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永恒的青春记忆,活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再见的时候,或许已经不再真实。

    那就当成一场电影吧,或者,一场梦。

    即将踏上的,是新的征程,你们的支持,让这共同寻梦的旅程多姿多彩。

    那就以更好的故事,圆梦。

    故事,开始。

    国字号球队,即使是少年队,待遇也不是地方成年队能比的了的。

    更何况是已经被炒热,而且马上有世界大赛任务的项目。于是,本次国少队除了22人的运动员基本配置不变外,其它所有待遇都上了个档次。

    主教练老朱就不用说了,两名副手一个是有多年执教经历的老家伙孙本亮,另一个是参加过海外教练员培训的少壮派代表高军,守门员教练是带过区楚凉的老教头陈涛,除了两名队医外还多配备了个按摩理疗师,领队是长期带领各级国家队在外面跑的薛明。

    嗯,因为本次比赛的主办地在岛国广岛,所以队伍里还多了个有些时代特色的职位出来:政工干部。

    这个据说是负责球队思想建设,保持队伍纯洁性的家伙正在会议台上长篇大论,完全不管一帮舟车劳顿的少年们昏昏欲睡的表情和此起彼伏的哈欠声。

    朱广护都咳嗽了好几次,也没能制止这个叫苏瑞敏的罗嗦家伙。简单的集合见面会于是被拉长到了一个半小时才结束,一行1人浩浩荡荡的从酒店会议室奔赴自己房间。

    训练场地不用说,定在了省体育馆,入驻酒店就在附近选了个星级的,名字俗的让人记过就忘:凯悦大酒店。

    但在这个实称年代,说是星真没什么水分,标准间简直赶上ktv包房的标准了。

    很用心,却弄的花里胡哨的不在点子上。

    不过对这些常年在外生活的人来说,能有个安静舒服的环境睡觉,已经比一年最少一个多月在各类交通工具上度过的时光要美的多了。个把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少年还要啧啧称奇到处摸摸看看一番。

    其实这接待按正常标准来说是有点过了的,但也很正常,现在全市足球这么火爆,现在又是国字号队伍过来集训,而且一个月后就要去参加世少赛为国争光,更何况这支队伍里还有已经名满本市的两个小球星在呢。

    这种状况其实引发了很大规模的一次媒体讨论,焦点在于冠军队为何只有两人入选。

    其实在真正的内行看来,姚厦和汪嵩嵩的实力也就是刚好达到标准而已,进不进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如果没有李宇天那影响力颇大的背景的话,说不准两人还有希望,但眼下局面就很清楚了,要不上都别上,要上一起上。

    当然,没那么多位置的情况下,只好一起落选了。

    尤墨不知道老朱和他所谓的朝人是怎么和这些对手搏弈的,但目前来看还算风平浪静。

    自己也算朝有人吧,和卢伟分在了一个房间,球衣号码也优先挑了两个熟悉的,8号和9号。

    房间电话是随便打的,不过李娟她们也在封闭训练,据说打个电话要跑老远,一时半会的不太能联系得上。江晓兰快放假了,此时正在电话里绵绵细语。

    小姑娘郑睫就惨了,家里电话拨了半天还是提醒占线,急的不行。好容易打进来了张口第一句:“怎么回事嘛,之前打半天没人接,刚才打半天都占线!”

    卢伟哭笑不得的解释了一番,才让小姑娘放下心来,温言软语安慰半天,才让她真正踏实下来。

    真是个笑人的家伙,之前表现的那么勇敢坚强的,这才分开半天就着急成这样了。

    尤墨都听不下去了,在一旁冲着电话直嚷嚷:“谁家的小姑娘,把人管的这么严,还让不让人出去花天酒地了!”

    ————

    管理还是挺严格的,睡觉前的查房都分了两批,老朱领着教练们挨个房间坐一会聊聊天,算是查了一次。领队和政工干部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纪律检查,气氛就严肃的多了。

    在应付这些人方面,尤墨的性格就占便宜的多,卢伟那清汤挂面似的言语神情很容易让人误会成高冷自负。

    不过毕竟是刚开始打交道,薛明和苏瑞敏两个官场混惯的老江湖更不会轻易的把喜怒挂在脸上,看似关心的言语下试探的意味却很重。当然,得到的反应也是滴水不漏的。

    国字号生涯的第一天经历,在平淡无奇结束了。

    十点过,闲聊了几句的两人,呼呼大睡。

    ————

    第二天上午是个摸底的体能测试,热身后是个12分钟跑。

    这个在后来的春城海埂冬训难倒无数英雄好汉的测试,其实真有点魔鬼。原因无它,极限的有氧运动和不设上限的距离**。

    成年队的标准是2800及格并获得补测资格,000一次过。换算成比较熟悉的方式,就是1分6秒一圈。严格说来这个标准其实不高,业余水平坚持锻炼个几年的年轻人都能达到。所以被难倒的也确实受累于非一般的因素,或年龄,或伤病,或场外。

    这种测试其实还有个重要的环节容易被忽略,那就是12分钟跑完分钟后的脉搏测量,低于180减去年龄数的标准才算优秀。

    国字号的这种测试当然少不了这些环节了,测试结果被分成了档,李贴,商一,尤墨这种非人类的家伙自然是第一档,水平都在200往上。大羽,隋东谅,余顺苹这些是第二档,000往上。卢伟,张笑瑞这种困难户肯定是第档了,勉强刚过2800。

    其实集后第二天就测试这些未免过早了一些,很多人都还没怎么调整过来。但很明显,国少队的训练计划可不是老朱能一手遮天的,尤其是体能和力量这种偏身体素质的训练。

    国字号球队其实最不缺的就是这方面的专家,领导们也钟爱,搞足球嘛,身体越壮越好,越能跑越好!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如何在正常的训练达到这个目的,就很需要科学的规划,这种层次的考量很明显不是这些其它领域的所谓专家能达到的水平了。

    测试完毕后就回了酒店,洗完澡出来集合去重测一遍骨龄。

    目标直指2000年奥运会的这支队伍算是第一次严格意义上的重视了这种检查,此前名扬天下的孙寄海也是因为骨龄超标太多才落选的。

    不过按世少赛的参赛标准来看,检查结果就不能对外透露了。

    这些也是意料之的事情,水平差距颇大的情况下年龄自然要保密。

    嗯嗯,就大一两岁而已,争光要成绩才是最重要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