的模样看戏。

    身为顶尖运动员,李娟才不会要他出手相助。

    稍作思考,缓缓开口道:“是的,这几年大赛成绩不错的几支球队里,法国,巴西,荷兰,阿根廷,这些国家的联赛都不上档次,其中法国算是最典型的例子,几乎所有国家队成员都在海外效力!”

    “咦,和咱们国足有点像呢!”江晓兰此时心情大好,忍不住掺和了一句。

    “其它几个国家也差不多,不过若是就此判定海外球员数量决定国家队成绩,那意大利德国西班牙这些老牌劲旅呢?”李娟摇了摇头,脸上并不无耐,“国家队的成绩要看优秀球员的数量与质量,两者缺一不可。单纯押宝在质量上会造成成绩起伏不定,光是数量多缺乏顶尖球员,最终成绩也往往不尽如人意。”

    稍作停顿,又开口道:“英超联赛的确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球员,其中堪称顶尖也有不少,成绩踢的不尽如人意,既有偶然因素,也有客观影响。”

    “我虽然来这儿时间不长,也不会读英文报纸,可我能感受到,这儿的媒体实在太吵闹了,好像任何一场比赛都得大肆炒作一番,才能满足所有人的好奇心!”

    听了这话,王*丹笑了笑,问道:“这么说是因为媒体的缘故,影响了球队发挥?”

    李娟摇头,目光如炬,“不,媒体反应的是读者心态,两者是相互影响的。因为英格兰人太着急,心浮气躁,每次都大张旗鼓,稍有风吹草动就哀声一片,仿佛已经大难临头了!”

    停顿了一下,声音里底气十足。

    “和我们国足一样,问题出在心态上,越想拿荣誉遮羞,越打不出真实水平!”

    话音一落,尤墨率先吹起了口哨,一脸戏谑地瞧着面带讶色的王*丹。江晓兰也不甘人后,巴掌拍的啪啪响。

    确实一语中的。

    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心态起到的作用是决定性的,越是大赛越是如此。英格人与国人一样心浮气躁,身处环境又是豪强林立的欧洲战场,既有软柿子捏,又有硬骨头啃。这种状态下他们以传统劲旅自称,既放不下身段以弱者姿态迎敌,又拿不出强者心态无视对手,最终结果自然高不成低不就。

    不过这些见识尤墨能有并不让人意外,李娟这种初出茅庐的新人也能做出准确判断,其心智俨然有了当教练的基础。

    王*丹对此表示惊讶,由于是新认的妹妹,自然要鼓励一番。

    “不错,不错,真不错!将来给墨墨当个助理完全没问题!”

    说完依然不肯善罢甘休,眼睛一转,又有鬼主意上头。

    “好吧,看来在你们熟悉的领域都难不倒你们。为了让客人们尽兴,主人我只好拿出压厢底的存货了!”

    笑着说罢,又换成甜美的嗓音,字正腔圆地说道:“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大家看来进步不小,都明白夫妻之间想要维持新鲜感,需要更多元素加入才行。”

    画风转变的如此不着痕迹,所有听众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

    人才呀,这是!

    面对听众的议论纷纷,主持人丝毫不为所动,下巴轻抬,朱唇又启,“尤其是咱们这种得天独厚的阵容,对手又是一群如花似玉的外国美妞,若是不用心,让他被人勾走了魂,实在是不应该!”

    这话一出口,议论声顿止,江晓兰与李娟对望一眼,神色严肃起来。

    确实。

    以尤墨身份地位,年龄体格,个性风度,谈吐见识,对女人的吸引力是无与伦比的。老外们又普遍外向张扬,追起星来狂热程度让人咋舌,把他的名字纹在身上到处炫耀只是小CASE,更出格一抓一大把。其中称的上名人的同样不在少数,没少在各种平台上用一些充满诱*惑的写真主动示爱。

    其中当然有借机炒作自己的,但也不乏真心喜欢他的家伙在用心追求。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尝惯了家花自然会对外界主动投怀送抱的野花产生兴趣,这无关道德,责任感也不能避免动物本能所产生的冲动。若是家中女人觉得他已经有了三个女人,不应该再三心二意了,显然会造成认知错误,把原本的性福生活变得索然不无味。

    更别说因此争风吃醋,闹的不可开交了!

    只有花心思在过程上,齐心合力开动脑筋玩花样,用质量而不是数量来把爱*爱变成一桩彩蛋多多的乐事,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持他对她们的兴趣。

    这是身为过来人的经验,也是危机感最重的家伙如此热衷的最大原因。

    其实其它两女也都比他大,若是思想转不过来弯,难免将来落下阴影,只能在美好的回忆中黯然神伤。

    这些东西尤墨同样心知肚明,但若是他主动要求的话,味道就变了。

    “嗯,看来大家都明白,形势有多严峻了,那我就不客气喽。”

    王*丹目光环视一圈,嘴角含笑,点了点头,从椅子上起身。

    时已十月,伦敦已经入秋,穿着不像夏天那般薄透了,不过当她把外套轻轻摘下,随着音乐开始舞动的时候,一只浑身上下诱*惑满满的野花扑面而来,香气迷人。

    舞姿曼妙,其中又结合了流行元素,眼神勾人的同时,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在发出信号,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扑倒。

    尤墨当然不会如此煞风景了,身为花丛老手,要懂配合才能让彼此达到高*潮。若是一有冲动就真刀真枪上阵,难免会把好戏变成短暂的独角戏,达不到效果。

    女人这种慢热动物,情绪需要慢慢调动,身体才能达到最佳状态。

    他在看戏,其它两女中,李娟有心无力,江晓兰有想法没胆量,于是同样安心当起了观众。

    她们也都清楚,王大主持不会让她们一直看戏。

    果然,约莫三分钟之后,音乐渐止,王*丹也停下舞步,弯腰压腿,俨然一副热身结束,准备上场比赛的架式。

    “既然墨墨一走就是一个月,还不知道要经历怎样的波折,劳多少心,费多少神,出多少力。那咱们在家得拿出像样的礼物,才能让他充满期待,对不对,妹妹们?”

    王*丹一开口,那股让人心旌摇晃的柔腻嗓音立即让所有人跟着摇了摇,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细细想想内容,除了点头啥也不会了。于是声音再度响起,得意洋洋的笑容充满了一股“来呀,来咬我呀”的味道。

    “既然大家都表示认可,那就听我安排喽。好了,今天到此为止,都回自己屋睡觉!”

    一听这话,尤墨都坐不住了,起身打算踢上一脚。

    结果刚起身就被定住了,眼睛瞧的眨都不眨一下。

    被充满恶意的目光包围着的家伙轻轻一转,上衣不翼而飞,白嫩细腻的皮肤上沾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在大落地窗前的月光下像是披上了一层白雾。再次翩翩起舞的身体中,两只让人喉咙发干的白兔也参与其中,晃花人眼。

    更吸引人的是上面的两粒樱桃,俨然已经熟透,任君采摘的样子在那摇来晃去。

    江晓兰与李娟都瞧的入迷了,尤墨更不用说,除了咽口水之外,只能举旗示意对手越位了。

    “丹姐什么时候练的,怎么没带上你?”

    江晓兰早就在用余光观察尤墨的反应了,此时强忍住过去摸一把的冲动,凑到身边家伙耳边窃窃私语。

    李娟随手将她揽住,非常自然地探手入怀,握住了一枚鼓涨的小山峰,顺手还在尖尖上搓了两下。

    没说话,看的正入神。

    江晓兰顿时遭了殃,要用力夹紧双腿才能避免露馅。

    她其实是最敏*感的那种,稍一刺激就很容易进入状态,比不了其它两位能征善战。

    好在关键时候有人解围了。

    “两位妹妹,还等什么?”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