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方上都是各队的精英,这帮少年们或多或少的都带了些傲气过来。

    这其实也不算是件坏事,当过教练的都明白,宁愿遇见个心高气傲不服输的家伙,也不愿碰见个八杆子打不出个p的主儿。至于如何让这些有天赋有才华有心气的家伙们服服贴贴的听从自己指挥,为球队卖命,那就要各显神通了。

    有保姆型的,场上场下无微不致关心照顾,有教父型的,台前幕后各种能力都让人膜拜,有师长型的,能从心理身体全方位的挖掘队员潜力。

    上述者能居其二则必成名帅,能占全的,百年足坛可能一只手都够用了。

    四五天的训练下来,朱广护在尤墨心的评价大概就是保姆加师长型,当然,要打点折扣。

    原因无他,气质而已。

    儒雅有余,霸气不足,这一点像极温格,不过眼光明显是赶不上的,固执的程度也稍弱。

    其实也能理解,教授在阿森纳大权在握,有资格坚持自己风格,老朱在国少队明显是处处受制的,委曲求全是其一贯的生存策略。

    或许只有到了巴西,在那鸟不生蛋的瓜拉尼俱乐部,才能勇敢的找寻自己的风格吧。在国内充满政治意味的国家体工队,在各种人治意味浓厚的条条框框束缚下,也只能如此了。

    球队目前的氛围还算不错,纪律检查和思想教育虽然抓的很严,但整体来说态度是有所缓和的,少年们的自我约束能力都还不至于一上来就犯错,相互提醒着,继续着单调枯燥的生活。

    每天的训练反而更多的成为放松心情的时候了,朱广护也心知肚明这一点,在有限的范围内还是尽可能的让训练内容更有趣味性一些,对抗性也在慢慢增加着。

    主力阵容虽然在心大致成形,但状态调整,个别位置的良性竞争还是很有必要的,只是目前攻强守弱的整体特点让他有些头疼。

    对手可都是世界级的天才少年,他们的级别可不是国内这一片足球荒漠上长出来的小草们能比的了的。

    队员们可能了解的不多,但自己手头那一盘盘的录像带可都是写的明明白白的,那一幕幕惊世骇俗的天才级别的发挥,真是看多了让人腿软。

    足球,始终是要在对抗或者高速运动完成动作的,国内的水平,最大的不足也是在此,一个字足以总结。

    慢!

    除了身体素质,其它方面是全方位的慢。

    观察能力,思维能力,创造能力,所有在进攻发挥重要作用的东西,真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反而是防守,这种需要精确站位,相互协作,顽强意志的东西,其实才是这支球队的生存法宝。而且普遍年龄要高出对手两岁的身体状况,也是防守的重要优势。

    数一数球队的重要队员,也能大致想象目前状况的原因了,商一,李京羽,尤墨,张笑瑞,隋东谅,李贴,卢伟。

    清一色的前场球员,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其还有个李贴,这种能上能下能跑擅抢的家伙实在是应对这种比赛的最好武器,奈何只有一个。

    现在离比赛仅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了,如何让这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们意识到差距,安心的放低姿态把防守做好,是这一阶段的最重要课题了。

    光靠训练明显是不行的,这些进攻上有天赋的家伙们训练态度是没话说,但服从指挥并不代表心里认可,强制性的防守训练偶尔为之还行,练多了效果肯定适得其反。

    找些什么样的对手来给他们上上课呢?

    ————

    卢伟也早就从眉头时不时紧锁的朱广护脸上看出来问题了,但这问题看起来简单,解决起来却很棘手,主教练都还没有足够的威信呢,自己有些想法也只能先埋藏起来了。

    尤墨没那么大的心思,这娃现在和几个东北哥们混熟了,没事经常来回串门,李京羽虽然不理他,但时不时的也会被谈话内容所吸引,竖着耳朵仔细听。

    今天吃完晚饭,离开会时间还有半小时,李贴溜过来听尤墨编派每天的思想教育,“新闻联播每天才半小时,思想教育每天要一个多小时,还给不给人谈恋爱的时间了!”

    李贴那黝黑的脸上明显的神采飞扬起来,“哪天把你女朋友带过来我们瞧瞧呗,听说川妹子脾气都火爆的很,你家这位怎么样?”

    希望的小火苗一闪一闪的,尤墨不忍心打击他,叹了口气:“还行吧,打是亲骂是爱嘛,不打不骂离分手也不远了。”

    这种理论教育对初哥李贴来说**力很强大,语气稍显不自然,“我以前也追过一个女娃,人家老是不冷不热的,压根猜不来她的想法。”

    这种态度尤墨喜欢,过来搂住肩膀,凑近了:“女娃家想法变得快的很,你老是去猜就干不了别的了,关键得看行动!”

    李贴挠头:“行动上也不差啊,每次去外地打比赛或者队上发钱我都记的买些东西回来给她,时不时的还要请她出来吃饭,虽然被拒绝的时候多些。”

    尤墨继续耐心指点:“你看看,她明知道你对她的心思,有时候也会答应赴约,说明她也在犹豫对不对!”

    李贴一拍大腿,声音徒然提高:“有道理,你说的太有道理了,那我应该怎么做?”

    尤墨比了个大拇指过来,笑容满面:“做细,懂不懂?”

    李贴一听慌了神:“啥玩意,做戏?我可是认真的啊,演戏那不是骗人家嘛!”

    尤墨也是一拍大腿,不过没拍在自己腿上,“细是细节的细,明白没有!”

    李贴这方面明显是初级阶段,喃喃自语:“意思是注意细节吗?”

    尤墨一阵摇头叹息,神情黯然。

    李贴马上着急起来:“我可是很认真的向你请教的,这样吧,明天是周日,我请你出去吃饭,行不?”

    尤墨真是一脸的孺子可教也的神色,声音放缓,仔细分析:“你看看,现在的女娃都比较在意外形,你这除了个头身材以外,其它就有点不堪入目了。这要是找老公准备结婚到也罢了,能挣钱会疼人就行,你这样的也没多大问题。可现在不一样呐,现在可是谈恋爱,你得让人有恋爱的感觉,才能被你乖乖的拖下水!”

    一气说了这么一堆,尤墨抓起旁边的杯子喝水,看这娃一脸的点头受教了的表情,很是满意,继续说道:“前头说的做细,意思呢你也算理解,就是注意细节。啥意思呢,就是让你多留心女娃家的兴趣爱好,无论是送东西还是出来吃饭逛街,都要心有数,在她不经意的时候给她个小惊喜出来,这一来二去的,你不约她出来,她都要主动找你了!”

    看着被这丰富的理论知识惊呆的小伙伴,卢伟都忍不住笑,“说这么多不如示范一下,李贴你说对不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