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李贴之前接近他们是有些个人目的的,做为一个听话宝宝,恩师的一言一行他都深刻的铭记在心,既使不太能理解,也会先去做了再说。

    这其实也是一个合格的队长所需要的素质。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球队都有着八一队的那种服从命令的军队作风。正确的指令如果不能准确转达,再加上个人悟性高低有别理解有差异,这在临场指挥上会成为致命的问题。身为主教练的心腹,球队队长这种坚决执行命令的态度和心志是最重要的素质之一。

    但是现在,不过仅仅接触了四天而已,他就把心目神一般的王指导的话扔一边去了。

    哪儿用的着搞好关系嘛,这两个家伙,特别是脑袋大的这一个,天生就有如此强大的亲和力,让人不由自主的被他的乐观情绪感染,有啥心思也都愿意让他听听,有啥想法也都想让他帮忙参考参考。

    而且最主要的,还是他的话确实有道理,包括自己的铁哥们李京羽,虽然还闹着别扭,但也都能从言行上看出来是愿意接近他的。只是目前还没有个合适的台阶让两人能正常交流起来。

    不过也不着急,以后在一起的日子还久着,大把的机会呢。

    这会听见卢伟的话,李贴兴奋起来,直嚷嚷:“那可说好了,明天刚好是周末,真人带过来我们见识一下!午在哪吃饭你们定好地方,我请客,你们都不许抢!”

    尤墨一脸幽怨的看着卢伟:“你家小姑娘也带过来吧,好意思让我一个人出丑吗?”

    卢伟才不上当,“你娃好为人师的嘛,我们在下面好生学习。”

    尤墨作头痛状:“也对,你娃上门女婿做的安逸,我这只能勾兑好了直接私奔。”

    李贴在一边目瞪口呆:“啥玩意这么厉害?”

    尤墨才没心思和他解释,抬头瞅了下时间:“走啦,开会时间到了!”

    人一起叹了口气,对望一眼,又笑了起来。

    再无聊的时候,有兄弟在,时间也会过的很快吧。

    ————

    朱广护最近的白头发增加的有点快,睡眠质量也是直线下降。

    本以为政工干部只是走走过场做做样子,结果没想到这年龄不大的家伙死板的很,每天一个小时的思想教育雷打不动。占用了战术学习时间不说,队员们一脸无奈的表情也让人看着着急。

    天知道这帮小子们还能忍受多久。

    寻找热身赛对手的事情也让人头大,成年队肯定不合适,身体素质差距太大比赛就变了味。同年龄段国内是没有对手了,即使有,拿来热身也达不到自己的要求。

    国外到是有不少,但自己一个月前就通知足协那帮家伙联系的对手却一个也没着落。

    也正常,这年头,一旦涉外,话题就容易敏*感起来,即使是体育比赛,也难免涉及政治考量。

    球队队长也没有定下来,自己是打算让尤墨来当的,领队薛明则更喜欢部队出身的隋东谅。没定下来还是有点顾虑的,毕竟自己和周晓峰的关系人尽皆知,把他干儿子提成队长的话难免落人口实。隋东谅技术方面没话说,只是性子太过孤傲了点,将来在球队更衣室里很难有一呼百应的亲和力。

    处处不顺呐!

    ————

    明天是难得的周末,晚上的例会算是人道主义了一把,八点半就散场了。

    朱广护把围在人群的尤墨叫住,一起回了房间。

    之前可能是为了避嫌吧,他俩之间还真没怎么亲密交流过。今天也果然引起了众人注意,小声的议论随着他们的远去逐渐加大,最后嗡嗡成一片。

    这也算国字号队伍的特色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稍有风吹草动都会被有心人看眼里,记在心里。

    少年们虽然还比较单纯,但过来之前无一不被灌输了很多这方面的学问,现在一见到类似情况,就立马兴奋起来,讨论内容其实不重要,显示自己在这方面有所见识才是目的。

    房间里却不只他两人在,一脸络腮胡子的孙本亮速度更快些。见着尤墨进来了,一脸乐呵:“小家伙不错,听说是周晓峰干儿子?”

    尤墨点点头:“嗯,孙指导好!”

    朱广护最近一直不太舒展的眉头也松开不少:“是啊,真正厉害的地方还没机会展示呢。”

    孙老头来了兴趣:“别匡我哈,比赛录像我可都看了的!”

    朱广护得意的眨眨眼睛:“那只是场上的!”

    尤墨却没心思听他们白话这些,催促:“朱叔叔,哦,朱指导,叫我啥事!”

    朱广护的好心情很快消失了,摇摇头叹口气:“这事情吧,我觉得还是当面和你说一下好些,是关于队长人选事情。”

    尤墨眼睛都笑的眯眯着:“明白了,您想选我,担心影响不太好,另有人选的话怕我心里会有想法,对么?”

    朱广护真有点难以启齿的:“唉,小孩子家家还是不懂,里面牵扯的厉害关系多了去了。”

    尤墨才懒的听他解释,摆摆手:“没事,您不用考虑我,之前在地方队我也不是队长,还不是一堆人喊我老大。”

    这有点霸气侧漏的言语吸引了孙老头注意力:“你小子挺自信嘛,我到想看看你在这个队上能有多少能耐!”

    尤墨脸上笑容更甚:“孙指导您别不信,喊老大估计他们不太敢,把我当老大那是早晚的事情。”

    这话孙老头爱听,喜形于色的:“刚好最近天天开会郁闷死个人,你小子划个时间出来,也不用多,五个人把你当老大就成!”

    尤墨拍胸口:“没问题,比赛前吧,半个多月时间足够了!”

    孙老头不含糊:“君子一言!”

    尤墨接上:“快马一鞭!”

    朱广护看这爷俩玩的愉快,忍不住搀合:“赌点啥呗,空口白话的多没意思!”

    见孙老头一脸沉思的模样,尤墨果断出主意:“谁赢了满足对方个要求嘛,这有公证人在,也不怕到时候耍赖什么的!”

    朱广护一脸皱纹笑开了花:“你小子!好,就这么说定了,老孙没意见吧!”

    孙老头一脸释然的摇摇头:“你不许帮他哈,一个要求嘛,没问题!”

    尤墨转头就跑:“好了,我忙着,你们慢慢聊哈!”

    朱广护挥手:“去吧,明晚八点归队别忘了!”。又转头,意犹未尽的:“怎么样老孙,和这小子在一起是不是觉得时间都要过的快些!”

    孙老头也是一脸感叹:“即使是说大话,有这份心性也不简单了。”

    “是啊,不想当将军的,能是好士兵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